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29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2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你还不知道?那……那当我没说过吧。”陆悯张大了嘴,神色有点惊慌,转身便想跑开,我哪里肯让他走,纵身一跃便挡在他前面。

    “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不然我把你枕头下面的那本《涤兰经》交给狄靖。”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女孩子家怎么可以跑到男人的房间翻人家的床啊,你有没有羞耻心啊。”

    他的小脸霎时一阵青一阵红,因为那本《涤兰经》除了封面,里面全是春-宫-图。

    “嘿嘿,何止是床,我连你的衣橱、柜子通通都翻遍了,没羞耻心的人是你,不想被你师傅知道就把你刚才说的话给我解释清楚。”我把手中的剑一扔,双手揪着他的衣领狠狠逼视着他,好让他明白我此时的决心。

    “我……我……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我都是偷听回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也许是我搞错了……”

    “少罗嗦,说!”

    陆悯咽了咽口水,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好,算你狠!是你逼我的,听完了伤心可别怪我。四殿下一直在等一位和他命中注定天生一对的女子,听说那女子将会辅助他夺天下,可是那女子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所以四殿下唯有等了。”

    我脑中“嗡”的一声,完全僵在那里,然后我听到自己那颤抖着的声音问道:“天生一对?凭什么说那个女子就是和他天生一对呢?”

    “听说那女子身上会有个印记的,这事师傅和帮主他们都知道的。石怀恩堂主帮四殿下算过,说那女子应该就是今年内会出现的……”

    原来如此……

    陆悯再说了些什么,我已完全听不到了,心里不停地重复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难怪他非要我待在逍遥谷一年,原来那个与他天生一对的女子会在这段时间出现,如果我整天跟着他会碍事吧。难怪那晚女子那么严厉地斥责他,是怪他和我在一起,所以对不起她?难怪狄靖从来不肯告诉我,是怕我伤心难过吧。难怪那晚宋莘莘欲言又止,她其实也知道这事,只是不能告诉我。难怪那天北凌飞叫我记住那一天,说那一天是属于我们的一天,因为以后再也不会有那样单纯的日子了……等我出谷的那天,他们已经是成双成对了吧。

    心突然好痛好痛,一下一下的痛,从来不知道原来心痛的感觉竟是这样的,刹那间,原来满满的心好像被抽空了一般,什么都没有剩下。

    北凌飞,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瞒着我?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迷雾2

    我从不怀疑他对我的情意,从在宫中认识他,到东和宫做他的贴身婢女,再到他的府里和他朝夕相对,这一年多以来,他在我面前从不掩饰自己对我的关爱之心,即使当初跟我说要我留在逍遥谷一年的时候,我也看得出他眼里的痛苦和挣扎,我相信他心里始终有我,可是,他不应该瞒我。

    如果他早就知道这世上有个女子和他天生一对,命中注定会和他在一起,那我这是算什么呢?难道他认为我会不介意?但如果他认为我不会介意的话,也不用瞒着我,也不用我在这里待一年了。

    回想起以往种种,会不会是他自己之前也不知道呢?他及冠那天,还恳切的跟我说让我嫁给他,他说,我是他北凌飞的忘忧草,他这一生,唯有我一棵忘忧草。

    现在想来他当时应该也不知道吧,到后来他来逍遥谷看我时,总觉得他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眉目间总隐隐有一丝忧愁,看我时的眼神也有跟以往有点变化,以往那热切、宠溺的眼神,渐渐带了一些隐忍和苦涩,若即若离,再不是以前的坦荡自若,一目了然。还有那次,在他和我讲完狄靖和柳惜月的往事时,我曾说既然遇上了一个,老天何苦再让她遇上另一个,现在回想当时他听了这话是那样异常,仓促地逃离。

    他也在痛苦,他也在挣扎。

    我不顾狄靖的反对,几乎是赌气地离开了清心苑,坚持回到琉璃湖觅兰居,狄靖无奈之下只得带着陆悯和小桃她们,一起回到觅兰居住下。

    自回到琉璃湖后,我强逼自己不再去想那件事,每天用心练功,我说服自己耐心等待,等北凌飞给我一个交代。无论他选择了谁,我只想知道他最真实的心意,我想听他亲口对我说个明白。

    可是北凌飞一直没有再来。

    这段时间我很自觉、很勤奋地练功,每天狄靖都会指导我一个时辰,其余时间我都抓着陆悯陪我练。也许是被我欺负得多了,也许是心痛他的衣服,陆悯现在也比之前进步了许多,狄靖应该会感到安慰了。

    “师妹,你最近勤奋得有得不正常啊。”

    “你才不正常,勤奋是好事。”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以前你老是偷懒,天天猫在湖边说练武,其实就是躲在那里太阳,现在天天剑不离手,你到底怎么了?有心事可以跟师兄说啊,不要老是闷在心里。”

    我侧过脸去看他,那张稚嫩的小脸皱着眉,那故作老成的样子让我直想笑,可是他此刻脸上流露出来的担忧神情却是真切的,我心里不由暖了一下,往他头上揉了几下,“悯儿,你是不是很想快点长大啊。”

    “我已经是大人了,不要叫我悯儿,要叫我师兄。”他不屑地挥开了我的手。

    十四岁的小大人啊,我心里暗暗好笑。

    “我知道,你还在为四殿下那事烦心。”小大人突然用手拢着嘴巴,凑近我耳朵轻声说道。这小子年纪虽小,却也看得剔透呢。

    “小人精,你怎么跟你师傅的性子差这么远?不知狄靖当初怎么看上你的,竟收你做徒弟。”

    “师傅正是看上我聪慧悟性高啊,不过他老说我的聪慧用错地方了,不知是怎么个用错法。”小家伙有点迷茫地挠了挠头,“师妹,其实四殿下对你的情意毋庸置疑,你不用担心,日后他定不会待薄你的。”

    “你又知道了?”我懒懒地瞥了他一眼。

    “我自然知道,他老是偷偷来看你,如果不是喜欢你,明知道回来会受责罚,怎么还会带你下山去玩。”

    他这一说,我心里顿时百般滋味,我何尝不知道他对我的心意,只是,每每一想起这世上有另一个女子与他天生一对,便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嫉恨、怨怼、苦涩一齐袭上心间。

    见我沉默不语,他又接着道:“其实,你也不要太执着了,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啦,像我啊,以后也要烦恼小桃和小杏不知会不会互相吃醋,更何况四殿下日后终会继承大业的,身为帝王,三宫六院免不了。你应该趁现在抓紧机会与四殿下好好培养感情,四殿下是重情重义之人,以你这普通姿色做皇后是没可能的了,不过可以做他最宠爱的妃子啊。”

    啊?我瞪大双眼盯着他,嘴巴也是张得大大的,这种话也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屁孩说出来的?小桃和小杏……这臭小子这么早就把两个小美人当成自己囊中之物了?眼光还真是不错嘛。狄靖看得真准,这小人精练功不怎么用心,对其它事倒是上心得紧,还说得头头是道的。

    “你虽然长得不怎么样,身材也不大好……”

    我狠狠给他脑袋吃了个暴粟:“谁说我不好了,本姑娘我秀色可餐,我这身材是高桃苗条,你小子懂个屁!”

    “唉,算了,反正看来四殿下也不怎么介意,也许是山珍海味吃多了也有腻的时候,偶尔也试一下咸菜吧。师兄对你有信心,你日后在宫里的地位一定不会低,一定会在宋师姐之上。”

    我又狠狠往他脑门上一拍,“你才是咸菜,你一家子都是咸菜,以后生的娃娃都是一窝咸菜!你这小孩子家不懂就别乱说,再胡说八道我天天在小桃小杏面前说你坏话!等等,你……你刚才说什么?最后那句?”

    “最后那句,你的地位一定在宋师姐之上啊,师兄这般看好你,你很感动是不是?”他揉着脑袋说道。

    宋莘莘?这是哪跟哪啊?

    “莘莘师姐?你别胡说八道好不好?人家可是有心上人的。”

    “她的心上人正是四殿下啊。”

    什么?这下我呆住了,心口突然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我可没乱说,那天那些黑衣人偷袭时,我看得真切,你吸入迷香晕倒时,四殿下抱着你着急得不得了,宋师姐在一旁望着四殿下,那眼神可悲切了可绝望了,凭我多年的经验,绝对是那种看着自己心上人对别的女人好时的幽怨眼神,当时那黑衣人的剑差一点就刺中她了,她连躲都没躲,要不是师傅替她挡开了,她肯定受伤,我敢保证,她一定是对四殿下有情。”

    突然想起那晚在小澄谷宋莘莘对我的态度,当时我也讶异为何她会那么生气,毕竟那是我和北凌飞之间的事,与她无关,她还说我不该妄想本不属于我的东西,现在想来确实有点奇怪。

    难道她的意中人竟然是北凌飞?

    可是,再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整个逍遥谷的人都知道北凌飞钟情于我,宋莘莘也常为这事调侃我。而且,她曾承认过她的意中人是住在小澄谷里那位吹笛的神秘人,她说她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北凌飞虽常来逍遥谷,可不是在逍遥谷长大的。

    这样一想,顿时安下心来,无论如何我也不希望宋莘莘和我一样喜欢上同一个人。陆悯这小鬼少不更事,自小在谷里长大,见过的人也没几个,这男女之事哪里会懂了?知道一点点便随意猜测,自己就当真了。

    “傻小子,这些话以后别乱说了,让别人听到了,会让莘莘师姐名声受损,四殿下和她都会尴尬的,而且莘莘师姐的心上人也绝不是四殿下。”

    “不是才怪呢,女人啊,只有在怨恨另一个女人的时候,才会有那样的眼神,我绝不会看错的。”

    这小子说得还有板有眼的,真是人小鬼大,看来以后要让那两颗纯洁的小杏桃离他远点才行。不再和他纠结这个话题,我问道:“对了,秦怒是谁?”

    “啊?秦怒你也不知道啊?就是左护法啊,他只负责保护四殿下,是四殿下的暗人,四殿下在哪他就在哪。”

    左护法?一直只知道狄靖是右护法,现在才知道左护法是谁,怪不得在逍遥谷一直没见过,原来他是负责保护北凌飞的,那自然不在谷中。想来那天和北凌飞下山时,在船上带着黑斗笠那人便是他了。

    “你上次说与四殿下天生一对的女子,身上有个印记,是什么印记?”

    “嗯,我以前偷听帮主和师傅说的,是大悲寺的涣尘大师这样告诉他们的,至于是什么印记,我就不知道了。”

    心不断地往下沉,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心头,挥之不去,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唯有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不断地跟自己说,就算那人有印记又如何,凌飞心里只有我,他爱的人是我不是她,即使他和她在一起了,也只是因为宿命而已,不是因为爱,他的爱只属于我,他的心只在我身上。

    突然之间很想很想离开这里。

    寒冷的冬天渐渐过去。一年四季之中,我最讨厌的便是冬天,到处冰冰冷冷的,树上的鸟儿不叫了,湖里的鱼儿也躲起来了,连小黑也不愿意出来玩了。林子里的落叶厚厚地铺了几层,凤仙花凋零了,没有了绿意的衬托,那几间竹舍显得一片惨淡,整个琉璃湖也没有了生气。

    狄靖说,那是因为我的心没有了生气,所以看一切事物也是如此。也许他说得对,因为,即使是现在,初春已至,春草如丝,树梢上已吐出了绿芽,琉璃湖里春水潺潺,避寒的鸟儿已南归,莺舞蝶飞,本应是生机勃勃的景致,为何看在我眼里仍是一片凄清,到处都是灰暗无华。

    我想他说得对,因为北凌飞整整一个冬天都没有来。

    终于忍不住朝着狄靖大声怒吼:“我讨厌待在这里!我要出谷!”

    “师傅,我陪师妹一起出谷,这样好照顾他。”陆悯一听,满怀期待地插嘴。

    等来的却是无声的叹息,狄靖嘴角微勾,那淡淡的笑颜原应是颠倒众生的,可是此刻在我眼里看来却是那样的面目可憎。

    “到了夏天,你的一年之期就到了,到时自然可以出谷。”

    陆悯摊开两手无奈地朝我耸了耸肩。

    不待我再发怒,狄靖已转身离去,淡青色的素袍迎风翻飞,如墨的青丝松松散散地绾在脑后,春日的暖阳懒懒地洒在他修长的背上,恍若踏着光环慢步人间的仙人。

    可恶的人啊,永远是这样一副云淡风清、不愠不火的样子,我冲着他远去的背影狠狠地叫道:“狄靖是世上最讨厌的人!”

    简直比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