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风飞花(喜剧版) by lolovi >

第8部分

风飞花(喜剧版) by lolovi-第8部分

小说: 风飞花(喜剧版) by lolovi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会儿陈克打了个哈欠,把台灯关了:“晚安。” 
      林叶也躺下了,只是一双大眼却看着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克一觉醒来,林叶已经不见了。'秋' 


       


      21 


      陈克迷茫的探着身边的床位,却已经冰了,屋子里奇怪的空空荡荡的,所有的保镖佣人都不见了,陈克没工夫理会,他烦燥的在屋里乱走,林叶会是被人绑去的吗? 
      他突然紧紧的扯着自己的头发,满脸血红,叶到哪去了,为什么离开我?! 
      陈克几步跑到卫生间,放满一池冷水,把自己深深的扎进去,直到透不过气来才猛的出来,他看着镜中的自己,满脸的水雾迷糊了五官,连什么表情都看不清,只是喃喃的说着:“我要你在我身边,这是你欠我的。” 

      他的声音虚弱下去:“我恨你。” 
      他的表情,突然变的不安,原本那种逼人的气势,突然完全消失了。像是没有了光的照耀,他掉进了一片黑暗里。 


      陈克让人吃惊的又重新震作了起来,他比以前的林至立和林叶更狠,召集了一批亡命之徒,他只雇逃犯,军火商,现在的林宅围了这样一批危险的人。 
      林宅里有处阴森的气氛,陈克在这一群人里,显的格外斯文宁静,可是他却让人胆战心惊。 
      他的手段太毒辣,道上的人都视他为仇敌,要他性命的人不在少数,陈克也不理,只是拼命的揽钱。 
      最近他很少睡觉,可一睡觉就会做一个梦,梦里美丽的母亲冷漠的离他而去,阴险的继父像恶魔一样看着他,他伤心极了,他的生命里,连一束温暖的阳光都没有。他担心自己会死,自己有一天他在花园工作,一个天使般美丽的男孩走过来叫他:“陈克,陪我玩。” 

      他惊讶的抬起头,欣喜的走过去,那男孩似乎可以抚平他心里的不安,可那男孩的笑脸突然变了:“我不喜欢没用的人。”转身离去。 
      陈克猛的惊醒,摸摸脸上,早就被泪水浸湿了。 


      属下在敲门,他连忙擦干脸,不让别人看出他在哭。 
      “老板,大家等着您。” 
      陈克冷漠的点头,站起身来。 


      陈克冷冷的吩咐:“今天有笔大生意。” 
      众人都看着他,陈克冷笑着:“黑龙帮今晚有笔生意在九道沟交货,如果我们做成了这一笔,就不用再做了” 
      他点了下头:“黑吃黑,没错。” 


      九道沟却是个风景不错的旅游景点,陈克左右看了看,突然觉的有些似曾相识,海风不断吹着他的身子,直把他吹的有些摇摇晃晃,陈克蹲下了身,暗暗喘着气,胃里像是针在扎,痛的厉害。 

      属下扶起了他,他不耐烦的摆手:“别碰我。”直到他觉的有些不对劲,才发现他们周围围满了荷枪实弹的人。 
      领头的正是黑龙帮的老大李明,黑帮老大居然长的仙风骨道,一脸正气:“陈克,我早就听说你今晚想抢我的生意,你的仇家都在这儿,你跑不掉了。” 
      陈克略看了看周围,冷笑一声:“你老人家的面子不小。” 
      “你等着受死吧。”李明大喊一声。 
      奇怪的是陈克的脸上没有丝毫恐惧,甚至没有要抵抗的迹象,只是平静的站立着,苍白的脸色竟然好看了一点。 
      无数的黑色的枪口对准了他,陈克微微一笑,那双冰冻的眼睛里竟稍稍有些活气:“你们动手吧,我等了好久了。” 
      “李爷爷,还是让我来吧。” 
      陈克的身子剧烈的一震,看着人群中慢慢走过的林叶,一脸笑嘻嘻的,俊美无比的容貌,一双五光十色的眼睛,正上下打量着他。 


      22 
      陈克像是死了,看着那个人慢慢走近。 
      不是他每天梦见的那个林叶,不是让他已经生不如死的林叶。 
      还会有谁。 
      那绝美的样貌,天使一样的微笑。 


      林叶笑嘻嘻的走过来,看到陈克瘦削的身子,不由得一呆。 
      李明不知为什么,支支吾吾的说:“小叶子,这,还是让我来吧。” 
      林叶淡淡一笑:“李爷爷,凭我们两家的交情,您还不相信我吗?” 
      他直接推开人群,走向陈克,看着陈克呆呆的表情,林叶笑了:“阿克哥哥,看到我这么兴奋吗。” 
      眼神有些怜惜的看着陈克发红的眼睛。 
      李明看着林叶跟陈克表情亲密,一时忍不住了:“小叶子,今天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他活着离开。” 
      林叶听了,无奈的耸耸肩,:“那你就看着办吧。” 
      李明保养的极好的面孔一阵狞笑,冲人群一挥手:“谁杀了陈克,我的位子就让给谁做!” 
      可是后面却无人应声,他呆呆的回头看着众人,只看见身后有数十杆火箭筒正瞄准他们,他猛的看向林叶:“小叶子,你这是干什么” 
      林叶轻声慢语的说:“李爷爷,你要杀他,我们就同归于尽好了。” 
      李明旁边的帮中头目厉声说:“林叶,你你敢这么做,我杀了你!” 
      林叶大笑,突然又收回笑容:“我敢不敢,你看着办。” 
      头目狂怒,正要上前,被李明一把挡住,林叶看着,笑了:“李爷爷,命可只有一次啊。” 
      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握住了李明的什么把柄。 
      李明的双眼都要放出刀来,闷声说:“你走!” 


      林叶扯过陈克,他的身体僵直的让人担心。林叶丝毫没在意众人狠毒的目光,径自走了,林叶松了口气,刚才也捏了一把冷汗,好险赌赢了,不然今天就要命丧于此。 
      他一直握着陈克的手,转过头笑嘻嘻的面对着陈克,只跟他隔了几公分,不正经的调笑:“想我吗,在那个黑房子里你还要死要活的想我。” 
      陈克像是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只呆呆的看着林叶,林叶看起来瘦了一些,却更成熟了,眼睛灵动异彩,邪气慢慢的隐藏下来,但却显的更沉更可怕,一点也看不出以前他曾经精神崩溃过。 

      陈克忍不住伸手轻探林叶的眼睛,从长长的睫毛摸到红艳的嘴唇,眼光呆滞,汗水不断的掉落下来,林叶看着他,眼中现出一丝柔情,轻轻的吻他的手。 
      陈克浑身颤抖:“你没疯?” 
      林叶一笑:“我没疯,只是在骗你,你请的是什么心理专家,竟放一些狗屁,说什么我受父亲强奸心理失衡,我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陈克剧烈的颤抖起来,牙齿都格格想,眼睛里空茫一片,趁着陈克一阵失神,林叶一个反手把他的枪夺下,扔出窗外,兴奋的压住陈克的腿,把他按在奔驰的汽车后座上。 

      “我好想你。”林叶急着吻上陈克,疯狂的吞食他口里津液,不断的吸吮轻咬,陈克先是呆呆的,后来因为窒息拼命的挣扎,可他的体力太差了,在林叶怀里只能扭来扭去,嘴里唔唔的直叫。 

      林叶直吻的陈克呼吸困难才放开了他,狂热的吻又落在他的脖子上,林叶几下撕开陈克的西装衬衫,露出他胸口的肌肤,急切的啃咬起来,陈克痛的呻吟了一声,林叶大概是很久没发泄了,顶在他腿间的东西硬得扎人,他双手都被陈克抓住,只能不断的扭动,一不小心两人碰在了一起,林叶呻吟一声。 

      “我等不及了。”林叶眼带狂喜,伸手解陈克的皮带,陈克忍不住叫起来,林叶邪笑着:“别叫那么大声,留着一会叫。” 
      陈克只觉得头晕目眩,太多的事情让他来不及思考,在林叶怀里,却觉的一种巨大的狂喜,什么恩怨情仇都抛在了脑后,情不自禁的叫起来:“慢点。” 
      这样的声音无异于催促,林叶几下剥光了陈克的裤子,低头含住了陈克的东西,陈克尖叫一声,断断续续的呻吟起来,最后林叶上下吸吮着他的东西,陈克发出一阵哭泣的呻吟,身体一软,就一动不动了。 

      林叶笑了,嘴角沾上了一点白液,伸手擦去:“味道很咸噢,好久没做了吧。” 
      陈克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呆呆的喘着气,林叶看着释放过后的陈克满脸绯红,身子微微的颤抖,胯下一下子雄伟了起来,无法忍耐的把陈克的腿抱起,让他搭在椅座上,沾湿了手指去碰触那个可爱的小洞,轻轻往里送,陈克抖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却闭上了眼睛。 

      林叶没有耐心的加进去了两根手指,陈克的眉头轻颤,却不出声,里面的温度和湿润让林叶再也忍受不住,扶起男性就闯了进去,一进之下那种弹性的紧密和封闭让他闭上了眼睛,很快进入了状态,一下一下撞击着陈克,终于疯狂起来,后座都在咯咯吱吱的响。 

      陈克被撞出破碎的呻吟:“慢点,嗯,痛。” 
      林叶却进出的更快,陈克只觉得下身的疼痛和快感都达到了极点,尤其是身后那一点被撞击的又酥又麻,像是上了天堂,又像掉进了地狱。他突然哭了起来,呜咽着像个小孩,激情中的林叶看着陈克满脸红晕,神智昏迷的样子,突然停下来亲亲他的脸:“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 

      陈克什么也没有听见,只是一直在哭,在激情中释放所有的泪水与快乐。 



      23 
      只做了一次,陈克就晕了过去,林叶叫了医生来,细细的做一次身体检查。 
      听了医生的话他一直皱着眉,轻轻抚摸陈克消瘦的吓人的面宠:“笨蛋,你真笨。” 
      “为什么折磨自己。” 
      “你爱我,这没什么好掩藏的。” 
      “笨蛋,连恨人都学不会。” 



      陈克做了一个好梦,这段时间以来他从未这样安祥的睡着。 
      小时候的欢乐时光,大部分时间有林叶,林叶陪他玩,陪他笑,他突然发现,他的生活,虽然是因为林叶而褪色,可如果没有林叶,那他根本不能算活着。 
      他在梦里轻轻的笑,有只蝴蝶停在他鼻子上,嘴上,脖子上,又往下,他笑着捉住这只蝴蝶,却捉住了一只手,陈克慢慢的睁开眼睛,却是林叶笑着坐在床前,看到他醒了,捉住他的唇亲了起来。 

      陈克呆呆的也没闭上眼睛,只是看着林叶的舌头探进嘴里,不住的缠绕他的舌头,陈克仍是没反应,林叶笑出来:“怎么这么听话。” 
      听到变得十分低沉磁性的声音,陈克才惊醒过来,他直盯着林叶,熟悉的眉眼亮丽异常,陈克的表情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悲伤,林叶的脸却阴沉下来:“你害得我好苦,你知道吗?” 

      陈克像是被这句冰冷的话唤回了神智,轻声问:“你要杀我吗?” 
      林叶低头看着他:“你说呢?” 
      陈克的身子不住的颤抖:“我不知道,能不能让我问你几件事。” 
      林叶皱着眉看陈克直发抖,躺上床抱住他的身子:“什么事,你问吧,不过可别想我会放过你。” 
      陈克枯瘦的手指紧紧抓住林叶的胳膊:“你没疯,你真的没疯?” 
      林叶淡淡的说:“我当然没疯,你的那些心理学家愚蠢的可笑,什么事能让我发疯。”他顿了顿,含有深意的看着陈克:“要知道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可是有些人不敢说出自己心里的话,变得自相矛盾,这些人就是疯子。” 

      陈克激动的紧紧抓住林叶的手臂:“那你小时候被你父亲强奸过,你没有心理阴影吗?” 
      林叶忍不住笑出来:“心理阴影,那是什么东西林叶讽刺的动动唇:“被他上了我是很生气,可我也亲手打死了他,算起来我还对对不起他呢。” 
      陈克断断续续的说着:“那你,你。” 
      林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握住他的手:“是的,我上你是因为我喜欢你,不是什么见鬼的心理阴影,不是找平衡,是因为我喜欢你想要占有你,你懂吗?” 
      看着陈克一瞬间愣住的表情,林叶无奈的笑了:“我说爱你的话都是真的。” 
      陈克愣愣的看着林叶,慢慢的笑了,他的笑依然无比纯净,只是苍凉的带着血色。 
      清冷的泪顺着颊淌了下来,渐渐的越来越多。 
      林叶叹气,让陈克靠在他肩膀上,忍不住埋怨起来:“你这个人真是的,什么是都闷在心里瞎想,要是恨我就干脆杀了我,要是爱我就跟着我,偏偏你是这么别扭。” 
      陈克抬起头,泪水迷茫的眼睛惹的林叶一阵心动,林叶正要凑过去,陈克突然说:“如果我知道是这样,我早就死了。” 
      林叶停下了,眯着眼问:“什么?” 
      陈克苦笑了一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