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140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14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呐寺穑

    朔麒云一声厉喝将狄靖的话打断,“惜月!还等什么,杀了他!”

    惜月猛地回过神来,麒云说过。她谁也不是,她就是惜月,其余的事情她不想再知道。手中长剑一抖。惜月挽起一团剑花便向狄靖刺去。

    一旁的阿虎见状,正要上前相助,朔麒云却从容地朝他道:“阿虎,退下,不必担心。你的主子不会有事。”

    他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冷冷地望着神色悲痛的狄靖,看着他在惜月一招接一招的紧逼进攻下,仍然左闪右躲,根本不还手。

    惜月像是发了狠似的,眼中只有那一团青色的影子。手中的长剑紧紧咬着那抹青影,一招狠过一招,北冥大法的极阴之气随着剑招喷薄而出。就连一旁的阿虎也感受到那股森然寒气。随着剑招的使出,惜月心头冒出一股莫名的暴戾之气,体内气血翻滚,似有一股无穷力量欲冲破她的身体,她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一心只想杀了眼前这人。

    狄靖则越打越是心惊。蓦然间,一道水滴状的红印从她眉间稍纵即逝,可他却清楚地捕捉到了,那道红印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大惊之下,一股腥气冲上他的喉咙,他纵身一跃,在几丈外飘落,左手捂着胸口,强压下那口几乎要喷出的鲜血,难过地望了一眼那张曾天真无邪的脸庞,身形一晃,决然而去。

    惜月正要追去,朔麒云已带着满意的微笑喝止了她,“惜月,回来,让他走吧,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惜月两眼仍闪着暴戾的寒光,体内翻滚的血气渐渐平息,不甘地望了一眼狄靖离去的方向,方转身走回朔麒云身边。

    “为何不让我杀了他?”

    “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惜月诧异地道:“可他刚才根本还不了手。”

    朔麒云嘴角微微扬起,“傻瓜,他不是还不了手,他是不敢还手。”

    惜月更奇怪了,追问道:“为何?”

    朔麒云将她手中的长剑递给阿虎,搂着她纤腰,一边走一边道:“惜月,有些人虽对你不利,但你不一定要杀了他,有时候留着他,想办法让他为你所用,比杀了他有意义多了。关键是,如何让他为你所用。”

    “为我所用……?”

    “不错,正像你和麒风,还记得吗?以往他总是和你作对,可如今呢?你是他最信任的人,因为你找到了他的软肋,收服了他,就连你让他查你以往的事,他也肯帮你,不是吗?”

    惜月的心咯噔一下,吐了吐舌,“我……我以后不会再叫他查了。”

    朔麒云轻笑了一下,并没有责怪,接着道:“惜月,你要知道,人无完人,每个人总有他的弱点,总有他的软肋。你若恨一个人,便要学会找到他的弱点,用他弱点的打击他,用他的软肋掣肘他,让他听命于你,受制于你。不管他心里有多恨你,却不得不服从你,乖乖地听你的话,惜月,你想想,还有比这更让人愉快的事吗?”

    就像刚才的狄靖,朔麒云在心里冷笑。他有多爱柳惜月,如今便有多恨狄靖,当年在他就快突破北冥大法第六重时,柳惜月却跟狄靖跑了。他是天子骄子,狄靖是什么?不过一个大悲寺出身的无名小僧,竟然和他抢他心爱的女人?他悲愤难平,差点走火入魔,几乎前功尽废,不得不从第四重重新练起,花费了无数心血才得已过了第六重。他的嘴角带出一丝冷笑,如今他也终于让他尝到了走火入魔的滋味。

    惜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两人缓缓走着,在一个鳄鱼池前停下。这个鳄鱼池足有一亩地之大,十多条凶残的大鳄鱼正在抢食一只小羔羊,稀里哗啦地搅起池里的泥浆,一片浑浊,浑浊的泥水中,隐约可见一条条森森的白骨,有动物的,也有人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腥臭之味。这个鳄鱼池是专门建在营地里,处置那些触犯军规,犯了不可饶恕的死罪之人,通常是直接扔进池里,任由饥饿的鳄鱼将那人活生生撕裂嚼碎。

    惜月看着那一条条白骨,只觉全身都起了一层疙瘩,下意识地靠紧了朔麒云。朔麒云面不改容,指了指鳄鱼池上方,池子旁的一株枯树,一条横枝斜斜地横在池子上方。离池面两丈之高。这横枝上,竟然挂着一个鸟巢,几只刚出生不久的雏鸟正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一只喜鹊不时叼回虫子喂巢里的雏鸟。

    朔麒云指了指那个鸟巢,轻声道:“惜月你看,这军营四周林子里的猴子多不胜数,它们最喜欢掏鸟窝里的蛋吃。可你看这只喜鹊,它懂得因势利导。将自己的巢筑在这里。鳄鱼池对于猴子来说,是不可逾越的禁地,是可怕的地狱,可对于这窝喜鹊来说,却成了它们最好的保护伞。惜月,无论何时何地。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看清自己身边的人和物,最大限度地利用它们为自己谋利。才是个聪明人的行径。”

    惜月望着那个鸟巢,两丈之下是一番惊心动魄的厮杀,而两丈之上的鸟巢里却是一片祥和宁静。

    “可是……那几只雏鸟学飞时,如果不小心掉了下去,也必死无疑了。若是在林子里,掉下去并不一定会死呢。”

    朔麒云微微笑着。琥珀色的眸子里泛着奇异的光彩,“不错。可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强者才可以生存,若那几只雏鸟连自己也不会保护,死了也是活该,就算在林子里,也会被其它野兽吃掉的。”

    惜月似是悟到了什么,默默点了点头。

    朔麒云终是担心狄靖会再来,他可不想狄靖在这个时候将惜月带走,让他功亏一篑,几日后便吩咐阿虎和云影卫的人将惜月送回宫中,惜月虽满心不舍,却也不得不回到霁月宫。

    这一晚,惜月正在房里拨弄着琴几上的七弦琴,这是朔麒云怕她在宫里无聊,特意命人送来给她的。

    惜月一向不爱弹琴,她学弹琴不过是为了讨朔麒云欢心,此时正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完全心不在焉。正趴在她身旁半眯着眼犯困的小白,此时突然警觉地抬起了小脑袋,两只前爪按在地上撑起半个身子,似已准备好随时扑出去一般。

    “小白,怎么了?”

    惜月奇怪地望着小白,心里突然咯噔一跳,难道是上官逸来了?正思疑间,忽听一细小的声音在殿上响起,“灵儿……乖女儿,老爹来了。”

    原来是夏老爹!惜月整个跳起,抬头一望,殿顶横梁上,一个头发稀疏,用一根竹簪子斜插在髻上的小老头,正从梁上探出半个脑袋往下张望。

    惜月又惊又喜,压低声音说道:“老爹,你怎么在这儿?”

    夏老爹轻飘飘地落到地上,小白呲着牙,正要向他扑去,却被惜月狠拍了一下脑袋,“小白,不许胡闹,出去。”

    夏老爹嘻嘻一笑,对她道:“乖女儿,老爹可想你了。咦,老爹的乖女婿呢?”

    夏老爹四顾打量着房间,惜月叹了口气,也懒得跟他解释,嗔怪道:“老爹,上次我不是叫你别再进宫找我吗,你怎么又来了?如今这里守卫比以往更森严了,万一被人发现了,可不得了……”

    夏老爹满脸委屈,小声道:“灵儿别生气呀,老爹是有要紧事情找你,老爹马上便走。”

    “有要紧事情找我?什么事?”

    “嗯……就是……就是……”夏老爹的话刚到嘴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挠着脑袋急道:“哎呀,是什么要紧事来着,瞧老爹的记性……哦,对了,想起来了,师兄就快八十大寿了,要请我喝酒呢。”

    “老爹,你怎么又犯迷糊了……”惜月真是又急又好笑,这断不会是他原本要告诉她的要紧事情,看来他的迷糊症又发作了,可是自上次始元金丹被盗后,宫里的防守比以往更严了,他留在这儿可不是办法。

    “迷糊?哦,对了,老爹想起来了。”夏老爹忽然一拍脑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要紧事是这个,他们说这粒药丸子可以治好你的迷糊症,只要吃了它,你就不会像老爹这样老是犯迷糊了。”

    惜月望着那个小瓶子,大是疑惑,“老爹,这……这又是你从哪儿偷来的?不会又是在陛下的寝宫里偷来的吧?”上次那瓶始元金丹,已弄得整个宫廷不得安宁,这次不知道又会搞出什么事来。

    夏老爹连连摇头,“不是不是,这是他们给的,叫我一定要送进来给你……哦,对了,他们还说这药只能在月圆之夜吃,平时吃了也没用呢。”

    “他们?他们是谁?”

    “他们是谁?”夏老爹一怔,小眼睛眨巴着,“他们是谁……他们就是他们啊。灵儿,这药能治好你的病,你快吃呀,这药可只有一粒,你可别弄丢了。”

    惜月拿着手中那小瓶子,不由一阵愣怔,这药果真能治好她的病吗?正要再问,一抬头,夏老爹已无影无踪了,只剩惜月一人呆在原地。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月圆之夜

    今晚是初十,离月圆之夜十五还有五天。这五天里,惜月每日都在心里挣扎着,怀中那个小瓶子,时常弄得她心绪不宁。瓶子里果然如夏老爹所说,只有一粒小药丸,这粒小药丸真的会让她记得从前的事?夏老爹口中的他们又是谁?

    她在心里犹豫不决,上官逸曾对她说,过去的事情都是不堪回首的痛苦往事,而最让她害怕的是,那日狄靖曾说,她绝不可以爱上朔麒云。她心里感到恐惧,如果这药真的能让她记起过去的事,万一真如狄靖所说,她的身份不容许她爱上朔麒云,那她该怎么办?

    这纷乱的思绪一直折磨着她,就连修炼北冥大法时也会分神,让她不胜烦恼。到了十五这一日,她终于在心里做了最后决定,不管这药有没有作用,她都要试一试。关于她的过去,她有太多的疑惑,时时萦绕在她心头,她不愿再做个没有过去的人,她要知道她过去的一切,她的身份,她的故事,她遇过的人,她做过的事情,一切的一切她都渴望着知道。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太阳终于从西边沉落,稀疏的星辰悄然升上夜幕,月亮开始慢慢爬上树梢。惜月抱着小白,靠在美人榻上,忐忑不安地望着窗外的月亮,她在等待着,等待着月亮最圆的时候。

    蓦然间,一团黑影紧贴着窗棂,从外面跃了进来,悄无声息地站在惜月面前。惜月初时以为是夏老爹,可定眼一看,那人竟然是上官逸。

    “是你……?”

    上官逸一身紧身黑衣,身形修长挺拔,背上缚着一把玄铁阔剑,帅气的脸上挂着一丝兴奋神色,压低声音朝惜月说道:“无双。我已经准备好了,今晚是月圆之夜,蝙蝠的灵性比平日更高,我已安排妥当,宫外会有人接应我们的,只要我们一出宫……”

    惜月一惊,立即打断他,“你在胡说些什么?”

    上官逸上前一步,俯身靠在惜月面前,握着她的手。又道:“我是说,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今晚便带你离开。”

    惜月甩开了他的手。皱着眉道:“谁说要跟你走了?”

    上官逸有点急了,“无双,别任性……”

    “安逸,不,上官逸。我今晚不能走,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在今晚做。”惜月一想起不久之后她便能将过往的一切全部记起,禁不住有些兴奋。

    “还有什么事情比离开这里更重要?”

    惜月望着上官逸那张帅气的脸,忽然冲他调皮地一笑,“不消一个时辰,我便会知道你是谁了。也会知道你以前曾做过什么让我生气的事,让我老是有种想揍你一顿的冲动。”

    咯噔一下,上官逸的心重重跳了一下。不可思议地望着惜月,“无双,你……你说什么?你记起以前的事了?”

    “现在还没,不过……”她扭头望了望窗外,月亮已高悬天幕。“快了。”

    见上官逸仍是一脸茫然,惜月从怀中掏出那个小瓶子。在他面前卖弄地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老爹给我送来的灵药,只要一会儿我吃了它,以往的事情我便会全部记起了。”

    上官逸呆望着那个小瓶子,薄唇紧抿,心里有如巨浪翻滚。她真的会想起以往的一切?那便意味着她会想起北凌羽是谁,也会想起他是谁,可同时,潜龙岛上发生的一切她也会想起,他们曾一个割发、一个断袍,信誓旦旦地说过那些决绝的话,她还会恨他吗?撇开这些不说,清醒后的她,会知道自己在赤霞这一年多以来所做的事,她爱上了朔麒云,这个与北凌羽不共戴天、意图覆灭墨渊的人,她还亲手杀了她的义兄、墨渊的顶梁柱萧剑扬,当她知道这一切后,她会如何的痛不欲生?

    短短一瞬间,上官逸思绪万千,进宫之前,他已部署好了一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