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 >

第17部分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第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哪知才刚刚镇定一会儿,一个男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来了啊!我等你好久了!” 
  一个人从旁边配电室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背对着月光,看不清脸。 
  “是?是谁?”陈开颤抖的问。 
  “是我啊!赵宇!”那个人看到陈开心情好像很好。 
  “是你啊!”陈开觉得绷紧的神经一下就放松了“你找我到这个鬼地方有什么事情啊?” 
  赵宇走到陈开面前,鬼鬼祟祟的压低声音说:“我好害怕啊!” 
  “你害怕什么啊?”陈开笑着看他,现在估计是全系羡慕对象的他居然会害怕? 
  “最近好像有人要害我,我真的很害怕!” 
  陈开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了,他实在是不想再听这个家伙说什么扑风捉影的事情了。 
  “喂!你等等!”赵宇说着一把把陈开拉到天台的中央:“不要这么快就走啊!” 
  “可是,可是你到底有什么事啊?让你害怕的人是谁啊?”陈开着急的问他。难道最近的人都喜欢绕圈子说话? 
  “让、让我害怕的人……”赵宇说了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是杜鹃!” 
  “什么?”陈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两个人看起来很登对啊,而且最有趣的是。两个人居然都选在一天和他说他们居然都是怀着恐惧的心理生活。 
  “不错!”赵宇的眼睛瞪圆了问陈开,“你看她现在是人吗?人怎么会是她那个样子?自从我们玩了那个游戏,什么都变了!” 
  不错,就是那个游戏,花海中的王子进也是在那个游戏之后出现的,他们的生活在一点一点的被莫名的入侵者拖得出了轨。 
  陈开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把抓住赵宇的手:“赵宇,你是不是也讲了真的故事?那天晚上的故事?” 
  赵宇看着陈开,脸上有一种痛苦的表情:“不错,我是讲了真的故事!” 
  “那你为什么不说?我那天问你,你怎么不说?”陈开着急的对他说。 
  “因为,我怕你记住,会说我残忍!”赵宇垂头丧气的说。 
  “你,你是不是以前抛弃过什么女孩子?”陈开望着他痛苦的脸问他。 
  “不,你不要瞎想!”赵宇说着忙摇头否认! 
  “那为什么杜鹃会喜欢你?还是有女孩暗恋你?”这个事情似乎很莫名奇妙。 
  “我,我扔过几只猫……”赵宇垂着头说。 
  “猫?”陈开瞪大了眼睛,“怎么会是猫?” 
  “不错!就是猫!”后面突然有一个清亮的女声传了了过来,合着冷冷的夜风,直透心肺,让人脊背发冷。 
  陈开和赵宇一起“哇”的叫了一声,吓得一下缩成一团,都没有想到这个天台上还有别人。 
  一个女人的身影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是杜鹃!依旧是红色的衣服,衣角被冷冷的夜风吹得随风飞舞,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妖艳的彩蝶,在空旷的水泥地上投下巨大而诡异的影子。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赵宇颤抖的问她。 
  “呵呵!我?”杜鹃把手放在猩红的唇边,伸出舌头添了一下嘴唇,妩媚的说“我是猫啊!” 
  “猫?”陈开疑惑的问。 
  “不错,就是四年以前被他抛弃的猫!” 
  “那也不必这样吧!”陈开看杜鹃的眼神似乎与赵宇有什么深仇大恨。 
  杜鹃笑了一下,指着赵宇:“你问问他,是怎么扔的猫?” 
  赵宇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怎么回事啊?赵宇!”陈开望着沉默的赵宇,看来他真的用了什么残忍的手段。 
  赵宇望着陈开,半响才说:“我上高中的时候养过一只猫,可是我爸怕影响我学习不让我养!” 
  “然后就扔了吗?”陈开问他。 
  “是啊!”赵宇点了点头继续说:“可是猫那种动物你是知道的,不论把它扔多远,它可以找到路自己回家!”赵宇顿了一顿说:“我爸就把猫放在麻袋里,开车扔到了很远的一条河里!” 

  “哇!那猫不就是死定了?”这个人真的很过分,怪不得猫要找他寻仇。 
  “不过一只猫而已,马路上流浪的猫多得是,不是吗?”杜鹃带着凄楚的神色说“可是猫又怎么了?猫就没有生存的权利吗?” 
  “我,我没有那样说啊!”赵宇吓得连连摆手。 
  “那河水很冰,很冷,你知道吗?”杜鹃说着眼里已经泛出泪光:“我那时多么想再看一眼外面的星空啊,可是,可是就这样什么也看不到了!”她悲哀的望了望夜空:“我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就这样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 

  “那你要干什么?”陈开怯怯的问她,看样子来者不善。 
  “我要让他知道,不管是什么,都有权活在这个世界上!”说完,又恶狠狠的说“当年他杀了我,今天我要让他知道死亡的滋味!” 
  说完,一双美目里冒出凶光,指甲暴长,就往坐在地上的赵宇身上扑过去。 
  “喂!有事可以解决啊!”陈开在一旁喊着。 
  话音还未落,杜鹃锋利的指甲已经穿过了赵宇的身体,赵宇似乎不相信这个事实一样,满脸的惊愕,瞪圆了双眼,望着面前杜鹃浓妆的脸,两个人一起倒了下去。 
  这一下变故太快,陈开也吓得傻了,怎么会这样?赵宇就这样死了吗? 
  夜风中杜鹃和赵宇的身影重叠在一起,看起来分外的可怕而凄凉。 
  杜鹃见得了手,嘴角牵了一下,发出一声冷笑,从赵宇的身体里抽出那只锋利如刀的手。 
  陈开不忍再看,吓得闭上眼睛,怕面前会开出血色的花来。 
  哪知她刚刚抽出手,赵宇的身体就像败絮一样轻飘飘的倒在了地上。一沾地,竟然变成了一只破旧的拖把,木头的手柄被硬生生的抓碎了。 
  “咦!”陈开见了又惊又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宇怎么会变成拖把? 
  “谁?”杜鹃站起来,脸上挂满了惊恐,环顾着四周“到底是谁干的?赶快出来!” 
  空旷的天台上只有清冽的夜风和冷冷的月光,除了吓得站不起来的陈开,哪里还有第二个人? 
   
  “嘻嘻嘻!”突然有一个男人的声音由远至近飘了过来:“没有想到吧?这个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个声音如此的熟悉,带着一丝调笑和玩世不恭的声音,陈开听了立刻像是找到了宽慰,颤着声说:“绯绡!是你吗?怎么这个时候才来?” 
  “就是我啊!”话音刚落,天台上破旧的铁门已经被人推开,一个白衣黑发的男人走了进来,月光照在他美丽的脸上,似乎更添了一丝朦胧的色彩。 
  “你是谁?赵宇呢?”杜鹃见了绯绡一脸的的诧异。 
  “呵呵呵!”绯绡笑了一下:“你以为监视你的是陈开吧?所以才故意接近他,要打消他的疑虑!”一副骄傲的表情。 
  “难、难道?”陈开指了指地上破碎的拖把,难道绯绡说想了法监视杜鹃就是这个法子? 
  “不错啊!”绯绡说着一脸的坏笑:“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猎物就是监视她的人!” 
  “废话少说!”杜鹃望着绯绡狠狠的说:“赵宇让你给藏到哪里去了?” 
  “这个吗!”绯绡朝后面喊了一声:“你出来吧!” 
  一个男人的身影从绯绡的背后慢慢的走了出来,垂着手,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瞟着杜鹃,就是赵宇。 
  “怎么会?”陈开指着绯绡,突然有一种被人利用的感觉:“你全都知道了,是你故意引了我到这里来的?”看来那个给自己纸条的就是拖把变的赵宇。 
  “哎呀!你不要这样小气!”绯绡掩嘴偷笑:“要是不这样,把你们都带到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个母猫什么时候才能出手啊!” 
  “你!你这样还说是我的朋友!”陈开被他气得晕了过去,原来自己自始至终都被这个家伙像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 
  “嘻嘻嘻,你知道我会在后面保护你的啊!” 
   
  两个人正在吵架,旁边的杜鹃突然跃了起来,伸手就去抓绯绡身后的赵宇。 
  “救命啊!”赵宇吓得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还不死心?”绯绡见了,一把抓住了杜鹃的胳膊,把她推到了一边。 
  “你为什么要管这么多的事?”杜鹃见得不了手,声音中都带着哭腔。 
  绯绡见了摇了摇头:“你都知道没有人可以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利,你自己做的事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我不一样!”杜鹃说,“就在被扔到那个冰冷的河里的时候,我就下了决心找到这个男人报仇了,这个曾经是我的主人的男人,把我抛弃杀死的男人!我要他,还我生命!” 

  “小雪!小雪!我对不起你!”坐在地上的赵宇哭出声来,看来那个死了的猫就是叫做小雪。“我一直都很想念你,想念你在我的脚边玩绒球的样子,想念你吃鱼的样子,可是,可是当时我还只是个孩子,根本没有能力去保护我自己喜欢的东西!要不然,要不然……”赵宇说着号嚎大哭起来:“那天晚上我们讲故事,我也不会讲你的故事啊!” 

  “那又如何?只是这样,就对我的生命算是有了交待吗?”杜鹃挂着满脸的泪水,侧着头望着地上痛苦的赵宇。 
  转头又对绯绡说:“你让开!你知道的,那个游戏玩了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结束,我必须杀了这个男人了却了心愿才能够回去,不然的话,这个女孩就活不成了!”她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身体。 

  绯绡听了伸出手挡住了她:“我不会看任何人在我面前死的,就算有危险我也要试一试!” 
  “绯绡,你要试什么?不要啊!”陈开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起那天绯绡说的话,他不想让杜鹃平白无故的变了白痴啊。 
  “你,你要干什么?”杜鹃说着脸上现出惊恐的表情,转身就要跑。 
  “不要跑!站住!”绯绡说着一下就跃了起来,一只手直往杜鹃的后背抓去,眼看就要抓到了,手已经碰到了杜鹃凌乱的黑发。 

  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过来一个玻璃瓶子,里面的液体已经飞溅出来,在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气味。 
  绯绡见了,忙把手硬生生的缩了回来,但还是沾上了几滴,手上立刻被烧了几个黑点。 
  那个瓶子没有打到绯绡的手,掉在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里面的液体泼了出来,在水泥地上冒气了白烟。 
  “哇!好痛啊!”绯绡叫唤着,“这个是什么啊?”他吓了一跳。 
  “是浓硝酸!”陈开望着地上破碎的瓶子,不知所以。“是谁?”他回头看了看赵宇,赵宇坐在地上已经吓傻了,看到他的目光连连摇头。 
  他和绯绡对望一眼,绯绡抓着一只受伤的手,缓缓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爸爸!爸爸!”杜鹃却像是遇到了救星,往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跑了过去,“你总算是来了啊!” 
  角落里走出一个男人,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苍白的脸,消瘦的身体,蓬乱的头发,正是那个陈开撞见的跟踪杜鹃的男人。 
  “怎么会这样?”陈开对绯绡说“好像就是我看到的从桌子上出来的男人?” 
  “什么桌子上出来的男人?”绯绡疑惑的问他。 
  “唉,我没有和你说吗?”陈开很惊讶他居然不知道,他不是号称万事通晓吗? 
  “你没有和我说啊!笨蛋!”绯绡被他气得脸色发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是杜鹃为什么叫他爸爸呢?陈开只觉得一头得雾水,他不是跟踪杜鹃的人吗? 
  “杜鹃,乖!”那个神秘的男人很慈爱的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杜鹃的头发“爸爸来了,你不怕了吧!” 
  陈开望着这两个人,那个男人看起来倒像是杜鹃的哥哥,两个人年纪相仿,哪里像爸爸的模样。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难道?难道?”陈开望着旁边的绯绡说:“难道还有人讲了真的故事?是杜鹃?” 
  绯绡望着他,点了点头:“现在看起来好像是这样,讲真话的不止是一个人!” 
  “那我们该怎么办?”陈开问他。 
  “呵呵呵,又来一个刚刚好凑一双!”绯绡说着指着杜鹃,大声对那个男人喊着:“你自己看看,你旁边的是你的女儿吗?她不过是有你女儿的躯体而已,你的女儿怎么会知道你是她爸爸?” 

  “谁说的?”杜鹃见有人帮她,死命的抱住旁边的男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是我爸爸了!” 
  “是啊!”绯绡说:“你们一起出来的,你当然知道,就像这个男人也一定知道你是一只猫一样!” 
  杜鹃听了一脸的惊恐,戏也演不下去了,抬头问那个男人:“是吗?你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