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亲爱的顾先生+番外 作者:叫我阿喵(晋江vip2014-11-15完结) >

第14部分

亲爱的顾先生+番外 作者:叫我阿喵(晋江vip2014-11-15完结)-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怯美床渭泳苹岬摹!
    参加酒会?
    所以,他哪里是好心带她去吃饭,分明就是要让她去陪酒。
    原来她除了泡茶,还要陪酒。
    “老板,我可以拒绝吗?”
    她咬咬牙,犹豫了一下,拔腿就想夺门而出。
    她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顾晋辰听见时,俊脸一拉,又开始生气起来。他瞪她,凌咧在他眼中一闪而过,悠悠地开口:“不可以。”
    严肃的语气在室内响起,“因为,这是你的工作。”
    最后,夏冉乖巧的向他走过去时,看到那位店长也跟在自己的身旁,而且脸上的笑容让她暗悔自己为何如此顺从,如此不经吓。
    那店长问过她的三围后,很快就给她挑了一件红色低胸长裙,衣质很舒服柔滑贴身,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一条S曲线。但是胸前的暴露还是让她羞红了脸,独自在试衣间内挣扎了几分钟后,才低着头推门出去。
    嘶——
    时间仿若凝结在她开门的那一刻,顾晋辰看着她,一身红裙独立于试衣镜前,白皙的肌肤在灯光下透着淡淡的红。
    双眸在她的脸上停留一会儿下移到她的胸前,眸色瞬间黝黑的深不可测。紧拧着眉头,低压着嗓音说:“不行。”
    “我倒觉得这裙子很适合小姐。”陪在夏冉身边的那位店长,精心的帮夏冉将整理裙摆,发自内心的赞扬道:“很美。”
    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女子多多少少都有着虚荣心。顾晋辰不知道,当听到他不带感情的否定自己时,心里已然不自觉的升起些许不悦。她抿着唇,看着他的视线在自己的颈项扫过,脸颊自然的染上一层红晕。
    垂下眼,他却只淡淡的说:“换了”
    到底是谁为了给谁准备礼服,当事人都没有说什么,他却摆着脸一次又一次的说不行。夏冉在第N次进入试衣间时,就决定这次出去就不再进来了。她打着决心,愤怒地将手里那件由顾晋辰亲自挑的晚礼服费力的套在自己的身上。
    试衣间外,顾晋辰接过店长递来的咖啡,随手搁置在一旁,眼睛一直锁定在试衣间紧闭的门上。女子勾着笑,在他身边坐下,将刚刚被夏冉换下来的一叠衣服揽到腿上,认真整理的同时低低的说:“这就是那位小姐吧,先生可真是用心良苦。”
    听到她的话,顾晋辰唇角意外的上扬,放在扶手上的右手一直紧握成拳,大拇指缓缓地抚摸着手指的骨节,声音轻扬:“世上就那么一个她。”
    世上就一个她,让他如何不去用心。
    女子听到他的话,完全没有一丝惊讶,抬起眸来眼里已然一片了然,看着柜台角落里那盏琉璃灯,“马上就要换季,这次是否还需要?”
    “嗯,一切照旧。”顾晋辰轻笑,端起一旁的温水,看看她意味深长的道:“这次该是她自己选择了。”
    说完,顾晋辰便不再说话。一直等到夏冉出来,沉下去的眸子再度又亮了起来。
    她一身白色及踝长裙,腰间唯美手工花朵上精心镶嵌的亚克力钻,在灯光下更加的闪闪发亮。因为裙摆过长,她两手捏着两侧的衣裙,将裙子提高了几厘米,露出她白皙的脚踝。这件白裙虽然不及那件红色的冷艳性感,却衬得她纯洁空灵。
    他喉结轻动,指着一旁摆着的同色高跟鞋,说道:“换上。”

正文、第20章

是夜,城市已是华灯初上。
    泰晤士河两岸建筑群在暮色下雄姿矫健、恢宏明朗,与天相接灯火亮如白昼,无不在呈现一派迷人的景象。而此时河岸边的一家高级会所里,大厅里悬挂在正中央的水晶灯闪烁着金碧辉煌的琉璃光芒,暖暖的灯光下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被顾晋辰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番,夏冉才被允许前赴宴会。小心翼翼地跟着他下了车,身旁不断地有穿着不凡的宾客,男女相伴欢声笑语地涌入会厅。西方男士身上与生俱来的绅士风度,在笔挺西装下更显得气度不凡。留学几年,对于这样的美男子,夏冉早已经百毒不侵,却依旧喜见并且乐此不疲。
    “眼睛别到处看。”
    身旁响起的独属于顾晋辰的清清淡淡地声音,语气里似有些不耐亦有些警告,夏冉这才收回流连于俊男美女脸上的目光。
    依旧没有想要往前走的意思,反而侧过头去看他,干净的轮廓,下颚微微抬起眉角上挑不乏冷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脚下穿着的是他挑选的高跟鞋,五公分的距离足以拉近他们之间的身高差,只要她稍一抬眸就能看到他的唇线。
    那淡薄的唇线。
    夏冉在大学期间曾经读过张小娴的那本《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书中作者说过那么一句话,“我对薄嘴唇的男人没什么好感。两片薄薄嘴唇的男人,多半是薄幸的。屡试不爽。他们能言善道,擅于推翻曾经对女人做出的承诺。 ”
    那时候,她将这句话念给舍友听时,他们都纷纷摇头表示不赞同。其中一个学生物医学的妹子甚至还告诉她,薄唇只是红唇部发育不足。
    她竟然不着边际地在想,像他那样一张薄唇,是因为薄幸,还是因为发育不足。
    “想什么呢?快走。”
    感觉来自她的凝视,顾晋辰掩去眼里的眸光,抬起身侧那只冰凉的手将她的柔荑勾在自己的手腕间,自然而然的带着走向那敞开的鎏金镶银的大门。
    他领着她穿梭在人群中,二人男才女貌,可观的东方面孔很快就引起了旁人的关注。那些个身份不一般的大人物们,时不时的把目光锁定在他们的身上,举着酒杯象征性的敬着。
    顾晋辰微笑颔首应对,接过女侍应托盘中的两杯葡萄酒,递了一杯给依偎在自己身侧的夏冉。许是不适应这样的场合,她的眉间落着一丝纠结,淡淡地却能够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他举着酒杯将她整个人带到自己的身前,低声询问:“你紧张?”
    她茫然的摇头,然后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相互寒暄的宾客,小手抚在自己的腹上,可怜兮兮的说:“我只是饿了。”
    她真的只是肚子饿,为了这场酒会,她光是换装化妆就花去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撑到现在,又只能跟着顾晋辰走来走去的敬酒。
    夏冉认真的在那张脸上寻找一丝同情,双手拽着顾晋辰西服的边角,以商量的口气对他说:“老板,我可不可以去角落里吃点东西,吃饱了才能继续坚持战斗。”
    对于她的要求,顾晋辰不但不答应,连反应也没有。自顾与旁人打起招呼,叽里呱啦用着他那口流利的英文谈起了生意。
    夏冉反应过来,嘴角不自觉的撅着,低下头去双手已经改换捏着自己腰间的花朵,兀自抱怨起来:“你是老板就了不起吗?”
    声音很小,相当于是自说自话,眼角的余光胡乱的扫着不远处的餐桌,猛地灌下手中的酒,扯住身边人的手肘,指着那个方向说:“老板,我的酒喝完了。我过去那边再拿一杯。”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顾晋辰扫过那餐桌上满目琳琅的点心糕点,轻咳一声。回眸却见她双眼泛着晶莹,嘴角一弯微笑转瞬消失,最后只剩下那句不容置疑的话:“不行,没看见我正在忙吗?”
    “老板。。。”
    她的余音被他打断,动作敏捷的伸手再次拦下了侍应生,将一支满上的酒杯换下她手里的空杯子,“这杯,别喝那么快了。”
    真是‘体贴入微’的好老板,夏冉瞥了他一眼,低咒道:“真是没人性。”
    听她这么说,又想到她之前一副低眉顺眼无限可怜的样子,顾晋辰原本板着的脸挂着一抹深沉的笑容,轻轻地笑的有些阴险,那双大手已经在她的脸上动粗,扯开她的嘴角,“面带微笑,不要皱眉。”
    夏冉在他的手中,笑的牵强,却也只能惆怅的叹着气。
    尔后,她陪着他在大厅里转了一圈,脸上的笑容明朗耀人,肚子里却已经酒漫五脏。因为饥肠辘辘,她一直用酒水充饥,期间顾晋辰若无其事的问她,“你很喜欢喝?”
    她没点头也没摇头,又灌下一杯酒后,他低垂着头附在她的耳边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帮我挡酒吧。”
    夏冉的酒量好,主要归功于大学期间结识了一位喜欢品酒的老教授。说来就话长了,那个教授自家有一片农场是用来酿造葡萄酒的。空闲的时间,也会自己跑到农场里住上个把天研究一下酒艺。那时候,她经常和同学去教授家串门,跟着学习了酿酒的技术,酒量也随着她一次次的品酒而越来越好。
    可是,这酒会上的酒却比普通饮酒要来的浓烈,初入喉尖便会有一丝灼热感。夏冉在自己灌下三杯酒后,脑神经就已经有些兴奋了。
    她深知再喝下去,自己也会醉倒的,立马毫不犹豫的摇头拒绝,“不要。”
    那人却已经将自己一直拿在手上的酒杯放在她的手,举了一个手指在她面前比划说:“一杯一百元。”
    夏冉再听到他开条件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老板这是在和他谈条件吗?仔细一想,这样的局面下横竖都是她喝,那这钱就是不要白不要了。
    她讨价还价,“欧元。”
    这丫头倒是学聪明了,顾晋辰明亮的眼眸一眯,咧着嘴笑:“成交。”
    那晚,夏冉深有体会,挡酒不仅是一件力气活,还需要足够机智灵敏的反应能力。可想而知,当晚的她是有多么的壮志凌云侠肝义胆。凡是接近顾晋辰五步之内的人,都被她反射性的列入陪酒名单里。一旦有人上前,二话不说,上前一迈一手绕过顾晋辰伸到对方面前,酒杯一碰仰头就喝。
    全场,顾晋辰只是端庄的站在一旁,抿着薄唇淡然的看着她为自己挡酒。面无异常,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逛了一圈下来,她的酒气也跟着上来了。脸颊红润,双眸已经覆着一层薄气,脚下的步子已经开始凌乱。意识渐渐模糊,隐隐约约看到顾晋辰伸出手,她在那只修长漂亮的手伸出来时,如受了蛊惑一般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他正好顺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靠在自己的身上。
    “额。。。”她轻轻的打嗝,一时间她身上的茉莉花香与葡萄酒的香味相互交融,悉数萦绕在他的鼻尖。
    一会儿,她的一只小手软软的搭在他的胸前,好像有虫子在钻心,痒痒的有些疼。顾晋辰低叹口气,终是把人扶着向门外走去。
    他将她带回了酒店,才进门,她就开始嚷嚷着要喝水。不依不饶地,他已经将门带上,温和的说:“等一下,乖。”
    声音刚出口,连他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那声‘乖’,低沉而温柔,带着无尽的宠溺和疼爱。这样的声音,竟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恍惚间,他的喉间已有些干涩。
    他动动唇,却再也说不出任何话,索性一手捞着她的腰,一手伸着去开灯,而动作毫不含糊。
    酒精在胃里肆意的翻腾着,夏冉此刻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前后左右了。感觉到束缚,双脚用力的蹬掉脚上的高跟鞋,光着脚丫子就扯着顾晋辰的领带往卧室里去,边走着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老板,让我看看你的房间。”
    “这张床高端大气上档次,比我的沙发好太多了。”她咯咯的笑,毫不客气的就躺在那张大床上,翻了个身将自己的脑袋埋在白色的杖头间,深呼吸一口,才缓缓地抬头看他说:“老板,这里没有你的味道。”
    顾晋辰身上的西服扣子已经散开来,他双手插在腰间站在床尾,清澈的双眸在她的脸上越加的混浊。那张帅气的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小口,泛着殷虹的伤口明显是被人用指甲划出来的,而罪魁祸首此时正从他的床上爬了起来,摇摇缓缓的朝着又朝着他走过来。
    “老板,你受伤了。”
    她白皙的手就在他的注视下,毫无征兆地抚上他的脸,指腹感受到他肌肤的冰凉,猛地就要收回去。
    才抽回一半却被人死死的按住,他一手用力的握紧她的,那双如深渊般的眸子将她带进一个未知的世界。
    漫无边际,深不可测。
    “唔。”
    手里的疼痛让她惊呼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喊疼,整个人就已经被他扣在了怀里。醉眼蒙眬的她原本以为那是一堵没有温度的墙,身体靠近时,竟然异常的舒服。夏冉在那个怀里动了两下,直到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压抑的鼻哼后,很快就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安静的把自己的头靠在上面。
    怀里的人不再动了,顾晋辰已经僵硬的骨骼才慢慢的动了起来,低头在她的额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想要收住的薄唇却欲罢不能,随着她的脸颊一路向下。
    他的吻,隔开了两人之间的紧密相贴,迫使她的头稍稍的向后仰着,这样的距离却无形中更增加了几分暧昧。

正文、第21章

那抹颤抖的吻落在她的眉间、鼻尖,两额自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