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84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8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瀑布?老爹,你太利害了!”

    整个逍遥谷只有一条瀑布,就在通往小澄谷入口的西首半山坡上。我拿着御凤,提气展开轻功往小澄谷的方向急奔。

    远远听到哗哗流水声传来,我放慢了脚步,一颗心早已提到喉咙尖。刚转过山坳,一条银色的瀑布从半山之上飞泄而下,直捣水潭,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声。水潭旁的石台上,一名少年,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汗衫,在晨雾中挥舞着手中的剑。

    瀑布激起了无数霏霏水沫,弥漫于半空之中,破晓而出的朝阳洒落万道金光,随着那少年舞动手中的长剑,幻化出无数绚丽的虹光。我呆呆地望着那个少年,一股温热的液体湿润了我的眼眶。

    那少年突然停了下来,向我望来,四目交汇,时间像是在这一刻静止。

    良久,他缓缓地朝我走来。晨风轻拂,扬起一片迷蒙,晨光笼罩下的那个翩翩少年,像梦幻一般不真实。

    那少年来到我面前,轻声说道:“你来了。”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双剑合璧

    我紧紧盯着他,轻轻抚上他的脸,他的眼,他的眉,他的唇,他的鼻,真真切切地呈现在我面前。

    啪!他的脸重重地挨了我一巴掌,五道清晰的指印立时现在脸上。

    “萱儿,你……”北凌飞惊讶地望着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懵了。

    一股无名怒火在我心底迅速燃烧,锵地一声,我将御凤抽出剑鞘,使足了劲往他身上刺去。

    “萱儿,怎么了?别这样……喂,有话好好说……”北凌飞左闪右躲,一边躲一边喊道。

    北凌飞猝不及防之下被我刺了几剑,身上的衣服被划开了几道口子,狼狈地跃出几丈几之外。我不管不顾地紧逼其后,手中的剑一下比一下狠地往他身上招呼。

    他不敢还手,很快被我逼到了水潭边,无辜地望着我,“萱儿,你怎么了?”

    这无辜的眼神更让我火冒三丈,我收了剑,朝他笑了笑,“没什么,你过来。”

    北凌飞舒了口气,朝我走近两步,有点兴奋地道:“萱儿,你的剑法进步了……”

    砰的一声,我朝他飞起一脚,狠狠踢中他腹部,惨叫一声之后,他便像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咚地一声跌入水潭里。

    水花四溅,北凌飞从水花中冒出头来,却不敢靠近岸边,远远地划着水,朝岸上的我喊道:“萱儿,别这样,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好跟我说。”

    我捡起岸边的石头,不断往他扔去,一边大骂道:“混蛋!你这没良心的混蛋!夏老爹说得对,你就是会欺负我,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生!我天天在为你担惊受怕,天天记挂着你,无时无刻不是在想你,没有一晚不做恶梦,为你许了多少愿流了多少泪,只要你平安无事,我怎么样都可以,就算要我孤独一辈子我也愿意。可你呢?你在做什么?你竟然躲在这儿练剑!你宁愿这在儿练剑也不见我一面!你这该死的混蛋……”

    连日来所受的委屈,所有的担忧,所有的害怕,都在这一刻尽情地发泄出来,我一边骂一边扔石头,眼泪不知不觉已流了一脸。当我终于骂累,身旁的石头也扔光了,颓然跪在岸边,双手捂着脸哭了出来。

    北凌飞从水里爬了出来,拉开了我的手,“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用力甩开他的手,往他身上打去,哭着骂道:“混蛋!为什么你可以这样狠心,你不知道我担心你吗?多少次夜里被恶梦惊醒,我都害怕极了,怕你就此离我而去,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每过一天,我就绝望一天,每天一个人胡思乱想,我都快疯了,可你竟然在这儿练剑……”

    我一直以为北凌飞仍是重病不起,所以才不能受人干扰,这么多天以来,我每时每刻都记挂着他的病,我以为他要是好了,会第一时间来见我,没想到,在我为他受尽煎熬的时候,他却精神奕奕地在练剑,完全将我抛诸脑后了。他的身体康复了,我固然放下心头大石,但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简直让我气疯了。

    “我……对不起。不是不想见你,我知道你在担心,只是……有些事情还没想好,不知道该如何……”北凌飞低着头,任由我的拳头在他身上落下。

    “有些事情没想好?什么事情没想好?就不能先告诉我一声,让我安下心来?你难道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北凌飞黯然地沉默着,回避着我的眼光,我的心不安地一跳,抓住他的衣领厉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你……你的病,是不是你的病还没好?糟了,我刚才气疯了,出手重了,你没伤着吧?”

    我拉开他的衣服想要查看,北凌飞笑着抓住我的手,柔声道:“我的病好了,真的好了,就算你再踢多几下也没事。只是……只是……”

    我紧张的看着他,刚放下的心又开始不安起来。

    北凌飞低着头道:“只是,以前曾答应过你,要带你离开墨渊,过那泛舟湖泊的自在生活,如今怕是不能实现了。”

    我大大地舒了口气,“就是这样?”

    北凌飞仍是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紧张地抬起头望着我道:“不过,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我扑哧一笑,双手抚在他脸上,“傻瓜,我早就说过,我不会只为一己私欲将你带走的,难道你还不懂?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愿了,要我怎么样都行,哪怕要我此生再……”

    “不许再说那些傻话!”北凌飞打断我,“我一定会好好的,你忘了?我们说好的,今生今世,不离……”

    我接着道:“不离不弃,不移不易。”

    山风轻轻拂过,将瀑布激起的水沫拂到我们脸上,带来丝丝清凉,朝阳已攀上了山巅,一道绚丽的彩虹横跨在瀑布之上。我与北凌飞紧紧相拥,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担忧、绝望,在这一刻已烟消云散了。

    良久,我突然惊觉,北凌飞还是浑身湿漉漉的,慌忙道:“呀,你的身子才刚复原,可别着凉了。快回去吧。”

    “不急,我如今身体好着呢。萱儿,你看,驯龙和御凤已佩上剑鞘了。”

    那两把宝剑当初找到时,皆是裸剑,后来北凌飞说要为两剑佩上剑鞘,之后我也没过问,早将此事忘了。

    北凌飞将御凤递给我,“刚才你那招玉兔引月,根本没有使出精粹,力道虽足,却有失灵巧,看来你最近是偷懒了,这可不行……”

    “谁说我偷懒了,刚才我是气疯了才乱来的,不信你好好站那给我捅几下试试……”

    两人一来一往便过了数十招,自从在逍遥谷满艺一年下山后,俩人便再没像今天这样合练过集仙诀,虽然一开始有点生疏,但北凌飞一边挥剑一边引导,我也很快投入其中,渐入佳境。

    漫天霞光之中,两人尽情挥舞着手中的剑。也许是因为心情大好,今日这两剑竟也心有灵犀似的,招式变换得心应手,配合得简直是天衣无缝。随着集仙决最后一招仙舟破浪,凌厉的剑气竟穿破瀑布,水花四溅中将后面的山璧刺出一个个的小洞,细碎的小石如天女散花般撒落入水,水面扬起了阵阵水花,那场景甚是壮观。

    我和北凌飞跃回岸边,不禁咋舌,“凌飞,这真的是我们使出来的吗?看来咱们双剑合壁,从此天下无敌了。”

    北凌飞笑着刮了刮我的鼻子,“哪有人象你这般自夸的!不过,咱们这集仙决要真的练好了,确实威力非同小可,所以以后你可不能偷懒了。”

    三日后,我与北凌飞终于回到太子府。如今江湖传闻,有的说飞羽帮的圣女被天魔教捉走了,也有的说是被悬剑阁的琴魔带到赤霞去了,传得沸沸扬扬。狄靖不在,北凌飞严禁我私自离开太子府,偶尔出去一躺,除了三曜之外,还必须跟着十多名护卫,这样一来,我也没有了出去的兴致。北凌飞每天从宫中回来后,总要抽时间逼我练剑,比狄靖还严格。

    这日晌午,北凌飞还没回来,我与陆悯吃过午饭在树荫下纳凉,夏星突然来报,右护法回来了。

    “师傅回来了?在哪?”陆悯一下跳了起来。他自幼跟着狄靖,狄靖虽然性子有点孤冷,但对陆悯却是呵护有加,狄靖不辞而别,最难过的就是陆悯。

    夏星答道:“就在前院。”

    我与陆悯匆匆跑到前院,狄靖仍是一袭青衣,一柄青剑,正背对我们,站在莲花池前。

    “狄靖,你回来了”

    “师傅,你可回来了,你上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扔下悯儿不管了。”陆悯几乎就要哭了出来。

    狄靖微微一颤,却没有回过身来。

    望着他孤清的背影,我心里一阵难受,“狄靖,朔麒云是不是要挟你?他耍的什么诡计?你……你可别上他的当。”

    “她没死。”狄靖背对着我们,声音很平静,可这异常的平静,让我开始感觉到不安。

    “柳姑娘没死?是因为那具雩?之玉做的玉棺,强留了她的最后一口真气吗?夏姑姑已告诉我了,可是,就连夏姑姑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柳姑娘醒过来。你有没有想过,这或许只是朔麒云的把戏,他……他根本就是胡说,他恨你,他不过是想折磨你而已,世上根本没有人知道救醒柳姑娘的方法。”

    “他知道。”狄靖平静地说完这三个字,缓缓转过身来。他的脸仍然清俊出尘,却消瘦了不少,双目隐隐透着憔悴。

    “不可能,如果他知道,他早就将她救醒了。”

    “他不会救醒她。”

    “为何?”

    “是他杀了她,他为何要救醒她?”

    “你知道了?那他……他到底想怎么样?”

    “交换。”狄靖抬眸望着我,淡淡地道。

    “交……交换?什么意思?”看着他脸上渐渐升起的寒霜,我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你知道的。”狄靖说罢,脚尖一点,如青鸟翔云一般朝我跃来,右手直往我肩头抓去。

正文 第一百章 靖之变

    我侧身躲开,向后跃出几丈,“狄靖,你冷静点!别受朔麒云蛊惑,你难道不明白吗?他根本不会让你好过的,他想以此要挟你,让你听命于他,就算你将我抓了去,他也不会跟你交换的!”

    “我欠她太多。”

    “就算他真的肯与你交换,也绝不会将救醒她的方法告诉你的,他恨不得让你身陷地狱,怎么会让你们双宿双栖……”

    狄靖不言语,纵身一跃又向我扑来,我急提一口气,拔足斜斜躲过,绕到他身后,狄靖反身一掌便向我左臂抓去。

    一旁的陆悯看得呆住了,颤声道:“师父,你……你做什么?你要拿师妹去交换什么?”

    狄靖没有答他,出手如电,掌风凌厉。我在府里没有将御凤带在身上,只得空手应战,勉强接了几招,已渐感吃力。陆悯轻叱一声,斜身插了进来,将狄靖与我隔开。

    “师父,你不可以这样……”

    狄靖面无表情地望了陆悯一眼,声音冰冷:“让开。”

    陆悯挡在我身前,却没有让开。狄靖一掌拍出,朝陆悯胸口击去。陆悯急忙挥拳挡去,狄靖的掌风如苍鹤冲天一般劲疾,一掌虚击,看似往陆悯脸上拍去,待陆悯右拳挡去时,大袖一甩,一股劲风扫过,陆悯摔了几个跟斗跌出几仗远。

    “悯儿……”

    我跃到陆悯身旁,正想将他扶起来,背后呼地风声已到,我肩膀一沉,堪堪躲开一掌,顺势往他肋下击去,只觉一道暗劲在我右臂拂过,我顿时吃痛,跌到陆悯旁边。

    狄靖站在我们面前,低头望着我,那曾经淡雅俊逸的容貌,现在看起来冷若冰霜。他迈前一步,抬起右掌,缓缓朝我拍下,掌劲带起一股疾风,扫向我脸上。

    我呆呆地望着他,轻轻唤了声:“师父……”

    狄靖的手一滞,停在半空。这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喊他做师父。他定定地望着我,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似是痛苦,似是不忍,又似是决绝。

    良久,狄靖将手缓缓放下,冷冷地道:“今日且看在以往情份,放你一马,他日再会,你我再无半点情份可言。”

    狄靖说罢,没有再看我和陆悯一眼,缓步迈向院外。我与陆悯望着那抹青色的背影渐渐消失,久久不能言语。琉璃湖畔,他曾摸着我的脑袋说,保护你是我的使命,照顾悯儿是我的责任,你们在我心中,都是珍贵的。言犹在耳,可刚才,他竟然说日后再无半点情份可言。

    愣怔良久,我才忍着痛爬起来,将陆悯扶起。陆悯仍是呆呆地望着狄靖离去的方向,似是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一切。

    “师父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