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鱼跃龙门(重生) 作者:时空错乱(晋江金牌推荐vip2015-02-17完结) >

第4部分

鱼跃龙门(重生) 作者:时空错乱(晋江金牌推荐vip2015-02-17完结)-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因此,李光浩娶媳妇的时候盖大宅子,大家也是拼了好大的力气来帮忙的,全都是青砖灰瓦,气派得和县城里的富户们一样一样的,占地还宽,是个三进的院子,外院有李鸿过的书房、卧室以及根叔根婶他们一家人住的小耳房,祖哥儿则睡在李鸿过卧房的外间里面给他值夜,又当书童又当小厮。进了正院以后是待客的客厅以及东西两个厢房,住着李蔡氏和李徽、李妍两姐妹,李梅住在李蔡氏的卧房外面值夜,当他们三人的丫环。最后一进门里面是一个空旷的院子,以前李童生或者的时候侍弄了些花花草草,甚至还有一个池塘,他去世以后就改成菜园子了,池塘里的莲花倒是没有死,还能是不是捞点儿莲藕吃,根婶和李梅也种种菜,但是鸡鸭等等动物是不养的,嫌气味重。

    李宅地上也不是土,除了种菜的后院其他的两个院子以及屋子里都用细细地用青石板铺好了每一个角落,那是相当的上档次。

    所以,即便李光浩英年早逝,他们李家早早没有了经济来源,这栋宅子也是经得起风雨的,家里的钱财、田地以及乡亲们的尊重还在,他们孤儿寡母过得一点儿也不憋屈。

    武乡的人都在盼望李鸿过能考上一个童生,然后继续在武乡开馆授徒,他们的孩子们就不用大老远跑到亲戚家所在的乡里念蒙学了。只是他们不知道,李鸿过有着更加远大的计划,他们想要孩子就近上学心愿恐怕还得继续等很久才能实现了。

    走到正院,还未掀起门帘进门,李鸿过便听到二姐李妍大声的说话声:“姐,你别难过了,又不是你的错,错的都是他们张家,凭什么让你难过啊!”

    然后是母亲微怒的声音,说道:“妍儿,你说什么呢?不是告诉过你不准再提这件事的么?你还嫌你姐姐心里不够烦?”

    李妍继续抱怨道:“娘!姐姐这几天一个笑脸都没有,我看着心里难受。”

    “就你难受?你姐姐心里比你还要难受!算了,过段时间就好了,还有个把月就是童子试了,等你弟弟考上了童生,一切就都好了。你也别烦你姐姐了,难道在自己家人面前还要让她强颜欢笑么?”母亲劝解到。

    然后她们又絮絮叨叨的说起了很多别的话题,只是李鸿过没有听见自己大姐李徽的一句话。

    李鸿过紧紧握紧了拳头,他一定要考中童生,还要抓住今年恩科的机会考中秀才,让自己的姐姐可以扬眉吐气!闭上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才像自己刚来一样提高了声音愉悦地说道:“母亲,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和你说。”

    一掀开门帘,母亲已经站起来迎过来了,一边心疼地用手帕擦着李鸿过额头上的汗,说道:“鸿哥儿,你天天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念书,可心疼死为娘了,快过来歇歇。”

    李鸿过笑着坐下,喝了一口茶,吃了点心,陪着母亲和姐姐说笑了几句,才开口说道:“方夫子刚才派方忠来接我过去备考,正好考场是在县学里面,方夫子家里离县学比较近,可以让我养精蓄锐准备考试。”

    李蔡氏自然是答应了,但是她却不放李鸿过当天就走,而是让人安排方忠住下,自己给李鸿过准备东西,还把李徽、李妍、李梅、根婶等等家里的所有女人都发动了起来,除了李鸿过住在方府里那里几天的衣服鞋袜、笔墨纸砚以外,还要把她早就给李鸿过准备好的考试用品带上,考试要持续整整四天,还有不少干粮需要提前准备,她还没有开始做呢……

    李鸿过不想让母亲这么辛苦操劳,但是他也无法阻挡李蔡氏拳拳爱子之心,于是只能感动地等着李蔡氏给他准备各种物品,因为他本身参加过考试,所以也知道准备东西的注意事项,也给李蔡氏提了提,又让李蔡氏一通忙活。

    大姐李徽给李鸿过绣了个精致的笔墨袋子,让他考试的时候带进去。李鸿过笑着接过来谢过了大姐,其实考试的时候搜查很严格,这样绣花的笔袋子别人是不会允许他带进去的,只是他日后求学的路还有很长,笔袋子肯定用得着的地方。

    二姐李妍脸红红地拿着一双没有任何花纹的白布袜子给他,说道:“你也知道我的绣活儿不好,给你绣露在外面的东西怕你丢人,这个你穿在里面别人也看不见。”

    李鸿过接过袜子,很珍视地看着上面稀疏的针脚,他这个二姐和宝英一样都不擅长针线活儿,但是她们做出来的衣服鞋袜都特别合身特别舒服特别好穿,说道:“二姐平日里都不动针线的,这可让我受宠若惊了,而且二姐做的袜子最合脚了,我喜欢穿着呢。”

    李妍笑着拧了一下他的耳朵,大大咧咧地说道:“行啊,你小子嘴什么时候变这么甜了?开窍了?”

    李蔡氏看见李妍又开始拧李鸿过的耳朵,嗔笑着拍了一下她的手臂,说道:“就你手吵,别逗你弟弟了,他都已经是大人了!快跟我一起收拾东西去!”

    李妍对着李蔡氏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笑嘻嘻地跑到根婶那里给李鸿过准备另外的东西去了。李蔡氏见状也跟了过去。

    屋里就只剩下李鸿过和李徽了,趁着这个时间,李鸿过也去找自己的大姐李徽谈心,告诉她不用担心,自己以后一定会在科考上努力,给她挣个好出身,找个好婆家,不过看着李徽淡淡的样子,李鸿过心中有些难过。

    等他考上了秀才,再给大姐姐找个好夫婿嫁了之后,大姐姐一定不会再这样了,一定会再次开心起来的。

    首先,他要全力以赴,考上童生。

    方忠赶着马车带着李鸿过和李茂祖在吱吱呀呀声音中去到了方府,里面还有李蔡氏给他准备的一堆东西,以及回给方常庆的一堆礼物,所以整个马车挤挤囔囔的。而且方府的马车并没有铺软软的垫子,李鸿过坐了不久之后就腰酸腿疼,他已经很久没有坐过这样简陋的马车了,上次回家的时候因为心慌意乱也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想起来真是难以忍受。这样的他还能忍受得了科场里那种艰苦的环境吗?他第一次产生了怀疑,也平复了一下心情,将童生考试看得更加重了,不再怀着以前那种“自己必然会考中”的心态,决心要更加刻苦一些。

    住在方府里面的李鸿过是惬意的,但是他一直在给自己加大学习力度,每天书写经义以及做题的时间远远超过科考的强度,可以说,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是在文书、写题,一刻都不得休息过。

    他这样努力方常庆自然是欣赏万分的,所以每天都不用李鸿过去拜访他,他自己就会定时走到李鸿过住的书房里面问他是否有需要答疑解惑的地方,李鸿过也从来不客气,将自己不懂的问题一股脑儿都问出来。有些问题方常庆其实也没有想到,或者是没有想那么深入,但是总会和李鸿过一起讨论,然后定下一个解题的思路。

    科考毕竟是一种考试,除了你要懂那些知识点,还要懂得做题的技巧,知道怎么讨好考官。不过好在童子试里面很多都是有固定答案的题目,只要你能答对了便不会有人乱扣你的分,比考举人或者是进士那种全凭考官喜好的做文章式的考题还是不同的,童生试这样的考试更容易摸清套路。

    在方府的时间里面李鸿过觉得自己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前世里考上同进士之后他就没有那么认真的学习过了,后面为官期间学识甚至可以说是有了一点儿倒退,更加关注的是如何讨好上官、钻营以及平衡后宅,精力太分散了。这次能有机会系统地静下心来学习,再加上他前世已经储备好的高度,他觉得自己的知识水平有了长足的进展,他心中忍不住激动起来,说不定这一世他可以达到比前世更高的成就,说不定能将“同进士”前面的那个“同”子去掉,真正成为一个“进士”。

    遗憾的是他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都没有见过方宝英一面。

 第6章 考童子试

    第六章考童子试

    方夫子为了怕李鸿过在科考前分心,严禁方宝英从后院跑到外院来见他,而他又无法进入别人家的内宅,所以与方宝英只能缘悭一面。

    但是方宝英用簪花小楷给他抄来的讲义他刚来的那天就收到了,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字他心中就是一荡,这些可都是宝英的心血啊!可是随即心里又是心酸又是后悔,他以前怎么能那么狠心对待宝英呢,活泼自信的宝英生生被她逼成了一个冷冰冰的主妇,与其余妇人毫无区别。

    说实在的,以前他年少慕艾,总是幻想着自己的妻子容貌与才华兼备,得知自己和方宝英定亲后,对方宝英的外貌有所不满,所以成亲后总是对她淡淡的,并不是很将她放在心上,只是后来年纪渐长,见识过了不少貌美但是无脑的女人之后才能明白方宝英的可贵之处,才知道其他的女人要不就是图他的钱,要把就是图他的势,总是想要从他身上取得好处,真正看重他这个人的,真正能和他交流的只有宝英一个!

    可惜那个时候已经晚了,他将宝英伤得太深,家中的小妾和庶子已经梗在了他们中间,宝英已经变得对什么事都很麻木和平淡了,他无法弥补,他失去了那颗最难能可贵的真心。

    这辈子,他一定不会重蹈覆辙,他会宠着自己的宝英,让她一直都像在闺阁之中那么快乐,再不会让那么鲜活的宝英变得那么冷硬。

    看着对什么事情都越来越提不起兴趣,都越来越淡漠的大姐姐,他的心很痛,很担心大姐会变成以前的宝英,所以他这次一定不能失败,不能辜负他们所有的人。

    只是,他还是很想宝英,所以忍不住写了一首情诗让李茂祖想办法传给宝英,他知道方常庆必然会知道的,但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以前给了宝英太多的冷淡以对,这一次要让宝英感受到他那颗滚烫的爱她的心。

    考进士科的时候有一科就是考诗赋,所以李鸿过是专门学过作诗的,再加上他对宝英沉淀了几十年的深情,一化用在诗中,无人能不被这首诗动容。

    收到诗的方宝英自然是喜不自胜,知道了这件事的方常庆也是长叹一口气,然后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算了,还是在考前让他们见一面吧,也好让鸿哥儿安心去考试。”

    于是,几天后的黄昏,方宝英带着莲儿到外院的书房去找李鸿过,而其他的方家仆役则早就被方忠支开了,这双小儿女得到独处的时间可以互诉衷肠。

    方宝英带着李鸿过送给她的那根木簪子,含羞带怯,在李鸿过的眼中美得不可方物。李鸿过那双申请的眼睛印在方宝英眼中,她更加娇羞地低下了头。

    两人就那么默默相对了一会儿,虽然没有任何的言语,但是他们无端地就觉得屋里热了起来,仿佛都是桃花开放的声音。一会儿之后,李鸿过才开口,说道:“宝英,你带着簪子真好看,以后等我考中了,给你买玉簪子、金首饰来戴。”

    方宝英低头说道:“钱财首饰都是身外之物,我只愿李少爷一直上进。”

    “放心吧,我必不让你失望,这一生也必不负你。我愿你一生都像在闺阁之中那么快乐,比方夫子还要宠你。”李鸿过喃喃地说着她的誓言。

    方宝英心中暖暖的,充满了对未来的期盼,她真心觉得,自己的爹爹看人的眼光真的很准……

    考试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当天寅时的时候方府的所有人就都醒来了,各种准备忙碌异常,方常庆最后再抓紧机会和李鸿过交代一些考试的注意事项和经验之谈,方宝英也在屏风后面偷偷看着李鸿过。

    李鸿过微笑着听着方常庆介绍着各种考试的经验,其实他都懂,前世的他已经考过好几次试了,甚至连方常庆从来没有参加过的“进士科”考试他也考上了一个同进士,可是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在方常庆心中还是那个从未参加过考试的幼稚的自己,那些关怀和教导的话语让他心中温暖万分。

    最后,他礼貌地告辞了方常庆,带着满满的自信坐上了方忠的马车,往县学而去,李茂祖也在车里,拎着他考试需要的各种物品。

    看着李鸿过的背影,方常庆心中有欣赏,但更多是担忧,他知道李鸿过是个念书的好苗子,可是始终没有经历过童子试的残酷,可能会在心中把这个考试的难度预估得不足,难免会折戟沉沙。

    最怕的并不是今科考不上,怕的是把信心考倒了,日后再也没有如今的劲头和锐气了。但愿他这一科能考上,方常庆心中默默祈愿。

    方宝英自然更是攥紧了手中的帕子,眼巴巴地看着李鸿过走出院子,恨不得自己能将他送到考场外。不过想到他答应考试的时候必定穿着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