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娴娘子 >

第27部分

娴娘子-第27部分

小说: 娴娘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衣儿才新婚,怎会纳妾呢?夫人担忧了!”秦楠脸色已是大变,哪里见过这样的母亲,竟催促自己女儿的丈夫纳妾。
  任富贵听到这边,已是明白的周氏的意图,想那洛子熙是不会娶黛黛了,也许白圣衣这一面还有希望,只要亲家应了,就是白圣衣不愿也无法了,现如今只要能把黛黛嫁出去就行,其他的也顾不得了。“亲家夫人,我夫人是担心你们白家的香火啊!这娴娴的身子却是弱了些,把她嫁过去的时候,我就是担心啊!你们不用客气,也不用难为,若是找不到合适的女子我们倒是有个好提议。”
  周氏站起身,激动的走到一侧,“我啊是和我们老爷想到一起去了,这个人既不会让娴娴委屈,还能和娴娴做个伴,也了却了白家香火的问题,老爷,您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就是,就是……呵呵呵!”任富贵也站起身,好似已经事成一般。
  白领南压着火气,已是后悔这趟探望,“亲家多虑了,衣儿还未想过要纳妾。”
  “未想过,那就现在想啊!亲家,娴娴一个人伺候圣衣真是辛苦的,她与黛黛一起长大,自小就是要好,你说她们姐妹若是一起伺候你家公子不是一件美事吗?”
  “就是,我一想都觉得真是甜蜜,姐妹共侍一夫,相互帮衬,多好啊!这以后说不定还是美谈一桩呢。”
  秦楠抿着嘴,真怕自己开口就会大骂,真是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父母,怪不得衣儿会说来这会惹一身的污秽,真是不假啊!白领南已是站起身,想要告辞,这样的亲家还是没有联系的好。就在二人要开口之时,身后的栀子已经是忍不住大骂道:“你们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白日做梦。”
  “你……你一个仆人,太无礼了!”周氏的笑容僵在脸上,气急说道。
  “我无礼,最起码我懂得礼义廉耻,不像你们,双眼向‘钱’,只会欺负我们少夫人,想你们家那残花败柳嫁给我们少主,你们做梦去吧!别以为我家主子不知道你们的那些烂事就会同意,我告诉你们,我家少夫人就是生不出孩子,我家少主也是不会纳妾,就是纳妾,也不会纳你们家的那个不守妇道,不懂廉耻,急着要爬上妹夫床铺的女人。哼!”栀子快速的呛声,句句铿锵,让任家二老的脸黑了一半。
  “你……你……你。”任富贵颤抖的伸手。
  秦楠心里却是一阵痛快,恨不得开口叫好。她硬是忍住笑语,厉声喊道:“栀子,你太放肆了,还不住口。”
  栀子见夫人肩膀微颤,心下明了她并没有责怪的意思,退后一步,不在出声,眼里却满是挑训的看着任家人。
  “亲家,真是失礼了。我们回去还好好管教小童的,今日就先回去了。”白领南冷着一张脸说道。
  任富贵还不死心,“那纳妾之事……”
  “亲家,我家衣儿暂时不会纳妾,若是纳妾我们在来商榷。告辞了。”
  三人转身离开,直到门口竟还听见周氏的声音,“不远送了,纳妾的事情亲家好好考虑哦!我们改日定去拜访……”
  白领南一声不吭,掀帘上车,可见已经是气到了极点,只差爆发出来。栀子见了,也不敢吭声,快速的赶着马车。白家都知道,少主时常发脾气,可是一般都是小惩而已,可是主子的脾气就不一样了,他平日里严肃一些,但礼教甚好,鲜少发怒,但怒火一来,可就谁也不敢靠近了。他小时候就听厨房的大娘们说,主子没娶夫人之前,和一位王爷争夺夫人,一怒之下烧了王府,硬是从府里抢了夫人,若不是先皇病危急需他救治,恐怕早就被砍头了。
  马车一停下,白领南便跨步下车,秦楠跟在其后。
  白圣衣跟娴娴坐在花厅用茶,见父亲面色灰暗回来,想必是与自己意料的一摸一样。他有些得意的暗笑,火上浇油的说道:“爹、娘,你们此行收获颇丰吧?”
  “衣儿!”秦楠喊道,喝止他恶意的激怒丈夫。可是白领南已是忍无可忍,只听‘啪’的一声,圆桌之上盛着点心的高脚花盘已经滑到地面,四分五裂,精致的点心更是砸的细碎。
  娴娴的身子明显一颤,“爹……”
  白圣衣却是不怕的轻笑,拉过她站到自己身后,低声道:“毋用怕,我爹脾气虽大,可是绝不会涉及无辜,他自己惹得火气自己会消的,你只要看戏便好。”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白领南转着圈大骂道,“天理难容,真该把这种人拖出去喂狗!栀子,栀子!”
  “在,栀子在这。”栀子颤颤应声。
  他一抬手,指着门口。“你告诉府中佣人,若是任家的人上门,都不接见,我们白家断不要跟这种不明是非,不知廉耻的人家来往!”
  “是,主子。”
  “气死我了,就应该揍他几拳。”
  “相公,咱们回房再说好不好?”秦楠尴尬的上前,欲拉丈夫回房,毕竟那还是媳妇的爹娘,他们就是再错,媳妇听了也会不快。
  “干嘛回房,衣儿,这种亲家咱们绝不交往。媳妇,我说这话你别难过,以前是我们不知情况,现在明了,自此之后你就我白家的媳妇也是白家女儿,任家那些人你就断了吧!”
  “相公!”秦楠见娴娴脸色苍白,眼眶泛红,恐其身子受不住他的话,“娴娴,你爹他是气急了,别跟他一般见识。等他气消了,咱们再说。”
  “娘,我虽不知道我爹跟你们说了什么话把你们气成这样,可是大概的我也能猜到。从他们毒打我,把我丢出任家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不是任家人了,若不是白圣衣,我想我已经自缢或是在某个角落舔着伤口,更或者已经满腹仇恨斯以报复了。”
  娴娴说着眼中已是忧伤一片,白圣衣心疼的拉过她的手。“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想了。”
  一句安慰,却是阴郁中的阳光,她牵强的扯出笑容,再次开口,“不用担心,虽是会难过,可是已经不痛了。我只是难过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父爱,我只是难过我娘的苦命。”
  娴娴的话让厅中的人,都有些动容。如此喜人的女孩,任家怎么忍心对她如此恶劣呢!秦楠眼眶微红,大步上前拉过她的另一只手,“孩子,咱们以后也不要难过了。你现在是我们的家人,衣儿会善待你,我和他爹也会视你如己出。”
  “娘!”
  “诶!”
  一应一答,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泪花。
  “走,咱们去洗洗脸,然后跟娘谈谈心,不理他们了。”秦楠说着便扶着娴娴离去,接着转过身冲相公跟儿子打着眼色,警告他们不许在娴娴面前提任家。
  两人一离开,白圣衣便冷冷开口,“任家有说了什么?”
  白领南刚退下的火气又一次的升腾,“提起我就气,没见过这样的父母。先是推说娴娴身子不妙,接着就说她无法后继香火,更可恨的是他们竟开口让你纳妾!”
  “纳妾?纳任黛黛吧!”眼中一丝狠意,看来任家还是没有学乖啊!
  “你早就料到了?”
  “我说过不要你们去的。”他冷冷的道,白领南却是愤恨不已。“任家大女儿在娴娴与未婚夫洛子熙即将成亲的时候,用药爬上了洛子熙的床,并强制的要嫁给洛子熙。娴娴也是因此被赶出家门的。我上门提亲之后,任富贵又要故技重施,想让二女儿跟我木已成舟逼我就范,可惜他却愚蠢的忘了我的身份,我便将计就计,和他们府里的长工换了房间,给任家一个教训。不过,看来他们并没有吸取教训啊!”
  “竟是如此,真是可恨!同样是女儿,任富贵为何如此对待娴娴啊!”白领南不解。
  白圣衣的眼神更是阴冷,“娴娴并非正室所出,再加上幼年丧母,更是不得任富贵的喜爱,其他的我也就不清楚了。”
  “这任家真是太过分了。”
  他微微一哼,满是讽刺,“不用急,很快我就会让他们把欠娴娴的都还回来,我会让他们跪在娴娴的面前,一辈子都站不起身。”
  白领南看着儿子,不再言语。心知他绝不会只是看着,必有动作。以前在家的时候,不管什么事,衣儿都是冷冷淡淡,好似没有感觉的一般。可如今,他这座冰山真的是开始融化了。“衣儿,你真的长大了!”

  一团乱麻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六月的天空蓝的透彻,空气中沁着隐隐的香气,轻柔的梨花柔软地飘洒下来,花瓣随着微风飘飘洒洒,树上茂密的叶子,让少数的梨花显得更是珍贵,在晨曦的微光下,像是一个个珍珠散发的温润的光泽。阳光透过繁密的树枝映的树下光影斑驳。
  一壶清茶,一碟茶点,几本医书,最重要的是良人相伴。只见树下两人,一坐一卧,好不惬意。
  娴娴窝在贵妃椅上,虽是清晨,可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身子还是有些发懒,她翻着一本泛黄的药谱,却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白圣衣坐在轮椅之上,一手捂着冒着热气的清茶,一手端着书本,半刻才会翻上一页,顺便抿上一口热茶,神色异常专注,根本没有发现自己正被人窥视着。
  “娴娴、衣儿。”门口传来喊声,两人一同转头,只见秦楠带着一个小丫头端着汤药走了进来。她先是仔细的看了看媳妇的脸色,见她小脸已不再苍白的吓人,有了嫣红很是满意,“嗯,今儿气色总算是好了许多,也不枉喝了那么苦的药。”
  娴娴却被这话,弄的一阵心虚,她脸上的红艳恐是偷看别人,做贼心虚的后果。
  “来,先把药喝了,这是你爹特意给你配的补中益气汤,他说你这血气不足的毛病应该不是一时半会儿得的,定要做好长期补养准备才好。”
  “啊?娘,那我是不是要喝很久的药啊?”她为难的端着药碗,浓浓的苦味已经让舌头发麻。
  “娴娴,这气血对女人可是很重要的,气血不足,老的很快的。你看看我,这可都是补养出来的。”秦楠扶着自己的脸颊,瞪着眼得意的说道。
  “真的吗?”她好奇的问道,婆婆却是比她见过的任何女子都要年轻,别说容貌如何,光是看那细致的肌肤就绝不会认为她已经年近四十。
  “自是真的,不过我还是吃了好多自己特制的美容丹药,等一会儿我拿些给你。”两人越说越是热络,只见浓稠的补中益气汤已被放到一边,看来每个女子都是在意自己容貌大过自己的身体。
  白圣衣放下医书,“娴娴,吃药。”
  “哦!”被打断谈话,她有些沮丧的端起药碗。
  “娘,你的那些丹药不要随便给娴娴服用,我可不希望看见满脸红斑的人在我身边。”他冷冷说道,让秦楠的脸一红。
  “红斑?娘,为什么会满脸红斑啊?”她好奇的问道。
  秦楠很是尴尬,“呵呵,娴娴,这炼药总是会出些意外,那只是意外,而且我已经改良的配方,这一次绝不会有红斑了。”
  “只会让你大片的红肿。”白圣衣端着书接道。
  “那,那次是意外!”她辩白道,可是明显的底气不足。心里很是埋怨,儿子也真是的,在媳妇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
  娴娴听着,心下对那丹药已经不抱幻想,她可不希望自己满脸红斑或是大片红肿。“呵呵,娘,丹药的事以后再说,我还是老老实实先喝药吧!”她吐吐舌头,老实的啄了一口苦药。
  秦楠冲儿子狠狠的一哼,本想在劝,但见娴娴紧着鼻子吞咽药汤只好作罢。待药喝完,她就遣走了丫头,道:“衣儿,我和你爹打算明日就回落月城了。”
  “娘,你们要走?”娴娴紧张的问道。“怎么这么快啊?不能在住些日子吗?我这做媳妇的还没伺候二老呢!”
  白圣衣放下书,也是微微讶异,本以为他们至少要待一个月,没想到还不足五日就要离开。
  秦楠淡淡一笑,“傻孩子,要伺候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只怕你会厌烦。”
  “不会的娘。”她急急辩白。
  “娘,跟你说笑的。我们急着回去,一个是我们出门的时候慌张,有很多的事情都还没有交代,怕下人们做的不好。这药田眼看着就要到了收割的时候,还有收购药材的定价都要你爹去定夺,不回去麻烦事就太多了。其二,就是雪儿,你受伤后她就没出过门,我看是有些内疚又拉不下脸跟你道歉,这孩子心里也苦,脾气大些你不要跟她计较,都怪我自小把她宠坏了。”提到若雪,三人的神色都是一变。
  “娘,我不会跟若雪计较的,我也没有怪她,反而心里还有些自责,的确是我夺了本应属于她……”
  “我不属于任何人,别以为你欠她什么,她就是被娇惯坏了的孩子。”冷冷的声音让秦楠眼里有着一丝遗憾和心疼,她拍拍娴娴的手,不理会儿子的气愤。“哎,你体谅娘就好。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