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鱼跃龙门(重生) 作者:时空错乱(晋江金牌推荐vip2015-02-17完结) >

第22部分

鱼跃龙门(重生) 作者:时空错乱(晋江金牌推荐vip2015-02-17完结)-第2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湍阉盗耍鹇胨醯米约旱钠拮釉谘采暇涂梢酝臧艽笊┙柑踅至恕

    如果大嫂蒋琬的水平真的是京城里闺秀的最高水平,那么他这个娘子真的就可以在样貌上完败整个京城的闺秀圈了!

    虽然以前他见了李鸿过之后,就知道自己的妻子作为李鸿过一母同胞的姐姐,在样貌上决不会输人,可是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李徽居然会这么漂亮!

    不过自古红颜多薄命,自己的妻子虽然貌美,但还不是经历了这么多挫折吗?如果不是自己的父亲慧眼识珠,说不定现在自己就见不到这个人了。

    想到此节,赵庆诚心中后怕,微微在手上加了一点儿力度,惹得李徽在他的怀中“哎呀”的一声,那娇嫩的声音让他更加的激动了,只是也顾忌着自己妻子感受,放松了抱着他的左手,夹紧马腹,让马慢了下来。

    同时,赵庆诚温柔地问了一句:“娘子,可是我骑马太快了不舒服?”

    李徽此时脸红得很,只敢把头埋在赵庆诚的胸口,根本不敢看他的脸,也不敢让街边围观他们这对新人的群众们看到自己的脸,只是小声地说道:“没事,夫。。。。。。夫君,不用理会我,我没事的。”

    她虽这么说着,赵庆诚却还是放缓了马速,抱着新娘子得意的招摇过市,让大家都看到他喜庆的样子。嘴中不忘安慰李徽道:“娘子,岳母大人和小舅子他们乘车在后面跟着呢,我们回去早了也要等他们到了才能拜堂的,慢慢走好了,也不着急。”

    李徽在他怀中蚊子哼哼似的“嗯”了一声,便不再敢和他说话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身体接触是拉近两个年亲人距离的最好方式,大秦朝新婚的小夫妻们很多都受益于这个结婚的风俗,成亲后的一段时间内,大抵感情都很好,而且正室夫人也可在妾室面前得意此节——妾室是没有资格和丈夫同乘一马的,只能用一顶小轿子接着灰溜溜地从后门抬进家里来。

    赵庆诚和李徽居住的新宅子虽然是赵季氏准备的,可是赵志刚也在严格地把关呢,所以地处内城黄金地段,本身质量也不差,是一个四进的宅子,虽然比不上赵家本宅那么宽敞,但是两个人居住还是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日后就是再多添几个子女、儿媳妇都不嫌多。

    赵志刚和赵季氏自然早早就在新宅子里面等着赵庆诚从李家将新娘子接过来了。从赵庆诚成亲的这一日起,他就相当于和赵家分家析产了,赵家给他的都放到这个新宅子里面来的,其余放在赵志刚宅子里的都是日后泽哥儿继承的,没有他什么份了。

    为此,赵志刚自然不愿意亏待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宅子的位置、朝向都是他亲自挑的,而且请了工匠细细地设计、粉刷,弄得像一个新宅子一样,一点儿都没有任何破败的气息。其他的诸如家具、博古架上的各种摆设等等,出了赵季氏拿出来的那些,还私下里祝福赵祁海从自己的小金库收藏里面拿出来了很多好东西放到了这里,自然又惹得赵季氏和他有了一番口角。

    可是为了自己的诚哥儿,值!

    虽然诚哥儿是庶子,可是他的姨娘深得赵志刚的喜欢,他自己也争气,赵志刚对他的看中并不比对自己的嫡子的看中要少一些。

    甚至,今天的赵志刚还更开心一些,因为他可是今天绝对的主角!他的哥哥虽然也送来了礼物,但是却没有带着全家来参加诚哥儿的婚事。

    而且赵志刚也怜惜诚哥儿母子,诚哥儿的母亲怜月姨娘是没有资格出席这种场合的,甚至没有主母赵季氏的准备,她连自己大门都出不去!所以她却是见不到自己的儿子这么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所以赵志刚看着意气风发的诚哥儿带着新妇一起进屋的时候,眼眶不禁湿润了,自己的两个儿子都长大了呢!之前泽哥儿成亲的时候,自己还没有这种感触,因为泽哥儿和他媳妇儿成亲后还和自己住在一起,每日可以和他们一起吃饭,还是一家人。

    可是诚哥儿,诚哥儿这次成亲之后就会搬出来了,日后自成一家,想要见一面都不容易!

    赵季氏看出来了赵志刚的一脸激动,心中有些不忿,凭什么对这个小贱种这么好?只是今天毕竟是赵庆诚大喜的日子,赵季氏也不愿意和赵志刚吵,坏了他的兴致,于是赵季氏用手戳了戳赵志刚的手臂,说道:“老爷子,大喜的日子呢!快快,新人进来了,要高高兴兴的,不然兆头不好!”

    赵志刚立即收了自己的情绪,笑呵呵地迎接了新妇。看到李徽面貌的那一刻,赵志刚心中也一惊,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赵季氏,对她略满意了一些。

    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赵季氏自然明白赵志刚刚才那一撇的意思。她心中得意,想要让这个小贱种找一个既没有家室也没有家财的妻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样貌,还有李鸿过那样有出息的弟弟,日后她肯定被老太太的唾沫星子淹死!

    赵季氏心中觉得,只有年纪轻不懂事的男子才会喜爱女人的颜色,其实对一个女人来说真正重要是家室和教养,而李徽这两样都没有,甚至在永平县还有一个糟糕的名声,配那个小贱种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最好他们两个小夫妻再好得蜜里调油,每日里都卿卿我我,再把学业也荒废了就更好了!

    不一会儿,李鸿过他们的马车也到了新人的家门口了,又是一封炮仗噼里啪啦的迎接,然后李鸿过扶着母亲李蔡氏从正厅走入了客厅之中。

    至于李妍、方宝英等人,因为是未嫁的女眷,所以并未跟着在新房的正门之中下车,而是由小厮和方常庆护着进入了新房的后门之中,方常庆直到把女儿和李妍送入了二门之后才转身回头去正厅观礼。

    李蔡氏被李鸿过扶着进屋之后自然少不了和赵志刚夫妇一阵寒暄。以前他们之间是学子和学正这种上下级的关系,李蔡氏在赵志刚夫妇面前自然是恭敬万分。可是现在两家人既然已经做了亲家,就变成了平等的关系,她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端起了一些架子,免得赵志刚夫妇二人看轻了李徽,让李徽在赵家人面前抬不起头。

    赵季氏自然也发现了这个微妙的变化,李蔡氏对她的态度和第一次见面时有了一些变化,可是她也不气恼,反正她心中对这个庶子媳妇儿也不怎么重视,没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和李家人好好相处,自然管不着她的态度,只要不是无理就好了。

    再说了,李蔡氏这样端着让她心里还觉得舒服点儿,要是李蔡氏的性子是那种阿谀奉承的,她不想说话都要舔着脸过来搭话,她才更是心烦,觉得扫兴呢!

    主位上的三人坐定后,李鸿过站在了一边观礼,只听得司仪喊着:“新人跪,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李鸿过的眼睛也湿润了,前世里他也是在这个年纪看着大姐姐成亲的,可是不到一年却看见了大姐姐冰冷的尸体!这一世里大姐姐的命运有了很大的改变,希望大姐姐日后可以幸福,和大姐夫和和□□的过日子。

    新人跪拜之后,就被送入洞房了,李蔡氏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就被李鸿过扶着到后院入席了,赵季氏自然也是到后院里去和女眷一块儿入席的。

    李鸿过送赵季氏到二门就进不去了,将母亲交给了新买来的一个小丫鬟搀扶,然后自己去了前院里入席。

    这一次的席面可不像赵庆泽成亲时候那样可以躲了,他要去将自己的姐夫灌醉,也难免会被姐夫和他的朋友灌醉,总之,今天就是不醉不归!

    没有了兄长的约束,赵志刚喝酒也喝得很凶,再加上他心中其实在欣喜之余是有一些难过的,便更是狂给自己灌酒,将自己也灌得是烂醉如泥。

    只是赵庆诚毕竟是新郎官,劝不住自己的父亲,也劝不住自己的小舅子,更是按捺不住自己那帮狂给自己灌酒的兄弟们,自然只能使出了最经典的一招——装醉!

    不容易啊!过五关斩六将才见到了安安静静坐在新床上的新娘子。

    看着李徽红扑扑的脸蛋,再加上她无意之中流露出来的温婉性子,优雅的谈吐,赵庆诚觉得——自己这个媳妇儿娶得真不冤!自己的嫡母貌似无心之下给自己做了件好事呢!

 第31章 新妇立威

    第三十一章(新妇立威)

    赵庆诚迷迷糊糊的醒来之后,看见软玉温香还抱在自己的怀里,心情大好,回想起作业的旖旎情景,更是笑眯眯地在自己小妻子嘴上亲了一下。

    可能是昨夜真的被累坏了,小妻子睡得很沉,就算被自己亲也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反而是把脸往自己怀里又拱了拱,继续睡觉,模样动作都像极了他以前养的一只小奶狗,可爱急了。

    见到小娇妻的表现,赵庆诚便也不愿意起身,而是就这么抱着自己的小娇妻在床躺着,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发丝,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

    约莫一个时辰左右,李徽才醒过来,发现自己抱着赵庆诚睡觉的姿势,大惊地推开他,一抬眼,却将视线撞进了赵庆诚的眼睛里,看着他笑容满面的脸,李徽心中的惊疑才平息了不少。

    但她还是羞红了脸,一半是因为自己昨夜里和夫君的伦敦事,一半则是因为今天的懒觉。李徽微微低头说道:“夫君,什么时辰了?可是妾身起迟了?”

    李徽心中有些微微的懊恼,母亲在家中教导过自己,嫁人之后就要以夫为天,一定要在夫君醒来之前就醒来梳妆打扮,然后细细伺候他,将他的衣食住行都打理妥帖,可是自己第一天就醒得比他迟了!

    但是这根本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昨天夜里真的是好累、好疼,且夫君洗身之后抱着自己就睡着了,自己可是睁着眼睛到接近天亮时才睡着的呢。

    而且李徽不知道的是,前几日里她心中的那根弦都是绷得紧紧的,生怕自己成亲这天再遇什么波折,所以一直休息不好,到了昨夜之后,一切水到渠成,她终于顺利出嫁,才松了心中的那根弦,因此便睡得格外的香甜。

    赵庆诚笑着对自己的小娇妻说道:“徽姐儿,是么?我以后叫你徽姐可好?日后你可以叫我诚哥儿,或者叫我的字松林。徽姐儿你且不必担心,今日里是我们二人成婚第一日,想做什么都随心所欲,现在一点儿都不迟,我们便是想再睡会儿也不妨事。”

    大秦朝的规矩里面,新人成亲第一天是归自身的,可以熟悉一下双方,熟悉一下双方的家庭以及各种事务,随两个小夫妻自己分配。

    对于赵庆泽那样和婚后和父母共同居住的人来说,新婚第一天去向父母请个安也是应有之义,但是并不是正式的敬茶,而是就好像日常生活那样的随意请安而已。对于像赵庆诚这样分家别居的人来说,第一天就完全可以在自己家中度过,或者带着妻子去哪里游玩,总之,可以做自己的主。

    新人成亲第二天才是正式的拜见男方家的父亲亲戚各色人等,新妇恭恭敬敬地给公公婆婆敬茶,给长辈敬茶,然后收获一堆礼物,并且受小辈们的礼,给小辈准备礼物。

    新人成亲第三日是回门,新妇带着新郎官回自己的娘家,新郎官给自己的岳父岳母以及各色亲戚敬茶,与新妇第二日的礼节基本一致。

    大秦朝这样的规定主要是□□皇帝为了确立分立后小家的独立自主权,如果一切还是按照以前的风俗来,即便拆分后的小家分院别居,可是权力还是被主家和父权所累,难以得到真正的自主权,这样拆分世家就有名无实,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于是他便强制移风易俗,硬生生地将世家那种庞然大物经过几百年的时间拆分得差不多了。

    到如今,大秦朝已经经历了几百年了,这种小家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了,赵庆诚和李徽自然不急,可以慢慢地温存一番,不必忙着为长辈们而活,可以随心过着自己的日子。

    二人又在房间之内笑闹一番,然后才起身梳洗。自然是赵庆诚的贴身丫鬟麻利地替他更衣,而李徽新买的小丫鬟则笨手笨脚地给她穿衣。

    赵庆诚的贴身丫鬟是菊芳,看到李徽的小丫鬟笨手笨脚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赵庆诚对她撇去一眼,她则羞红了脸,立即低头,但是手上动作却不变,甚至——更加地比以前对赵庆诚还要亲密几分,让赵庆诚心中不满。

    赵庆诚可不是赵庆泽那种养在温室里的花朵,下人们对他的态度也是几经改变,他太了解各种丫鬟小厮都是捧高踩低的,今天菊芳这么做的理由也很简单,不就是想要给自己的新婚妻子一个下马威,让妻子觉得她对自己不一般么?

    赵庆诚可不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