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娴娘子 >

第34部分

娴娘子-第34部分

小说: 娴娘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娴娴娇羞的推推他,站起身,拍拍的脸,打开窗子,“栀子啊,没睡呢,找相公有事吗?”

    栀子一见娴娴,咧嘴一笑,“少夫人,是一个病人抬着礼物前来答谢,非要见少主,少主睡了吗?”

    “没,我喊他。”娴娴转身,“一个病人来答谢你,说是想亲自见你。”

    白圣衣沉着脸,冲着窗外喊道,“礼物收下,人赶走便是,何时这么笨了!”

    窗外的栀子听语气,心下就是一颤,看来他来的又不是时候啊!都怪那个袁不放,送礼也不知道看时间,谁家大晚上的送礼啊!“少主,只是那病人似乎把一家老小都带来了,还抬了十多个箱子,看那架势是见不到您就不走了。”

    娴娴一笑,“好了,出去看看吧!人家好心谢你,哪有逛收礼不见人的啊!”说着,便将轮椅推倒他的身旁。

    白圣衣‘哼’的一声,“我向来都是光收礼不见人的。”可边说着却移身坐到轮椅上。

    她苦笑摇头,哄劝道:“走吧,人家来了咱们就见见,反正也没睡,就当是散步了。”

    他刚要推动轮椅,轮椅已经滑动,不用转身便知是谁,他撇撇嘴,却没有阻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她推着,以前就算是再累也不会让任何人推他行走,只因为他要证明着自己还不是废人,就算是腿脚不利索手还是好使的,可是对于娴娴他却不愿抗拒,甚至是放心的依赖,有着莫名的信任。

    一进大厅,满厅的人却是吓了娴娴一跳。

    “神医来了,在下袁不放,神医还记得在下吗?”一男子见到他们,便激动的起身。

    白圣衣回想一下,可是袁不放的名字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你是?”

    身后的娴娴‘啊!’的一声,“相公,你记不记得医馆第一天开张的第一个病人。袁老爷,你好像是伤寒,我没记错吧!”

    袁不放一听,更是激动,满脸的笑容和喜色,“白夫人好记性,好记性啊!正是在下,正是在下啊!”

    她偷笑一下,心中暗想:百两银子看个伤寒的,想忘记也难啊!面上却是恭维:“袁老爷气度非放,要记住很容易的。”

    “夫人夸赞了,夫人才是貌美如花,我见犹怜,白神医好福气啊!”袁不放诚心的夸奖着,可是白圣衣却是微微皱眉。

    他冷声说道:“不知袁老爷非要见在下何事啊?”

    袁不放一听,忙喊着家人过来,“夫人,雀儿,美音,佳期,还有你们都快过来给白神医叩头。”呼啦一下,七八个女子齐刷刷的跪倒在他们面前。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啊!”娴娴急的上前拉人,袁不放却满是笑意的开口:“夫人,这一跪是应该的啊!白神医,用了您的药,我的两位妾室都怀上了孩子,我今儿一知道消息,便拉着家人全都过来了,您就是我们袁家的大恩人啊!”说着他便也要跪下,白神医躬身一拉。

    “袁老爷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再说您也是付了诊金了,大可不必如此。”他淡然的说道,好似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情境。

    “白神医,我袁不放说过,若是我真的有了子嗣,定已千金酬谢。这儿除了带着家人道谢之外,我也是兑现诺言来的。”说着他起身打开自己带来的箱子。

    娴娴瞪大了眼,简直不敢相信。一箱子满满的金子发出灿灿的光彩,夺人眼球。“这……”

    白圣衣却只是淡淡的一瞟,便说道:“金子我就收下了,您也快让家人起身吧!怀孕不足一月,安胎很是重要,还是少出门的好。”

    袁不放紧张的先去扶起两名看上去还没有娴娴大的小妾,接着躬身又是行礼,“多谢白神医,若是这次我能得男,一定再来酬谢。”

    “那就不必了,生男生女那是天意,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我劝袁老爷还是看开一些的好。夜深了,孕妇都要多歇息,我们就不久留了。”明显的赶人意味,袁不放却奉若神谕一般。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等我的妾室剩下孩子,再来拜会。”

    “栀子,送客。”


48 人满为患
    “娘,娴娴来看您了!”一杯水酒撒在坟头,栀子在一旁除着野草,白圣衣拄着双拐站在一边,“娘,我带来了你喜欢的桂花酒,还有这一篮子的梨花就是咱们一起种的那棵梨树上摘下来的,也是今年最后的梨花了,等梨树结了果子,我再带来给您尝鲜,还有秋梨膏、梨子酿、还有娴娴小时候娘做给我的梨香酥,娴娴都带来给你。超速更新 以前在任家我没办法准备这些给你,可是现在我可以了,相公家的厨娘很是厉害,虽是没有婆婆的手艺好,但已是上层了。”

    “我婆婆的好手艺真是让我羡慕,可是娴娴好笨,都没遗传到你的巧手,学不来做吃食,只能等着别人做给我吃。”她吐吐舌头,将梨花悉数的插在坟头的石碑旁边。“娘,我嫁人了,真的嫁人了!他叫白圣衣,我上次跟您说过。他待我很好,真的很好。”

    白圣衣上前一步,慢慢的放下双拐,跪在娴娴的身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岳母,小婿今日和娴娴一起敬你一杯,算是补上我们婚宴的喜酒。我会善待她的,小婿向您保证,绝不负她。”

    水酒散在坟前,他用力的揽住她的肩膀,“栀子,把人参拿来。”

    “是,少主。”栀子快跑到马车将娴娴陪嫁的人参递了过来,候在身后。

    娴娴看着人参,红红的眼眶凝着泪水,“当年若是有它,我娘便不会死了,大夫说只要一根千年人参掉命,我娘就能活过来的,可是……可是……”

    “娴娴,别想了,岳母也不希望你总是回忆那些不快乐的事情。”他拭去她的眼泪,当初他还满是不解她为何非要根人参当嫁妆,没想到,竟是这根人参害她失去母亲。

    “爹的心真的好狠,他不愿意……他连一根人参都不愿意给我们,他为什么这么狠?为什么?”眼泪批了啪啦的下落,她靠到他的胸前,“以前我不敢想,因为我好怕自己会哭出来,哭了出来我就没有办法活下去,哭出来就没有力气活下去,我每日都假装忘记,可是我真的好恨,好恨,恨他的心狠,恨他待薄我娘,但如今我能报复了,却根本狠不下心,下不去手,我好蠢对不对,对不对?我应该为娘讨回公道的,我……”

    “够了,娴娴,别想了。他们欠你和岳母的,我一定会让他们还回来,我保证,一定要他们还回来!”殷红的眼满是杀气,握紧的拳头克制着自己,他从不知她竟是如此的矛盾,今天的她脆弱的不只是一颗心。就要到收获的季节了,任家前几日坏事不断,他们根本无暇顾及药田,他倒是要看看任家如何给他那么多的药材。

    眼泪挂在眼边,抽泣的声音也渐渐变小,她轻叹一声,用力的吸吸鼻子,摇摇头,“不需要还回来了,我娘已经在这里了,还了再多她都感觉不到了。我只是一时的激动,释放一下,哭过了也就好了。如今你在我身边,我在不需要那些恨了……”

    “娴娴……”他心疼的喊道。

    娴娴勉强的一笑,拿起一边的纸钱,用力一撒,“娘,我现在就把这本应是你的都烧给你,但愿您不会再有遗憾,我会幸福的,不要担心我……”一碟纸钱慢慢燃起,她拿起人参毅然的投入火堆之中。栀子拎着一袋子元宝也投了进去,橙红色的火焰,染红了他们的脸。

    纸钱就要燃尽,栀子先扶起白圣衣,再扶娴娴起身,可是她一站起,头部就满是眩晕的感觉,身子也跟着一晃。白圣衣紧张的丢掉一拐,伸手扶她。“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只是有些晕,可能是跪久了。”

    “栀子,你先扶娴娴上车。”他忙说道。

    “好。”栀子见她脸色发白,忙搀着她向马车走去,“少夫人,您先上车,我去收拾一下便好。”

    “去吧。”栀子下车后,白圣衣就走了过来。他一上车,便嵌住她的手腕。

    “我没事的,可能是跪久了,有些眩晕而已。”

    放下手腕,他倾身拉开车上的小匣子,拿出‘红丹’塞到她的口中,“脉有些弱,血气依旧是不足,这些日子一直在补,怎么还会这样呢?”他眉头锁紧,满是担心,脉象并无太大的异常,可是若是时而这样也不是办法。“回去之后,把停了的补药再用上吧!可能是你的身子以往就虚,再加上连着两个月都失血休克,导致你气血不畅,头晕目眩。”

    一想起那浓稠的补药,她便打怵,可是见他又是自责又是心疼的样子,抱怨的话瞬间吞回了肚子里。拉过他的手,挪着身子将头枕在他的腿上,“我没事的,现在已经不晕了,只要我回去按时吃药一定没事的。刚刚一定是跪的太久,再加上哭了一场,耗费了体力才会这样的,真的不用担心,你是神医,若是有事早就诊出来了。”

    “你啊!”知道她有心安慰,他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子,“回去的道上睡一觉吧,昨儿被那几箱子金子弄得你都没有睡好,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你守财奴的本性呢?”昨日袁不放一走,娴娴恐其金子被盗,硬是让仆役把金子抬进了屋内,他在外间一会儿就能听见她下地查看的声音,这一夜他都不知这丫头到底起了多少回身去看金子。

    她脸微红,嘴硬的说道:“我本就是守财奴,是你没发现而已。”

    白圣衣一笑,“那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还大方的说道‘不需要回报’,当时你怎么不开口要金子呢?”

    娴娴转正脸,面对着他,“那时候你一身狼狈,我哪里知道你是白圣衣啊!若是知道,我一定会狮子大开口的,要金子可不够,要金库还差不多!”

    “你现在不就是要了我这个金库吗?”他摊摊手,玩笑的说道。娴娴听着忽的大笑,弄得他很是不解,“笑什么?小丫头又想到什么了?”

    她钩钩手指,让他靠近,“栀子曾说过,,报答我……呵呵呵……”说完,她笑的更是蜷曲起身子。

    白圣衣的脸一红,这栀子还真是皮痒,居然敢背后这么编排他。他眯起眼,低头看着笑到岔气的小女人,眼神一转,猛地低下头,“可是我好像还没以身相许啊?娘子,你说这话是不是要为夫的以身相许于你啊!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婉转,直说便好!”说罢,头越来越低。

    娴娴大惊,“没有……”她窘的想起身躲开,可是她一动,嘴唇竟正好碰到了本是逗弄她的白圣衣的唇上,两人皆是一惊,不敢动弹。

    “少主,大门口被堵住了!”

    浓情之时煞风景的大有人在,两人微红着脸起身,娴娴低头抿着嘴唇,有着一丝窃喜和微窘。白圣衣看着她的样子,挑眉一笑,“娘子,剩下的咱们回去继续!”说罢,便转过身挑起车帘,瞬时撂下脸色,“大门堵住你也跟我说,下回府里的烟筒堵住你是不是也要报告一下啊?”

    栀子挠着头,满是委屈,“可是大门堵住咱们怎么回府啊?”

    他冷哼一声,抬头张望,竟见门口全是抬着红箱子的人,“栀子,你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让他们快些散开。”

    “哦!”栀子跳下马车,“喂,喂,喂,你们都是什么人,快闪开,别当了我家少主的道。”他这一喊,人群瞬间集中了过来,吓得他忙后退到马车上,“唉,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

    白圣衣和娴娴听见栀子慌张的喊声,掀开车帘,挪到外面一看究竟,“栀子,这是怎么了?”她刚开口,栀子还未回答,就见几个华衣锦服的老头扑了上来。

    “神医啊!您救救老夫吧!”

    “神医,您先救我,我出一千金。”

    “我出五千金……”

    白圣衣坐到车外,一举手,让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大家都知道我看病的规矩,今日医馆休息,你们明日再来排队吧!”

    一个紫衣服的老头,上前一步,“神医,你今儿就开开恩,多钱我都出,只要能让我生出儿子别说千金,家产分您一半都行啊!”

    “神医,我家七代单传,可是到了我这一代,小妾娶了一堆,可我都五十了,却还未能生下一儿半女,以前我也诊过大夫,可是都没有效果,昨日听袁老爷说,他才吃了您三服药,两个小妾都怀了身孕,我不要求非是儿子,女儿也行啊!只要我们苑家别断了,我就是倾家荡产都愿意,神医啊!求求您了!”后面的绿衣老头开口说道,一脸的悲戚。

    “我家也是,小妾一堆,就是没有一个娃,神医……”

    “我也是……”

    白圣衣皱起眉头,脸上已经有些怒意,该死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