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娴娘子 >

第9部分

娴娘子-第9部分

小说: 娴娘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碌氖奔洳拍艽蛟旌谩!
  “三小姐,您可喜欢?”栀子问道。
  娴娴微笑着点点头,栀子忙让包起来,连价格都不问。老板自是笑的合不拢嘴,忙又介绍别的饰物。
  “栀子,我不要首饰了,平时我也不怎么戴,咱们去别的店家看看吧!”娴娴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饰品,有些着急的说道,不管有钱没钱,这些奢侈品她就是买的再多也没有机会戴的,还是不要浪费的好。
  栀子知道她不自在,只能笑着应声,心里却对她更是有了好感,别人若是她大概早就放肆的买了,可是她却犹犹豫豫,只选了一支碎玉步摇,这其他的反而都是他选的。可见她并非贪财好物之人,难能可贵啊!
  出了金饰店,他们便进了绸缎庄,这一回栀子也不问娴娴,一进去便直接嚷道:“我们家的小姐要选缎子,她喜欢清静,老板可不可以先关上门啊!”说着,就拍出一张银票。
  店里的客人无不哗然,有的认出娴娴更是指指点点不愿离去。她静静的坐着,让自己不去听,手划过身边案子上的缎子,心里却是疙疙瘩瘩。
  “喂,张老板,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居然要赶我出去,我告诉你,你在这店面好似也是洛家租给你吧!你知不知道我女儿现在可是他们洛家的夫人啊!”趾高气扬的声音从绸缎庄的内室传出,“到底是什么客人竟要清场,我倒要看看是长个什么样子。”
  娴娴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碰见大娘,身子不由的一颤。听见‘洛家夫人’几个字,栀子就想到是谁了,他站起身,走到娴娴的身后,“三小姐,不用怕,别忘了你如今已经不是任家的人!”
  她轻点一下头,站起身,等待着出了任家后的第一次碰面。
  周氏满是不耐的大声斥责的店家,“张老板,那个要清场的客人呢?客人呢?”
  张老板有些为难的拦着,“任夫人,这客人您还是不见的好啊!下一次您来光顾我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还不成吗?”
  “不成,你当我任家缺钱吗?告诉你,我大女儿的聘礼可就是千亩良田,等秋天一到这一田地的药材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周氏不依不饶硬是推开老板,向娴娴的方向走来,当看见娴娴的时候,一脸的震惊。“你,那客人不会是你这个贱丫头吧?”
  栀子一听,怒斥道:“你这肥婆怎可出言不逊,还不快给我家小姐赔不是!”
  周氏被唬了一跳,身子不由的退后半步,可一想娴娴硬是又上前的一步,“吱吱吱,你家小姐?这位小哥,我看你是被这丫头给哄骗了吧!你别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那都是她哄男人的把戏。你可能是不知道,她啊,可是因为不守妇道,有辱闺誉被我们任家赶出去的女儿。”
  娴娴的脸上满是痛苦,忽的觉得自己好累,争了那么多年,吵了那么多年,现如今她已是一身的疲惫。栀子一见她脸色大变,怒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上前一步,很是用力的推了周氏一把,“你这恶妇,居然对我们家未来的夫人出言不逊,真是该死。老板,你若是不想做生意,就直说,这无谓的人怎么还在店里啊?不知道我们小姐喜欢清静吗?”
  周氏一个踉跄才站稳身子,跟着的小桃,忙扶住她,“夫人小心。”
  绸缎庄的老板为难的上前,“任夫人,您还是快些离去吧!”
  周氏一见自己讨不到便宜,更是气恼,便对着老板大吼道:“好,你既然赶我,就等着洛家收回店铺让你去喝西北风吧!你等着!还有你!”她指着娴娴,“别以为攀上高枝就了不得,我告诉你,就你那残花败柳的身子早晚会让人丢弃的,?小桃,我们走!”
  周氏一离开,老板走过来,“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三小姐了,现在没人了,你们尽管挑,喜欢那一匹小的给你们拿。”
  娴娴的身子已经僵硬,怔怔的坐下。周氏临走的那一句‘我就不信什么好人家会要你’久久的在耳边不散,白家家大业大,白圣衣的父母知道定是不会让他娶自己,到时候是不是还会像现在一样呢?可是她有选择的能力吗?她没有,除了白圣衣之外,她再也没有完成娘亲遗愿的机会了。

  心动我情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白圣衣拿着医书坐在院子里,可是心却久久不静,他轻叹一声,放下医书低头看着自己的腿。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任娴娴会给他那么大的影响呢?难道……
  “少主,我们回来了!”栀子拎着包好的礼盒,走进院子。
  白圣衣忙收起心神,拿起医书,故作无意的应了一声。“回来了。”
  娴娴微微侧身便走进了房间,没有言语,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栀子拎着东西,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三小姐真是可怜啊!”
  白圣衣一听,皱起眉头,“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们在绸缎庄碰见了三小姐的大娘,那婆娘还真是狠毒,说什么‘三小姐的名声没有好人家会要她’类似的话,三小姐听完神色大变,也没什么心思买东西了,就匆匆的让我带她回来了。”栀子气愤的说道。
  他的心一紧,难怪她连招呼都不打,看来是担心白家。“栀子,把东西拿下去吧!准备一下,明天跟我去提亲。”
  “是,少主。”栀子一走,他便推动轮椅。
  “噔、噔、噔。”
  坐在床上的发呆的娴娴被敲门声一惊,“谁啊?”
  “是我!”清冷的声音,让她站起身。
  “你怎么来了?”
  白圣衣进了房间,看着娴娴脸上未退去的哀愁,指了指身边的矮凳,示意她坐下。
  “有些事不是担心就不发生,有些人也不是躲避就可以不遇见。娴娴,不管是白家,还是别人家你都会担心一些事,不过我至少可以跟你保证的是,没有人可以做我的主,我的决定也不会因为一些外力而改变。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也要对我有信心。”
  娴娴的眼里透着渴望,可是却依旧担心。她和洛哥哥相处十年,都没有应有的信任,而他们只相遇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你在想什么?”盯着她的眼睛,他发问,看着她眼中的质疑,他觉得很不舒服。
  深吸一口气,娴娴的握紧拳头,不管可不可以长久,至少她可以完成娘亲的遗愿,也许这就够了。“我,我想嫁给你,我要嫁给你,我必须要嫁给你。若是你们家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我,我可以等出嫁到你们家以后就离开,远远的离开,再也不出现。”
  她的话让白圣衣把着轮椅的手忽的一紧,“离开”两个字很是刺耳。他背过身,“我娶你,就不会让你走。你若是只想出嫁,我可以给你万两金银,那样肯定会有男人愿意娶你。我以为你要我娶你,不仅仅是要在任家抬起头,风风光光的出嫁,更是想要一个一生的依靠,也许是我想错了。”轮椅摩擦的地面的声音,让愣住的娴娴快速的转身。
  “白圣衣……”
  轮椅没有停下,他亦没有回头,“桌上的东西,每天吃一勺,可以让你好睡还补血益气,别忘了吃。”
  她怔怔的侧目,只见桌子上一大碗暗红色的浓稠,心不住的颤抖。看着就要消失的白衣,她快步跑了出去,“白圣衣,我信你,真的信你。”这是娴娴从七岁开始,第一次全然的去相信一个人,也是第一次勇敢的放开自己。
  轮椅上的人明显的一顿,在她看不见的面容上,隐隐的露出一抹笑意。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她的脸,眼角一颗晶莹烁烁闪光。
  口中的甜甜的味道很是温暖,这一夜的酣香直到天明。
  ~★~☆~★~☆~★~☆~★~☆~★~☆~★~☆~★~☆~★~☆~★~☆~
  【任府 】
  “老爷,你都不知道,昨日那个贱丫头真是气死人了,也不知她搭上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竟阔气的要清场买东西,还赶我出去。人家都说,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这丫头真是跟她娘一样有本事,整个一个狐媚子。才被我赶出去两天,就搭上金主,哼,我看她能风光几时,等她被抛弃,要是她回来求我,我一定拿扫把赶她。”任家的餐桌之上,就听着任夫人不断的埋怨。
  “娘,娴娴真的清场买东西啊?好厉害哦,那一定很风光吧!”黛黛一脸的羡慕。
  周氏‘啪’的放下碗筷,很是用力的点点她的额头,“你啊,不是我说你,你们姐妹没一个让我省心的,你大姐算是嫁出去了。你努努力,好好打扮打扮自己,别一天天都知道吃东西。小心你嫁不出去!你大姐和姐夫一会儿就回门了,我跟你姐夫说说,让他给你介绍好的对象,一会儿嘴甜一些,知不知道?”
  “知道了,娘!”黛黛噘着嘴应道,拿起一旁的桂花糕填进嘴里。
  任老爷轻哼一声,听烦了夫人的唠叨。“好了,别说了。娴娴已经不是任家人了,就不要提她。菁菁和子熙就要到了,快叫下人收拾了桌子,都别吃了。”
  “对、对。黛黛你快去打扮一下,快去。小桃,你们快些收拾好。”周氏扭着微胖的身子跟任富贵向前厅走去,刚刚坐定,丫鬟们便来通报。
  “老爷、夫人,大小姐和姑爷来了。”
  周氏和任富贵扬起笑脸,只见洛子熙面无表情的跟着任菁菁想屋里走来,人整个瘦了一圈,很是憔悴。
  “爹、娘,女儿回来了。”
  “回来好,回来好!”周氏起身,看着女儿一身的红衣,珠光宝气,欣喜不已。
  “岳父,岳母。”洛子熙轻唤了一声便坐到的一旁,脸上毫无笑意。
  任富贵脸色也有些难看,又不好发作,只能怒目坐下。菁菁一见,坐到洛子熙的身边,“洛哥哥是不是累了啊?今儿一早就起来到库房点礼品,就希望爹和娘能喜欢。”
  任家两老一听,难堪的脸色马上好转。虽说洛家给了千亩良田,可是也要等到收成才有现银,如今任家就是坐吃山空立地吃陷,“那可真是谢谢子熙啊!”
  洛子熙更是不耐烦,今日他本不打算来的,若不是爹非要他来,他一辈子都不愿再踏进任家。“岳父,岳母,菁菁也见了,礼也送了,小婿就先走了。菁菁若是愿意就在这住上几日也没有关系。”
  “洛哥哥?”菁菁大惊。
  “洛子熙,你是不是有些过分啊?”任富贵也是大怒,“你说你从进来笑过一下吗?你看看你像是新郎官见岳父的态度吗?你真是……”
  洛子熙站起身,一脸的无所谓,“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我要怎样笑出来呢?是笑你们任家逼我娶不喜欢的人,还是笑你们任家赶走娴娴呢?千亩良田已经给你们了,今日我也备了下百两银子,应该够了吧!你们非要我这女婿不就是为了银子了!”
  “洛哥哥,你怎能这样说呢?”菁菁又是气恼,又是伤心,从她进了任家这三天,每一天不是刻意讨好,他却始终不给她一个微笑,今日回门,她见他一大早便去点银子,总是欣慰他还是在父母面前给她几分面子,没成想这银子不过是羞辱他们任家人而已。“洛哥哥,就是你再不愿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娴娴她失节在前,是你不要娶她为妾了,终归还是你不要她的啊!她一个失了节的小姐,我们任家能留她吗?若是留她,黛黛又怎么嫁人呢?娘赶她出去也是常理。”
  洛子熙无法辩白,只能立在那里,心里又是恨,又是悔。从得知娴娴被赶出去的时候,他就悔了,娴娴被打伤,还被赶出去,这让她怎样过活呢?一想起她柔弱的模样,他的心便会狠狠的揪痛,他怎么会糊涂到一见她失节就什么都不顾了,他蠢啊,娴娴那么乖巧守礼,一定是有苦衷的,可是他却连给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判了她的死刑,他该死,是他该死啊!
  周氏一见,忙缓了声。“哎呀,你们夫妻什么话说开了就好了,子熙定也是知道改过的,菁菁,快别哭了,回门的大日子,怎么能掉眼泪呢!今儿,我还跟你爹说,要子熙给黛黛找个好婆家呢!黛黛也大了,也该是出嫁的时候了。”她轻拉菁菁,示意她安抚洛子熙。
  任富贵也知道现在的任家还是要靠洛家,他轻叹一下,“子熙,坐吧!你自己想开一些,娶了菁菁就待她好些。算了,不说这些了,说说田地的收成的事情吧!我们任家的人手少,不知道你家的工人是否可以过来帮忙啊!”
  洛子熙一听,眼里满是讽刺,“岳父,我们洛家的田地更多,到了秋天我们都要找一些短工帮忙,我看任家的田你们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这……”任富贵为难的看看菁菁,她忙拉拉子熙,“洛哥哥,这些田地啊什么的就别说了,这些事还是让爹跟公公商量吧!我们……”
  “夫人,老爷。”小桃此时慌张的跑了进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