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亲爱的顾先生+番外 作者:叫我阿喵(晋江vip2014-11-15完结) >

第5部分

亲爱的顾先生+番外 作者:叫我阿喵(晋江vip2014-11-15完结)-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时,夏冉不禁想起昨晚萧山最后发来的信息。
    莫森的大家长。
    所以,她能在莫森见到顾晋辰并非是天意弄人,不,就是天意弄人。随便选的一家酒店,竟然都能遇上他这么个大家长。
    如果这也是缘分,那就是孽缘。
    “夏小姐?”
    一声很是意外的呼声,将夏冉从沉思里拉了回来,熟悉的宾利车就停在自己身前的马路边上。
    车窗拉下,夏冉算是看清楚了来人。顾晋辰身边的那个秘书,见过好几次面,却一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勉强的弯着嘴角,打了声招呼,“是你啊。”
    “就你一个人吗?是在逛街?”
    夏冉环顾身边空着的位置,是一个人。
    “嗯。。。算是吧。”
    “需要我送你回酒店吗?”
    “。。。”
    这,这是顾晋辰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可是,这助理一脸亲和,笑容可掬,看似也没什么恶意。虽然她本人不是很喜欢顾晋辰,但是她是一个情感分明的人。
    上了车,系了安全带。才想到要道谢:“谢谢。”
    “不用客气,夏小姐。”车子慢慢的开远,宁远回过头看着身边的女子,低垂着头,抓耳挠腮。不禁疑惑,是什么样的魅力能让自家老板那么关注。
    宁远的一声声夏小姐,叫的夏冉浑身不自在,“叫我夏冉就好。”
    “好的,夏小姐。”
    “额。。。”和他交谈了一会儿,夏冉不禁开始同情起身边这个老实的就像根木头的助理。果然是跟着顾晋辰的人,性情都越来越像了。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宁远。”
    “宁静致远。”她支着下巴,真诚的赞扬道:“很好的名字。”
    两个人随便的聊着,气氛算得上融洽。
    聊了一会儿,想到今天的面试,夏冉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到了谷底。
    “C市的工作很难找吗?”
    听到她的疑问,宁远心知肚明,却又拐弯抹角的问:“夏小姐想找工作?”
    她点头。
    “可以来莫森试试,前台好像正在招人。”
    “前台?”
    宁远一边认真的开车,一边侧头诚恳的回答:“是的。”
    “还是算了。。。”她吐了吐舌头,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自从知道了莫森的大Boss是顾晋辰以后,只要回到莫森,她就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
    C市莫森酒店的宽敞会议室里,顾晋辰半躺在旋转椅子上,双手搭在扶手上貌似心不在焉的听着一室的人讨论,实则胸有成车的思忖着,一旁的秘书更是飞快的记着会议内容。
    许久,万豪那边的总经理陈子昂,无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时针指向下午两点。从早上八点开始的会议,已经持续了几个小时。实在是没有耐性,他低头交代身边的助理几句,便起身离开会议室。
    留下面面相觊的一行人。
    陈子昂辰前脚刚走,他的助理连忙起立解释道:
    “不好意思,陈总临时有急事要处理,会议后我会转告他的。”
    陈子昂这一走,倒是让万豪和莫森两边的主管犯了难,两次会议都没能完整的召开。暂且不说之前,顾晋辰临时取消会议,这陈子昂匆匆离开会场正好扯平。看来,两家酒店合作之事,还有诸多问题。
    这边,为首的顾晋辰只是抬眸瞥了一眼匆匆离开的陈子昂,语气凛冽的扫过整间会议室,“没关系,会议继续。”
    会议进行的很顺利,顾晋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骨节分明的手指间夹着他常年带着身上的香烟,随手抿了一口,视线停留在办公桌上摆放的合同上的签名。
    挥挥洒洒三个大字,顾晋辰。咋一看,沉着稳重。
    他执起手中的笔在一旁的草稿纸上写下两个字,用笔如行云流水,笔锋苍劲有力。
    “老板。”门外响起的敲门声,顾晋辰灵敏而快捷的将白纸上的名字划去,稍稍几笔,已是模糊不清一片黑色墨迹。
    将手里的烟泯灭在烟灰缸里,才吩咐道:“进来。”
    莫森总裁办公室,除了一张从英国特意订制的办公桌外,其他的装饰与普通员工并无多大的区别。
    但它却独有着属于它的玄机。
    办公室里的最角落处有一扇别致的小门,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幽长的廊道。暗红的灯光下,在进门的两侧摆放着很多红酒,一直延伸到尽头,穿梭在其中,抚摸那些年代久远的欧洲红酒,心里应该是回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莫名的激动。
    顾晋辰并不贪酒,只是偏偏有着收藏红酒的爱好。除了身边的人,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会有这样的爱好。
    他坐在酒架中的沙发坐里,安然悠闲的品着手中摇曳着的红酒,像是在欣赏一个风流多姿的女子。半眯着双眸,在灯光下帅气的五官更加的立体。
    “事情都办好了?”
    “是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并且安全的将夏小姐的父母接回了夏宅。”宁远将处理好的事情交代了一番,便将自己今天在街上偶遇夏冉一事告诉了顾晋辰。
    “老板,刚刚在街上遇见了夏小姐。”
    原以为老板会有异样的反应,却只是在沉默了半秒后,回了一句:
    “是吗?”
    “嗯,夏小姐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见顾晋辰没有打断自己的话,宁远又继续说道:
    “听她说,是因为工作上的事。”
    心情不好是必然的,那也不枉他顾晋辰到处托人帮忙,就是为了造就C市就业难的假象。不过,此时他的心情大好。
    将手里的酒杯放在桌上,“你怎么说?”
    “公司正在招聘前台。”
    宁远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顾晋辰,欲言又止。
    顾晋辰斜睨他一眼,“说。”
    “但她好像没什么兴趣。”

正文、第7章

接下来的几天里,夏冉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
    平静的让她有些害怕。
    相比之前趋之若鹜的拒绝电话,这些天她投出去的简历没有得到任何一个回应,那些简历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
    了无生息。
    她不相信命运,自然无法理解堂堂一个繁华都市,就没有能够容纳下她的公司。
    在这个让人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的夜晚,她还是咬牙选择把包包里最后一片绿箭嚼完。翻开那只心爱的从地摊上淘来的钱包,里面躺着的所剩无几的人民币让她有泪流满面的冲动。
    回国这几天,除掉住宿费,光花在伙食上的钱就已经用掉了她小金库的三分之一,还剩下的三分之二被夏世轩以父亲的名义加为保管。
    所以,现在手里只握有人民币三百五十四元六角的夏冉,光荣的成为一名预备穷光蛋。
    坐以待毙,守株待兔。
    一向不是夏冉的做事的风格,在她给夏家二老发去第十二封短信还未收到回复时,果断的将目标转向好友萧山的身上。
    华灯初上,C市的夜生活正拉开帷幕。低调奢华的娱乐会所,歌舞升天,穿梭其间空气中弥漫着的暧昧,让人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男人粗犷的嗓音与女性的柔媚相交杂,瞬间形成了荷尔蒙充盈没有情感的世界。
    站在KTV里最豪华的VIP包厢外,看着那被漆成金色的至尊门牌号——888,不由得啧啧出声。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有钱人可以挥金如土过着高调奢华的生活,没钱人却连保证温饱的能力都没有。就好像生物学上的食物链,包厢里的人就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而包厢外的人比如她就是食物链最低端的人。
    那扇被夏冉分为贫富之界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黑影直接挡在她的身前,带着淡淡香烟的男性味道扑面而来。在看清那人后,她已经准备好的笑容,倏地在白皙的脸上绽放开来,“嗨。”
    开门的人正是万豪总经理陈子昂,他低头淡淡地看了一眼几乎与自己撞上的女子,谦和的说道:“你好。”
    夏冉见过长得好看的男人,但是在看到面前这个五官清秀的男人,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泛起了花痴。他身上散发的魅力,不是萧山那种带着痞气的帅,有点像顾晋辰,却没有顾晋辰那么冷峻。应该说,是那种干干净净地温柔。
    陈子昂微微点头,然后侧身绕过夏冉,动作敏捷而利落与她擦肩而过,只是一瞬间便已经向走道的尽头走去。
    她好奇的打量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安静里带着一丝孤单,像是被人遗弃在田野里的稻草人,在微风细雨里形单影只。
    她竟然莫名的有些同情起那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子。
    “夏冉来了,老规矩,倒满三杯。”一道轻浮的口哨声在包厢里响起,属于萧山放荡不羁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相互辉映,她半眯着双眸,扫了一遍整个包厢。三三两两坐着的人,她也没怎么看清楚,中央的萧山倒是惹眼的很。
    他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还不忘摆出三个空杯子,纷纷灌满。
    “你就等着坑我。”她轻扯嘴角,径直向萧山走过去,将手里的包包往沙发上一丢,一手抓起桌上的酒杯,仰头喝了起来。
    动作很快,生生喝出了硬汉子的豪迈。
    在喝完最后一杯酒时,她用手擦了擦嘴角,酒精的刺激让她喉咙生痒,轻咳一声顺手将杯子倒扣在玻璃桌面上,“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等下再聊,来打个招呼。”
    说完,夏冉才意识到包厢里不止他们两个人,顺着萧山的手势看过去,她一眼就在沙发的角落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这缘分还真是来的快而犀利,这几天她和顾晋辰见面还真是频繁。
    她这么想着,那人已经抬起头来看她,昏暗的灯光里他那双黑眸像是染上了色,好像望进一杯红酒,让人如品酒的人一不小心深深陷在其中如醉如痴。
    他坐在角落里,双腿自然的交叠在一起,手里握着的香烟燃着小小的火光,白烟徐徐的飘在空气中,忽略那一脸的淡薄,竟然有几分赏心悦目。
    夏冉脸上的笑容僵在嘴角,过会儿她自然的转头向顾晋辰身边的宁远打招呼,“宁远你也在这里啊,你好啊。”
    说实话,夏冉避开顾晋辰眼睛的那一刻,心底一直默念着:千万不要想起让我请客的事。
    宁远被夹在两人的中间颇为尴尬,他看了一眼抿着唇不说话的老板,又看向正在看笑话的萧山,礼貌地冲着夏冉说:“夏小姐好,我是陪老板来的。”
    作为顾晋辰的助理,宁远的交际能力还是有一套的,一句话就将夏冉卷进了顾晋辰的世界里。她傻呵呵的笑,像是被人拆穿谎言的孩子,朝着顾晋辰招手,“好久不见。”
    说完,她几乎要咬断自己的舌头,这哪里是好久不见,分明是才见不久。
    顾晋辰喜怒不形于色,从他的脸上倒看不出什么名堂,他将手里一直噙着的烟头泯灭,抬起头来戏谑道:“我怎么记得我们前几天才刚见过。”
    他的话让她哭笑不得,咬着下唇支支吾吾的说:“是吗?那可能是我的记性不好。”

正文、第8章

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顾晋辰神色清冷的看着她,那种几乎要将她扒皮拆骨吞进肚子的眼神,看的夏冉小腿不禁哆嗦起来,勉强地扯着笑容的嘴角微微发酸,酸的她眼泪几乎都要落下来时,坐在顾晋辰身边的一个女人突然插了一句话,“晋辰,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还结了少的怨。。
    夏冉话到嘴边,却在不经意看到顾晋辰那双极具危险的黑眸时,硬生生的吞进肚子里,将视线移到说话的女子身上。
    从小到大,夏冉都喜欢欣赏美的事物。那种欣赏不仅仅是针对美男也包括了美女。而面前这个女人的美,是那种经过岁月的沉淀酝酿而生的知性美。
    一头烫染的长发披散肩上,就像随风飘荡的太阳光线般。穿着一身抹胸小礼服,将她的身材匀称的勾勒出来,让夏冉不由得低下头去瞥了一眼自己胸前毫无看点的白色衬衫。
    有美一人,不过如此。
    夏冉在打量自己的时候,简言也默默地心里给夏冉打了分,善意地对着她点头道:“你好,我是简言,顾晋辰的大学同学。”
    “你好,我是夏冉。”顾晋辰的爸爸的朋友的女儿,如果一定要这样介绍。
    “哦,夏冉。”她意味深长的笑,带着夏冉看不懂的眼神扫过一言不发的顾晋辰,然后回过头来继续对她说:“很熟悉的名字。”
    额,她的意思是自己的名字很通俗吗?
    夏世轩当年给夏冉取名字的时候,可是特意查了夏家族谱。为了证明自己的名字是独一无二,上中学那会儿她还特意到百度、谷歌、搜狗上搜了一圈。
    其实,直肠子的和一根筋儿的人是一样的,前者时进什么出什么,后者是想什么说什么。
    所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