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57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5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悯师兄也要和我们同去。”吉祥坚定地道。

    哈,这小子,也亏他想得出,我们这一去便是一个月,他是怕回来时米已成炊了。

    我强忍着笑道:“好啊,就我们俩去也确实危险,加上悯儿自然好些,吉祥想得甚是周到。如此,就辛苦你了。”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出发

    第二日巳时,当我与吉祥出了城,陆悯已一脸兴奋地在城郊小路里等着我们了。三人乔装打扮了一番,我坐于马车内,吉祥驾车,陆悯骑马在一旁随行,沿着飞羽帮留下的记号一路行进。陆悯本来就想跟着北凌飞去,但北凌飞怕大家都不在我会寂寞,便没答应,现在我主动邀请他同去,他竟是比我还激动,只是一路上吉祥对他总是冷言冷语的没好脸色,让他很是纳闷,我却在一旁偷着乐。

    从晋阳到燕荆山,骑马大概是十天的路程。我的打算是不能跟得太紧,过早被发现了只会被遣送回去,待到差不多出了墨渊的国界我们才主动送上门,那个时候他就算再生气也不能把我赶回去了。

    傍晚时分,三人来到一小镇上,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客栈落脚,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刚梳洗完毕便传来敲门声,我想着大概是吉祥送早点来了,便喊道:“进来吧。”

    房门一开,门口黑压压地站了几个人,我张着嘴巴呆呆地望着那个双手负在背后,一身蓝衣,正面无表情地望着我的男子。

    “凌、凌飞,早啊,呵呵,各位真是早啊……”

    北凌飞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人,同样是面无表情。一个是我熟悉不过的狄靖,另一个的样子有点陌生,但从身形上看,应该是左护法秦怒。陆悯和吉祥垂头丧气地站在两人身后,诚惶诚恐地不时偷偷瞄一下众人。

    “呀,狄靖,你……你怎么也来了?”

    北凌飞冷冷地道:“你来了,他还能不来吗?”

    “可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呃……那个……”

    北凌飞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就你们那点小把戏,想瞒谁?”

    我这才猛然醒悟,我们只顾着如何跟踪他们不被发现,其实早在我们一出晋阳,便有飞羽帮的人将消息传回逍遥谷和北凌飞了,所以狄靖才第一时间赶过来。

    我立即大声道:“好得很,既然狄靖也来了,那我们别耽搁时间了,赶紧上路吧。”见他仍是面无表情,我又态度坚定地加了一句,“我不会回去的,就算你现在把我绑回去了,我明天还是会再跑出来的。”

    我求助地望向狄靖,狄靖没有看我,思忖片刻后对北凌飞道:“他们一出晋阳,估计各方人马已经盯上了,现在再将他们送回去反而不妥。”

    北凌飞蹙着眉,用责备的眼神望了我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侧脸对秦怒说道:“传个信回逍遥谷吧。”

    秦怒点了点头,北凌飞不再理会我,转身离去。我走上两步,讨好地替狄靖捶着胳膊,嘻嘻笑道:“狄靖,赶了一晚路辛苦了,一会儿坐我的马车歇息歇息。”

    狄靖淡淡地道:“辛苦的可不止我一个,他怕你有事,一收到消息便往回赶,也是赶了一夜的路。”

    我吐了吐舌,心里却是偷笑着,北凌飞既然叫秦怒传信回逍遥谷,便意味着我可以一起去了。

    狄靖又转向站在一旁不敢吭声的陆悯,“让你看着她,你却跟她一起胡闹,回去再领罚。”

    陆悯低着头恭敬地应了,狄靖一转身,他便朝我做了个鬼脸。

    北凌飞这次出行,对外的说法是去靠近边境的千阳谷冬猎,特意选了五百名飞鹰骑精锐同行。因事关重大,除了左护法秦怒及三曜,飞羽帮蓝羽堂和紫羽堂的两位堂主,卫寅和林戟及两堂十多位高手也一同前往,如今又加上狄靖和我们三人,可谓是声势浩大。

    大大的麾旗在风中猎猎作响,一只展翅飞翔的黑色雄鹰在旗上威风凛凛地张扬着,这只雄鹰正是飞鹰骑的标记。北凌飞不让我露面,一路上我都是坐于马车内,反正正值严冬,在车里也正好避避寒。北凌飞似乎还在生我的气,一路上也没怎么理会我,本想找个机会向他认认错,再撒撒娇,让他消一下气的,可是白天他和其余人一起骑马,晚上又和飞羽帮的人议事,我根本找不到机会单独相处。一路上幸好有陆悯陪我聊天消遣,不至于太过寂寞。

    一路顺利,八天之后一行人马已来到千阳谷,这里的气候已如初夏般炎热,跟仍处在深冬的晋阳真是天渊之别。北凌飞命飞鹰骑在谷中扎好营寨,做好守猎的准备。入黑后,所有飞羽帮的人都换上夜行服,在马蹄上裹上棉布,准备前往燕荆山。

    “我也要去。”我拉住准备出发的北凌飞。

    北凌飞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别胡闹了,你和吉祥、陆悯留在这儿,顺利的话我们明天就回来。”

    我死死拉着他的手,“不,我要跟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老夏不是说过我们是那对宝剑的宿主吗,既然如此,宝剑出世,我这个做主人的怎么可以不在场?”

    也许是因为有其它人在的缘故,北凌飞的脸居然红了一下,然后望了一眼狄靖,狄靖点了点头,北凌飞这才对我道:“那好,你去也行,但必须紧跟我和狄靖,不可以乱跑。”

    我高兴地点了点头,飞快爬上那辆装着各种工具的板车上坐好。陆悯和吉祥见我能跟着去,也兴高采烈地跟着去了。一行二十多人,不点火把,不走大道,沿着山间小路摸黑往燕荆山悄然前进。

    是夜银月如盘,照亮了山野。夜间的山林里寒意森森,北凌飞策马走在板车旁,把自己的披风解下递了给我,看来他的气已经消了。

    “我们为什么要在晚上去?为何不等明天天亮才去?”

    北凌飞望了我一眼,笑着道:“傻瓜,你以为就凭你,真的能在云府中来去自如,到大哥的书房里把东西偷走没人察觉?云影卫的人如果这般没用,早就被大哥拿去喂狗了。”

    我愕然,如今回想起来,那晚确实是顺利得有点出奇。

    “你是说,他故意让我偷的?”

    北凌飞抿着嘴笑了笑,我恍然大悟。北凌云手中只有一块玉佩,如何窥取其中的秘密他没有半点头绪,便干脆故意让我“偷”到手,好让我们的人探究出其中奥秘,待我们辛辛苦苦将宝剑寻到,他才出手,坐收渔人之利。难怪我将玉佩偷走后,北凌云那边依旧是风平浪静的。

    “呀,原来他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一心想做那只黄雀,这个混蛋!”我狠狠地道。

    北凌飞笑着道:“其实咱们也不亏,若他不打这个算盘,我们也不可能捕到那只蝉啊,这样说来你还是立了大功劳的。只是,这一路之上,盯着我们的眼睛可多了去了。所以,我们必须争取时间。来的路上固然不会有事,他还巴不得护送我们平安到达,凶险难测的是我们得手之后回去的路上。”

    我默然不语,北凌飞怜惜地望了我一眼,“怎么,现在知道怕了?不让你来你偏要跟着来,这会儿知道利害了吧。”

    我望着他,黑夜中看不清他的轮廓,却看到了他眼中的那点怜惜和忧心,“不怕,有你在,我怎么会怕。我庆幸我跟着来了,什么宝剑的我不在乎,我费那么大的劲儿想找到这对宝剑也只是因为你想要。我在乎的是你,在你遭遇风浪时,我希望我可以陪在你身边,而不是安坐在宫中等着听你的好消息,我希望我是那个陪你经历风雨、同甘共苦的人。”

    黑暗中,北凌飞的眼里闪着摄人的光彩,天上的星云也为之黯然失色。我朝他伸出手,想要握着他的手,他松开握着缰绳的右手,却在指尖碰到我的手指时突然缩回,扬手一甩长鞭纵马朝前飞驰,黑暗中传来他略带苦涩的声音,“夜寒露重,系好披风别着凉了。”

    在朝阳刚刚跃上地平线时,一行人马已到达燕荆山区域,眼前视线廓然开朗,前方是一片平原,地面全是光秃秃的白岩石,在朝阳的映照下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辉。

    一行人在一个小水潭前下了马,林戟吩咐属下将马牵到那个只有一丈深浅的水潭喝水休息,“如今冬天,这应该是整个燕荆山地域唯一的水源了,好好让马儿休息一下,咱们也趁机休息一会儿。”

    三曜从板车上取下几袋草料喂马,又拿出干粮和水分给众人,大家就地坐下边吃边休息。半个时辰后,各人备好清水,一行人在晨曦之中又继续上路。

    走了一个时辰后,周围出现了很多了十几丈高的大岩石,原本平坦的地势渐渐变得陡峭起来。整个燕荆山区域,都是花岗岩地质,说这里寸草不生有点夸张,那些石头上也不时覆盖着各种地衣,偶尔也有一些矮小的灌木。

    北凌飞吩咐众人将马栓在背阴处,从板车上卸下工具和绳索负在身上,牛皮水袋备好清水,开始徒步入山。

    北凌飞因为早几年这在里带过兵,对这里的地形比较熟悉,他不时将地图拿出来和秦怒商议,再决定怎么走。又走了一段之后,眼前似乎已经没有路了,只有一座座高高耸立的大山,这些大山都没有植物,全部是光秃秃的花岗岩,一座连一座,望不到边际。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觅剑1

    “我的天,这么多大山啊,望上去都一样啊,怎么知道哪座山才是我们要找的山啊?”陆悯望着群山,两眼有点发直。

    “哼,怕辛苦就不要跟着来嘛。”吉祥在一旁挖苦,他似乎忘了是他自己提出要陆悯跟着我们来的。

    “谁怕辛苦了,我只是担心找不到而已,替我师妹、你的主子心疼,心疼她走这么多的路,懂不?”自出了晋阳,吉祥就一直对陆悯冷嘲热讽的,陆悯虽不明就里,但嘴巴上也不甘示弱,加上两人年纪相当,一路抬杠谁也不肯相让。

    吉祥正要反驳,我急忙道:“好了,你两人吵了这么久,你们不嫌烦我们也听厌了。你们再吵就回去看马,别跟着来了。”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不再吭声。走在前面的北凌飞转过身来望了我一眼,问道:“累吗?要不要歇一会儿?”

    我摇了摇头,趁机走上两步握着他的手,想与他一起走。北凌飞怔了一下,有点尴尬地松开了我的手,“别逞强,一会还要爬山。”

    “我不怕。”我又握住他的手,压低了声音道:“我要跟你一起走,你握着我的手我就不累了。”

    北凌飞的脸竟然红了一下,“别胡闹,你走在后面安全些。”

    他再次挣脱我的手,快步走到前面,把我扔在身后,我不满地撇了撇嘴,一直侧身在前等他的秦怒却朝我投来冷冷的一眼。听陆悯说,这个秦怒本身就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一向惜字如金。这一路上有几次我想跟他说说话套套近乎,他要不就“是”、“不是”或“嗯”的一声,从没说过三个字以上的话,有时则干脆默不做声,让我自讨无趣。女人的直觉告诉我,秦怒也许真的不爱说话,但他对我的冷淡态度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有种由心而发的敌意。我不明白的是,这种敌意因何而来。

    秦怒似乎对这里的地型比北凌飞更熟悉,七拐八拐地领着众人来到一面笔直陡峭的峭壁前。飞羽帮的人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众人均从背上拿出镐子、长钩等工具,做好攀山的准备。两位箭手将弓箭取出,将绳索牢牢系在特制的两支箭羽上,将箭射到峭壁之上,另一位身形矮小纤瘦的男子,立即攀上绳索,动作如猴子般灵巧,三两下便攀到峭壁上,取出挂在腰间的锤子将绳索钉在峭壁上,朝下面众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众人可以上来了。

    我在下面看得即兴奋又不禁有点纳闷,这峭壁太高,刚才那两箭不过射在峭壁的中段位置,离壁顶还有近三十丈的距离,那人又如何上得到壁顶呢。正纳闷间,只见那人在怀中掏出两物套在手中,手握成拳往峭壁上击去,借助手中的工具手脚并用,像猿猴攀石一样,不消一盏茶功夫便攀到了壁顶。

    “石猴子,好样的!”“小石猴,真有你的!”

    众人都不禁为那位姓石的兄弟喝起采来。那石猴子到了壁顶,又从上面抛下两条绳索,众人纷纷在手掌上缠上布条,沿着绳索攀上了峭壁。

    壁顶之上还是那番风貌,触目所及,仍是那一片片的岩石地面。此时站在壁顶之上,众人才看清,我们所在的这个大山之颠,平坦宽阔一望无际,像被一把神秘的天之剑削去了山峰一般。而这座山的对面,赫然耸立着另一座与它一模一样的山,两山中间断裂出一条巨大的天堑深壑,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