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23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2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靡彩羌苫涞揖傅模蝗晃嗡酱纬鱿郑际浅玫揖干狭酥鞣迨辈懦鱿郑吭偎担绻绞蔽业哪诹γ挥写蟠蟮慕搅耍桶颜馐赂揖负拖睦贤芬凰担饫锔呤秩缭疲古滤ト似ヂ聿怀桑恐劣诓皇卦悸铮说幕按永炊际遣豢尚诺模偷泵夥迅弦豢危盟蚋鼋萄岛昧恕

    打定主意,口气也强硬起来,“谁怕谁了?倒是你,你不守信的话我上哪找你去?”

    “哈哈哈,有胆识,一个月后见吧,把你的小命留好等我来取!”话音未落,他的人已几个起落,消失不见。

    我愣愣地望着他消失的方向,想不明白他后来为何态度突变,用我的性命作赌注,如果他真的想要取我的性命,以他的身手,上一次见面时他便可轻易得手了,何需多此一举。他笑的时候露出两颗虎牙,帅气十足,可是一旦沉下脸来时,那狠辣摄人的目光,又让人不寒而栗。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传功

    第二天一早,狄靖带着我上了主峰。本以为仍是到上次的议事厅,不想狄靖却是把我带到了小澄谷,就是上次宋莘莘原来要带我去看瀑布的地方,夏桑菊早已在那等候我们。

    此时正是旭日初升,小澄谷中芳草萋萋,晨雾仍没散尽,远处的小瀑布流水潺潺,再望远处,似有屋宇隐于其中。

    “四殿下已经同意了,几位堂主也知道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夏桑菊说道。

    “开始什么?”我有点紧张,感觉今天要有一件大事发生了。

    “先把这个吃了。”夏老头今天一改平日的嬉笑面容,脸色严肃地递了个小药瓶给我。

    我打开药瓶,里面只有一粒黑色的药丸,我望了望狄靖,他向我点了点头,我不再迟疑,仰头把药吞进肚里。这药一进肚,只片刻便觉浑身发烫,全身血脉翻涌。狄靖示意我盘膝坐下,他也在我面前盘膝而坐。

    我顺从的照做了,对于狄靖,我是毫无保留的信任,这种信任说不出任何理由,我会做他让我做的任何事情。

    狄靖伸出双手握着我的双手,说道:“还记得我教你的心法吗,一会儿夏帮主向你输入真气时,你只需在心里默念心法,按平时修炼时那样做就行了,我会辅助你的。”

    我定下心神,开始明白到夏老头所说的办法是何意思了。

    夏老头已在我身后坐下,双手抵在我背心的大椎穴上,沉声道:“宁丫头,不用害怕,按右护法说的做就可以了。开始吧。”

    我赶紧凝神闭目,收敛心神,心中默念着狄靖之前传授给我的心法。须臾,便觉背心一股真气自大椎穴缓缓流入,渐渐潜入四肢百骸,全身犹如被温暖的泉水包围着一般,惬意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体内的真气开始渐渐汹涌起伏,像是要窜出体外一般,我心里一惊,只觉心头怦怦直跳,刚才的舒适感觉顿无,只觉真气在全身经络乱窜,开始不受控制。心里越是慌乱,那真气窜得越是汹涌,我想睁开双眼,却发现身体已完全不能动弹,心中更是着急。这一急,顿觉真气逆行,五脏六腑像是快要炸开一般难受。

    狄靖已感觉到我的异样,一股暖流缓缓从我掌心流入,耳中传来他那让人安心的声音,沉沉念着心法。我心里明白,这种关键时刻断不能分神,如果控制不住体内的真气,不禁我自己,连夏老头也要遭殃。心中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偏偏身体不受控制。

    正彷徨间,一阵笛声从幽谷中悠悠响起。

    清亮的笛音,由远及近,高低有致,一时低吟流畅如林间清泉,汩汩流淌,如温柔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带着一丝惬意的清凉,忽而又转调缓升,如清晨的霞光,喷薄而出,穿透了云雾,带来了暖暖的温阳,那融融的暖意,让人心头杂念全无,沉浸其中,象个不谙世事的婴孩,无思无虑,无所牵挂。

    晨风微拂,狄靖那让人安心的声音,伴着幽幽的笛音,渐渐抚平了我心的烦躁不安,心中一片澄明。从狄靖手中传入的那股真气,引导着从大椎穴传入的霸道真气,徐徐回归经络之中,在体内不停游走,逐渐导入丹田之中。

    不知不觉中,狄靖已放开了我的双手,笛声仍是绵绵不绝,一遍又一遍,始终袅绕不绝。

    到夏老头终于长吁一声松开手时,已是黄昏时分,那笛声也嘎然而止。

    夏老头此时已是满脸疲惫,而我却是感觉浑身轻松,精神焕发。

    “老夏,你怎么了?”

    夏老头摆摆手,竟已是说不出话来,只盘膝打坐自顾调息。狄靖向我招招手,示意我不要再打扰他,便带着我下山了。这一路行走,只觉身上精力充沛,似是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囤于体内一般,这真是从没有过的体验,不觉又惊又喜。

    “夏桑菊怎么了,他不要紧吧?”一边走,我一边问狄靖。

    “他把他体内五成功力传给你了。”狄靖淡淡地道。

    “啊……”

    虽然之前也隐约猜到了一点,可是现在亲耳证实了,还是不免感到震撼。原来之前他们说的办法竟是这样。

    我停下脚步,拉住狄靖,正色问道:“狄靖,你实话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不过是一个刚入帮的小女子,即使北凌飞对我青睐有加,但老夏身为一帮之主,他竟然甘愿舍弃五成功力给我,他这一身内力,不知要经过多少年修为方可练成,练武之人最珍而重之、不惜一切练就的内功修为,他竟然毫不吝啬传了五成给我,这实在是让人费解。我还不至于傻到认为自己因为北凌飞的关系,便在帮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有很多疑惑,但现在不是告诉你一切的时候。”狄靖淡淡地说。

    “又是要一年之后吗?”

    “是。”狄靖微微笑着。

    “那总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一年之后吧。”

    狄靖笑笑不语,迈步前行。

    “对了,刚才吹笛的人是谁?真要谢谢他呢,如果不是他,只怕我早就真气逆行了。”我追了上去。

    狄靖愣了一下,随即道:“一位帮中的兄弟。”

    “他叫什么名字?我认识吗?”直觉告诉我,这笛声,和上次宋莘莘带我来这里时听到的,是出自同一个人。

    “以后你会知道的。”

    连这也不能告诉我?我恼怒地在他背后挥了一下拳头,我到底进了一个什么垃圾帮派,个个都故作神秘似的。

    狄靖微笑着,没有停下脚步。山风吹起了他的锦袍,瀑布似的黑发松散随意地挽在脑后,随着山风轻轻飞扬,那洁净的笑脸,如空中偶尔飘过的白云,从没沾染红尘中的半点尘埃。

    随后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我最意气风发的日子。虽然只继承了老夏的五成功力,可是他的这五成,已是多少人穷其一生都不可力及的高度。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世上居然真的有不劳而获的好事,老天待我真是不薄。

    嗖嗖几剑,陆悯身上的衣服已被刺得破了几个洞。

    “喂喂,师妹,这是我最后一件衣服啦,明天我可没衣服穿啦!”

    我笑嘻嘻地收起了剑,“如果你以后还是不改口叫我做师姐,你每穿一件新衣服我就弄破一件,看你还嘴硬。”

    “呜呜呜,你欺负我……有什么了不起嘛,是夏帮主帮你的,又不是你自己练出来的,不公平,我这么好资质的弟子他都不传,为什么要传给你,呜呜……,我告诉师傅你欺负我……”陆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心痛地摸着他的破烂衣服跑开了。

    其实陆悯的身手不差,只不过他根本没学过集仙诀,又存了轻敌之心,这才被我攻其不备。我美滋滋地哼着小曲,来到林中的草地上,伸伸懒腰,坐了下来,把小黑从小竹筒里放了出来。

    “小黑啊小黑,你的主人我,就快变成高手了,你是蛐蛐界的高手,我也快成武林界的高手了,嘻嘻。”

    小黑唧唧唧地回应了几声,像是同意了我的说法。山间的各种野花开得正灿烂,身旁那几丛粉色的凤仙花也正怒放着。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嘻笑声。

    “谁?出来!”我扭头望去,身后却空无一人。再回过头来,那人已站在我面前。

    “哼,又在偷懒。”北凌飞双手负背,说着指责的话,脸上却是笑意盈盈,仍是一袭蓝衣,腰束墨蓝丝攒花结长穗宫绦,自行过冠礼后,他的头发便用嵌宝白玉冠束起。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能见面吗?”本已作好了一年内不能相见的心理准备,乍然见到他,实在是又惊又喜。

    “我……我偷偷来的,你可别让他们知道。”北凌飞一愣,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随即又道:“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偷懒,果然你就在偷懒。”

    “堂堂四殿下竟然偷偷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看他那顽劣的小婢女有没有偷懒练功?”

    我满脸揶揄之色睨着他,他俊俏的脸上透出绯红之色,只一瞬后又恢复了正常。北凌飞竟然会脸红?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睁大了双眼盯着他的脸看,想看得仔细些。北凌飞察觉到我的用意,避开了我的目光,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向我攻来,我只好慌忙抽出剑来应对。

    他用的招式竟也是集仙诀的招式,只是他使出来的路数却跟狄靖教我的有点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了我却说不上来。只几招,我手里的剑便被他的树枝一挑,脱手而出。

    “连剑也握不牢,平时怎么练的?就知道欺负陆悯那小鬼。”北凌飞扔了手里的树枝,拍拍手上的木碎。

    我顿时黑了脸,“你怎么一来就打击我的自信心,嫌我练得不好,那我不练了!”

    北凌飞笑了,捡起地上的剑,走到那段横在地上的枯木前坐了下来,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我过去坐下。

    “不想练就不练吧,女孩子家成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你只需学会如何保命就得了。”他半躺下来,双手枕在脑后靠着那段枯木,懒懒地望向天空。

    他这话的口吻怎么跟上次的完全不一样了?我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他没有挥开我的手,也没有转过头来望我,仍是望着天空,嘴角却扬了起来。

    我奇怪地睨了他几眼,口不对心的家伙,上次说得郑重其事的,今天却换了个态度,我才不上当。还有那个上官逸,他千万不要爽约的好。想象着到时我轻轻一跃,就能跃上那棵梧桐树,再也不怕被北凌飞搁在那里,他到时准是一副吃惊的样子,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狄靖

    “在想什么?”北凌飞问道。

    “没……没什么,既然四殿下特许我可以不用功练习,那我就听命了。”我嘻嘻一笑道。

    “别让老夏知道就行,我倒无所谓,但你这样辜负他的一番心血,总不是太好,在他面前姑且装装样子吧。”他淡然一笑。

    我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道:“什么一番心血,他那五成内力,又不是我自己问他要的,他都没经过我同意就硬塞给我,完全不考虑我感受,我还不想要呢。再说了,他都七老八十的了,没准过两年便两脚一伸了,剩下的那五成也白白浪费了,还不如都给我好了,真是小气。”

    北凌飞听了这话,捂着胸口咳嗽起来,“你……你这没心没肺的丫头,小心给他听到了这话,他定要追着问你要回来。”

    我吐了吐舌头,心虚地望了一眼四周。这话当然是说着玩的,其实我心里对夏老头的这一举动很是感动,而且夏老头平日里对年轻一辈就常常无微不至的关爱,他确实是一个值得我敬重的老人。

    “对了凌飞,你知道帮中哪个人是会吹笛子的吗?”

    “吹笛子?怎么了?”

    “那天夏桑菊传功于我时,要不是那人一直吹着笛子,替我消除心中的烦躁,我还不知会怎么样呢,可是我问狄靖他不肯告诉我,神神秘秘的。”

    “你知道了又如何?”

    “当面谢谢他啊。”

    “真正帮你的人是夏老头子,你对他都不谢,还谢吹笛的人?”

    我一时语塞,“那……那怎么一样,总不能连是谁帮了自己都不知道啊。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我总觉得我好像……好像认识他。”不知为何,从在谷中第一次听到那笛声起,我便有一种直觉,执着地认为那吹笛之人是宁宇。

    北凌飞原本正懒散地望着天空,此时却猛地坐直了身子,俯过身来直视着我,漆黑的双瞳里流光不停地闪烁着,定定地望着我。我被他这一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