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鱼跃龙门(重生) 作者:时空错乱(晋江金牌推荐vip2015-02-17完结) >

第56部分

鱼跃龙门(重生) 作者:时空错乱(晋江金牌推荐vip2015-02-17完结)-第5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些知识,又再次变成文盲的不少。但是这些都还不是最主要的危害,只要他们还有一个良民的身份,总会存着一份心思让自己的孩子继续念书,利用科举拼一个仕途的。

    沈相觉得最大的隐患在于大秦的奴婢制度。那些入了贱籍的人,他们的子女是没有资格进官学的,也无法得到免费教育的机会,生生世世只能给人做奴仆,整日伺候别人,温饱尚不能足,怎么可能开启心智,出现市民社会呢?

    更可怕的是,四百年来,随着奴婢制度、贱籍制度的恢复,这部分人群的比例竟然是越来越高了!这还有天理吗?不解决这个问题,永远是不可能培育出真正的市民社会,永远不可能培育出真正的公民的。

    想到此处,沈相再次感叹一声,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加在那个小本之上。虽然沈相找准了症结所在,可是他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他不可能像当初的太祖那样直接宣布废除大秦的奴婢制度和大秦的贱籍制度,只能迂回式地将减少奴籍人员这件事纳入吏部的年度考核之中,盼望着能通过这样小小的改变来逐步改变大秦的现状,使更多的良民出现,使更多的人觉醒成为公民。

    然而,想法是好的,下面的人实施的时候,却出现了沈相完全意想不到的结果。

    吏部的这个指标一下去之后,参加今年考核的地方官员们当然要趁着年末赶紧冲一冲指标数啦,这可是关系到自己今后五年去向的大事,等闲放松不得。

    于是,官员们纷纷不顾实际,一拍脑袋就制定出来了今年减少贱籍人员的人数。你这个县敢减少三成,我就敢减少五成,他甚至更狠,直接就给减了七八成!

    而这些名额分配到各个乡绅世家中的时候,他们也只得狠心将那些人赶出门去了,这可是官老爷定下来的,还能有什么办法?

    良心好一点儿的乡绅人家,对于打发出去的奴仆还是好好对待的,起码给他们一点儿银子和田地,让他们真正地不仅拥有良民的身份,还能真正过上良民的生活,他们自然是对这样的制度感激涕零的。

    然而,这样的幸运儿又能有多少呢?好多人家为富不仁,直接把奴婢们赶出家门,把奴籍一消就完事儿了,谁管你出去以后是死是活?反正你都不是我家的奴婢了,我养你干什么?

    最难的是当年还遇到了灾荒,就是李鸿过印象当中连遇三场灾难的那一年,春天先是旱灾,好多秧苗都枯死了,夏天又是洪灾,很多田地冲毁了,秋天又遇到蝗灾,好多田地不仅减产,甚至是绝收。

    这样连续灾荒的年份本来就很少见,很多良民在这种年份都会卖儿卖女,甚至贩卖自己加入贱籍,伺候别人,只为了求得能有一口饱饭吃,一件衣服御寒。

    可是偏偏遇到了沈相这种减少贱籍的考核制度,乡绅人家们都不敢也不愿将人买回来充当自家的奴婢,赏他们一个活命的路子,只是象征性地设了几处粥蓬救济灾民,地主家也受灾严重,没有余粮啊!而且减少奴婢数字可是地方官员设置的红线,谁敢轻易其碰触呢?

    因此,部分灾民被饿死、冻死,大量的灾民成为了暴民,甚至想要武装反抗夺城,虽然所有的□□都被地方驻军很快地平息了,可是这样的情况却深深震惊了大秦的所有人。

    不论是皇上、士大夫、农工商各个阶层的良民,以及加入的贱籍的奴婢们,纷纷觉得沈相这个政策错了,还错得离谱。

    大秦建国四百年来,完全都处于一种非常和谐稳定的状态之中,而今年居然出现了□□!这简直是一种不可饶恕的大罪!简直是让当世的大秦人们完全不可容忍的奇耻大辱!

    同时,大家的心中也慌乱不已,纷纷努力赈灾,一定要把民怨平息下去,否则,大秦灭亡了,统治阶级就再也没有他们的特权了,农工商阶层的人也就再也没有这样安稳幸福的生活了。

    世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乱离人不如太平犬啊!

    所以一时之间,沈相的名声竟然降到了谷底,小皇帝喜得摩拳擦掌,对着李鸿过和赵庆泽等心腹众人说道:“沈相这次可是翻不了身了,我们的计划趁着现在立即开始启动,一定要一举将他扳倒!”

    李鸿过和赵庆泽等人纷纷点头称是,李鸿过心中却疑惑不已,沈相这一世里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黄粱梦中那一世里面,沈相今年明明没有这个取消贱籍制度的考核指标,然后趁着今年的灾荒年景狠狠参了皇帝一本,说天子失德才惹得苍天震怒,让皇帝很是被动的。

    现在一切都将反过来了,小皇帝已经准备着人参沈相乃是奸臣当道,才使得苍天震怒,民生凋敝了。

    李鸿过叹了一口气,沈相这个人也是颇有些气度和想法的,竟然想到要改革贱籍制度,想法是好的,可惜他做事情太激进了,又碰上这样的年景,结局就只能这样了。按道理来说像他这样的官场老油子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失误的,也不知道他的失误里面有没有皇帝在后面推波助澜。只是可怜了那些死难的百姓啊,大秦真的好多年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惨事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大难都被归结在沈相头上了,沈相这一次可真的是逃不掉了。

 第70章 产子产女

    第七十章产子产女

    先不管沈相是个什么结局,李鸿过首先要面对的事情并不是朝廷内的事情,而是家事——他的妻子方宝英和二姐姐李妍都要准备生产了。

    她们二人是一前一后在过年后不久的春日里面怀孕的,到了冬天的时候孩子已经足月了,随时都有可能会生产,因此两家人早已找好了接生的稳婆在家里住着,有生产经验的李蔡氏和钱范氏搂起袖子更是严阵以待,就等着抱孙子了。

    她们两个孕妇的身体都很好,心情也不错。虽然在怀孕初期的时候遇到过一些事情,心情有过起伏,但是那些事情都不是丈夫真正出轨这样戳心窝子的事情,没有多久都很好地解决了,并未留下什么后患,因此这两个孕妇在孕期内也算是比较顺利的。没有什么胎像不稳的情况。

    因此她们两个发动的时间也是一前一后的,李妍在一天夜里先发动了,她听了自己母亲李蔡氏的话,觉得羊水破了之后就立即让下人烧水好好沐浴了一番,同时钱范氏也吩咐灶上的人生火炖着人参鸡汤,然后李妍沐浴完毕后艰难地换了件衣服,喝了点儿鸡汤,吃了碗鸡肉粥,挺着肚子进了产房。

    一般的产妇进产房前并不会像李妍这么淡定,都是羊水刚破就急匆匆的找到稳婆躺在床上使劲儿了,一开始宫口开得很小,都是白白浪费力气哭叫了,到了孩子真正要出生的时候,反而没有了力气,需要人参片吊着气,艰难无比。所以在一般的家庭中,稳婆都是会安抚产妇的情绪,让她淡定一些,不要这么早浪费力气叫,省着点儿力气,吃点儿东西补充一□□力,再等等。

    可是李妍天生就是大咧咧的性格,也比一般的娇弱女子身体壮实很多,她听从自己母亲的话好好沐浴和吃粥,一点儿都不着急,倒是把在产房里面等着她的稳婆们急了个半死,稳婆们从来就就没有遇到过初次生产就这么不慌不忙的产妇,实在是忍不住,都跳出来婉转地催促李妍了。

    李妍听到稳婆的催促时已经沐浴完毕,正在进食了。闻言后瞥了稳婆一眼,然后淡定地“嗯”了一声,不慌不忙地继续喝粥,实在是让稳婆只能在那里干瞪眼,完全没有办法了。

    李妍却还忍不住在心中吐槽,生孩子以后一个月都不能沐浴,当然要在今天生之前彻底沐浴一番了,虽然之后又会出汗又会弄脏,可是比不洗还是好多了啊。而且现在这么着急干什么?娘可是说过了,好多女人一生就是几个时辰,难产的那种生个一天一夜都有可能,不吃饱了怎么有力气生孩子?就靠着那点儿人参片补气,能有多少力气?她这可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等到李妍顺利躺在产房里的时候,接生的三个稳婆互相看了一眼,均是齐齐松了一口气——这位祖宗终于肯乖乖躺下了。

    然后开始探看李妍宫口开的情况,准备接生。

    在焦急的半个时辰的等待时间过后,李妍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而且她个人非常的清醒,没有受什么罪,还能和进来看她的李蔡氏和钱范氏正常地说话,也看了看自己儿子的样貌,最后才有点儿疲倦地睡了过去。

    钱范氏曾经因为之前送通房丫头给自己儿子的事情对李妍有点儿些微的不满,虽然这种不满在她被李妍当做自己人从御史大人门口救回来的时候就消除了很多,但是每次看到李妍的时候总还是会有那么一点儿不自然。

    可是现在抱着自己怀中的大胖孙子,钱范氏心中满满都是欣喜,对李妍的不满全部都烟消云散了——钱家有后了!

    反而她还觉得李妍这个儿媳妇儿挺不错的:李妍不管脾气性格怎么样,身体那可是一等一的好的,这次生了大胖孙子以后看起来一点儿都不费劲儿,看来自己日后还能抱好多孙子孙女,儿孙绕膝的日子也离自己不远了。想老钱家历来都是子嗣有些单薄的,这次能娶到李妍这样健壮的儿媳妇儿真是祖宗积德了,日后钱家的香火可就旺起来了。

    李蔡氏抱着李妍的儿子心中也是十分的高兴,她已经抱过两个外孙了,这代表了她的两个女儿都已经在自己的夫家站稳脚跟了,自己也可以放心了。而且这可是大大的好兆头,自己的儿媳妇宝英也早已怀了身孕了,指不定就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呢。

    到时候,李家的香火就有人继承了。

    李妍产子后半个月就是方宝英发动的日子了,方宝英其实心中还是有些压力的,大姐姐和二姐姐都顺利地一举得男,要是她这一胎生了个女儿怎么办?

    虽然她自己也很喜欢可爱的小女孩,可是担心婆婆和丈夫不喜欢,也怕会影响到日后的生活。因此,在李妍生产后,方宝英有段时间很焦虑。

    李鸿过日日和方宝英睡在一张床上,怎能感觉不到方宝英的焦虑,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她的所思所虑,便拉起她的手轻轻亲一口,笑着安慰她道:“宝英,我知道你怕什么,怕这一胎生个女孩儿不好交代是么?不用担心,你不用向谁交代什么,不论是男是女,都是我们两个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我都会疼爱他们的,娘也不会说什么的,她自己还不是连生了两个女儿才生下了我,她最懂女子的苦,也最懂得女儿的好,绝对不会为难你的。”

    方宝英听了李鸿过的话才稍稍放下心来一些,但是她还是脸色一红,将手抽出来嗔笑着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担心这些有的没的。”然后转过头不不理睬李鸿过,心中却也是暖暖的一片。

    虽然李鸿过安慰过了她,可是真到了她自己生孩子的那天,她还是做不到李妍那样的淡定,匆匆忙忙地在仆妇的搀扶下草草沐浴了一番,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匆匆喝了几口粥就准备上产房了。

    一直从方家跟过来伺候方宝英的常嬷嬷看着方宝英只用了小半碗的粥,心疼地说道:“我的小姐,生孩子可是个力气活呢,你只用了这么小半碗粥,怎么能有力气呢?还是再用些吧。”

    方宝英看着那晚鸡肉粥皱眉,然后孩子气地将头扭到一边,皱眉说道:“常嬷嬷,我实在是没有胃口,吃不下去了。”

    常嬷嬷叹了口气,亲自抬着晚,用调羹挖了一勺出来凑到她的嘴边,就好像小时候哄她时候似的求道:“我的好小姐,你好歹再用几口粥啊,这可不是一般的鸡肉粥,里面都是配着百年的老山参熬过的,最是补气呢。”

    方宝英不情不愿地张嘴吃了一口,刚刚艰难地咽下去,常嬷嬷第二勺竟然又凑到嘴边了,方宝英只得又张口吃下。可是到了第三口的时候,她实在是咽不下去了,头一偏忍耐不住地将口里的粥吐了一地,然后难过地用小莲递过来的帕子捂住嘴巴,说道:“常嬷嬷,我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看着方宝英那个痛苦的样子,常嬷嬷心疼地连声说道:“好好好,不吃了,不吃了,嬷嬷这就送你去产房,会一直陪着你的,你可要挺住啊。”

    常嬷嬷心中其实比方宝英还要紧张,她知道女子生产就是在鬼门关外面转了一圈,只不过有些人能过得了那一个门槛,有的人过不去。

    尤其是第一胎,特别危险。

    她以前就是方宝英母亲的贴身侍女,感情非常的身,亲自伺候着自己的小姐进了产房艰难地生下了宝英这第一个孩子。可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