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 >

第37部分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第37部分

小说: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矢哐牛虼俗苣苈舾龊眉矍
    而且,他们也将年轻人悉数送到了镇上。
    “为何要这么做?”
    这么一来不就要断了香火?
    “因为吾等己无必要继续留在此地。”
    太郎丸回答道。
    “在下还是无法理解。”
    听到这回答,右近眉头更为深锁地问道:
    “虽然并非为了中兴大业,但诸位不是得恪遵严守某个秘密的本分么?”
    “是的。”
    “那么,先前的回答是否代表严守着秘密已失去价值?”
    “正是如此。”
    静坐不动的太郎丸语气平淡地回答道。
    坐在他背后的五个人也是动也不动。如今晃动得最显眼的,反而是右近自己。
    “在下依然不解。诸位不是已将这个秘密保守了数百年了?”
    “没错。”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秘密——噢,这在下不宜过问。不过,还是恳请回答在下一个问题。诸位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此心甘情愿地将这个秘密严守至今?”
    “最初应该也是——”
    “为了复兴家门吧,”太郎丸回答道:
    “吾等的祖先与其本家——亦即久保一族,皆判断凭一己之力无法再兴家门,因此才选择舍弃原有姓氏,以乡士的身分讨生活。有此觉悟,实在颇教人钦佩。不过平氏血亲四散天下,或许有朝一日将有人点燃复兴之烽火,届时吾等也应为此大义略尽棉薄之力——此乃吾等奉命守护此一秘密的理由。只是……”
    “此事并没有发生,”太郎丸说道:
    “后来,随着时势物换星移,这秘密也失去了价值。”
    “失去价值?”
    “是的。已经是毫无价值了,而且也失去了守护它的价值。”
    “理由是……?”
    “这秘密在昔日曾是价值连城。吾等的祖先之所以能受蜂须贺家优遇而定居洼庄,也是为了这个缘故。长宗我部也是看上这点,才与久保接触的。”
    “蜂须贺与长宗我部——皆是为此?”
    “是的,可见此秘密在昔日曾有多大价值。不过,这秘密毕竟应为平氏所用。从桓武流、仁明流、文德流、到光孝流,平氏的家世悉数承袭天子流的血缘。长宗我部属秦氏,蜂须贺则为尾张世族后裔,这秘密怎可为这些人所用?欲借此安身立命,岂不等于与自家为仇?因此久保家才迁出蜂须贺领地,化身为乡士讨生活。不以此秘密求功名,心悦诚服地当个庄稼汉谋生,对吾等而言就等于是尽忠职守。”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秘密?
    百介不由得感到好奇。
    看来——这应为某种武器、或技术吧。
    不过,就连蜂须贺与长宗我部都欲取得——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武器?
    “这秘密在当时是十分危险的。”
    太郎丸说道。百介则问道:
    “如今已不再危险么?”
    “如今也很危险,”这头目回答:
    “只是已经派不上用场了。不,该说是绝不可派上用场才是。再者,吾等也推测,这秘密如今或许已不再稀罕也说不定。”
    “因此,已不具有继续严守的价值?”
    太郎丸点了个头说道:
    “因此吾等才让年轻人下山,但并不代表自己也该一同离开。自己毕竟是年事已高,来日无多,待吾等十五人命绝,一族血脉也将就此告终。”
    “大家没有异议吧?”太郎丸同背后数人确认道。
    “绝无异议——”背后的人同声回答。
    “血脉断了也好,否则不知下一个小松代是否会再出现。”
    背后一位老人说道。
    “提到小松代……”
    右近坐正身子说道:
    “在下想知道的,就是诸位与小松代藩有何关系。”
    “小松代乃最后一个欲得知吾等严守之秘密的藩。”
    “就连小松代也想知道?”
    “是的。长宗我部覆灭后,吾等便带这此一秘密入山隐居,久保家则化为乡士自力更生,许多人因此忘了此一秘密的存在。尔后数百年岁月流逝,到了天明年问,久保家之主源兵卫大人突然登门造访。”
    “源兵卫大人,可就是那位……?”
    因于轰釜下毒而遭天谴,导致一族灭绝的领主?
    “天明年间,全国遭逢严重饥馑。当然,对定居山中的吾等而言,日子是没有多大改变,但对靠耕作维生者来说,的确是度日为艰。据说土佐亦因大雨成灾,民生至为艰苦。”
    天明年间,此国曾因天灾地变发生严重饥馑,火山爆发、天寒地冻、加上大雨为患致使庄稼歉收、暴动频仍,导致坐拥权势的老中(注43)田沼意次因此失势。此即天明大饥馑是也。
    “久保家的日子似乎也不好过。当年,久保家于山内家旗下任白札乡士,今传领主源兵卫行径傲慢,只晓得强迫乡民为其劳动,实则不然。源兵卫不忍乡民遭蒙疾苦,因此提议供出吾等所严守之秘密。”
    “可是要将该秘密——售予他人?”
    “是的——买主则为小松代藩。但绝不可廉价出让,至少得换取足以供所有久保村民熬过饥馑的金额。只是这买家根本负担不起,毕竟小松代乃全四国最穷的藩。”
    “那么……”
    右近打了个岔问道:
    “为何选上了小松代藩?即使是原本的主子山内家、或原本就有往来的蜂须贺家,规模都要比小松代大得多不是?”
    “若将此一秘密售予大藩,恐怕后果堪虞。”
    “后果堪虞?”
    太郎丸双手抱胸,朝围炉中的火凝视了半晌。
    接这才又缓缓说道:
    “如今已无须隐瞒,其实吾等所保守的秘密——乃是火药。”
    “火药?”
    果真是个没什么大不了的秘密。
    不过……
    “且、且慢。”
    百介耐不住性子打岔问道;
    “不过,此乃自源平时代严守至今的秘密不是?”
    “是的。”
    “那么,时代上是否有所谬误?源平之战距今七百年有余,再怎么想,当时火药理应——”
    难道正因为如此,这才曾是个天大的秘密?
    那么,这秘密如今的确已不再希罕。
    “尚未传来才是。”
    “吾等亦无千年阳寿,因而此秘密并非亲眼所见,仅止于口耳相传。不过火药之制法,的确连同名曰飞火枪之投射武器的制法代代相传至今。”
    “飞火枪曾见于唐朝之古代文献。不过,时代仍有不符,未免太早了些——”
    不对。
    或许真有可能。
    铁炮实际传至日本,似乎也较坊间相传的年代更早。
    “此等危险技术,实不宜售予规模大的藩,毕竟吾等并不期望世间大乱。原本之所以传承延续,仅为有朝一日能助平氏一臂之力,而且就连吾等祖先亦未曾动用,实因畏惧贸然使用将导致天下大乱。不过若为规模如小松代之小藩,即使获得此一技术,亦难以有所作为。想必为了解决燃眉之急,源兵卫亦曾就此做过一番考量吧。”
    “燃眉之急——”
    右近复诵道。
    “是的。毕竟久保原为本家,吾等亦只能从命。由于小松代表示只要能展示此技术之威力,便愿意支付本家所要求的报酬,因此吾等便在守护数百年后,首度展现此秘密之威力——”
    “噢?结果如何?”
    “结果——以失败告终。山峦因此崩裂,久保亦随之灭绝。”
    “噢,如此说来,那场据传为天谴的山崩乃是……”
    “乃是飞火枪之误射所致。”
    太郎丸简短地回答道。
    “飞、飞火枪的威力果真如此惊人?”
    竟能让整个村子在转瞬间灰飞烟灭。
    “因此吾等才说这是个危险的技术。那武器投射的并非弹丸,而是火药本身,一命中就能进裂爆发。”
    “这……?”
    若此言属实,可就是个前所未闻的厉害武器了。听来此族所传承的似乎是一种调和了“发射用”与“爆炸用”两种火药的方法。正如太郎丸所言,火药本身没什么希罕,但技术却是……
    “这、这在今日岂不仍是个有效的武器?”
    当年若用了它——平家或许就不至于覆灭了吧,百介不由得幻想了起来。
    “正是因为如此,吾等才认为它了无意义。”
    太郎丸打断了百介这场幻想说道:
    “因此吾等才将之尘封数百年,不敢轻易动用。不,原本在源平时代,就严禁使用这门技术对付人。直到亲眼见识到这结果,吾等方才了解当年将其封印严守的理由。”
    “严禁使用这门技术对付人?”
    “没错。一旦在沙场上用了它,就不再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事。虽然用了它便能取胜,但也将让战胜变得了无意义。”
    太郎丸说道。
    “了无意义,意即……”
    右近似乎也无法意会:
    “意即用了它虽能灭了源氏——但如此结果也将是毫无意义?”
    “是的。”
    太郎丸神色沉稳地解释道:
    “平氏为源氏所灭,其余党再兴兵消灭源氏——如此你来我往,岂有任何意义?吾等放弃经年之夙愿并非讨伐源氏,而是重振平家。靠这飞火枪可能成就此中兴大业么?绝无可能。它不过是个杀人放火的工具,即使用了它能取胜,亦不可能得民心。”
    “民、心……?”
    “民即百姓是也。大爷看来像个武士,借问何谓武士的本分?”
    不出百介所料,右近一时半刻果然答不上话来。
    “这没什么好迷惑的。从大爷腰上插的两把刀就可看出,武士的本分乃是征战。那么,究竟是为何而战?为了自己?为了主子?为了道义?都不是吧。以上均不过是武家的借口。征战并非为了武家而存在的,绝无为了征战而征战的道理。其实,征战之真正目的乃是为了百姓。倘若违背民意、失了民心,岂不就变得了无意义?”
    右近眉头深锁地合上了双眼。
    “对吾等而言,征战之意义在于求生,而非杀生。因此吾等之祖先才会舍弃夙愿,以百姓的身分安身立命。相信久保所选择的路至为正确,不知大爷感想如何?”
    右近默默无言地低下了头。
    “其实早在当初,就应该及早舍弃这门技术。但由于从未实际使用,吾等原本并不知道这飞火枪的威力竟是如此骇人,因此才默默将这秘密守护至今。因此——在实际展示前,原本也是半信半疑,后来才发现其骇人程度远非想像所能及。本家随山崩灭绝后,吾等之生活也顿失着落。这才发现此技术为何不可贸然动用。”
    “这么一来,小松代藩可有任何表示?”
    “还是想得到手——”太郎丸回答道:
    “但吾等已失去了将其售予该藩的目的。”
    因为久保村已经灰飞烟灭了。
    毕竟这原本是场为了拯救久保村民而展开的交易。
    “因此,这场交易就此告终,吾等亦决定将此秘密尘封。毕竟这技术实在太骇人了,付出惨痛代价后,吾等这才切身体认原来自己经年守护的,竟是个太平盛世最不需要的秘密。因此决定永久留守山中,让此秘密随族群断后而灭绝。不过小松代仍不死心,在利诱多年后终于开始强硬要胁。”
    “要胁?”
    “是的。彼等扬言既然吾等寄居其领内,便应缴纳年贡、缴税赋、服劳役,如此要求其实也不无道理。事实上,原本小松代藩乃透过一位名日关山将监之山奉行与吾等进行交涉,但当时此人已成为次席家老(注44),将吾等原本所受之优遇悉数取消。因此,小松代藩勒令吾等若不听命传授飞火枪之制法,便得乖乖纳贡。”
    遗憾的是,吾等并无任何年贡银两可支付,太郎丸说道:
    “吾等未曾拥有任何土地。七百年来均漂泊山中,仅能仰赖每年数度出售平日制作之木工制品维生。”
    不过,也不能就此下山,化身百姓,老人语带坚毅地说道:
    “吾等已是山民,既非武士亦非百姓。正因为如此,更是不能将此秘密公诸于世。为此——在经历天明惨祸之十五、六年后,吾等被迫表明虽不愿传授飞火枪之制法,但愿奉上一熟悉火药用法之同志入城仕官。这已是三十年前的往事了。”
    “这位同志——”
    阿银这句突如其来的话,将百介从七百年前的梦想拉回了现实。
    “是否就是小右卫门?”
    “真、真是如此?”
    太郎丸点了点头。
    接着定睛直视着阿银问道;
    “姑娘你——可就是小右卫门之女?”
    “虽非其所亲生,但确为小右卫门所抚养之养女。”
    “是么?”
    太郎丸皱起一张黝黑的脸孔,再度凝视起围炉中的通红炭火说道:
    “姑娘与老夫曾许配给小右卫门为妻之小女,生得是一模一样呢。”
    “许配给——小右卫门为妻?”
    不知此言是虚是实?不,阿银不是和小松代的公主长得一模一样么?“老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