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188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18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宋乙谎邸

    当日在王稽山的吊桥上,我捅了上官逸一刀,两人同时落水,上官逸水性好,竟然拖着我游到了上游,后来我不告而别,跟阿虎回了祁丹。虽然现在北凌羽说得平静,但当日上官逸醒来后发现我不见了,必定也是恼火得很,当时双方的那场恶斗有多激烈可想而知。其实当时我在洞内留了暗记。示意我无恙的,可这两人必是顾着打架,根本没留意到,没想到最后两人竟能抛开恩怒谈起了合作,当真让我吃惊。

    为免他继续责怪,我故意支吾了一下便岔开话题,“那道石壁又落下了,一会儿我们怎么出去?”

    北凌羽沉吟着道:“别担心,既然之前能打开,总能再打开的。你在这儿藏好。千万别出去,朔麒云魔性大发,我担心秦怒和狄靖应付不了。我且出去看看。”

    北凌羽说罢便要起身,我慌忙拉住他,“不!你不可以出去,你体力还未恢复,现在出去别说帮不上忙。连自身也不保,还谈何护我周全?眼下你正该好好恢复体力,待一个时辰后朔麒云气衰力竭,正好一举擒获。”

    北凌羽犹豫了一下,终于不再坚持,他还想和我说话。被我坚定地拒绝了,勒令他摈弃杂念,凝神调息。

    正殿的方向隐约传来兵器交割的声音。我在心中默默祈祷,上官逸他们能躲得过这个时辰,避开朔麒云的锋芒。

    约莫过了一柱香,那兵器交割声渐渐平息,整个夕沉宫都没了动静。一片死寂,我的心涌起一丝不安。黑暗中。听觉变得异常灵敏,一阵极轻的衣物窸窣声正往这边移动。

    我的心骤然收缩,上前两步悄悄往外望去,一条修长的身影,正缓缓往偏殿的方向靠近。那身影隐藏于幽暗中,只有衣领上牡丹花的银丝绣钱偶尔闪过银光。他的步伐极慢,极轻,一步一步,琥珀色的眸子带着凛冽杀气,不断梭巡,不放过一分一豪,危险的气息逐渐逼近。

    北凌羽此时已完全入定,正是关键时刻,万不可分心。我咬咬牙,握紧御凤闪身而出,提气往另一个偏殿奔去。甫一奔出,朔麒云便闻风而动,如鬼魅般紧紧尾随。

    我不敢回头,提着一口气在幽暗的楼阁里左穿右插,朔麒云的衣袂在我身后猎猎作响,我甚至感到他那冰冷的气息就在我脖子上掠过,只要我一不留神,他冰冷的手便会毫不犹豫地扼住我的咽喉。

    一轮疾奔之后,我的力气渐渐不继,朔麒云手中的软鞭就像毒蛇一般,每当我速度一慢,那鞭子便呼啸而来,阴冷的劲风扫过我的背脊,像无数利刃割破了我的后背。

    正狼狈之际,斜地里突然飞出一条铁链子,将袭到我背后的银鞭卷住,两条鞭子在半空中相缠抗衡着,我趁机回身,一剑往朔麒云刺去。朔麒云根本没有看我,长袖一卷一扫,强大的气劲差点让御凤脱手。

    “宁儿,走!”狄靖左手持着铁链,右手单掌击向朔麒云,好让朔麒云不能分心对付我。

    我咬紧牙关,趁两人缠斗的间隙,一剑砍向朔麒云的银丝软鞭,银鞭铮然断开,朔麒云向后飘开,琥珀色的眸子半眯着望向我,双眉间的红色血印越发鲜艳,仿佛噬血的恶魔。

    他似是忽然发现了我,猛地向我扑来,强劲的掌风铺天盖地的袭来,我想躲,却发现身体仿佛被定住,根本挪不开半步。

    “蠢货,还不走!等死吗?”

    就在那掌风几乎将我贯穿之际,上官逸的声音突然在我身侧响起,随即我的身体一轻,被他拦腰带出几丈。待我一落地,他便拉着我疾奔,我回头望去,狄靖正被朔麒云一掌拍飞。

    “狄靖……不,快回去!狄靖负伤了……”

    “你疯了!回去送死吗?那魔头现在魔性大发,谁也不是他的对手。走!”

    对于狄靖,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我便将他当成了至亲的人,他即是我的师父,也是我的兄长,虽然他曾数次要将我劫走送给朔麒云,可是由始至终,我没有恨过他。相反,每次想起他,我只会替他难过,替他心痛。

    我想甩开上官逸的手回去救狄靖,可上官逸已不由分说,强行拉着我一阵疾奔,待停下时,俩人已是回到了正殿。

    我用力挣脱他的手,瞪了他一眼转身要走,上官逸猛地用力一拽,将我拽倒在地,横眉怒目地斥道:“你给我站住!我千辛万苦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看你送死的!别再自不量力了,你看看这些尸体。你的功力难道比他们还强吗?你那师父自有那个木头左护法帮他,何需你来操心。”

    他指了指不远处,七具尸体正横七杂八地分散在各个角落,支离破碎,死装可怖,竟是云山、云海、云空三人和那四名悬剑阁高手。我顿感毛骨悚然,朔麒云的魔性一旦发作,连自己人也分辨不了,逢人便杀,唯有苏回天逃过一劫。此时也不知躲哪儿去了。

    上官逸哼了一声,又恶狠狠地补充道:“别忘了你这条贱命是我的,就算你要死。只能死在我手里!”

    我揉着擦破的肘部,苦笑道:“只怕不能如你所愿了,过了今晚,我身上的蛊毒便会发作。不过,这样也好。到时我会生不如死,你就一剑给我个痛快吧,这样我也算是死在你手里了,也好解了你的气。”

    没想到上官逸听了这话却是更生气了,一把揪住我的衣襟,骂道:“你想得美!像你种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的女人。死有余辜!潜龙岛上的蝙蝠正等着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要死也给我撑到潜龙岛上才死……”

    那原本怒气冲冲的话,说到后来语气却软了下来。我委屈地看了他一眼,心知正在气头上的上官逸是不讲道理的,只好低头不语。上官逸恼怒地望着我,须臾,语带希冀道:“过了今晚就一定发作吗?不能撑多几天?从这里赶回潜龙岛。日夜兼程最快也要十日,本想将神医一起带来。可他年纪太大,经不起舟车劳顿……”

    我抬起头,平静地打断了他,“除了朔麒云这个下蛊的人,谁也解不了,医术高明如夏茉子,也束手无策。”

    上官逸一怔,泄气地松开了揪着我衣襟的手,转身一拳重重击在石壁上,“真的……真的毫无办法吗?”

    我上前两步,拉了拉他的袖子,安慰道:“上官逸,你的心意我知道的,你别担心,再过一会儿,朔麒云便会受北冥大法的反噬,我们趁机活捉他,逼他交出解药。”

    上官逸反问:“若他根本没将解药带来呢?”

    我怔住,如果这样的话,我也只能认命了,故作轻松地道:“唉,别想那么多了,出口那道石壁不知怎的又落下了,就算有了解药也没用,谁也出不去。”

    这话一出口,我才意识到这样的安慰还不如不安慰,不想那蝙蝠面具下的双眸却闪出兴奋的异光,“谁也出不去……不错,正是如此!”

    我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他忽尔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喜道:“无双,这下有救了!你瞧,那面八卦我带来了。”他从怀中取出一面白玉八卦,正是当年我在潜龙岛的石室里看到的那面八卦,“上次你跟我说了这面八卦的事后,我特意回了潜龙岛查阅典籍,这面八卦不但能抗衡冰夷王子操控人心的力量,还是逃出夕沉宫的钥匙,当时我不明白夕沉宫指的是什么,现在看来应是这里了。”

    我拿过那面八卦,细细打量,“这八卦是逃出这里的钥匙?是了,当年公主之所以封闭这座夕沉宫,便是不希望有人能获取冰夷王子的力量祸害天下,她欲将那不轨之人困于此处,所以她留下这八卦,好让正义之人持此物抗衡,再利用此物离开这里。”

    上官逸兴奋地道:“不错,我们也可以此作交换条件,逼他交出解药,他若不肯,就别想离开这里。”

    我心道,若是朔麒云真的如他所说,根本没带解药在身便白高兴一场了,可不管怎么样,眼下总算有了离开这里的办法,如果他们能安然离去,我也无憾了。思忖间,上官逸已一把拉住我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惊道:“哎,这是要干嘛?”

    “找出口啊。”上官逸不由分说,拉着我便走,一边走一边扯开前襟,“咦,无双,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好像越来越闷热似的。”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不妥,我的背后已是汗水涔涔了,之前以为是被朔麒云追杀以致气血翻涌觉得热,可现在已休息了一会儿,那闷热的感觉反而愈来愈甚。

    “好像是挺热的……”我心里担心着北凌羽,不愿走得太远,拽住他道:“先等等,此时朔麒云仍魔性大发,理智全失,根本不会受威胁,不如再等等。”

    上官逸头也不回地道:“那出口在哪里典籍上根本没指明,我只知是在这夕沉宫里,也不知要找到何时。”

    我无法,只得由他,一边走一边留意四周景物,希望找到那隐秘的出口,可是走遍了整个正殿,依然毫无头绪。不知不觉,两人又绕回了大殿正中的祭祀台。

    上官逸抚摸着那根白玉石柱顶端的八卦图,若有所思,“无双,你说……会不会就是这里?”

    他从怀中取出八卦,在顶端比划着。我上前一步,低头看去,那白玉石柱顶端的八卦图,和他手中的八卦似乎很是吻合。

    恰在此时,寒芒咋现,一道剑芒迅疾扫向官逸的双手,持剑的人竟是苏回天。刚才两人一到正殿便顾着争吵,竟没发觉苏回天一直躲在这里,看来刚才我们的对话他已听了去,此时正打这面八卦的主意。

    “小心!”上官逸惊呼一声,拉着我后退一步,随即抽出玄铁阔铁飞身迎了上去。

    喀嗒一声,那面八卦因为上官逸突然松了手,正正落在白玉石柱上,和上面的八卦图形完全重叠。

    我暗叫不好,我们还没和朔麒云谈条件,北凌羽也没恢复体力,此时可不是打开机关的好时机。我正待上前将八卦取出,脚下突然一空,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身体便往下急坠。

第七卷积羽沉云 第二百贰拾肆章 狂云2

    那巨大的离心力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我绝望地闭紧双眼,看来这座夕沉宫便是我的坟墓了,只是没想到我并非死于千山万水的蛊毒,竟然活生生地摔死在这里。刚才我掉下来的时候,上官逸和苏回天正在祭祀台下打得激烈,根本没注意到我,可怜我死了也没人发觉。

    不及多想,噗通一声,我惊觉自己竟落入水中。我挣扎着浮出水面,暗自庆幸没摔个粉身碎骨,可惜没高兴多久,我便悲哀地发现了两件事,第一,这地下岩洞的暗流水势湍急,我只能随波逐流。第二,这洞里漆黑一片,我根本分辨不了东南西北,也不知道这河流会将我冲向何处。唯一庆幸的是,御凤还在我手中牢牢握着。

    须臾,我又发现了另一件奇怪的事,这水一点也不冷,竟然是温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竟然掉入温泉里了?要是这水越来越热,我会不会直接被煮熟?

    心里虽然惶恐,可眼下别无它法,我只能尽量稳住身子,不让自己沉入水中。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挣扎浮沉,我渐渐感到力不从心,身子越来越沉,我不知道自己将要漂到何处,我只知道我现在已离夕沉宫很远很远……

    温热的水开始呛入我口中,就在我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的时候,我的脚终于碰到了地面,我用仅存的意识,奋力迈开如同灌了铅的双腿,待两脚一踏上岸,向前一扑便昏睡过去。

    我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片羽毛,很轻很轻,在茫无边际的云海里徜徉,惬意地舒展着身体,由任自己随风飘荡。一阵熟悉的音律若有若无的传来。我努力分辨着,是笛声,还有流水声。我拨开云雾,向下望去,一条银色的瀑布飞流直泄,直捣水潭,瀑布激起了纷飞的水珠,在晨光中幻化出绚烂的虹光,一名蓝衣少年正坐在水潭边的大青石上,手中横着一根玉笛。

    水雾氤氲。我看不清那少年的样子,只觉得那笛声是那样的悦耳,那样的熟悉。我努力向那少年飘去。想看看他的模样,可懊恼的是,无论我怎么努力,始终看不到他的脸,我心中大急。

    蓦然间。笛声嘎然而止,那少年终于向我望来,晨风轻拂,扬起一片霏霏水雾,一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透过氤氲水雾朝我微笑着。

    “凌飞……”我轻呼。那少年笑而不语,仍是淡淡地看着我,眸光温暖如朝阳。我用力拨开水雾,那张熟悉的脸清晰无比的呈现于我面前。

    “凌羽!”仿佛终于找到遗失已久的瑰宝,我的心豁然开朗,朝他伸出手去。

    一团迷雾忽然遮蔽了一切,我一惊。蓦地睁开双眼,眼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