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46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4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三人同时怔住,不明所以地望着晨煞,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呵呵,晨教主真会说笑,呵呵,啊不,晨教主真是大方,邀我们去玩呢。只不过,在下孤陋寡闻,这潜龙岛还没听说过,想来必是路途遥远,晨教主又贵人事忙,还是不打扰了。”

    我都这么明显地拒绝了,可恨那晨煞像是完全没听到我说话一般,转头望了一眼立于他身后的玄衣人,问道:“寒枫,钱庄的事如何安排?”

    那名叫寒枫的玄衣人闻言,马上俯下身子,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了一阵,晨煞紧紧蹙着眉,须臾才点了点头,转过头来有些惋惜地对我说道:“无双,不巧得很,我最近事务繁忙,只能过几个月后再来接你了。”

    刚喝进口的茶差点被我喷了出来,“咳咳……那个,晨教主的好意在下心领了,教主乃一帮之主,自然是事务繁忙得紧了,在下哪敢打扰,教主心意在下铭记于心,他日再遇定当备上好酒与教主畅饮一番,今日便不打扰教主赏竹的雅兴了,先行告辞了。”

    这人神经兮兮的,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晨煞见我要走,神色一凛,面具下的鹰目狠厉地睨着我,眼中闪着寒光,“无双,难道你这么快便忘了?”

    我心中一沉,咬咬牙颤着手从腰间摸出一把通体黝黑,柄上嵌着一颗蝙蝠状黑曜石的匕首,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讪笑着道:“呵呵,瞧我这记性,那天走得匆忙,都忘记把它放好了。喏,小蝠就物归原主了。唉,终于了了一件事,我也安心了。教主,后会有期,告辞。”

    正要起身,晨煞拿起那把匕首在手中把玩,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悦,“你竟然叫它做小蝠?什么破名字,它叫子夜。”

    原来这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叫子夜,和它黑黝黝的样子倒是相衬。我正想着该说些什么才好,嗖地一声,那把子夜已擦着我的耳朵飞过,穿过回廊没入苑中的一棵竹子里,那该死的陆悯竟然还拍起手来,“教主神功果然利害,破竹五棵而竹不动,当今世上只有晨教主一人能做到,陆悯佩服!”

    我回头一望,不由呆住,原来那匕首在没入这棵竹子前,竟然穿破前面的五棵竹子,那五棵竹子上都被留下一个空心的洞,此时没有风吹过,那五棵被穿透的竹子竟然纹丝不动,那几个洞仿佛是原来就长在竹子身上的一般。

    那沙哑的声音又响起,“无双,看来你的记性确实不怎么好。”

    我只觉背脊阵阵发凉,回过头来,咕噜一声咽了咽口水,“那个,呃,真是不好意思,那块玉佩,在下当时身无分纹,一时情急拿到当铺换银子去了。”

    那玉佩我可不能还给他,要是他因这事发起难来,也只能跟他硬拼了。晨煞面无表情地盯着我半晌,看得我身上直冒冷汗,宋莘莘在桌下伸过手来,悄悄握紧我冰凉的手,好让我的手不再发抖。

    晨煞的声音更加冰冷,“无双,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伸手从怀中摸出一片金叶子放到他面前,便起身拱手,“晨教主,当日在下一时情急才出此下策,实在是情非得已,他日再送上厚礼赔罪,请教主恕罪,告辞。”

    我拉起宋莘莘便迈开步子走人,没走两步,脖子一紧,衣领已被人揪住,那沙哑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冷冷地响起,“无双,我答应过你要带你浪迹天涯的,难道你忘了?”

    啊,原来他说的是这码子事,可是,当时我不过是说着玩的,而且,明明他当时也没答应我啊,怎么倒说是我记性不好了,记性不好的人是他自己才对。

    他接着道:“所以,你好好等我几个月,等我忙完了便来接你,咱们一起回潜龙岛。”

    宋莘莘急忙道:“晨教主好意两位师弟心领了,可是两位师弟虽然不才,在飞羽帮中也是身居要职,帮主夏桑子仍需倚仗他们,教主要请两位师弟到贵帮,恐怕夏帮主舍不得放人呢,还请教主体谅。”

    宋莘莘不愧是见过风浪的,见情势不对便搬出老夏的名头来,飞羽帮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可踏星坞三杰之首夏桑子在江湖中早负盛名,你晨煞再张狂,也要卖个面子吧。

    谁料那晨煞想也不想,低头在我耳边不屑地说道:“飞羽帮?哼,飞羽帮是个什么东西,连替我挽鞋都不配,本教主能看上无双你,允你跟在我身边替我倒茶递水,是无双你的福气,再说了,也是你自己当初央求要留在我身边当跑腿的,难道你想反悔?我晨煞平生最痛恨说话反复无常的小人,遇之必杀。”

    我刚想开口说“当时我无家可归才这样说说而已”,可是听到他最后那句话时,我立即把这话吞回肚子里去。

    晨煞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我的衣领,将我带在脖子上的那块鲤鱼玉佩拉了出来,我的心咕咚重重一跳,冷汗直冒。这下完了,不但玉佩没了,我刚刚还睁着眼对他撒谎,不知他会如何处置我。

    (求票求票,亲们手上有票投偶一张吧,谢谢)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又见蝙蝠2

    情况危急,宋莘莘和陆悯眼见我在晨煞手里,动起手来肯定对我不利,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望着我干着急。

    晨煞手中拿着那玉佩,在我耳边咯咯笑了几声,那沙哑低沉的笑声像生了锈的锯子一般,我立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一边笑一边道:“无双,你果然是个狡猾的……人。”

    我强自镇定地道:“晨教主难道就是这般无礼地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他敛起笑意反问:“救命恩人?你什么时候救过我了?”

    我差点晕倒,这人刚才还说我记性不好,他自己则是完全没有记性,我不得不提醒他,“晨教主,不是在下想邀功,不过当初教主身负重伤昏迷不醒,正是区区在下替教主您换药请大夫的,教主一定是贵人事忙,把这桩小事给忘了。”

    晨煞歪着脑袋不语,像是在想我这话说得对不对,片刻后才阴阳怪气地道:“虽然没有你替我换药请大夫,本教主我也不会有什么事,不过你也确实倒茶递水地伺候了我几天,既然如此,这玉佩本教主就送你了,给我好好戴着。”说着,他又把那玉佩塞入我衣领里。

    虽然他不承认我救了他,但是这几句话是他今天所说的话之中最正常的话了,我大大的松了口气,可紧接着刚放下的心又紧紧地悬了起来,因为他接着说道:“记住等我。”

    我正惶恐不知所措之际,晨煞和那四个玄衣随从已嗖地飞身跃入竹林之中,我长长地吁了口气,身子一软便歪倒在宋莘莘怀中。宋莘莘也松了口气,搂着我的肩膀安慰道:“师妹,总算没事了,这人虽然有点狂,但看样子他对你似乎没有恶意,不过以后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陆悯望着晨煞消失的方向,怔怔失神,这时才回过神来,“神人啊,这位晨教主果真是……”

    没等他说完,我与宋莘莘同时伸手左右开弓狠狠拍了他脑瓜一下,我大骂道:“你就这一点点出息,姓晨的那只臭蝙蝠有什么好了,不就是去人家后花园里偷看了几个女人睡觉,瞧你兴奋得这个样子,没见过世面似的,这种伤风败德的龌龊事有什么好仰慕的。你这么仰慕他,刚才怎么不跟他一起走啊,跟他回那什么潜虫岛好了。”

    陆悯揉着脑袋说道:“你不是看见了嘛,晨教主他没叫我现在跟他一起走啊。对了师妹,他说几个月后来接你,你一定要记得带上我啊。”

    “呀,你这臭小子……狄靖白白养你这么多年了,你,你竟然宁愿跟一个素昧某面的大魔头走,好好好,我这就替狄靖清理门户,你给我滚得远远的,别再给飞羽帮丢人现眼。”

    “嘿嘿,师妹别这么激动嘛,我不过说说而已。来,喝杯茶定定惊先。”

    陆悯坐下,讨好地要替我与宋莘莘倒茶,提着壶的手却定在半空中,嘴里发出一声惊呼。我与宋莘莘顺着他的眼光望去,也都怔住了,那把本应在竹林中某棵竹子身上的子夜,此刻正赫然静躺在我们面前的桌子上,而且还上了鞘,是一把完整的匕首。当初我从那家客栈匆忙逃走时,是在门上把它拔下来带走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原来它是有鞘的。而此时,子夜已上了鞘,就在我们三人在这张桌子前说话之际,它却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桌子上。

    愣怔半刻之后,我把匕首拔出细看,上面的纹理我再清楚不过,正是我这一年多来以来片刻不离身的那把匕首,这一验证推翻了我一闪而过有两把子夜的念头。

    一时间,三人面面相觑,一滴冷汗从我额上流下。

    “真……真……真是神了,难怪他能出入赤霞皇宫如入无人之境,来如魅,去无影,当真神人也。”陆悯又忍不住赞叹起来。

    宋莘莘沉吟片刻,说道:“悯儿,这个晨煞行事乖张,性情喜怒无常飘忽不定,以后再遇见他,你切不可再像今日这般莽撞。听说就在上个月,边城的毒派名家盈月山庄,盈庄主六十大寿,晨煞正巧路过,不请自入,盈庄主也热情款待,却不知怎的惹怒了他,被他一剑穿心,喜宴变成丧礼。江湖传闻说得没错,晨煞杀人不需要理由,全凭他喜好。刚才如果不是因为师妹之前与他有过交情,你这样贸然前去相邀,如果当时正撞上他心情不好,还不知会怎么留难你呢。你也看到了,他根本不给面子飞羽帮和夏帮主,正如江湖传闻说的那样,为人狂傲不羁,不能以常人心态度之。所以,日后万一再遇上他,你可千万别再惹他了。”

    陆悯这时也感到了后怕,脸上有点怵怵的,点头应了一声。宋莘莘又向我道:“对了师妹,刚才晨煞为何一直唤你做无双?你从没在江湖走动,怎么会与他有交情?”

    “唉,这事说来话长。”当下我把当初无意中遇上晨煞,被迫和他一起呆了几天的事说了一遍。听完后,宋莘莘在陆悯的脸上捏了一把,说道:“悯儿你看,我说这晨煞不可以常人度之没错吧,明明是师妹好心救了他,他却一点不领情,更别说你这突然冒出来的小毛孩了。”

    “我不是小毛孩!我快十五岁了!”陆悯撅着嘴抗议。

    “你就是!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臭毛孩,再给我惹事生非我真让那大魔头捉你去潜虫岛。嘿嘿,你知道那个岛上什么东西最多吗?不知道吧,骷髅和蝙蝠最多!天魔教的人最爱用童男的血酿酒喝了,一捉到童男就带回岛上,把他像蝙蝠一样倒挂起来,然后把血放干用来酿酒,尸体就挂在树上喂蝙蝠,那些蝙蝠把肉都吃完了,就剩下骷髅挂在树上,那些蝙蝠就住在骷髅里面,一到晚上就从骷髅里飞出来到处觅食,靠嗅觉寻找它们喜爱的血液的味道,一旦发现有它们合它味道的童男,便在他身上留下蝙蝠的气味,好让它们的主人来捉走这些童男,以后你见到蝙蝠可千万要躲远点,说不定就是潜虫岛上的蝙蝠来找你的。”

    陆悯的脸霎时青了,呐呐地道:“怪……怪不得,怪不得他说要我跟他回去呢,原来是想酿酒喝。他娘的!老子差点上当了,好险啊……”

    眼见太阳就要西沉,我们正打算回府,这时却发现吉祥不见了人,刚才一直没留意他,不知他何时走开了。陆悯一拍脑袋叫道:“不好,肯定是给晨煞捉回潜龙岛酿酒去了。”

    童男酿酒是假,不过是我瞎编吓唬陆悯的,但若吉祥真是给晨煞抓走了可麻烦了。正着急间,吉祥却小跑着回来了。

    “吉祥,你跑哪去了?怎的不说一声,急死人了。”我骂道。

    “主子,小的刚才怕那大魔头对您不利,偷偷出去放信号箭了。咦,那些人呢,走了?”吉祥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说道。

    宋莘莘说道:“算了,没事就好,天色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瑶台仙筑在晋阳城郊,占地数十亩之广,一路之上,那些娇俏的侍女不断向我们躬身行礼,筑里风景美不胜收,光是从我们这个听竹苑走到筑外,便花了一刻钟功夫,可见这个瑶台仙筑的主人是个财大气粗又不失风雅的人。出了门,我与宋莘莘坐上马车,吉祥驾车,陆悯骑马在一旁跟着。

    宋莘莘轻声问道:“师妹,你怎么知道潜龙岛上的人用童男的血酿酒的?是那个晨煞告诉你的?”

    我噗哧一笑说道:“我瞎说的,陆悯那臭小子太可恶,又天不怕地不怕的,吓唬吓唬他,让他收敛一下。”

    宋莘莘拍了拍胸口,“亏你想得出,刚才听得我都心惊胆战的,这下好了,那家伙以后再也不敢招惹那个晨教主了,还是师妹你聪明。”

    两人嗤嗤地笑了一会儿,宋莘莘又道:“那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