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 >

第20部分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淑白没有想到陈开会突然问她这样的话,忧郁了一下该不该说。 
  “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而且我有一个朋友是专门解决这类事情的,说不定可以帮上忙啊!” 
  淑白又看了看那个狼藉的保险箱说:“里面装的,是一个面具!” 
  “什么?面具?”陈开一阵失望,他以为装的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 
  “是啊!”淑白点了点头,“不过这个面具很特别,据说是纳兰的面具!” 
  “纳兰?纳兰是谁?”陈开问她,好像是一种菜的名字。 
  “民间传说中的人物,你可能不会知道!”淑白说着就不理他了,继续收拾东西。 
  陈开一阵懊悔,估计是她看和自己说了也不懂,干脆就不说了,早知道自己多读点书了! 
   
  等从历史系的大楼出来,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天上。 
  陈开一推开门,就跑进去问绯绡:“今天发生的事你都看见了对不对?不用我和你再说了吧?” 
  “你在说什么?”绯绡瞪圆了眼睛问他,不知道他在抽什么风。 
  “你不要装了,你不是想了法子天天跟在我的后面吗?”陈开问他,这个人真是死鸭子嘴硬。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啊?是不是发烧了?”绯绡说着伸出一只长手要去摸他的额头。 
  “哎呀,我们的历史教授都看到了,你就不要再演戏了!”陈开急着说,难道他跟着自己有这么丢人吗,怎么死活都不承认? 
  “你们的历史系教授是不是有妄想症啊!”绯绡不明所以。 
  陈开听了心都凉了,也许吧,那个老头都快老糊涂了,自己居然还把他的话当真了?看着眼前玩世不恭的绯绡确实没有一点很在乎他的样子! 
  “那我问你!纳兰是谁?”陈开决定不废话了,直接切入主题。 
  “纳兰?”绯绡说着摸了摸下巴,好像在想事情,“是不是清朝的一个才子啊?” 
  “好像不是那个纳兰!”陈开隐约觉得不对:“民间的传说有没有这个人?更古老一点的?” 
  “那好像就是鲜卑族的一个美男吧!”绯绡说完了问陈开:“你问这个干吗?” 
  “哎呀!后来呢!那个美男是怎么回事?”陈开总算是问出了一点眉目,可不能被打岔。 
  “鲜卑族是南北朝的时候一个少数民族,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以崇尚美形为风气,这股风也刮到了鲜卑族,后来鲜卑族的人更甚,连君主都要挑选美丽的人,最终证明了大多是绣花枕头,这个民族也就没落了!” 

  “那个纳兰是皇上吗?”陈开好奇的问。 
  绯绡想了想:“好像是一个战士,据说生得极美,以至上战场还要带着面具,怕是人看了他的脸影响了士气,后来就有人模仿他在战场上的舞姿编了舞来驱邪,也是带着面具的舞!” 

  “面具?”陈开想着,应该就是这个传说,这个纳兰到底已经美到什么程度了呢?在战场上杀敌都要带着面具?要是可能他真的很像回去看看,那个风月无边的年代,那些倾国倾城的人。 

  “喂!你问这个干吗?”绯绡一肚子的不满。 
  “要是我说,真的有纳兰的面具,你会有什么想法?” 
  绯绡的眼睛转了一下,很认真的对陈开说:“那一定不可能是真的,连这个人都在史书上找不到,怎么会有他的面具?” 
  又抻了个懒腰,“早点睡吧!骗小孩的玩意不要随便相信!” 
  陈开望着他的背影,总觉得绯绡似乎有什么没有告诉他,他不爱说,自己也拿他没有办法?只是望着窗外的月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可以美到那种程度,比绯绡还要美吗?时间的冲刷,使所有人都湮没在历史的河流中,渐渐的成为传奇,供后来的人传颂。 

  那个带着面具,拿着长刀的战士已经在陈开的想象中渐渐浮现。可是陈开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面具的出现,后来搅乱了他们的生活,而且是以一种并不美丽的方法。 

  第二天上课,刚刚走到教学楼的门口,就有人一把拉住了陈开。 
  回头一看,是那个历史系的研究生淑白,穿了一件白色的风衣,带着眼镜,更显出了她的成熟。 
  “你等会儿下课来我们系一下,我有事找你?”淑白对他说了就抱着书走了,风吹起她暗红色的头发,一张脸冷冷的没有表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扔下陈开一个人愣愣的站在教学楼的门口,不知道这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下了课他还是一口气跑到历史系的教学楼去了。 
  到了才发现一个问题,淑白她们班的教室在哪里?还是研究生没有教室只有自习室?他都不知道就跑了过来,只好傻傻的站在门口,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 
  “陈开!”一个声音飘了过来,把在昏暗的楼洞里站着的陈开吓了一跳。 
  “是你啊!”他回头一看,是淑白站在他的身后,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一声也不响。 
  “找我什么事情?”陈开问她。 
  “嘘!”淑白竖了一只手指,暗示他不要大声说话,“我们去教具室!” 
  陈开只好闭了嘴,一声不吭的和她上了二楼,本来是大白天的,被她神秘兮兮的一折腾,他的神经也跟着紧张起来。 
  “是面具的事情吗?”陈开小声的问她。 
  淑白点了点头,并不说话,直接带着他走到走廊的尽头,掏出钥匙打开了教具室的门,诺大的教学楼居然就像是一座空城,一个人也没有。 
  进了教具室,里面又是一片狼藉,昨天晚上他们明明都已经把这里打扫干净了啊! 
  “这是怎么回事?”陈开见了乱成一团糟的屋子惊叫起来。 
  淑白转身关了门说:“现在是上课的时间,王教授正在讲课,我是逃课出来的。” 
  “你找我难道就是为了打扫卫生?”陈开指着地上七零八落的地图,粉笔和书问她,这些人怎么就在这个时候才会想起他? 
  “当然不是!”淑白摆了摆手,然后伸手指了指那个保险箱:“是为了这个!” 
  陈开这才注意到那个保险箱,比昨天毁坏得更厉害了,而且墨绿色的保险箱上面被人纵横的抓了几个鲜红的手印,好像是拼命要把保险箱抓破一样。 
  “这个,这个是血吗?”陈开说着伸手去蹭了一下,已经干枯的血迹,摸起来让人发毛。 
  “不知道!”淑白也弯腰看着那个保险箱,“今天早上我一来就是这个样子了!” 
  “真的是鬼吗?”陈开害怕的望着她,这种破坏的程度怎么可能是人干的? 
  “你不是说有朋友可以解决这件事吗?”淑白着急的问陈开:“你看看我们历史系现在都被它闹得人心惶惶,大白天都没有几个人来教学楼了!” 
  “这个,这个有多久了啊?”陈开问她。 
  “好像?”淑白的眼睛望着天花板,“大概有两周了!” 
  “以前呢?”陈开问她“以前有没有这样的事?” 
  “没有啊,自从有一个学校的校友捐赠了这个面具就开始了!”淑白紧张的说:“王教授一直不相信有鬼,可是我们这些学生都很害怕!” 
  “那我回去问问我那个朋友吧!”陈开点了点头,这个样子确实不是一般的情况,好像真的有什么鬼怪要取那个面具。 
  “那就拜托你了,王教授那边我会想办法的!”淑白很高兴的对陈开说。 
  陈开望着她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淑白,我的那个朋友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到时候真的看了什么不要被他吓到才好!” 
  “怎么会?”淑白笑着说:“难道他长了三头六臂不成?” 
  “那倒不是!”陈开嘟嘟囔囔的说,真是不知道怎么和她说绯绡是只狐狸啊。 
  “好了,不说废话了,来帮我把这个教具室再收拾一下吧!”淑白说着拉了陈开去干活。 
  “还说不是让我打扫卫生?”陈开抗议着,这已经是第几次了,这些人都是找了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他干活。 

  回了家,和绯绡说起这件事,他还是爱理不理,一个人歪在床边,举着镜子左看右看的。 
  “你的镜子要照到什么时候啊!”陈开实在是受不了他了,除了吃鸡就是照镜子。 
  “哎呀呀,我都说了没有事了,你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绯绡听了放下镜子,又走到厨房去端了一只鸡出来:“你要不要吃?” 
  “不吃!”陈开已经快被他气死了,“你到底去不去?不然我就不帮你干活了!”只有祭出杀手锏。 
  “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们就去了!”绯绡咬着鸡腿,可是语气已经明显缓和下来,让他自己打扫卫生,简直是要了他的命啊,还是去抓个鬼什么的比较轻松。 
  回头又斜着眼睛对陈开说:“你真是个好骗的家伙!” 
  “你怎么这样说我?”陈开问:“我被谁骗了啊!” 
  “唉!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纳兰的面具啊!”绯绡说着长叹了一声,目光深邃而遥远:“那只是一个传说,而传说,注定就不可能是真的!” 
  不是纳兰的面具吗?陈开站在屋子中央纳闷,可是那个沾满血迹的保险柜里装的又是什么? 
   
  第二天,绯绡穿了一件白色的风衣和陈开一起出门了,两个人一起走到历史系的教学楼,一上楼就看见淑白和王教授在说什么。 
  看到他们两个人来,淑白很高兴,笑容立刻在脸上绽开了花,在楼梯上朝陈开招了招手:“你们来了啊!”说完看了看绯绡:“这个就是你的朋友?真是让我惊讶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人?” 

  绯绡对她笑了笑:“谢谢,可是我不是一个很喜欢别人恭维的人!” 
  “这不是恭维啊!”淑白拿了一只原子笔放在下巴下,仔细的打量着绯绡:“发自内心的话怎么算是恭维?” 
  “你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啊!”绯绡看着淑白笑了笑。 
  “你就是来捉鬼的?”王教授在旁白一副呲之以鼻的表情。 
  “是啊,是啊!”陈开忙抢上去说:“这个是我的朋友,他有一些别人没有的本事!” 
  “唉!”王教授望着天花板,扶了扶鼻子上的眼镜:“真是世风日下啊,堂堂的大学教授和研究生居然还请了道士来捉鬼!”似乎真的很伤心。 
  “我不是道士!”绯绡在一旁抗议,他最讨厌牛鼻子老道了。 
  “哦!对了,我倒忘了!”他说着扶着眼镜仔细的打量着绯绡:“你好像那个天天跟在陈开屁股后面的小狐狸啊!” 
  “我们还是先不要说这些了,先去看看那个教具室吧,过了一夜又是一片狼藉了!”淑白见苗头不好,忙在旁边拉架。 
  “哼,和我走吧!”王教授说着背着手走在前面引路:“要不是为了明年好招新生,我才不会去找人解决呢!历史上的东西,缺了神秘又有什么意思?” 
  陈开觉得他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可是又无法赞同,只有一声不吭跟着他走了。 
   
  推开那个教具室的大门,果然又是一片混乱,甚至比之前还要混乱,陈开和淑白前一天硬着头皮擦下去的血手印现在又出现了,而且更多,整个保险箱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了。 

  “就是这样!”陈开指着那个保险箱给绯绡看。 
  绯绡双眉紧缩,伸出一只手按在箱子上,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回头对王教授说:“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一个面具!”王教授回答:“以前教过的一个学生送给系里的!” 
  “这个事情有点棘手!”绯绡说:“这个面具自从放到这里怪事就发生了是吗?” 
  “是啊!”后面站着的淑白说:“已经两周了,天天晚上都是如此!” 
  “哦!”绯绡笑着说:“我明白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试试看能不能抓住那只鬼” 
  真的这么好解决吗?陈开望着窗外的天空,离天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绯绡这次,也太自信了吧? 
  他抬眼偷瞧了一下绯绡,如玉般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让人无从得知他的心事。只希望,只希望事情能够顺利的解决。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晚上,绯绡白天在家睡了一天,晚饭的时候才晃晃悠悠的过来,天这个时候已经是有些暗了。 
  “你们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绯绡边走边问旁边的陈开。 
  “淑白啊,慕容淑白!”陈开告诉他,白天居然忘了介绍他们。 
  “呵呵,奇怪的名字,不过倒也不奇怪!”绯绡笑着说。 
  陈开望了望他,今天他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怪里怪气的?什么叫奇怪又不奇怪? 
  两个人说着已经走到了历史系的教学楼,淑白和王教授站在门外等着他们。 
  “已经让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