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14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巧今日是庙会,街上热闹得很,什么唱戏的、玩杂耍的、卖艺的都来了,百货齐集。北凌飞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只跟在我身后走。

    须臾,我们又转到另一条街上,这条街全都是小商贩,卖的东西林林总总,行人也多。这时,北凌飞突然把我拉到一档卖饰品的小贩前,那摆摊的是位四十多岁的大娘,见了我们两位衣着光鲜的公子哥过来,马上辛勤地招呼起来。

    “哟,两位公子真是识货,我这卖的头饰可是这条街上最好的,两位公子随便挑,大娘我包你们的心上人喜欢。”这大娘一边说一边把货塞到我们手。

    其实她这些饰品都不是什么贵价东西,只不过是些普通的银簪子、木头雕的木簪子,或是用彩色绸子编成的头花之类,我一向对这些东西不怎么感兴趣。

    北凌飞装模做样的拿了几样,亲昵地一一在我头上比划,那大娘见了他这举动,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毕竟我现在是女扮男装,这家伙也不知道避讳一下,我连连向他打眼色,他却没见到一般。

    “大娘,你的手艺果然不错啊。”北凌飞一脸媚笑。

    “呵呵……自……自……自然是好的。”那位大娘悻悻地道。

    “不错不错,这上面的我全都要了。”北凌飞用手一指。

    那大娘听他这么说,可乐坏了,忙把挂着的饰品全拿下来,用一布包裹起来,一边包一边说,“这位公子可真是大方啊,我这里面还有很多呢,我拿给你们看看。”说完边转过身去取。

    这时,北凌飞一手拿过那包裹往我怀里一塞,一手拉着我撒腿就跑。

    那大娘发现不对,转过身来,见我们竟然跑了,马上扯起嗓门儿大声叫喊起来:“抓小偷啊,抢东西啦,快来人啊,抓小偷啊!”

    大街上的人都停下来望向这边,这晋阳城的民风就是好,见义勇为的人多的是,马上便有不少人向我们追来。

    “喂,你搞什么鬼!跑什么跑?”我一边跑一边问北凌飞,完全弄不清状况。

    那小子像是有心捣蛋,一边跑一边哈哈大笑,跑着跑着他也不拉我了,跑到我前面去了。

正文 第十四章 戏弄

    堂堂墨渊国的四皇子,居然在大街上当小贼,还是偷这种不值钱的破东西,贪玩也不是这样玩的啊,莫非今天是这墨渊国的愚人节?

    眼见那家伙在我前面越跑越远,大有扔下我一人不顾而去的嫌疑,而我竟然还抱着那包东西傻傻地跟在他后面跑。我忙把怀里的那个包裹解开,把东西撒得满大街都是,顿时引得不少路人争先恐后的去捡,趁着这机会,我赶紧撒腿急奔。北凌飞那家伙跑得贼快,一转眼就拐了个弯不见踪影。

    这坏蛋难道又想把我甩了?我摸了摸怀里,那张大票子还在,顿时安下心来。哼,甩就甩呗,有银子在身,我还怕你不成!

    这时,一粒小果子突然打在我头上,抬头一看,面前一座庙宇,庙宇的围墙后面是一座六层高的塔,北凌飞那家伙正跨坐在这塔第三层的木围栏上,一脸得意洋洋的贼笑。身后已隐隐传来一阵阵呼叫声,刚才那些人已往这个方向跟来。

    “喂,你搞什么鬼,快带我上去,快点!”我着急了,气喘吁吁地向他喊道。

    “哈哈哈,不带,自己想办法。”见到我着急的模样,他倒是乐了,优哉游哉地坐在围栏上晃着腿,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北凌飞!你这混蛋,你给我下来!”我气极,指着他大骂。

    “哈哈哈,就不下!有本事你给我上来!”

    眼见那帮人已逐渐近了,就快往这条街转过来,我望望北凌飞,他正一脸得意的望着我笑。

    好啊,你够狠!愚人节是吧,你不仁不要怪我不义了。我抬头朝他甜甜地一笑,便转回刚才拐角处的墙角,探出半个身子。

    “抓小偷啊,快来人啊,刚才那小贼躲这里了,快来人啊!”

    我拢起嘴朝那帮人大喝,然后往那塔一指,缩回身子撒腿就跑,留下北凌飞愕然地愣在那里。

    哼,跟我玩狠,我比你更狠!

    慢悠悠地转了一会后,不知不觉中,已来到江边。这条江名叫漓水,从晋阳之北一直横穿向南,江南宽阔,江边柳树成荫,正值春末夏至,景色正好,不少游船正荡在江面上。再往前走便见一座翠绿的山峦,这山不高,望向山上,隐隐见有亭台楼阁,小路蜿蜒。之前曾和北凌飞三兄弟在漓水江坐船游江时便听他们提过,此山名叫青暮山,这座山恋虽不高,在晋阳可是很出名,只因晋阳城里的很多文人墨客都喜欢来这山上吟诗作对,以文会友。那煎酿三宝兄弟对诗词不感兴趣,自然也没有带我来过这里。

    见自己无意中逛到这里来了,一时来了兴致,便往山上走去。这山依傍着漓水江,路不怎么陡峭,一路沿着山路拾阶而上,山上随处可望到江面的景色,每十步便是一处风景,难怪那些文人墨客都喜欢来这里做文章,果然一路上不断见到有衣着打扮斯文的青衣羽巾男子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过。转眼便到了山顶,一到山顶,眼前景致廓然开朗,一大片青翠的竹林映入眼中,微风轻佛,鼻中闻到阵阵竹子的清香,林中传来阵阵悠扬的丝竹之声,伴着朗朗唱诗声娓娓传来,一时竟像是误入仙境一般。

    转了几步,见到前面的石桌上放着笔砚和纸,一旁吊着两排绳子,绳子上拴着小木勾,挂着一些文人已做好的诗文,原来这里是专供文人兴致来时,做了诗词挂在这里供大家欣赏品味的。

    我走过去摇头晃脑地念了几句诗,不懂欣赏,耸耸肩正要走人,经过那石桌,见左右正好无人,一时兴起,提起笔来写了几句,署名时灵机一动,写下“宁轩”两字,暗自贼笑几声便把纸挂在那绳上,趁着还没有人过来,急急跑开。

    “哎哟,瞎眼了你!”不想迎面撞上一人,我开口便骂。

    “呀,真是抱歉,是我莽撞了,兄台请见谅。”那人一脸斯文,是位年轻的男子,样子虽长得普普通通,但是衣着打扮不凡,眉宇间隐隐透着英气。

    见到人家主动认错,我也不好意思再责难,朝他拱拱手便擦身而过。

    竹林尽头是一家格调高雅的茶馆,竹馨馆。走了这么久,我也有点累了,便抬脚走了进去找了个临窗位坐下。

    小二热情地倒茶招呼:“这位公子很面生,是第一次来我们茶馆吧,小店虽名为茶馆,酒菜款式比山下的食肆还多呢,请问公子要来点什么嘛?”

    “好好好,先来一斤牛肉一斤酒!”我学着小说里那些武林豪杰挥挥手,大大咧咧地说道。

    “呵呵,公子说笑,请问牛肉是要怎么做?清炖、红烧还是切丝炒?酒是要哪种酒,小店虽小,酒水也不下二十种。”那小二一脸悻悻地道。

    “呃,那个……那个……”我倒是窘了,还以为古代的牛肉都是一个样按斤上的呢,正尴尬间,忽闻一爽朗的声音传来。

    “哈哈哈,既然来到竹馨馆,自然要偿一下他们的拿手好菜灵芝朝凤、白雪藏龙,酒嘛,这里最出名的酒自然是君子香了。”

    这不正是刚才撞到我的那名男子?

    “呵呵,这位兄台有礼了,小弟是第一次来这里,让人见笑了。兄台也是一人来此吗?如不嫌弃,不如就让小弟做东,同坐一台吧。”我站起身来向那人笑道,反正我一个人吃也有点闷,不如多个人聊聊天。

    “呵呵,公子真是爽快之人啊,即如此,那我不客气了。”那人也不做作,大方地走了过来,熟门熟路地便向小二点了几款菜和酒。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那人一坐下,便向我问道。

    我向他揖了揖手,清清嗓子道:“小弟姓宁名轩,宁静致远的宁、气宇轩昂的轩,请赐教。”

    “哈哈哈,宁轩,原来你就是刚才那首诗的主人?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龙卷风,看你往哪跑。哈哈哈,好诗、好名字!”

    那人哈哈一笑,把我刚才写的那首《春晓》搞笑版读了出来。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嗓门大吗。馆里坐着的其它人听了都不约而同地朝我望过来,有的忍不住还扑哧一声笑出来,我脸上一红,一脸尴尬地干笑了几声。

    “那个……那个……小弟不学无术,闹着玩的,见笑见笑。请问兄台……”

    “真是巧了,在下姓宁名宇,也正是宁静致远的宁、气宇轩昂的宇。”那人爽朗地一笑,向我作了一揖。

    “呀,原来是宁宇兄,大家同姓,呵呵,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得很呢。”

    这位叫宁宇的男子,看上去年纪跟北凌飞差不多,甚是健谈。

    须臾,小二已经把刚才点的菜都端了上来,共有三样,光看卖相很是不错,味道不知怎么样,一时食欲大开,逐一试了一下。

    “怎么样?”宁宇问道。

    “普通,算不上是上承出品。”我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我这人嘴馋,一向爱吃好东西,在北凌飞府中待了这么久,嘴巴都吃刁了。放下筷子,又尝了一口君子香。

    “呀,这酒倒真是不俗。”我虽不是怎么懂喝酒,可是这酒闻起来有股淡淡的竹子的清香,难怪叫做君子香,入口之时并没有其它酒的辛辣之感,酒质绵软、光滑,香气馥郁,细细回味,那竹叶的清香齿颊留香。

    “哦,宁轩兄看来对饮食之道很有研究,不妨说来听听。”宁宇饶有兴致地道。

    “不敢说研究,只是平时嘴刁而已,宁宇兄见笑了。”反正坐着也是坐着,就打打牙祭吧,又尝了一口白雪藏龙,其实就是滑蛋炒虾仁。

    “先说这白雪藏龙吧,这虾虽新鲜,可惜老板不舍得花本钱,不用上等的海虾,只用河虾,且虾仁的肠子没有去掉,对腥气敏感的人吃了便会觉得有异味。这鸡蛋打浆时的酒份量稍微多了一点点,以至炒透后仍留了些许酒?b,不过油和盐的份量、火候倒是掌握得恰到好处。宁宇兄觉得呢?”我给这道滑蛋炒?仁作了很中肯的点评。

    “呃?这鸡蛋里还加了酒?倒是吃不出来。”宁宇奇怪地问道。

    “呵呵,宁宇兄有所不知,很多厨子在打蛋浆时会加入一点点料酒,加了白酒的蛋浆炒过后口感会显得膨化松软一点,这本是好事,可惜他加的稍微多了一点点。其实嘛,这位厨子手艺是不错的,这道菜只要稍微改良一下,便不失为上品,上得大雅之堂。”我一脸自信地道。

    这时,刚才站在一旁倒酒的小二听到我居然批评他家的菜,早已把他们的老板拉了过来,站在一旁细细地听着,听到这里,忍不住上来向我们谦逊地一揖,便道:“这位公子所言真是让鄙人大开眼界,还请公子指教一二。”

    哈,连老板都买我的帐,我心里不禁得意起来。

    “不敢不敢,老板客气。其实这道菜,既然名字里有白雪两字,不如试一下把蛋黄去掉只溜蛋白,这才真的配得上白雪藏龙这名了。可是光炒蛋白可是考功夫的手艺,打浆时要比普通的蛋浆打得更久,下料酒普通了一点,不妨试试下点桂花酿或秋自露,下锅炒时锅不能太热,要用温油不能用滚油。其次,这虾,老板如果不舍得用海虾,最好还是下点功夫把虾的肠子挑出来的好。”

    那个老板听了我这番话,顿时两眼放光,像是遇到贵人一样。

    “公子说得极是,言之有理啊,公子真是博学多才啊,失敬失敬。”这老板又指着另外两道菜,道:“难得遇到公子这样的贵客,真是荣幸之极,还请公子不要吝惜,再赐教小人一二。”

    生意人可真是会打蛇随棍上,打死不吃亏,不过给他这样谄媚地赞了几句,我那小小的虚荣心早已给挑逗得飘飘然,忘乎所以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有得罪之处还请老板见谅,我便再说说这道灵芝朝凤吧。”

    那道叫灵芝朝凤的菜,其实就是一只清炖鸡,嘴上衔着一根灵芝。

    “敢问老板,这灵芝鸡,这灵芝只是炖鸡时才放进去一起炖的吧?”我指指那根灵芝问。

    “呃,这……自然如此啊。”

    “呵呵,我以前所吃的灵芝鸡,那鸡可是吃灵芝长大的呢。”我笑着道。

    “啊……”听了我这话,那老板不可思议地张着嘴巴,愣愣地望我,尔后又重新打量起我来。我现在这一身衣着打扮,身上穿的可全是最上等的衣料,光是看衣服上绣的饰纹和衣袖上的滚边便知其珍贵了。那老板看我的眼神更加添了几分恭敬之色。

    “其实这鸡不是吃灵芝长大的也不是不可,不过炖鸡的时候放的配料太过杂了一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