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亲爱的顾先生+番外 作者:叫我阿喵(晋江vip2014-11-15完结) >

第10部分

亲爱的顾先生+番外 作者:叫我阿喵(晋江vip2014-11-15完结)-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弊叩阶约荷砗螅巧扔胪饨绺艟拇竺糯蚩
    语气淡薄,“你的工作完全是靠自己得来的。”
    “嗯,如果你觉得你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可以辞职。”
    “或者,你能力不够,公司也可以解雇你。”
    一口气,说了三句话,句句有力而直接。夏冉深吸了一口气,在他说‘开始工作吧,翻译小姐。’那句话时,瞪了他一眼转身出去。
    而留下的顾晋辰,却只是在她走向自己的工作岗位时,轻轻的把门关上。
    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后,才开始回味胡安走时对自己说的话,他说:“真的很像在大院里你们的相处模式。”
    像吗?刚刚她在听方秘书说话的时候,半垂着脑袋,又气又恼的样子就是那些年里他记忆里的她吗?
    好像也不完全是。
    毕竟,他们刚刚就没有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他们之间一向是公平的,她站着他站着,如若她坐着,那他便也是坐着的。

正文、第14章

从顾晋辰的办公室里出来,夏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坐在她旁边的可可便对她挤眉弄眼,她悄悄的趴在桌上低声细语的告诉她,“方秘书让你明天之前,把这本员工守则记住。”
    “记住。。。”夏冉吃惊的看着那块‘砖头’,不可置信的将视线转到不远处的方婷婷身上,然后又回过头来看可可,认真的问道:“这是要全部背下来吗?”
    可可点头,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她,“是的,她说她明天要抽查。”
    她也不知道方秘书的用意,当初她进来实习的时候,也没有遇上这种事,顶多是让她自己多注意,少说话多做事。方秘书对夏冉好像有点过了,而且夏冉的工作是总裁特聘翻译,与她这个秘书长其实并不挂钩。
    这样的安排,让人感觉有些牵强。
    “凭什么?”夏冉有些不服气,咬着下唇却想起顾晋辰的那些话,“你能力不够,公司也可以解雇你。”
    如果说,这是顾晋辰对她的考验,她倒是能够勉为其难的接受。
    能力,是要自己证明的。
    正是这种不屈服的精神,让夏冉这两天的工作时间,都在背诵员工守则。
    下午五点,一天的工作结束,所有的员工都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时,夏冉正趴在桌子上,嘴里还咬着笔头。
    “你怎么还在这里?”顾晋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就看到这副模样,已经空荡荡的楼层里,她的身影显得有些单薄。
    他也不知为什么,出来的那瞬间,下意识的就往她这个方向看去。
    夏冉抬眸看了她一眼,他手里端着一个杯子,看样子是准备去茶水间。闷声说了句:“加班。”然后,又低头去看自己手中的东西。
    听她这么说,他倒是来了兴致,嘴角微微弯起,平淡的说:“我倒不知道,原来我的翻译也如此的鞠躬尽瘁,需要加班。”
    听出他语气的暗讽,夏冉咬咬牙:“你以为我想吗?为什么新员工要背员工守则?为什么让一个翻译去背员工守则?”
    她在埋怨,在忿忿不平。却还是认真的去做这样的事情,顾晋辰静静的听着,整个人慵懒的靠在门上,除了那双黑眸更加深邃外,再无异样。
    “谁让你做的?”
    这语气,感觉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夏冉翻了个白眼,呶呶嘴:“不是老板大人指派方秘书让我做的吗?”
    话说出口时,连夏冉自己都有些意外。语气里透露的全是怨气,有些埋怨,但听起来却更像是在赌气。
    和自己的老板赌气,这并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
    气氛一时冷了下来,两人都没再说话。
    她低着头,他看着她,俄顷,他不由自主地朝着她勾手,命令道:“过来。”
    “去帮我泡杯咖啡。”
    她以为他是气糊涂,这算是在惩罚她吗?
    谁让那人是自己的上司,她不甘心的走过去,在拿过他手里的杯子时,听到他说:“你不用去背那东西。”
    她一愣:“嗯?”
    她还在等着他说点什么,他却已是抿着嘴转身进入办公室。那背影,让她完全无法猜透他的想法。
    手里刚泡好的那杯咖啡才放到他的桌上,顾晋辰就将旁边一份文件递到她的手里,语气寡淡却颇有几分意味:“既然这样,那就做点有意义的事。翻译,帮我把这份文件翻译成中文。”
    看那份文件,少说有七八页。
    “不是说不加班吗?”她讶然,万恶的资本家果然都是没人性的。上一秒还在说,‘你可以不用去背那东西’,下一秒又让你赴汤蹈火死而后已。
    “我有说吗?”顾晋辰右手撑在桌上,停下手里的笔。脸上一副傲然,虽然是在反问她,语气却异常的肯定,让人难以反驳。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罩在她头顶上的屋檐正是面前这人攥在手里的财富。夏冉深刻理解这个道理,勉强挤出一抹难看的微笑,点点头掐媚道:“老板,你说的对。”
    顾晋辰一向都是这样,是她自己一时被蛊惑了,才会以为他还有点良心。她摇摇头,直接拿起那份文件,然后准备离开。
    还没迈出两步,那人又开口叫住了她,“等等。”
    她回头,他指着自己对面的沙发对她说:“不用出去了,你就在这里翻译。”
    那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夏冉往后的日子再回想起来,都有些胆颤心惊。办公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他高高在上的坐在那里,埋首工作的时候,眉宇间有种说不出的执着。
    她抱着那份需要翻译的文件,凭着出国几年的外语水平简单的浏览的一遍。虽然可以大概看出个意思来,但是有些复杂的专有名词还是将她难住了。
    那些像蝌蚪般大小的单词,划过脑海时,令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个人。
    那个叫简言的女子,她一袭白色长裙,端坐的坐在那里十分傲气的对自己说着:“Pyramid Principles,金字塔原理。1973年由麦肯锡国际管理咨询公司的咨询顾问巴巴拉·明托发明的,你也看过吗?”
    Pyramid Principles,金字塔原理。
    顾晋辰一抬眼,便看见夏冉抱着文件呆坐在沙发里,眼神无光似已经神游千里。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弯曲,轻轻的敲在桌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见她已经看向自己,抻着嗓子问她:“你在想什么?”
    “啊,哦。”夏冉回过神来,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随意的扫着自己额前的刘海,掩饰自己刚刚走神的尴尬,“我在想,这些个单词用中文怎么说。似乎都不是很合适。”
    他挑眉,“很难?”
    她也诚实的点头,“嗯,有一点。”
    “我看看。”
    说着,不一会儿,他已经向她走了过来。就着她的手,低头看着那上面的英文,“哪里不懂?”
    他的呼吸均匀而有规律,鼻尖的热气缓缓的喷洒在她的手指间。这才发现两个人的距离原来那么近,他一手搭在沙发座的扶手上,一手合着她的手轻握着那文件的一角。呈一个包围状,将她围在自己的手臂间。
    空气中袭来一丝难以言说的暧昧,只要她稍一抬头就能触碰到他的下颚。她拿着文件的手略微一抖,他竟也马上有了察觉斜睨一眼她,见她一脸惊慌,只是清了清嗓子,指着一处问她:“这个吗?”
    “嗯。”她点头,呼吸乱了一拍,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身边的男子,身上淡淡的清香,让她的紧张的神经舒缓了不少。
    那天,下班回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华灯初上,整个城市都在黑暗的夜里渐渐的安静。
    顾晋辰开车送她,车子停在她家小区里的时候,他似乎有跟着她上楼的意思。夏冉想到父母见到顾晋辰送自己回来,定又会一通大惊小怪的模样。瞬间有些害怕了,立马先他一步开门下车。
    “谢谢老板送我回来。”一句老板,拉开两人之间的关系。
    顾晋辰坐在车子里,目光在黑暗里凝聚,注视着她,“不用客气。”
    她走在他的车头前,见他已经开了车门,索性直接和他摊牌,“就送到这吧,老板你路上注意安全。”
    她这两天,老板、老板的叫他,倒是积极了起来。顾晋辰抬脚下车,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挺直了背凝视她,“不请我上去喝杯茶?”
    “不用了吧。。。”

正文、第15章

“不请我上去喝杯茶?”
    一天的工作下来,顾晋辰的声音丝毫没有一丝疲惫,清澈而低沉,萦绕在耳侧,却多了几分笃定。夏冉垂下头,看着手里提着的手提包,内心忐忑却强装镇定回了一句:“不用了吧。。。”
    生活里总有一些人喜欢没事找心塞,这人想必说的就是顾晋辰。他就站在夏冉的身旁,只需要一个低眸就可以清楚的看见她头顶上的发旋,抬手想要抚摸她披散在肩头的长发,却在半空中颓然放了下来,背在身后,“理由。”
    语气霸道,而没有温度。
    是生气?还是生气?
    高高在上身居要职,资本家向来都是有求必应。
    夏冉正是无法理解这男人心里的那点小心思。
    脸色恢复正常,她咬了咬牙,扯出一抹职业化的微笑,“很抱歉,老板。我突然想到家里的茶已经喝完了,没来得及买茶叶。”
    见过小白兔在大灰狼面前撒谎吗?她保持镇定的脸在月光下泛着浅浅的殷虹,顾晋辰嘴角一抽,半认真半戏谑:“那可真不巧。”
    一句话调侃的夏冉都不好意思去看他,面色尴尬,又不得不应和:“是很不巧。”
    她言语明显露出的破绽,他并没有直言拆穿,安静的听她说完。
    “那等你买了茶叶,我再上去。”
    他声音浅浅,那个无意之中咬出来的‘再’字,听在夏冉耳里却多了几分说不出味道。
    顾晋辰抬首看了一眼头上的星空,又看着她。
    默不作声的将背在身后的抽了出来,两手置于胸前,饶有兴致的玩弄着自己黑色衬衫上的宝石袖口。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个动作正好落在夏冉抬起的双眸里,只是一愣她的视线瞬间便被他手上的动作所吸引,那刻在黑色里看不清颜色的宝石,竟让她产生莫名的熟悉感。
    顾晋辰在她看向自己衬衫上的袖口时,不经意的收回自己的手又背在身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轻‘嗯’一声,然后意味深长的问她:“上去吧。”
    那双黑眸像是可以看透她的心底,直达她的灵魂,夏冉在他的住市里微微一怔,低低的回着:“好。”
    她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楼道,顾晋辰的身子才缓缓的动了几下,一直在身后紧握的双手已经汗湿一片,随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方手帕紧紧的揉着掌心间。
    他们的距离看起来很近,却连拥抱她都没有勇气。
    夏冉回到家里,屋里黑漆漆的一片,想是爸妈已经睡下了。好在玄关处留了一盏灯,她快速的换了拖鞋,便一路开灯进入客厅。
    “爸爸,你怎么还没睡?”以为已经入睡的人,赫然出现在客厅的沙发里。
    夏世轩环胸坐着,一手端着小茶壶,见女儿回来就着茶壶对嘴灌了一口茶。将茶水咽了下去,才缓缓的抬首看看挂在墙壁上的挂钟,“等你回来,吃饭了吗?没吃我去给你做。”
    “吃过了。。。”夏冉说着,便想到晚上那顿吃的不畅快的晚饭。顾晋辰叫的外卖,他自己倒是没吃几口,光看她吃,生怕她多吃了几块肉的目光炯炯让夏冉饥饿~难耐却一点胃口也没有,随便应付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继续翻译手头上的那份文件。
    夏世轩见女儿神色恍惚,像是在想东西,“刚刚送你回来的是顾家那小子?”
    “嗯?”夏冉没想到父亲会看到顾晋辰送自己回来,她本就不打算让父母知道她和顾晋辰的牵扯,那些年顾晋辰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们面前说自己坏话的时候,她就对天发誓,绝对不再和顾晋辰有过深的来往。
    “碰巧而已。”
    “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夏世轩将茶壶放在茶几上,撑起身子像自己的卧室走去,期间还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站在屋子中央的女儿。抿着嘴,下意识地摇摇头。
    那天晚上,熟睡中的王雨虹被自己的丈夫摇醒时,睁着迷蒙的双眼就听到丈夫小声的抱怨:“你女儿要给人吃了。”
    “什么?”听他这么说,王雨虹顿时清醒过来,靠着床头不解的问道:“被谁吃了?”
    夏世轩一脸淡然,钻进被子里,将床头灯拉灭,才徐徐道:“这些年一直惦记你女儿的人。”
    “你是说。。。”王雨虹似是明白了些什么,跟着躺在丈夫的身侧,还来不及说出那人的名字,便听到丈夫絮絮叨叨:
    “可惜我们那个傻女儿,来日方长。”
    她嗔怒,轻大丈夫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