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 >

第46部分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第46部分

小说: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听起来的确是严重哪,治平说道:
    “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右近大爷,这种事是打哪时开始发生的?”
    “打哪时开始发生,这在下也不清楚。不过至少已经持续发生有五年之久了。”
    “这些年来均未曾间断?”
    “关于这点,其中有些似乎是假冒妖魔之名趁火打劫的愚蠢之徒所为。”
    “噢——”
    如此听来,情况的确仅能以人心退废来形容。
    “在下认为只要是人,对他人或多或少都曾心怀憎恶或仇恨。”
    这是理所当然。
    就连极少与外人往来的百介,也曾对他人心生憎恶。不,甚至还曾萌生过微微的杀意。
    但话虽如此——右近语带颤抖地继续说道:
    “若问每个人是否皆有抹杀仇人的权利,答案或许是否定的。不,绝对是否定的。”
    这下右近的语调突然开始激动了起来:
    “世上的确有太多难以义理道断之事,亦有不少无妄之灾,更有不少不白之冤、难耐伤悲。但即使如此——”
    宣泄完一时的激情,右近旋即又低下了头:
    “——倘若为此便满心怨天尤人,终究算是心怀恶念,人的心智也易为邪念所充斥。只是待此邪念一消,恶念也将随之飞逝。”
    或许——真是如此。
    人心毕竟善变。百介认为任何怨恨均不可能永远不灭。
    “只不过……”
    右近继续说道:
    “倘若——大家均在这种时时可能发生残酷暴行的环境下度日,那么要杀起人来,想必就要变得容易多了。也不知是法纪哪里松弛了,抑或是邪念已在人心深处稳稳扎根——不,经年在战栗惊恐中度日,所有百姓终将因心中恐惧濒临忍耐极限而发狂。”
    “情况真有——这么严重?”
    右近微微摇头叹道:
    “的确严重。只为区区一人——不,或许并非仅有一人。这几名疯狂凶手,已让整个城下人心错乱。大街上的人影变得稀稀落落,孩童的嬉戏声或女人的谈笑声亦不复闻,大家纷纷开始怀疑起自己的邻人,近日甚至已开始变得暴动频仍。”
    “暴动……?”
    即捣毁暴动(注10),右近说道:
    “虽然百姓们过惯了苦日子,但原本尚且能对未来心怀些许渺小的希望,如今却——”
    这下百介终于开始了解右近稍早那番话的意思了。
    只消几桩惨祸,便能轻而易举地颠覆这种微不足道的期待——
    想来也有道理。当大家都不知自己明日是否就要惨遭千刀万剐、曝尸荒野时,哪还有力气奉公守法地把日子给过下去?
    “失去期待的佃农们纷纷抛下锄头、放弃农田,逃散者已是不知凡几,其中有些甚至聚众结党,开始干起盗匪勾当。城下的商家接连遇袭,不仅仓库遭到洗劫,甚至还被放火烧毁。”
    “抢都抢了,竟然还要放火——”
    “没错。而且还是逢店便抢,若仅攻击富商豪门尚且容易理解,但这下已是抢红了眼。这不是暴动是什么?”
    接这右近转头望向百介问道:
    “山冈大人可知道——此类暴行为何会如此蔓延不衰?”
    不知该如何回答,百介也仅能回以一个忧郁的神情。
    “放火抢劫、乃至行凶杀人均属犯法,本是天经地义,但如今城下百姓已经连这道理都给忘了。最为盗匪肆虐所苦的本为城下百姓,但这下——不仅是为恶匪徒,就连受害者都已经忘了这类勾当乃触犯王法的暴行。”
    意即——大家已经麻痹了?
    右近在空杯中斟满了酒,继续说道:
    “在下始终深信,哪管世间是如何混乱,终究还是有些不可违背的伦常。无论天下如何糜烂,只要人人行得正,世风终将获得匡正。但如今——却是逆此道而行。人若弃伦常,世必乱如麻,欲正之也难矣。”
    接着又咬牙切齿地说道:
    “如今,领内已成了个人间炼狱。”
    因为恶念已四处蔓延?
    随着暴行四下扩散,整个领内似乎都成了一块魔域。心怀恶念者与这股邪气相呼应,引发了连锁死亡,有如死神盘据此地不去。
    真是骇人哪,百介心想,浑身不由得打起了颤来。
    光听这些就够吓人的了,治平也感叹道。
    “——若继续放任不管,只怕举国百姓都要起来造反了。”
    没错,右近转头望向治平说道:
    “家老大人亦有此忧虑。倘若百姓真的起而造反——藩国必将遭到推翻。如今北林的财力物力,已不足以抗拒百姓蜂起。即使勉强镇压了下来,接下来的局面终将难以收拾,幕府也绝不可能放任不管。任谁都看得出——唯一的结果便是废藩。”
    看来事态的严重程度,已远非百介在土佐时所听到的所能比拟了。
    早在当时,右近便对这些暴行将对藩政产生的不良影响担忧不已。
    但百介仍误以为光凭几桩拦路斩人的犯行,尚不足以导致废藩。如今听来,这已是不无可能了。
    “只不过……”
    右近有气无力地说道,并一口饮尽茶碗中的浊酒。
    “百姓是不可能起身造反的。”
    为什么——治平插嘴问道:
    “大爷所言我也不是不懂。唉,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再怎么一筹莫展,人也不至于傻到一味将坏念头往自己肚子里吞。若人人都嫌苦,迟早都要卖命一搏,如此一来,哪可能不出事?”
    虽是普通百姓——也不是傻子呀,治平语带忿恨地说道:
    “哪可能乖乖吃一辈子亏。”
    这道理在下也明白,右近说道:
    “一如治平大人所言,普通百姓亦是有志气、有自尊、有智慧的。就这点而言,百姓和武士其实是大同小异。俗话说狗急跳墙,任何人对不当的弹压都会有所抵抗。只是,目前的情况还真是特殊。”
    “怎么个特殊法?”
    “如今再急也无墙可跳。”
    噢?治平纳闷地应了一声。
    “百姓之所以背弃伦常,乃因凶手尚未伏法。不仅如此,至今仍一再犯下暴行。而且仅在那狭小的领内,至今已逞凶五年有余。虽以残酷手段杀害多名无辜百姓,至今却仍在城下逍遥法外。这情况岂不是极不寻常?”
    是不寻常,治平回应道:
    “意即,哪管是父母还是儿女遇害——倘若不知是哪个人下的毒手,到头来也不知自己该恨的是谁。是不是?”
    “没错,正是如此。”
    右近放下了酒杯。
    “这……已然是个灾厄。亲人遇害,却连个可憎的凶手都无从恨起。纵使有满心愤懑,也找不到个对象可以宣泄,仅能在畏惧中暗自啜泣。如此一来——人要不疯也难。”
    语毕,右近无力地垂下了双肩。
    原本就阴郁的神情,这下也变得益形灰暗。
    “同理,若危害社稷的是暴政、饥馑一类灾祸,尚可与领主或藩国为敌。只要有明确的反抗对象,百姓哪怕再渺小气弱,也能鼓起勇气负隅顽抗。如此一来,或许真有办法起义——”
    “逮不到真凶,根本等同于宫府放任狂犬肆虐,百姓怎没怪罪捕吏无能?若要找人怪罪,武士们理应成为首当其冲的箭靶才是呀。”
    “百姓们似乎不作如是想。”
    “这岂不奇怪?”
    “因为凶手——并不是人。”
    ——七人御前。
    “不是人——难不成是鬼?”
    的确是鬼没错,右近回答道:
    “若非阳界人间、而是阴界妖魔所为,要想怪罪役人也是无从怪起。再者——”
    役人自己也已心生畏惧,右近说道:
    “武士和百姓其实也没什么不同。如今官府不再有将凶手绳之以法的心力,百姓也失去了自保的力气。只晓得疑心暗鬼、彼此怀疑,根本无力团结一致,哪可能聚众起义?充其量仅能干出一些自暴自弃的暴行,而官府就连取缔这些暴行的力量都已不复存在。”
    听来还真是纷乱不已。不——
    或许妖魔诅咒,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百介心想。
    “因此,该地的确受了妖魔诅咒?”
    “这在下也无从判断。”
    “犹记右近大爷曾言——该地于北林氏统治前,亦曾发生过同样的事?”
    他的确曾这么说过。
    “是的。但至于实际上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在下也就不清楚了。领民之所以推称其为妖魔作怪,或许只是为了便于解释超乎寻常的情况罢了。”
    “看来不推称其为妖魔作怪,还真是教人熬不下去呀。”
    治平转身背对右近,为灯笼点上了火。
    原本就昏暗的屋内,这下已是一片漆黑。灯笼的火光将老人的面颊染成一片橙红。
    “但就连妖魔诅咒这种说法都搬出来了——情况可不就更难收拾?”
    右近只是默不作声。
    喂,大爷——治平朝他喊道:
    “倒是大爷自己出了什么事?”
    “噢。”
    右近转头避开闪烁的烛光。
    “可是——出了什么伤心事?”
    “伤、心事……”
    右近先是彷佛自问自答地喃喃自语,接着才继续说道:
    “是的,这件事——的确是教人悲痛欲绝。”
    “右近大爷——”
    只见这浪人在黑暗中把拳捶膝。
    “在下之妻——”
    在下之妻也遇害了。
    东云右近咬牙切齿地说道。
    “夫、夫人她——但、但夫人不是已……”
    “内人死于临盆在即之时。”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听到这个消息,百介顿时感到眼前变得一片黑暗。虽然人分明就近在眼前,但仿佛视界已为心中黑暗所阻,几乎已经看不见右近的身影。
    “在下返家当日——便看到了邻家姑娘的遗体。从残忍的犯案手法看来,那姑娘碰上的并非冒名暴徒,而是死于真凶——不,即肆虐妖魔之手。”
    死神。
    这绝对是死神所为。
    “据说那姑娘原本即将于数日后举行婚宴,平日也常帮助有孕在身的内人——因此这桩惨祸,真是教内人悲痛欲绝。”
    可见内人尚保有常人心智,右近几近泣不成声地说道。
    “但长屋中的居民可就全都变了样。不,或可能是因为出了这件事才变了样的。原本还准备举行婚宴,代表对人生或许还心怀些许期待。但这下就连着仅存的一丝希望都惨遭抹灭。大家纷纷为畏惧妖魔灾厄而紧闭门户,没人敢出门为那姑娘上柱香,就连新郎官也没敢露脸。这……教在下已是忍无可忍,只得恳求面见家老大爷,表明期望能继续进行搜索——”
    “大爷打算亲手缉捕真凶?”
    “没错。在下实在无法容忍此暴徒继续逞凶,而且,也仍想遵守与家老大爷的约定。不,或许在下的本意,终究不离建功仕官。未料……”
    未料,此举反而酿成了悲剧,右近双肩不住地颤抖着说道。
    即使四下一片漆黑,百介也感觉到了他的颤抖。
    “当在下悄悄在外进行搜索时,内人阿凉她——”
    “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并教人给拐走了。”
    “右近大爷。”
    “就在失踪的三日后,有人发现内人的遗体被裹在草席中倒吊在桥桁下,肚子还教人给……”
    “肚子还教人给剖了开来,”右近说道,
    “噢——”
    就连见惯风风雨雨的治平,这下也被吓得哑口无言。
    世上真有如此残酷的惨事?
    百介咽下一口口水,只感觉一股苦味从肠胃直往上涌。
    “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婴。”
    右近泣声说道。
    “从内人大腹便便的模样看来,原本还以为所怀的必定是个男婴。未料……”
    治平一股脑儿地将缺口的茶碗斟满酒,一把凑向右近说道:
    “喝下去。”
    右近默默接下茶碗,将酒一饮而尽。
    “在下对藩国、妖魔、乃至是否真能仕官毫不在意,一切不过是为了即将来到人世的孩子,然而……”
    这我了解,治平说道:
    “别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也是徒然,心里头还伤得更重。但这种遭遇任谁都是想忘也忘不了,注定要成为背负终生的沉重枷锁,即使杀了,真凶,亦难平此深仇大恨。因此……”
    “大爷也只能接受现实,”治平说道。
    这下百介忆起治平其实也有过相同的境遇——昔日也曾经历丧妻丧女之痛。
    “他妈的,竟然没酒了。”治平想为自己的酒杯斟酒时发现酒已喝光而如此骂道,只好舔了酒壶几口。
    “倒是大爷为何到江户来?”
    “乃因在下遭人诬陷为真凶。”
    百介一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真、真凶?这岂不是太荒唐了?”
    的确荒唐——右近说道:
    “但事实正是如此。在下已被当成杀害妻小等人的罪犯遭到举国通缉,连一丝证明自己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