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75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7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又仰起头,将剩下的缓缓酒饮尽。江面升起了一层薄雾,随着江风带来一股寒意。

    我冷笑道:“何必为自己找借口自欺欺人,事实是,你在这次逼宫中没捞到一点好处,你的同盟倒下了,你心知继续留在晋阳对你没半点好处,仓惶北上,就连自己的老宅也狠心烧掉不留后路。一向英明神武的大殿下,竟然败得这么惨烈,你是怕,怕那些一向当你神一般崇拜的姬妾看到你这狼狈而逃的模样,所以你宁愿让她们死!好歹毒的心肠……”

    北凌云侧过脸来望着我,眼中没有了刚才的慵懒神色,只剩一丝冷冷的寒光,“我歹毒?那你呢?北凌雁根本就没想过要造假诏书,根本就没想过什么谋逆,他不过是想趁着陛下病了,好好表现自己,为自己制造一个天下归心的声势,好让陛下病愈后顺应民心,立他为太子。可你做了什么?你设计让北凌雁误以为北凌飞打算私自造假诏书,好让他迫不及待地先下手为强。你在诱惑北凌雁偷玉玺时,难道没想过他被降罪时会满门抄斩?北凌飞心软,如今满门抄斩的是顾非池,顾府上下三百余口,这些人就全部该死?我那些女人,都是心甘情愿为我而死的,她们死的时候无怨无悔,可顾府那些人呢?你没想过他们被推上断头台时会作何想?哼,他们都是被你亲手推上断头台的,相比之下,你与我,谁作的恶大?谁的心肠更毒?你不去可怜他们,反倒在我面前悲天悯人了?”

正文 第八十七章 随波逐浪3

    我怔住,他的一席话,字字敲击着我的心。我一直刻意回避去想这事,每当想起,我便告诉自己,他们都是罪有应得的,却从来不去想什么因什么果。

    “一个没有贪欲的人,是不会因为看见别人的荷包敞开着,而起觊觎之心的。他若不是对太子之位别有心肠,又怎会中计?”我不甘地辩驳,只是这辩驳多少有点苍白无力。

    “你在一个饥肠辘辘的人面前故意扔下个包子,然后趁着那人捡包子吃时,却跳出来大声喊捉贼。呵呵,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刚才我还道你从来不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却没想到你是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

    我欲张口辩驳,张了张嘴却发现欲说无词。

    北凌云将他杯中的酒喝完,又冷冷地道,“宁萱,这世上,唯一个‘利’字最是让人难以舍弃。世间熙熙,皆为利来,世间攘攘,皆为利往,但为凡人,皆有利欲之心。你可怜我的那些姬妾,是因为你与她们毫无利益瓜葛,你便认为她们无辜,死得不值。你认为顾府的人该死,是因为顾非池一天不倒,你的北凌飞便不能稳坐太子之位。说穿了,你与我一样,都是为利而来为利而往,谁也不比谁高尚,谁也不是圣人。”

    我默然,定定地望着他,他也望着我,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闪动着残忍的嘲弄。

    “一个利字,便能让手足相残,夫妻反目,那些你曾经以为最亲的人,会毫不犹豫地在背后捅你一刀,因为你在他成就霸业的道上成了绊脚石。那些所谓的王权霸业背后,藏着多少不可启齿的龌龊事?王权之路,历来都是用无数人的鲜血浇灌而成,哪怕这些鲜血里面有你的骨肉至亲。仁政?仁政是什么?不过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将大权在握之后,所做的一番功业,只要有了丰功伟业,人人都会对你歌功颂德,没有人会再提起当初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一向举止温雅的北凌云,少有的抓起酒壶便直接往嘴里倒,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似要抒发尽心中的郁结情绪。我当然明白他刚才话中所指的是皓帝,皓帝年轻时在几位皇子中并不得意,当初与皇后的联姻也是迫不得已,但后来在皇后的帮助下,一步一步地迈向了权力的巅峰,可皓帝最终为了不让皇后在自己死后夺权,一怀鸩酒将皇后赐死。他说得对,在通往王权霸业的路上,只有一个利字可言,为了这个利字,谁的心肠够硬,谁的手段够狠,谁便能走得更高更远。当日如果赢的是北凌雁,焉知北凌飞的下场不会比他惨上百倍?

    我别过脸,抓起另外那壶酒,也直接往嘴里倒,没想到酒壶已经空了。我叹了口气,用力将酒壶抛入江里,酒壶在浪花上打了个旋儿,便被卷进黑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北凌云打了个响指,云竹又恭敬地端了两壶酒过来。

    “别喝得太急,这酒看似温和,实则后劲猛得很。”北凌云一边往我杯里倒酒,一边道。

    我不理他,喝完那杯后索性直接从他手里夺过酒壶。北凌云不在意地笑了笑,刚才那郁结心绪似乎已缓解过来,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将两腿伸展,侧身斜倚着矮几,饶有兴致地望着我自斟自饮。

    “殿下看得透彻,看来殿下为了在王权之路所向披靡,早就练就一副铁石心肠了。”

    “呃?何以见得?”

    “难道不是?为了不让自己有任何牵绊,从来不留子嗣,为了不被拖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姬妾们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无动于衷,这难道不是铁石心肠吗?”

    “是。但不留子嗣是我母后的意思,当初我也想不明白,如今才知道她是高瞻远瞩,否则,我也不可能说走就走。就这些?”

    “三殿下一向拥护你争太子之位,当初你在南泉州留下的烂摊子,也是他帮你收拾的,你一边协助他偷玉玺造诏书向他示好,又一边提防着他。他和北凌飞两虎相争时,你却躲在一旁看热闹,逼宫当日你没替他说过一句话,相反,他一失势,你便迫不及待地跟他撇清关系,向北凌飞表忠心。呵呵,不但铁石心肠,这过桥抽板反脸不认人的功夫,宁萱望尘莫及。”

    北凌云微微撅着嘴,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懒懒地道:“不错。那你且说说,我为何要一边向他示好一边提防他?”

    我沉默,他到底为何要帮北凌雁?明明一开始时争太子之位的只有他和北凌飞两人,而北凌雁和顾非池也是他嫡系派的人,似乎从皇后死后,他们的关系便发生微妙的变化了。

    “那是因为,殿下和三殿下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约定,若是你助三殿下坐上太子之位,他便兑现你当初提的要求。可是,你暗地里怕他会食言,会秋后算账,所以又防备着他。”

    北凌云挑了挑眉,“呃?似乎是这样。但是既然我有助他坐上太子之位的能力,为何我自己不去夺那太子之位,反而要拱手相让?”

    这也正是我的疑惑所在。他明明有这样的实力,却为何要退避三舍?如果不是他主动退出,北凌飞只怕也不能在这一役中稳操胜券。一直以来袭击我的那些黑衣人,都是北凌雁的人,那次他们差点得手时,是北凌云的云影卫出手相助,我才得以脱险。他明明知道那些是北凌雁的人,却一个不留通通灭口了,他暗中协助北凌雁与北凌飞争权,却又暗中保护我不被北凌雁的人捉走。

    我笑了笑,道:“承如殿下所说,人无利而不往,殿下既然甘愿舍弃太子之位,必定是还有比这太子之位更诱人的利了,所以殿下宁愿做观上壁,看鹬蚌相争,说不定还能来个渔人得利。说到底,三殿下不过是做了你的炮灰而已。”

    啪、啪、啪,北凌云一边哈哈大笑,一边鼓起掌来。“真是有意思,不愧是八面玲珑,一点就透。那你不妨猜猜,这个比太子之位更诱人的利,究竟是什么?”

    这……我哪里知道了?我咬牙想了想,那对嬴鱼佩,是他故意让我偷到手的,除了飞羽帮,江湖之上的人根本不知道嬴鱼佩的真正作用,都以为它是跟一个宝藏有关,北凌云到底知道多少,我还真不确定。

    “嬴鱼佩背后隐藏的……秘密?”我试着询问道。

    北凌云不屑地哂笑了一声,“嬴鱼佩?或许北凌雁对它梦寐以求,我嘛……”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这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他对那嬴鱼佩根本不屑一顾。

    “世人都对所谓的前朝宝藏趋之若鹜,就连我母后亦是如此,非要煞费心思地寻了来给我。”

    看来他也只是像众人一样,以为嬴鱼佩跟宝藏有关,只是他似乎对宝藏也不怎么感兴趣,这倒奇了。

    我揶揄道:“刚才殿下还说人人皆有利欲之心来着,没想到殿下对这身外之物视如粪土,情操之高尚,让人敬仰。”

    北凌云懒懒地瞥了我一眼,“这天下迟早是我的,我又何必急在一时?”

    我呆呆望着他,难道是酒喝多了脑子不灵活了?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是,别说这天下,就是在墨渊,他也不过是个大皇子,只有雍州一块封地而已,凭什么说这天下迟早是他的?

    北凌云自顾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目光透过船桅,静静地望向远方。黑暗中的漓水江,水面升起一股氤?栉砥??岷谝黄?挥芯⊥贰=?绱倒?嘎颇?17闷穑ㄗ匀舻匮鐾方??械木苹夯貉氏隆?p》  “你不信?”放下杯子,他转过头来问道。

    我扯了扯嘴角,呵呵哼了两下。我虽然不愿相信,但他眼里那笃定的神色,却让我心中有些不舒服。

    北凌云半眯着眸子望了我一会儿,又道:“你迟早会看到这么一天的,如果你还有命活到那一天的话。”

    刚举致唇边的手抖了一下,杯里的酒险些洒了出来,我转过头来,惊疑地盯着他,小德子不是说他们不会杀我吗?

    “什么意思?”

    “呵呵,你很怕死?”北凌云似乎很满意看到我这表情。

    我放下杯子,道:“殿下,一个不怕苦的人,也不会无事去吃点黄莲吧?就算我不怕死,也不等于我想去死啊。”

    他轻笑了几声,才反问道:“难道你还不知道?”

    他这一问,我更疑惑了,他的意思似乎我应该知道自己很快会死似的。我用疑惑的眼神等着他解说,他倒卖起关子来。

    “原来你真的不知道,也是,北凌飞又怎会忍心告诉你。至于我么……一向是个怜香惜玉之人,自也同样不忍心。”

    我心中大是疑惑,想起那些黑衣人的屡次袭击,以前我曾经想过是北凌飞的政敌想活捉了我借此打击他,但后来想想绝没可能那么简单。

    “北凌雁那些人到底为何屡次三番地要活捉我?”

    “何止是北凌雁,整个江湖,谁不想得到身上有印记的圣女?”北凌云忽然俯过身来,琥珀色的的眸子闪着潋滟的流光,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包括我……”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涣尘大师

    身上有印记的圣女,他竟然知道此事?而且江湖中人也知道?

    “我有何用?”

    北凌云缓缓靠近,江风几乎将他那几缕墨发拂到我脸上,手指冰凉冰凉的,淡淡的薄荷薰香从他指尖传入我鼻中。

    “明月、醇酒、佳人,如此良夜,说这些大煞风景的事启不可惜?”

    看来他根本没告诉我的打算,我挥开他的手别过脸便欲起身,“说得是,我还是回房会会周公吧,嗯……”我抚着脑袋揉了揉,“这酒还真是……”

    北凌云有点委屈地道,“我说了这酒后劲足的……”

    此时一个浪花打来,船身荡了荡,刚站起身的我猝不及防一个踉跄,软软地跌倒在他怀里,将他压倒在柔软的毯子上。北凌云轻轻嗯了一声,手已搂上我的腰,“看来你不舍得我……”

    他的脸色突然一变,不可思议地望着我,似是有些不相信我竟然趁机点中了他腰间的穴道。黑暗中传来云竹的脚步声,北凌云神色瞬间恢复了淡定,有些得意地望了我一眼,便要扭头向云竹发话。我心中一急,猛地用手将他的脸扳过来,低头便朝他的唇吻去,强行堵住他的嘴巴。

    “殿下有何吩……啊……”云竹显然被她眼前看到的景象吓到了,将没说完的话生生打住,她眼中此时所见,不过是我和北凌云在毯子上忘情的缠绵。

    触手所及,他的身体竟是出奇的冰冷,即使是隔着衣衫,我的手也像是摸在冰冷的大理石上一般。

    云竹狼狈地退下了。北凌云轻轻呻吟了一声,仍带着酒香的舌已探进我的唇里探索。我心里顿时恼火,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北凌云闷哼一声,意犹未尽地添了添唇边的血迹,脸上已恢复了一向的慵懒神态,饶有兴致地望着我,轻笑着道:“你这小人精,想做什么?”

    “哼,想做什么,你问得真好笑,难道你以为我会留在这里任你宰割?”我抽出子夜,抵在他腰间低声道:“吩咐你的人将船靠岸,就说你想和我上岸走走。”

    “若我不依呢?”身下那人一脸得意的神态,似乎我的举动在他眼里不过是孩童胡闹般的幼稚。

    我微微用力在他腰间捅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