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137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13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莘贵妃点了点头。“师妹跟晨煞离开逍遥谷那日,晨煞并没有带蝙蝠面具,我当时见过一面。只是那日在花园没多加留意,不知是哪一宫的侍卫。”

    朔麒云的眸子顿时变得阴郁,剑眉紧蹙,薄唇紧抿,浑身散发着凛冽杀气。莘贵妃不由打了个冷颤,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她虽贵为惠帝最宠爱的妃子,但她心知肚明,她不过一名山野丫头,在赤霞无依无靠,惠帝年事已高,她如今再得宠,待惠帝撒手人寰时,她便孤苦无助了。要在宫里生存,她不得不倚仗朔麒云。

    当她偷偷抬眸,朝朔麒云望去时,却见他忽然转身,厉声喝问:“什么人?”

    莘贵妃吓了一跳,抬眼望去,却见一只白色的小老虎从花丛里钻了出来,紧接着,惜月那名近身侍卫阿虎,追着小老虎跑了过来。

    “阿虎见过太子殿下。”阿虎一把抱起小白,朝朔麒云行礼。

    朔麒云点了点头,转身向莘贵妃道:“知道了,此事不可向任何人提起。”

    莘贵妃低头应了,恭敬地退了出去,朔麒云也立即往凌云宫赶回。

    待两人走远,惜月从花丛里站了起身,拍着胸口朝阿虎道:“阿虎,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阿虎抱着小白,刚毅的脸庞仍是没有一丝表情,只淡淡地朝惜月点了点头。惜月正要转身离去,阿虎却突然道:“晨教主还没离开,只怕不妥。”

    惜月的心猛地一跳,转过身来睁大了双眼诧异地望着阿虎,“你说什么?”

    阿虎继续道:“太子现在回宫,必会马上派人彻查,宫中的侍卫大部份是悬剑阁的人,只需查一下其余的人,很快便能查出哪些侍卫是新入宫的。”

    惜月望着阿虎,他这是在提醒她吗?可他为什么会知道安逸的事情?他明明也是悬剑阁的人,为何要提醒她?同时惜月也清楚,如今宫里的侍卫分两部份,一部份是惠帝登基前自己手下的人,另一部分则是悬剑阁的人,朔麒云只需一查悬剑阁以外的人,不需一个时辰便水落石出。

    惜月心里不由有些着急,她对这个安逸虽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也不确定他所说的她本应是他的妻子是否可信,但他曾救了夏老爹,她不能眼看他有危险而不管不顾。

    可是阿虎能信得过吗?惜月再次望向阿虎,这人自到了霁月宫后,一直寡言少语,云竹这个容貌俏丽的可人儿主动朝他投怀送抱,他也毫不动容,让人捉摸不透。

    “阿虎,请你帮我一个忙,去风驰宫通知安逸,让他马上离宫。”

    惜月不确定阿虎是否会帮忙,可是眼下也没有其它选择了。阿虎只淡淡地望了她一眼。将小白放回地上,微一颔首,一个转身便掠了出去。

    惜月抱着小白回到屋里,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没过多久,便听到云竹和小德子在外间闲扯,各个宫门已被关上,一万名禁卫军将整个皇宫的外围重重包围起来。惜月暗自吃惊,没想到朔麒云的动作这么快,就算现在阿虎能通知安逸。他也来不及出宫了。

    约莫过了一柱香时间,窗棂突然轻响,惜月扭头时。上官逸已安然站于她面前,正拍着身上的尘土。

    “你……”

    上官逸朝她一笑,上前两步扶着她的肩,脸上一片欣喜之色,“无双。你真好,还记挂着我的安危,不枉我千辛万苦进宫来找你。”

    惜月一把挥开他的手,“我叫惜月,我帮你,只是因为你帮过夏老爹。如今咱们扯平了。你作何打算,怎么出宫?”

    上官逸有点失望地看了她一眼,无所谓地道:“怎么打算?现在整个皇宫都布下天罗地网了。除了你这儿,我哪儿也去不了。”

    惜月一怔,口齿也不利落了,“你……你……你不是打算留在这儿吧?”

    上官逸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悠悠地道:“哟,好困。我先睡了。”说罢走到床边,将靴子一脱便躺到床上,呼呼睡了起来。

    惜月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半晌才回过神来,跑到床边,揪着他的衣领想将他提起来,压低声音道:“你……你快给我起来!谁让你睡这儿了?谁让你留在这儿了?快起来!”

    上官逸懒懒地躺在床上,往里面挪了挪,喃喃道:“哦,对了,忘了给你留个位置了,来,无双,过来睡。”

    惜月恼火极了,可他的身子竟像大理石一般沉,揪也揪不动,自己还差点趴到他身上。

    “你疯了,太子殿下可是随时会过来的,你赶紧走!”

    上官逸俊目一凛,一股冷森森的寒气霎时浮于脸上,沉声道:“他若是来了,我便杀了他!”

    “你……你……”

    惜月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自己一时好心,竟然惹了个烫手山芋,现在可好,赶也赶不跑了,只得祈求今晚平安无事,到明日再想办法将他赶走了。当下惜月狠狠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将帷幔放下,将他刚才脱下的靴子踢进床底,自己则抱着小白躺到房间另一边的美人榻上。

    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夜,天刚蒙蒙发亮时,惜月便醒了,心里抱着一丝期待,跑到床边将帷幔悄悄掀起一角,往里面偷偷看去,看看那个该死的安逸是否已经自行离去,可是一看之下不由大感失望,那人仍躺在里面呼呼大睡。

    惜月丧气地正要将帷幔放下,上官逸已睁开了双眼,睡眼惺忪地朝她笑了笑,“无双,早啊。嗯……早膳我想吃芙蓉糕,如意干果酥,白合碧梗粥……”

    惜月顿时气炸了,抓起一个绣花枕便狠狠往他脑袋甩去,噔噔噔出了屋外,突然又想到自己这样走了可不行,一会儿收拾房间的小丫头进去肯定会发现的。见小德子已候在门口,惜月朝他说道:“一会儿早膳送进房里,我今日有点儿头疼,就在里间吃。”

    待早膳布置好了,惜月刚吩咐小德子退下,上官逸便自觉地坐到了桌边,毫不客气地抓起一块桂花白糖糕便吃了起来。

    “无双,别只顾着看我吃,你也吃啊。”

    惜月啪地一下放下筷子,干脆不吃了,“你给我听着,今日晚上你便给我出宫,不可以再留在这里。”

    上官逸一边吃一边委屈地道:“无双,别那么绝情好不好,我可是为了见你才千辛万苦地混入宫中的,你以为我甘愿做那个什么也不懂的臭小子的侍卫?”

    惜月忍着气,笑眯眯地朝他道:“那好,如今你也见过我了,可以走了。宫里为了你的事,都闹翻天了,你既然一心为我,也不想连累我吧。”

    上官逸望了她一眼,摇着头道:“无双,就算你记忆全无,还是这个自私性子。我不走,除非你和我一走。”

    惜月怒目瞪着他,“你疯了?我才不会和你走,你给我听着,你若今晚不走,我便……我便告诉悬剑阁的人你藏在这里。”

    上官逸不屑地笑了一下,“好啊,你尽管告去,我是私闯禁宫的盗贼,可你却是窝藏盗贼的同犯,一样罪不可恕。有你陪着我,再大的罪我也甘愿承受。”

    这话可是戳中了惜月要害,一想到朔麒云那冷若冰霜的样子,心里便打了个冷颤。她放缓了语气,柔声道:“可你留在这儿也不安全啊,霁月宫的下人进进出出的,总会发现端倪的。”

    上官逸朝她裂嘴一笑,俯到她耳边低声道:“这可是你的事了,你要想办法把我藏好。”他喝了口茶漱了漱口,又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呀,昨晚没睡好,现在吃饱了又犯困了,你慢慢吃,我先去睡睡。”

    上官逸不再理会正咬牙切齿的惜月,又重新上了床,被子往身上一拉,又呼呼睡去了。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私藏逃犯2

    惜月强忍着怒气,叫了个丫头进来收拾东西,又吩咐小德子去风驰宫把朔麒风请来,最近这段日子她顾着修炼北冥大法,也很久没见过他了。可小德子却回来禀告,朔麒风因为用人不当,让天魔教的人混入宫廷而被陛下召去玄武殿教训了。

    惜月心里暗自为朔麒风捏了把汗,自行回房继续修炼北冥大法了。到了中午,朔麒风才垂头丧气地来了。

    “麒风,怎么了?”

    朔麒风满肚子委屈,黑着脸用脚踢着花基上的花草发泄,“老不死的大耳朵!该死的大耳朵!我做什么事他都看不顺眼,我做什么事他都认为我没脑子,朔麒云做什么事都是对的,他真以为那私生子什么事都是为赤霞好?我看他才是老糊涂了,那狗屁始元金丹被偷了是他活该,是老天有意不让他长寿……”

    惜月赶紧上前劝止,“嘘……别骂了,陛下正在气头上,要是被他知道了,可有你好受的。”

    惜月让小德子在园中的亭子里置了一桌酒菜,两人边吃边聊。

    “来,麒风,消消气。”她为他倒了一杯酒,“如今悬剑阁的人查得怎么样了?”

    朔麒风阴沉着脸,一口把酒闷掉,“他们怀疑那个安逸就是天魔教的教主晨煞,大耳朵竟然怀疑我故意招他进宫,居心不良。哼,他也不想想,人家堂堂一个天魔教的教主,怎么可能会屈居在我手下做个小侍卫?朔麒云说什么他都信,瞎了狗眼了!”

    惜月又将他杯子倒满,不动声色地道:“那……那个安逸现在怎么样了?”

    朔麒风叹了口气,“倒是可惜了,我原本打算让他帮我建立一个门派,专门为我效力的。前两日他说出宫替我物色人选,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倒是希望他别回来了,不然被悬剑阁的人囚禁了,以我之力,可保不住他。”

    惜月松了口气,点头道:“不错,他若是没被捉住,无论悬剑阁的人怎么说,也只是他们一面之词。死无对证,你大可不认账。”

    朔麒风又发了一顿牢骚,惜月则像个姐姐一般。耐心地听着,温言细语地开解他,不时为他添酒。

    “对了,前线的战况如今怎么样了?”惜月问道,自上次和朔麒云从雍州回来。他也极少向她提起。

    “你还不知道?萧剑扬死了后,墨渊士气受挫,北凌羽前段日子一病不起,如今整个雍州都是赤霞的了。哼,正因为如此,朔麒云才这么趾高气扬。是他一力提出攻打墨渊的。”

    “北凌羽……”惜月在听到北凌羽三个字时,正倒酒的手忽然滞了一下,心头无端一跳。

    “北凌羽就是墨渊国君啊……现在墨渊军退守雍州以南。朔麒云已经请准大耳朵了,只待明年开春,便全力南攻,现在正大肆征集粮草兵器呢……”

    墨渊国君?惜月脑中又浮现那日在燎河之上向她高声呼唤的身影,原来他的名字叫北凌羽……她的头蓦然剧烈地痛了起来。

    朔麒风见惜月的脸色突然苍白。手捂着太阳穴痛苦不已,吃了一惊。“惜月,你怎么了?”

    惜月只觉脑袋涨痛,胸口突突跳个不停,勉力起了身,朝他道:“我……我的头有点痛,回去躺躺便好。”

    一进屋里,上官逸已从床上跃了下来,压低嗓子不满地道:“无双,未时都来了,你还不传膳,想饿死我吗?”他方说罢,才发现惜月的脸色如蜡般惨白,一个闪身上前将她扶住,“无双,怎么了?”

    “头……头好痛!”

    惜月两手用力按着太阳穴,声音也开始颤抖了。这种头痛欲裂的情况,似乎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发生,每次云竹会第一时间禀告朔麒云,由朔麒云为她注入真气,疼痛便会缓解下来。可现在她房里还藏着个钦犯,哪敢打发人去请朔麒云。

    上官逸见状,将她抱到床上,伸手搭在她脉搏上想探个究竟,惜月已是痛得难以忍受,抓起上官逸两手按在自己太阳穴上,“快,为我注入真气。”

    上官逸将她扶起坐在自己身前,两手按在她穴道上,缓缓注入他的纯阳真气。片刻之后,惜月的疼痛渐渐缓和下来,软软地靠在上官逸身上。

    “无双,怎么样,还痛吗?”上官逸心痛地问道。

    惜月无力地摇了摇头,问道:“安逸,我以前的事,你都知道吗?你告诉我,墨渊国君北凌羽,我认识他吗?”

    燎河匆匆一瞥,那个身影是如此的熟悉,总是在她脑中萦绕不去,刚才骤然听到他的名字,自己竟会如此反应,她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上官逸一听,整个身子僵住,脸色一沉,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狠声道:“不认识。”

    “不认识?可为何我一听到他的名字,便禁不住地心跳,头痛欲裂?”

    上官逸一怔,不由搂紧了她的肩,下颚抵在她脑袋上,低声道:“碰巧而已,别多想。无双,我想过了,你忘了以前的事也好,那些都是不堪回首的痛苦往事,或许这正是上天怜悯,让你都忘了。无双,和我一起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