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 >

第52部分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第52部分

小说: 续巷说百物语 作者京极夏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平八一再认为其中有怪,想必是因为即使没能解开此谜,至少也嗅到了个中阴谋。
    再者——五年多来凶犯均未伏法,似乎就是个最好的证据。若一切均为藩王所为,当然无从将其绳之以法。
    只不过若是如此,家老的行径可就费人疑猜了。家老不仅委托右近调查小松代志郎丸的行踪,还在右近自愿继续调查时,提供相关调书以供参考。
    ——难道家老毫不知情?
    若知悉殿下大人就是真凶,理应不至于如此热心。
    ——或许这也是理所当然。
    若连家老都知情,整个藩岂不就成了共犯?
    绝无可能,这推论更是悖离常轨。
    ——如此看来。
    四神党如今依然存在,虽主导者已继位为藩主,但五名凶贼依然不改恶习,为逞一己私欲四处行凶。
    若是如此,已无追究其动机之必要。
    乃因此等残酷行径,仅能以性癖解释之。
    据说别号朱雀阿菊的白菊嗜火如命,不论身处何等境遇,似乎就是无法抑制其欲求,就这么在熊熊烈焰中,编织出一段光怪陆离的人生。
    ——那么,北林弹正又是如何?
    是否生性对死亡有强烈癖好?
    或许,弹正是个靠恶念维生、希冀以杀戮与破坏点缀一己人生的凶贼。
    若是如此,弹正本身岂不就成了死神的化身?
    百介感到困惑不已。
    是否该让右近和治平知道这些事?
    毕竟——姑且不追究昔日恶行,并无任何证据可证明如今发生在北林的凶案,实乃弹正一伙人所为。
    再者,阿银人也在该地。
    即使和她并无关系,阿银理应也不会对此事视若无睹。不,在听闻右近的报告后,即使想置身事外也已是无从。从她曾保护、并助遭到通缉的右近逃脱一事看来,阿银对北林所发生的不寻常异事似乎已开始采取某种行动。
    毕竟,阿银曾向右近保证,自己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虽然无法掌握又市的动向,但他极可能已与阿银合流,再加上北林还有个小右卫门。若他们一行人已有所行动,根本轮不到百介出场。
    ——只是……
    在烦闷不已的百介启程前往念佛长屋时,碰上了租书铺老板平八再度来访。
    就在他钻过布帘,踏上大街上时。
    突然在岔路口看到这背着一只大行囊的租书铺老板朝自己走来。平八朝百介高喊:
    “请先生留步。幸好百介先生还在家哩。”
    “噢,如你所见,我正好要出门。”
    得耽误先生一点儿时问,平八说道。
    “怎么了?”
    “噢,我方才上了北林屋敷一趟。先生猜怎么着……”
    想必是死命赶路来的吧,只见平八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模样。
    百介只得将平八请进店里。由于小屋内无法泡茶,百介只得到店内的座敷里,找个伙计送壶茶来。
    平八一股脑儿地将茶饮尽,接着便使劲叹了一口气。
    “到底是怎么了?北林发生了什么事儿?”
    “噢,据说今天一早,就有北林差来的使者到访。为此,整座屋敷从上到下已陷入了一阵骚动哩。”
    “为何陷入骚动?”
    “据说有冤魂现身了。”
    “冤魂?”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事态发展似乎已超乎百介所能想像。
    “是什、什么样的冤魂?百年前遭处刑而死的百姓的冤魂?抑或是近年遇害的领民冤魂?”
    “都不是。”
    平八再度将早已饮尽的茶杯喝得干透。
    “据说是——御前夫人。”
    “御前夫人?”
    是的,平八摇着头回道。
    “那是什么东西?”
    “噢,这我并不清楚,不过,据说是个十分厉害的冤魂。”
    “十分厉害的冤魂?”
    “据说这御前夫人本身就是个凶神,看来的确是个冤魂没错。”
    “噢,看来的确是如此。不过,这种东西为何突然现身?”
    这着实教人百思不解。
    “大家似乎并不觉得是突然现身。该怎么说呢,而是认为该来的终于来了,似乎大家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那么,这究竟是谁的亡魂?冤魂不都是曾经在世的某人化身而成的么?”
    “我认为这可能是跃下天守自尽的前代藩主的正室所化身而成的冤魂。”
    平八回答道。
    “阿枫夫人的——亡魂?”
    “是的。”
    “怎会知道那是阿枫夫人的亡魂?”
    “这是从藩士的反应推察的。当时屋敷内一片闹哄哄的,有些话就这么让我给听见了。在一旁听大家七嘴八舌的,归纳而出的大概就是这么个结论。”
    “若是如此,也不至于是空穴来风——不过,称她作阿枫夫人的冤魂不就得了?为何还得管她叫御前夫人?这和七人御前可有什么关系?”
    “乃因其本为藩内眷族,因此称呼她作夫人。御前夫人似乎有御前公主之意,乃残暴不仁、死不瞑目的亡魂或恶灵等的统御者。”
    统御七人御前的——
    御前公主——
    “详情我并不清楚,毕竟这也是打那老不死的折助全藏那头听来的。据说这御前夫人,曾在家老大人的枕边显灵哩。”
    “家老大人?不是出现在藩主大人的床头?”
    “藩主没碰上。或许是想先打通目标外围的关节罢,总之就这么阴森森地出现在家老树村兵卫大人的宅邸中,并且还向他作了一番神谕。”
    “神谕?”
    神谕不都是得自神佛的么?百介问道。
    “凶神也算是神罢。若用神谕形容有欠妥当,姑且称之为托梦罢。总之,据说那御前夫人当时宣告,近年来发生的灾祸悉数为自己所为。”
    “这亡魂——亦即阿枫夫人,宣称自己就是那肆虐多年的妖魔?”
    “噢,也不知这番话是否真是这么说的,毕竟只是托梦,但大意应是如此没错。据说还表示:吾等尚有遗恨未了,若欲消灾解厄,勿忘祭祀吾等冤魂。”
    哪可能有这种事?
    听来这并不是个梦。
    ——而是某人所为。
    没在藩主面前现身已经够奇怪了,选择向家老托梦,听来更是不干不脆。到头来,似乎仅代表着亡魂无法进入城内。对盗贼而言,要潜入城内的确是难过登天,但要摸进家老宅邸,可就不无可能了。
    呵呵,看到百介一脸狐疑,乎八笑着继续说道:
    “家老大人原本似乎也以为这不过是场梦魇。瞧他被这般境遇折腾得心力交瘁,如此认为似乎也不无道理。因此……”
    这下平八开始磨蹭起双掌来:
    “家老大人在当时并未采取任何行动,而是选择保持沉默。这位家老可真不简单哪,都到了这种地步,还认为实不宜怪力乱神。但接下来,可就轮到城内了。”
    “她也在城、城内现身了么?”
    如此说来。
    这可就不是普通的盗贼了。
    甚至——听来还真有可能是如假包换的妖怪?
    “而且据说每晚均会现身哩。”
    “没有一天不出现?”
    “是呀,接连七个昼夜未曾间断哩。据说最早是卫兵瞧见的,模样和家老所见到的是如出一辙——这下可就不得了了。通常大家或许会以为是有匪类潜入了城内罢?”
    “这是理所当然。”
    “因此便增设岗哨,严加警戒,但那东西仍会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毕竟对手若是个鬼魂,再怎么警戒也是徒然。据说每当入夜后,那东西就这各在城内口出秽言,四处游荡,弄得城内由上到下俱是人心惶惶。”
    “亦即,那亡魂是真的?”
    “是呀,毕竟有不少人都见到过了。城内的中庭通常是没人进得了,但却有人在深夜里见到一个容姿秀丽的公主伫立其中,喃喃说这自已是御前夫人什么的——”
    平八将双手往下一垂,开始模仿起歌舞伎里的亡魂来。
    “且慢。依你方才所言,这亡魂不仅能托梦,还会出现在众人面前开口说话?”
    “据说的确会开口说话,而且声音还颇为骇人。不过,这全部是听来的罢了。”
    这——
    “再者,据说第一个撞见她的家老大人为此惶恐不已,请来了和尚祈祷师四处作法除厄,但也是于事无补。毕竟对手并非普通妖怪,而是御前夫人,想必靠通常的法子是无法收效的罢。”
    “但那妖魔不是要求供奉她?”
    “她既非神亦非佛,而是个凶神,因此要求的并非供养,而是祭祀。”
    “噢。”
    “不过有所混淆的并非仅是百介先生一人,而是每个人都弄混了。因此据说到了第七天晚上,这御前夫人又来到了家老大人枕边表示:诸般法术均无法收效,欲息吾等之怒,应先于天守祭祀吾等,并火速另觅一适任者,以继北林家藩主之位。”
    “这岂不是在勒令弹正让位?”
    “没错,正是如此。她甚至还贴心言明,应继位之次代藩主乃垫居江户屋敷的藩士之一。”
    “竟然是来指定继任者的?”
    一个亡魂哪可能做出这种要求?
    ——太奇怪了。
    “但话虽如此,但蛰居江户屋敷的武士可是为数甚众。”
    要找出是哪一个可不简单,平八带着仿佛在窥探百介神色的眼神说道。
    “不过,这御前夫人不愧是个妖怪,安排得可真是细心哪。”
    “是哪儿细心?”
    “据说她也曾明言,这继位者身上有个标记。”
    “标记——可是什么供人辨识的特征?”
    “是什么样的标记我也不清楚。但连这点都算计到了,看来这妖怪还真是思虑缜密。因此城内才立刻差人快马赶来,屋敷也为此陷入一阵大混乱。此事经纬大致上就是这么回事儿,幸好当时我人正好也在场。”
    “由此看来——北林藩真准备接受这亡魂的提案?”
    “接不接受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不论城内是否准备接受这要求,还是先找出带有这标记的藩士,方为上策。”
    这果真有理。倘若那亡魂的提案不过是场骗局,这带有印记者也就成了一名共犯。
    不过,倘若真是如此,这可就成了一场破天荒的大骗局。
    到了这种地步,通常有九成九的机率注定要失败。
    “没错。因此,姑且不论是信还是不信,这御前夫人还言明——若遵照吾等吩咐行事,劫难将立即平息;但若是不从,必将降更多灾厄。此一诅咒将导致天守崩塌,北林的秘密也将遭暴露,藩国将遭废撤,藩主弹正景亘的性命亦将不保:这算得上是一种威胁罢。”
    毋庸置疑的是个威胁。
    “不过,百介先生也不妨想想,如此一来,三谷弹正还是七人御前这些远古传言,这下不全都变得不起眼了?毕竟连真正的亡魂都出现了,弄得情节也随之急转直下哩。”
    ——是又市。
    霎时百介如此想道。
    难不成这又是又市所设的局?
    现身的是阿枫夫人的冤魂,这……
    ——会不会是阿银?
    阿银不是生得像极了阿枫么?
    不过……
    这小股潜再怎么法力无边,应也不至于轻而易举潜入城内。
    他的确给人一种神出鬼没的印象,但此事的难度绝非潜入一般商家所能比拟。
    毕竟有城郭阻挡,除非是石川五右卫门(注26),任何人要想潜入城内,根本是难过登天。
    再者。
    百介也纳闷这个局是否真能收效。
    依照百介的推论,真凶应为藩主弹正。若此推论正确,那么请出阿枫夫人的亡魂又有什么意义?毕竟进一步造成藩士恐慌,也得不到什么效果。若弹正真为真凶,也绝不可能对亡魂心怀畏惧而就此收手。
    看来灾厄的隐忧尚存,惨祸也不可能就此止息。既然怎么做都是徒然,又市应不至于设这种没胜算的局才是。
    或许——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
    又市并不知道弹正的真面目。
    ——这应该不至于罢。
    就连百介都查得到的线索,又市要想掌握绝对是易如反掌。
    难不成——是百介的推测有误?或许这机率要高得多,毕竟真相和想像还真有可能大相迳庭。又市的确是思虑周详,但倘若治平所言属实,同时也可能是胆小如鼠;百介认为他理应不会冒潜入城郭内这种毫无保障的风险才是。
    总之,一切毕竟仅止于想像。
    “弹正呢?”
    百介问道。
    “噢,至于藩主弹正量旦大人是如何看待亡魂现身这件事,我是不知道。”
    平八面带忧郁地说:
    “但令人惊讶的是,此人对这惊动全藩的大事却丝毫不以为意。”
    “不以为意?意思是他完全不相信鬼神之说?”
    “是不相信呀,更甭提害怕了。真正担心受怕的,反而是以家老为首的众家臣。”
    “果不其然。”
    “噢?百介先生……”
    难道你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