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90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9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从此以后,富公公每个月的第一天,总会将凌飞送上逍遥谷,将我带回宫中,十天后再将我们换回来。他们说,凌飞中了毒,所以每个月都要上逍遥谷逼毒。每一次凌飞来了,母亲总是会哭得很伤心,并一再告诫我,在宫里不可以吃除了富公公之外任何人给的食物。因为宫中有一个恶毒的女人想害我们,所以我们不得不和父皇分开,住到逍遥谷。

    十岁那年,秦怒来了,夏帮主说,是涣尘大师派他来保护我的,他便是飞羽帮的左护法。秦怒是个沉闷的人,无论我在哪,他总像个影子一样跟随我左右,我偶尔会向他倾诉我心里的烦恼,他总是默默的听,听完只是淡淡地笑。我和莘莘无聊时会捉弄一下帮里的人,秦怒从不参与,但也绝不出卖我们,是我最忠诚的伙伴。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与凌飞练同样的笔迹,穿同样的衣服,有时候就连几位堂主也分不出我们。

    在我十五岁那年,母亲告诉我,我的身上有个莲印,我出生时曾天降祥瑞,是佛祖赐生之人,将来若是天下大乱,她希望我能救墨渊于泥泞之中。而在世上还有另一名女子,与我一样身附莲印,她将是那个与我一起平定天下的人,也是与我缘份天定的女子,总有一天,我会与她相遇。右护法狄靖就是负责保护她的,虽然她还没出现。

    可正是因为这个身份,为了保护我,我只能隐姓埋名地活着,即使在飞羽帮中,也只有几位堂主和莘莘知道我的存在,其他人只知道一个北凌飞。

    这一年,凌飞的毒也终于清除干净,母亲终于不用再以泪洗脸。虽然他在过往的十年里,一直倍受中毒之苦,但我心里很羡慕他,或者说是妒忌。因为他从来不用学那些枯燥的史鉴、帝王之术,就算是练武,只要他说累了不想练,母亲总会心痛地亲他一下,便随他去玩。而母亲一向对我极严格,每日几位堂主布置的功课,母亲总是要求我一丝不苟地完成。而对凌飞,则完全是另一个样,放纵宠溺,无论他多调皮捣蛋,母亲总是笑着包容,她总说,她欠了他很多。

    虽然凌飞不用再逼毒了,但他每个月还是会来逍遥谷住上几日,陪一下母亲,跟几位堂主学武。我和他都很享受这种互换生活的乐趣。每次见面,我们都会详细地告诉对方这个月所做过的事,见过的人,然后各自进入对方的角色,过对方的生活。渐渐地,我们之间已经有了某种默契,又或者我们本来就是孪生的,天生便有这种默契,总之,我们这种互换角色的生活一路无惊无险,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乐趣。

    可是那一次,他比以往迟了许多日仍没回谷,母亲已开始焦虑不安,派人去催了他几次,他才不情不愿的来了。他一再叮嘱我,他在黑房里关了一个小丫头,要我每日去问她一句话:还逃不逃?如果她说不逃了,就放她出来给她饭吃,如果她不说,就继续饿她一天,然后再放她出来。

    这种无聊的荒唐事他一年之中总要做不少,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富公公自会料理的。可第二日,他便派了人来打听,知道我没有去问那丫头,竟然气急败坏地赶了回来,臭骂了我一顿,说我草菅人命。明明是他自己将人家关起来的,草菅人命的人是他自己才对吧。

正文 第二章

    自那日开始,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每月准时来逍遥谷,总是要母亲三番四次地催促,他才姗姗来迟,习武时也总是心不在焉。

    “黑虎掏心。”尽管我已开口提示了他,他仍是被我一拳打中胸口飞出几丈远。以往他总会立即爬起来再打,不打回我一拳誓不罢休的,可是这次他却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望着天空傻笑。

    “你最近怎么了?这套拳法总共才四十九式,夏帮主都教了二个月了,你还没熟练。你笑什么?”

    他望着天空,呆呆地道:“以前我很羡慕你,你有莘莘做你的跟屁虫,不过现在我不用再羡慕你了,我也有个好玩的小丫头了。不过,她可比你的莘莘丑多了,满脸麻子,黑黑的像颗皮蛋一样。可是她很有趣,只要和她在一起,我就总想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奇怪。”

    我白了他一眼,“你春心动了。还有,莘莘只是我的妹妹,我的意中人是那个和我一样身附莲印的女子……”

    他不耐烦地打断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和她缘份天定,可没准她是个丑八怪呢,你也喜欢?”

    “你现在不也喜欢一个丑八怪吗?”

    他傻傻地笑着,望着天上的白云,任由阳光落在他的脸上,眯着眼睛说道:“不,她一点也不丑,我就喜欢她那样子……”

    “呆子。”我不再理他,扔下他走了。

    又一个月过去,已过了约定的时间他还没上山,母亲甚是挂念。这日晚上,我易了容下山,直接去宫里找他,让他马上回谷陪母亲。这晚他少有的黑着脸,不再像之前那样春风满面。互相换上对方的衣服,临别时他告诉我,他刚和那个丑丫头吵架了,把她扔在乾安宫安梧苑的梧桐树上,让我一会儿记得过去带她下来。

    梧桐树上,我终于见到了那个让凌飞时喜时忧的小丫头宁萱。她确实一点也不漂亮,脸蛋黑黑的,还长了一脸麻子,像颗坏掉的皮蛋,唯有那双眸子闪亮闪亮的,像极了天上的星星。我想或许正是这双眸子把凌飞的心拴住了。

    她似乎想逗凌飞开心,给我说了一个很无聊的段子,可惜我不是凌飞,我一点也不觉得那段子好笑。

    在凌飞的一再要求下,父皇终于同意了让他迁去四皇子府。新府喜宴那晚,我易容装扮成下人混在府里,趁机认识朝中各官员的面孔。

    宴中有个小插曲引起我的疑惑,大哥北凌云竟然想将宁萱带回府去,可宁萱的样子和柳惜月完全没有半分相似之处。我特意留在府里暗中观察了她两天,终于发现她那满脸的麻子是假的,她就是那晚在莲花湖跳舞的女子。

    我将此事告诉凌飞,可那傻子已经完全被她迷惑了,根本不相信我的话。

    “不可能,那你说,她是谁派来的?如果她是大哥的人,为何大哥还说赢了要带她回府?”

    “他是故意试探你,看看她在你心里面份量如何,结果一试便试出来了,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娶她。”

    “不,我不相信。你根本不了解小萱,她不会是那种人,她不会出卖我的。”

    “哼,你若不信,只要一盆水倒到她脸上就清楚了。就算她不是老大的人,也一定是其它人派来的,或许是老二,又或许是老三,也有可能是皇后。你最好尽快搞清楚,不然我会亲自去查,亲自处理。”

    几天后,秦怒说凌飞终于把那个女人赶跑了,我松了口气,他总算是顾全大局,只是那女人就这样走了,倒是便宜她了。可没想到,又过了数日,凌飞竟然又把那女人接了回去。

    “不要再对我说小萱任何不是,我信她,她谁的人也不是,她是我的人。”

    他已经被那女人迷得失去理智了,我本想将此事禀告母亲,他再怎么样也不敢忤逆母亲。可是他显然也料到我会这样做了,抢先去母亲那里说了此事,不知道他怎么给母亲灌的迷汤,母亲竟然说,只要是他喜欢的,便娶回去。

    我让宫中的暗人查了一下那女人的来历,倒也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可是我心里总觉得不妥。我决定亲自试探一下这个原来叫小哑,后来改名叫宁萱的女人。

    这一日凌飞回了谷,我借口带她去庙会,在买簪花时趁那大娘不注意,将东西往她怀里一塞便跑了。我跑到普林寺,溜到六普塔上,高高坐在栏杆上看着她。那些捉贼的人就快追来了,她在塔下急得团团转,我正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塔下那女子突然抬起头,朝我狡黠地一笑,转身朝那些追贼的人大喊道:“抓小偷啊,快来人啊,刚才那小贼躲这里了!”她往我藏身的地方指了指,便飞快地跑走了。这一下,不单那些人,就连普林寺里的和尚也被惊动了,纷纷跑来要抓我见官。

    幸好秦怒替我挡住了那些人,并告诉我那女人往青暮山的方向走了。我易了容,匆匆赶到青暮山,仙墨台上,那女人正装模作样的题诗,果然是字如其人,她的字和她的样子一样难看,那首诗也是首笑掉人大牙的打油诗。我趁她不备故意撞了她一下,偷了她的荷包,她却懵然不知。

    我跟着她进了竹馨馆,借机接近她,她一点机心也没有,还邀我同桌。直到现在,我仍能清晰地记得那日,她朝我一揖,用清脆悦耳的嗓音说道:“小弟姓宁名轩,宁静致远的宁,气宇轩昂的轩。”

    我故意将她刚才写的那首打油诗大声念了出来,惹得馆里其他人掩嘴而笑,虽然她的假脸黑黝黝的看不出变化,可是她的整个脖子都红透了。我灵机一动,临时起了个名,“真是巧了,在下姓宁名宇,也正是宁静致远的宁,气宇轩昂的宇。”

    当时的我,根本没想到从此我只能用宁宇这个身份和她接触。

    席间,我三番四次想要试探她的来历,可是她精得很,但凡涉及她的出身,她便搪塞过去。她的嘴巴很刁,将竹馨馆的几道招牌菜批得一钱不值,把那老板唬得一愣一愣的,好不得意。到结账时,却掏遍了全身也翻不出一纹钱,看着她的脖子又红透到耳根,我在心里直偷笑。

    一下山,我便飞快地赶回府里,趁她回来之前上床装睡,之后几日也远远躲着她,免得她找我那日戏弄她的麻烦。

    七日后,我早早到了青暮山,又见到她装模作样的题了一首不学无术的打油诗。她心里恼我让她出丑了,有意提出让我临场题诗,估计是想借机奚落我。我故意甩了几滴墨在她脸上,用帕子胡乱擦试,想逼她显出原形,可惜这丫头警觉得很,一察觉不对便双手捂着脸狼狈而逃。

    看着她那狼狈样,我在心里大笑,朝她喊道:“喂,宁轩兄,下月十五,此时此地,不见不散。”

    她没回头,一边跑一边回道:“不见不散。”

    六月十五,是我的二十岁生辰,这一天,凌飞会在宫里,在父皇和百官见证下行冠礼。而我的冠礼,只在小澄谷里简单地由夏帮主和几位堂主主持。

    冠礼一结束,我便早早上了青暮山,心情有点烦闷,我分不清那日约她在十五这日见面,是真的冲口而出的无意之举,还是心底深处的有意而为,我知道那日凌飞要进宫,她一定能出来赴约。可我想见她,真的是为了再试探她吗?还是我早已忘了要试探她这回事,只是单纯地想见见她而已。

    我来到山涯边的松林,俯瞰着山下如青罗带一般的漓水江,吹响了那根白玉笛。从小到大,我没有倾诉心事的对像,每当我心情烦闷时,我只会吹笛子,当笛声悠扬地在山谷里一遍一遍地回响,我的心情便会慢慢地平复。

    不知吹了多久,身后响起了脚踩落叶的声音,那个长着一脸麻子的女子,穿行在松林的阳光下,微笑着朝我走来,灿烂的阳光斑斑点点洒在她身上,我突然觉得那满脸的麻子其实很可爱。那一瞬间,我的心快速地跳动了几下。

    她问我刚才吹的曲子叫什么,我告诉她我吹笛子从来是随心而发,没有曲名没有曲普,她似乎觉得很惋惜。当她知道那日是我的生辰时,说了一个有关莲花仙子和吹笛人的故事当贺礼,其实我并不喜欢那个故事,因为那是一个伤感的故事。可是她说故事时,那双清澈的眸子闪亮闪亮的,闪着动人心魄的光彩,这双眸子将她所有的缺点都掩盖了,一想起她,唯有这双眸子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

    故事说完后,她低着头,纤长细密的睫毛柔软地覆盖在眼睑上,轻轻眨动着,嘴角挂着甜蜜的浅笑,我想此时的她,一定是想起了凌飞。我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突然羡慕起他来,他已找到了一个和他情投意合的女子,而那个传说中与我缘份天定的人,还不知道在哪儿。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这个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何她到现在还杳无音信,我还要等多久?

    君子香的后劲很足,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临走前,我顽心忽起,摘了一朵山茶花插在她鬓上,并给她留了一首诗。

    回到小澄谷,母亲已等候在谷口,脸上满是欣喜之色。她告诉我,那个女子出现了,现在就在琉璃湖右护法那里。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莫非是老天听到了我的抱怨,在我二十岁生辰这天将她送来了?

    我一路狂奔着跑下山,谷里的空气是这样的清新,景色是这样的迷人,这一天看来是个好日子。我曾在心里无数次想像过她的容貌,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