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73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7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女管事一边说,一边殷勤地将我引到她的柜台前,我装着翻了翻台上那些精美的绸缎,说道:“嗯……家兄过几日大婚,他钟爱紫色,我想选些上好的紫色绸缎做为贺礼。”

    那女管事一听,便为难地道:“哟,姑娘您瞧,不巧得很,鄙店现在所有的紫色缎子都没了,其它颜色的缎子倒是一应俱全,要不姑娘你选选其它颜色的?”

    “呃?如何就正巧是紫色的没了?”

    那女管事左右望了一眼,故作神秘地低声道:“斋里揽了桩大生意呢,有位贵客将鄙店所有现成的上好紫色绸缎全部要了,指定今日就要。原本斋主也不愿意,有好些货都是别人订好的,等着交货的,可听说那人是朝中权贵,得罪不得,且那贵客出了十倍价钱来买,斋主无奈之下也只得应承了。姑娘想要紫色的缎子,怕是近期都没有了,不如选其他颜色吧。”

    原来如此,晋阳的贵权中又有几人偏爱紫色?我借故看其它料子,在店里四处转了一下。后院里,一些年轻伙计正将一卷卷绸缎搬到装货的马车上,足足装了五六车,一派忙碌景象。我暗自观察了一下,便步出铺子,拐进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半个时辰后,当那队送货的马车隆隆驶出绯霞斋的后门时,我在墙角留下飞羽帮的暗号,便悄然跟了上去。

    先是将自己所有姬妾赐死,然后一把火将自己的府邸烧了,订大量的名贵紫色绸缎,北凌云这一连串的举动,在我看来,背后只隐藏着一个信息,他这次随军出征,根本就没打算回来。可是,他究竟为何要这般决绝地断自己后路,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那一队马车渐渐出了晋阳城北门,沿着官道一路往北行去。燕回谷在墨渊的南方,如果这些绸缎真的是北凌云要的,那应该要向南走才是,为何却是向北走?跟了十多里之后,我一度开始怀疑是不是我的判断有误,或者这真的只是巧合而已,这些紫色绸缎跟北凌云毫无关系?

    正当我开始考虑要不要放弃跟踪返回晋阳,以免宋莘莘找不到我担心时,几名身着玄色便服、骑着快马的年轻人从一条岔路迎上马车队伍,领头的是一位相貌甜美的女子。那女子跟送货的三个伙计交涉了几句后,那三个伙计将马车交给那几人后便自行走了。那几名玄衣年轻人,将自己原来骑的马套在马车上,驾着马车飞快地往北继续驶去。

    这回我能确定我的猜测没错了,因为,那领头的女子正是云影卫的云竹姑娘。我在路边的树身上留下暗号,施展轻功远远地跟在后面。云影卫的人连那一向标志性的白衣也不穿了,也不亲自到绯霞斋取货,要绯霞斋的人将货送出晋阳再取,这种种举动,越来越让人疑惑。

    那几名云影卫的人,不走官道,专挑偏僻小道走。一个多时辰后,已是暮色时分,远远传来汩汩水声,马车队也开始放慢了速度,拐过一个小山坳后,终于停了下来。我藏身于林子里,远远望去,马车停在了江边一个小渡头上,一艘豪华贵气的大画舫正停靠在渡头边,一张精美的大红色毯子正从画舫上铺到渡头,一路延伸到渡头上一辆垂着帘子的华丽大马车前,十多名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肃然立于毯子旁。

    云竹来到马车旁,在车帘子旁说着什么,末了,恭敬的掀起了帘子。我心中不由一跳,这么奢华的排场,除了那个一向讲究享受兼有洁癖的人还有谁。果然,帘子一掀,一身深紫色锦衣的北凌云,优雅地从马车里迈出,款款步上那红色的毯子上,向大画舫走去。

    不是说押粮的大军午时已出发了?他这督粮总监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云影卫的人已开始将马车上的绸缎卸下,往画舫上搬去。北凌云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下脚步,侧过头来向跟在身后的云竹说了几句,这才继续向画舫走去。云竹恭敬地退下,利索地跨上一旁的骏马,便往我藏身的方向飞驰而来。

    我心里直犯嘀咕,难道是被发现了?正忐忑间,云竹已径直来到我藏身的树前,飞身下了马,用她那甜美的声音说道:“宁姑娘,我们殿下说,姑娘这一路跟来辛苦了,请姑娘上船喝杯茶水。”

    原来真的被发现了,既然如此,也无谓再躲了,我索性大方地走了出来,朝云竹笑着道:“还是你们殿下细心,有劳云竹姑娘了。呀,这马真是漂亮。”

    我朝她的马走了过去,这是一匹枣红色的马,马腿修长,浑身色泽亮丽,没有一丝杂毛。“它认生吗?正好这一路疾行,我也走累了。”

    云竹笑了笑,温顺地道:“这是荆西草原的汗血宝马,性子温和着呢,是殿下特意赏赐的,宁姑娘要是累了便请上马吧。”她上前两步,伸手欲扶我上马,两手相触的一瞬间,我已出手如电点中她腋下穴道。

    云竹惊讶地望着我,“宁姑娘,你……”

    我笑眯眯地朝她道:“谢谢你的马儿,性子温和便正好了。本姑娘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有劳云竹姑娘替我向你家主子道声谢。”

    这马果然是好马,步子轻盈利索,马身却极是平稳。虽然我很想有兴趣瞧瞧北凌云到底在搞什么鬼,但显然他是不会在请我喝茶时坦白相告的,我还是走人为妙。策马疾奔,便听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不多久,却闻身后传来?n?n马蹄声,转身一望,另一匹枣红骏马正向我飞驰急追而来,一抹深紫色的影子紧紧贴在马背上,被风扬起的紫色衣袂在落日中如火焰一般艳丽。

    那马蹄声越来越近,我心中不由大急,狠狠拍打着马背,“马儿马儿,大家都是汗血宝马,你怎地就比别人跑得慢呢?帮帮忙跑快点啊……”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哨声,我那马儿突然昂起头来,抬起两蹄在半空中踢了几下,竟然掉转身子要往回跑。我暗骂一声倒霉,飞身从马背上跃起,往一旁的林子里奔去。身后那一抹紫色的身影也弃马紧追不舍,两人在林中左穿右插,好几次差点被他追上。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抽剑在手,趁着落地的一个空当,猛地一个回身,斜斜向他面门刺去。北凌云却不避不让,右手长鞭一扬便粘上我的长剑。我现在手上的剑可不是御凤,只是一把普通的利剑,对付云影卫特制的鞭子可一点办法没有。我急忙回剑闪开,转向攻他左侧。可无论我怎么出招,他都好整以暇地轻轻化解了,而且他并不急于求胜,倒更像是在观察我的招式。我心中一个激灵,我的武功都是狄靖教的,北凌云这些年来怕是下了不少功夫在破解狄靖的招式上,我现在这样不正好给了他窥伺的机会?

    剑锋一收,我不再向他攻去,脚尖一点转身疾驰,手中利剑不停地挑起地上的草屑和碎土,往身后撩去。一瞥眼之间,果然见他眉头一皱,向后退了两步。

    嘿嘿,就知道他有洁癖的。趁着他这一停滞,我提气直奔,本以为可以将他远远甩开,谁料片刻之后,“嗤”地一声,鞭子破空而出的呼啸声自身后传来。我心中大惊,侧身一闪反身将手中的剑往他眉心刺去。北凌云却早有防备,鞭子一抖已缠上我的剑,趁他发劲往回收鞭时,我顺势用腕力一送,那剑便如脱弦的箭一般,往他心口飞去。在长剑出手的那一瞬间,我足下发力疾奔,但听身后“叮”地一声,那口利剑直朝我背心飞来。来不及细想,我提气猛地向上一拔,那剑堪堪从我脚底下擦过。紧接着,右脚脚裸一紧,便被那鞭子缠住往下一拽。此时的我人在半空无法借力,整个身子被拽得往下直跌。

    在落入他怀中的那一刹那,便感觉身上一紧,那根鞭子在我身上一圈一系,我便被困了个牢。那双琥珀色的眼瞳,正嘲弄地望着我。

    “我从来不允许有女人逆我的意。”

    这时云竹已经赶来了,北凌云将我朝云竹一扔,冷冷地道:“仔细看好了,不可再有误。”

    云竹略带惶恐地应了一声,然后狠狠地睨了我一眼,似是怪我让她受责了。

正文 第八十五章 随波逐浪1

    月朗星稀,一轮圆月高高悬在江面上,一缕浮云正飘过,将圆月的清辉轻轻敛去稍许,淡淡的光华柔和地落在江水之中,随着粼粼的波光摇曳。悠悠的琴声又徐徐响起,每晚这个时候,那首《云逐月》都会准时响起,一遍又一遍,伴着江水的汩汩声,诉说着北凌云心中的秘密。而每晚的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禁声,就连走路的脚步声也轻得几乎听不见,唯恐惊扰了琴声。

    这是我在船上的第十个晚上,自从被绑上船,我就没见过北凌云,他对我不管不问,却也没为难我,派了云竹负责看守我。漓水江江面极是宽阔,特别是出了晋阳之后,水流湍急,就算没人看守,我也插翼难逃。我想他将我带上船的目的,是怕我回晋阳泄露他的行踪。我如今只知道这船是行驶在漓水江上,早已出了晋阳水域,一直向北行进,我暗自猜想这船大概是开往北凌云的封地雍州,但他如此大费周折地秘密跑去雍州究竟要做什么,我也想不明白。

    我倚在窗边,静静地望着那轮圆月,想念着玉堂春下的那个蓝衣少年。一想到他为我的失踪而焦虑不安,我便心如刀割。同时我心里也记挂着燕回关那边的战事不知道怎么样了,算算日子,北凌楚的大军已到燕回关了。只是,北凌云根本没有随军押送锱重,不知前线那边会如何,又或者,这根本就是北凌云和北凌楚一起玩的花招?心里虽然烦躁,却又无可奈何,我只希望飞羽帮的人能看到我一路留下的暗号,尽快找到我。

    一曲未了,琴声嘎然而止,我不由一怔,这种情况几乎没发生过,每晚他都会弹上个把时辰的,从没试过半途突然停下,定是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

    这艘画舫很大,船上的布置一如北凌云的风格,奢华贵气却不失高雅,分上下两层,我所在的房间位于上层船尾。静静听了一会儿,断断续续有些轻微的脚步声往下层船头去了。云竹还没回来,我从窗子跃了出去,悄悄往船头那边摸去,但我不敢下首层,只在上层悄悄摸索,终于听到楼下某个房间传来人声。

    江面上起风了,借着呼呼风声的掩饰,我攀在二楼檐槽屏气向下张望。房间里只点了一盏微弱的灯,透过纸窗能看到三个模糊的人影,其中一人是北凌云,另一人颌下留着一绺长须,应是个老者,还有一人身形瘦小,正跪在床边。床上似乎是躺了个病人,传来阵阵痛苦的喘息呻吟,那名老者拿出几根长针,用极快的手法往床上那人扎去。片刻之后,那痛苦的呻吟声渐停,北凌云朝那老者问道:“如何?”

    那老者的嗓音极是沙哑,“还能熬上一段日子。”

    北凌云点了点头,那名老者和跪在床边的人便一起退了出去。两人从门内出来时,我看清了那老者的样子,正是悦妍和袁世恒从赤霞护送他去云府的那人,当时两人对他的态度极为恭敬,可见其身份特殊。而那个瘦小的人正好被那老者挡住了,看不清楚,只是觉得身形有点熟悉。

    待两人退下后,床上那人轻轻咳了两声,声音极微弱,似乎病得不轻。

    “殿下请放心,奴婢一定会挺住的,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赤霞……”

    话音一落,我的心不由咚咚跳了几下,这说话之人,竟然是皇后生前的近侍慧姑姑,之前一直以为她早就回赤霞了,没想到她竟然在这船上。她说什么死也要死在赤霞,这船难道不是开去雍州,而是开往赤霞?

    我正要凝神再听,突然见刚才房间里那身形瘦小的人,独自上了二层,蹲在一角轻轻哭泣,极力掩饰着哭声。我心中大是疑惑,又怕在这儿呆久了会被北凌云发觉,便悄然往那人的方向摸去。那人蹲着的地方离我的房间很近,他只顾着哭,根本没留意我已走到他面前,当他终于看到站在面前的我时,我已伸手点了他穴道,提着他跃回房里,将他扔到地上。

    “好久不见啊,小德子。”

    小德子错愕地望着我,双眼还残留着泪水,“你……是你?”

    我冷哼一声,“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你,那么,千汐也在船上了?”

    小德子愣了一下,便道:“她是三殿下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呃?这么说,难道你不是?”一直以为小德子和千汐一样,都是北凌雁手下的人,可他刚才这么说,显然两人不是一个道上的。

    “我不是。”

    “我是一路跟踪千汐才被北凌云发现带上船的,她不在船上?”

    小德子沉默了一下,随即平静地道:“那应是千汐故意引你来的。”

    他越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