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亲爱的顾先生+番外 作者:叫我阿喵(晋江vip2014-11-15完结) >

第19部分

亲爱的顾先生+番外 作者:叫我阿喵(晋江vip2014-11-15完结)-第1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慢条斯理的帮她轻抚眉梢。
    指腹向下移了几分,落在她耳际,深怕扰醒她的手自然地垂落在她轻放在一旁的双手,大手就那样暖暖的罩在她的小手上。没有握着,只是搭在上面,干燥的手心感受着她暖暖的温度。
    撑着的身子也慢慢的放松下来,直接就坐在了地上,抿着唇看着熟睡中她,莞尔轻笑:“除了睡,就会吃了。”
    在大院的时候,孩子们最喜欢的季节普遍是秋天。秋天一到,院子里那棵上了年纪的大榕树,会大片大片叶子往地上落。砸在孩子们的身上,顿时引得他们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
    那时候,萧山和胡安他们吃过午饭的时候都不会乖乖地回房睡午觉,而是围着大榕树蹦蹦跳跳踩在地上。踩在榕树的叶子上,发出咯吱清脆的响声。
    每每这个时候,顾晋辰总会看见跟在他们身后的夏冉,一边卷着白衬衫的袖子,一边哼哼唧唧的冲进家里,不消片刻便费力的从房间里搬出一张老人椅子。
    第一次,他手里的复习资料正做到一半,在她的呼喊中又停下了手里的钢笔。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回到树下,在一群男孩子中间给自己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他听见萧山在问夏冉,“你又打什么鬼主意了?”
    她白了他一眼,便又往回奔去,再次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张小毛巾被。她就那样,在男孩子们的错愕里,懒懒散散的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孩子们,在她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拿着叶子去逗弄她,她却只是皱皱眉头,然后自顾自的睡着。一开始,顾晋辰只是看着。
    秋风习习,顾晋辰将门外吵吵嚷嚷的萧山一群男孩子赶走后,一直安静的站在她的椅子旁。她睡得真好,完全不理会周遭的一切。许是累了,他俯视着她的时候清晰的看见她眼皮下那抹淡淡的阴影。
    那天,夏冉足足睡了两个小时才醒了过来。她满意的伸着懒腰,睁开双眼时,午时的太阳已经渐渐变小。
    她慵懒地瘫坐在椅子上,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颈,才听到身旁的人说:“睡够了吗?”
    挨着她坐在一旁的人,正一手拿着一本书一手轻扯她的脸颊,夏冉搓搓被他捏疼的小脸,疑惑的说:“大哥哥,你怎么不好好在你的房间里看书?”
    看着她睡眼惺忪,顾晋辰只是轻轻的抿着嘴,双目有意无意的扫过亮堂堂的房间后,轻声低语:“屋里光线不好。”
    在夏冉看来,比自己年长的顾晋辰说的话不曾有假,所以在顾晋辰睁着眼说瞎话的时候,她若懂非懂的点头。
    “昨晚没睡好吗?”
    “睡得很好,还做了个好梦。”夏冉甜甜的对他笑,面上是非常的天真可爱,内心却一肚子坏水,她昨晚的确做梦了,但是梦到的是和萧山他们玩射击游戏,她一瞄一个准,最后在她的水枪下躺下的人由萧山变成了顾晋辰。
    然后,大半夜的时候她就笑醒了。
    她笑的时候,眼睛都眯成一条线,顾晋辰轻轻的将手里书拍在她的小脑瓜上,珍重其事的说:“你这一觉倒是睡得舒服,现在是下午两点钟了,下午的课已经开始了。”
    她点头,毫不犹豫的回答道:“那就不去了。”
    一点也没有心虚的感觉,夏冉回答的很爽快,顾晋辰想笑又不得不忍住,“你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的?逃学?”
    “嗯。”她又点头,幼儿园学习生活实在是让她憋得慌。一秒后发现不对,小秘密已经暴露在他面前了,便捂着脸解释说:“我没有逃学,你不要告诉爸爸妈妈。”
    一个星期前顾晋辰参加了中招考试,已经放假的人,向来无所事事,竟想起捉弄她。他微微弯着唇,轻轻的笑。
    她没看到,他很好的隐藏了情绪,不容反驳的直言道:“那我带你去上学。”
    。。。。。。
    游离的思绪回来,顾晋辰嘴角不由得咧开。那些日子仿佛就在昨天,她还在自己的身旁。夏冉呼吸清浅,他想叫她起来去卧室睡,又想像昨晚一样直接抱她进去。
    但又怕她睡得不好,轻握着她的指尖,还是任由她睡着。撑着身子站起来,双腿已经有些麻木了。将室内空调打高顺带把落地窗前的窗帘拉上,这才转身进入卧室。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突然断网,今天晚上回来才发现已经好了。
    ,学校的网速连视频都看不畅快。
    晚安,亲爱的。

正文、第27章

出差回国那天;顾晋辰生病了;据说病的不轻。
    得知这个消息,夏冉已经开始恢复了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
    在方秘书的用心‘栽培’下,她终于成功的挤进公司早到员工前五十名。一大早,她打卡后,整个人还没怎么清醒就端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上。用手撑着脑袋悄悄打瞌睡时;就听到身边的林可在和其他同事聊八卦。内容她听的不是很多,却在听到她们提到‘老板’这个称谓时,意识瞬间清醒,打起了精神竖着耳朵听。
    就在她旁边,几个同事已经默默地站成了圈;挨着林可坐的同事小刘;直接将自己的椅子往前挪了几步,用那种自认为很小声却让周边的人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的声音说:“老板从国外回来后,好像就没来过公司了,就只有宁远特助偶尔回来拿拿资料文件。我听说啊,他生病了。”
    在大家都一脸忧心忡忡为老板担心时,一直站在她身后的秘书助理阿梅连忙附和:“第一天有来过视察工作,我还看见方秘书给他送过文件。那天我正好有事去楼下,听下面一些同事说,老板匆匆的交代了萧总一些事情,就离开公司了。那同事还说,老板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
    阿梅的工作经常是楼上楼下负责跑腿,早就和楼下几个部门的兄弟姐妹混了脸熟,探听到的消息向来是第一时间第一手资料。然后在其他同事还没开口参与时,她就把探寻的目光转向角落里的人,看似无意实则说的暧昧不明:“夏冉,这次不是你和老板一起出差的吗?老板生病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一些内~幕?”
    她说着,周围的同事已经纷纷的不约而同的看向夏冉。坐在她对面的一同事还直接从对面探过身子,“对啊,对啊,夏冉你可是老板钦点的随行人员。我们都在公司好几年了,都还不曾和老板同行出差过。还真是羡慕你,才来没多久就得了这样一份没差。你就给我们说说,你们都在英国做了些什么?”
    此时,她双手正搭在桌上,一手还在握着鼠标,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已经待机的电脑屏幕,外表镇定自若内心已经是百感交集。怎么被她这么一说,连她都觉得自己应该要知道些什么大秘密。她嘴角一抽,笑的有些无辜,“我只是去工作。”
    听她这么说,那同事倒是不依不饶起来,“没问你,问的是老板。他每天都在做什么?”
    “开会,应酬。”夏冉装作仔细回忆的样子,顿了顿,又说:“除了工作,没了。”
    “是吗?”
    “嗯。”在一群同事犀利的恨不得将她的小脑袋扒开看个究竟的注视下,夏冉尽量以平常心对待每一个八卦的同事,脸上始终保持着那一抹淡定自然的微笑。在她几乎快要笑僵的时候,林可见状立即为她解围道:“方秘书快来了,还是散了吧,省的一会儿要挨批。”
    那些同事见没能从夏冉身上套出点矛头来,都有些不甘,但还是各自散开去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等人都走光了,夏冉才小心翼翼地轻侧过头去问一旁的林可:“老板,生病了吗?”
    林可点点头,一副无药可救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女子,“是的,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可以认真的关注下公司每日焦点?”
    “每日焦点?”
    林可见她完全没有一点兴趣,也没打算和她继续这个话题,环视了办公室一圈,用手里的笔头搓着夏冉的肩头,压着声音问道:“你真的不知道老板生病了吗?你们回国那天,我可是再医院里看到老板和他的助理。”
    夏冉撑着下颚的手滑了一下,她第一反应倒是一愣,“他们去医院做什么?”
    难道顾晋辰真的如他们所说的病的不轻?是因为受凉了吗?
    可是,他们回国的前一晚睡在客厅沙发受凉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还有就是,回国那天,他除了一言不语外并无正常。
    “还能做什么?正常人除了医护人员,谁没事大白天的去急诊室挂针水的?”
    林可最后一句话,一直回荡在夏冉的脑海里。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她好像没有再联系过了。除了那天他让宁远开车将自己送回家时,看着她下车后,在她身后叫住她。
    她回头时,只听见他说:“明天记得准时上班。”
    貌似,声音有些沙哑。
    正当她想的出神,林可又悠悠地在一旁哀叹:“看你这单纯无辜的样子,我知道你为什么只能上老板的车,却不能上老板的床了。”
    夏冉脸一红,自己从酒店大床上爬起来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眼前,立马推开林可刚刚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少打趣我。”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电梯口,宁远正和方秘书一前一后的出来。两人一路说着话,夏冉抬头去看时宁远也正好看向她。他对她微微颔首,便与方秘书向着老板的办公室走去。
    两人看起来,神色都不是很好。尤其是那个方秘书,在进办公室之前,还有意地朝着夏冉的位置瞥了一眼。
    接到方秘书的警示,夏冉连忙收起自己的那点小思绪,低着头开始自己手里的工作,但是她将桌面上摆放着的文件翻来翻去,竟然发现自己无事可做。果然,顾晋辰不在,她真的清闲不少。用电脑刷着微博,还不忘给自己更新一则:老板病了,上班无所事事,真开心。
    叮咚——
    所谓的秒回,夏冉在她刚发出去的那条微博下方看到了一个很傲娇的网名。网名的后面,是一句让她很闷闷不解的评论。
    是我:看样子你确实很开心。
    夏家姑娘:开不开心是我的事。
    是我:哦,我会让你不开心的。
    那个陌生人再回复,夏冉滑着鼠标的手一抖,坐在位置上不明的挺直了脊背,怯怯的在键盘上试着输入:你是谁?
    是我:你老板。
    如果夏冉知道顾晋辰不禁会用微博这一聊天神器,还在茫茫的亿万网民中发现自己,那她一定会毫不留恋的将自己已经认证大V的账号注销,同时删除的还有那一连串抱怨老板自私、卑鄙、小气、腹黑的微博。
    她倒吸一口凉气,下一秒就将网页关了。
    躲得聊和尚躲不了庙,下班的时候,顾晋辰的助理宁远,便当着17层所有员工的面叫住了夏冉。他一手捧着一打资料,在电梯前挡住了夏冉前进的步伐,“宁远,有事吗?”
    宁远看都没看他们身边投来的那些打量的目光,直接毫不避讳将她拉起了还很空荡的电梯里,附在她身后说:“老板有事找你,一会儿跟我一起走。”
    夏冉呆了,分明看到电梯外好多同事已经开始交头接耳,看向她和宁远时目光有些意味深长。旁边跟在她身边的林可,在听到宁远的话时,表情一亮立马推耸着夏冉的手说:“一定要去。”
    她侧眸,示意林可噤声,然后朝着宁远摇头说:“有很重要的事吗?可不可以打电话了,我们约好一起去吃晚饭了。”
    “这。。。”宁远有些难为情,老板只交代他把人带过去,可没有告诉他如果遇到拒绝该怎么办。他尴尬的看了一眼林可,“老板只让我带你过去,有什么疑问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电梯在一楼停下,林可趁势将夏冉推向宁远,自己率先大步走了出去,边走还边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慷慨陈词的说:“宁助理,夏冉就拜托你了。我还有点事,夏冉我们改天再约。”
    她背影已经消失在酒店大堂的门外,夏冉还能够远远地瞅见她隔着那扇玻璃大门朝着自己挥手。有此损友,难以长寿。
    她一咬牙,回过头气呼呼的朝着宁远说:“走吧,去见老板大人。”
    宁远不负众望的带着夏冉一路飞奔到医院,将人领导一间VIP病房前就停止不前了。夏冉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手上那些东西交到自己手里,然后完全没有一点愧疚地告诉她:“老板让你一个人进去,我先去买晚饭。”
    他离开的行为一点也不拖拉,夏冉望着他的离开的方向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回身去拧病房的门把,映入眼帘的画面让她痴怔了好一会儿。
    躺在白色的床上小憩的男子,面容过于苍白。被子下他穿着一身简单的浅蓝色病服,没有他该有的英俊潇洒,却颓然增添了一份如烟似雾的韵味。
    她将身后的门缓缓地带上,慢慢的靠近那个男人。他的笔记本电脑被他随意的放在一旁的桌上,还没有来得及关了只是成待机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