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 >

第31部分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第3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白兰不知为什么脸上突然带了一种很惊喜的表情,对他说:“你听,歌手在唱歌!” 
  “是啊,是,我可以听见,不过这个韵律实在是不怎么样!” 
  大厅里回荡着轻柔的声音: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花落知多少?如花的男人,穿着白衣,踏歌而来!”白兰突然很兴奋的说:“全都接上了,就是这首歌,一会儿就该有白衣的男人出现了!这就是宿命!” 
  “你在说什么啊?”他还是不明白这个女人的话,看来这一千年来,连人都变了太多。 
  话音刚落,就听见周围有一片“唏嘘”的声音,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就有一只坚硬而温暖的手按在他的肩上。 
  一个熟悉而清脆的声音在他后面响起:“子进,你终于回来了?” 
   
  白兰只见对面做的的那个疯癫的人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生着一张绝美的脸,黑色的长发松松的扎在脑后,一只手正搭在他的肩上。 
  面前那个自称是王子进的人,听了这个声音,突然就泪如泉涌,号嚎大哭起来:“绯绡,绯绡,我等了这一千年,终于又见着你了!” 
  他回过头去,身后的人依旧是一张桃花春风面,一如自己赶考的那天,站在绿柳岸上等他的样子,那时天蓝如壁,白衣胜雪,自己的年少时光似乎就是从他的一个浅笑才真正的开始,可是又结束得如此匆忙。 

  “绯绡!”王子进看着身后的人,还是那样干净的白色,出尘的颜色,与千年以前一摸一样,似乎时间就此停在他的身上再也没有前进。 
  “不错,是我啊,子进!”绯绡见了他笑笑说,好像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王子进只觉泪水在不断往外涌,让他眼前绯绡的身影变得模糊,他伸手擦了擦泪水,又哽咽着说:“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变啊!可是,可是我~”说着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我如今竟要借了别人的身体才能再见到你了!” 

  “子进啊,你还是那样的孩子气!”绯绡依旧像以前一样笑着看他:“要是过了一千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岂不是变成了妖怪!” 
  “那我宁可变了妖怪,也不想当这凡夫俗子!”王子进听了他的话笑呵呵的说。 
  绯绡摇了摇头:“不老不死有什么好!你不过死了就可以转生,可是你可知我等再见你这一面又等了多久?”脸色一下黯淡起来,语气中似乎有无尽的悲哀。 
  “可是纵是见了又怎样?”王子进听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此时已不是旧时风月,过去的终究还是回不来了,这个世界,没有我存在的地方!” 
  “子进,你不要这样想了,我会想办法的!”绯绡见他烦恼,也不知该怎么说。 
  王子进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自己回来是做什么,千年前欠你的,我一定会还!”说完敲着面前的杯子,晃着脑袋吟道:“青山绿水,古今常在,惟有旧交何处?空赢得,斜阳暮草,淡烟细雨!”语气中满是悲怆。 

  绯绡望着这个自己昔日的好友,是啊,见了面又怎样?有聚就有散,等待他们的终究还是别离而已,最后陪伴自己的,不过斜阳暮草。心中不由一阵酸楚。 

  “果然是如花的男人,踏歌而来!”旁边的白兰见了绯绡发出了一声感叹。 
  “你是谁?”绯绡转头看了她一眼,一个疲惫的,带着一脸残妆的女人,他望着王子进的身后,沉吟了一下,“我知道了,是你把陈开带到这里的!” 
  “陈开?”白兰指了指对面坐着的人:“你说的是他吗?那他现在是谁?” 
  “在下王子进啊,小姐你莫不是这样快就忘了吧!”王子进在一旁惊讶着说。 
  “呵呵!”绯绡笑了一下:“这个你不要管了,你带陈开来这里做什么?” 
  “是他自己要来的,说是身体里有另一个人,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她说着又看了一眼变成王子进的陈开:“要是他没有精神分裂的话,我相信这是真的!” 
  “那你又是和他怎样遇上的呢?”绯绡很好奇怎么会平白的多了这样一个人出来,在知道王子进出现以后,他就拼命的往回赶,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找到他。 
  “不是遇上!”白兰笑了一下:“他的出现,你的出现,我全都知道!”说着嘴角弯出来一个自信的微笑。 
  “你莫不是有先知的能力?”绯绡和王子进听她这样说,相视着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很惊讶。 
  “不是我!”白兰很颓然的低下头:“是我的妹妹!” 
  “那很好啊!”绯绡笑着说:“有这种能力的人一般都很短命,不是自己拥有最好!” 
  “不错!”那个叫白兰的女人脸上突然现出一种悲哀的表情,“她是已经死了,我的爸爸杀了她!” 
  “杀人?”王子进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害怕,他对这个有一点印象,爸爸杀了女儿,在哪里见过?脑中突然浮现出一行红色墨水写的文字,很蹩脚的字,像是蚯蚓一样弯弯曲曲: 
   
  妈妈骗了我,爸爸杀了我,姐姐留下我的骨头,挂在胸口上! 
   
  那好像是一个女孩临终的呼声,可是自己偏偏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到的。 
  “不错,就是杀人!”白兰很镇静的回答他:“我的父母受不了她,她太聪明,太可怕,就像一个怪物,所以把她杀了!”说着低下了头:“而他们也付出了代价,就像她早就知道的一样,我们的家会因她而毁了!” 

  天下居然会有这样可怕的父母?绯绡和王子进听了心里都是一颤。 
  “你们在想我的父母很可怕是吗?那我告诉你,我的妹妹要比我的父母可怕一百倍,她知道所有的事,从她9岁的时候就开始写日记,里面全是我们将来的事,在日记的第一页,她就写下了自己的命运,也正如她写的一样,她死与自己父母的手下!”说完,拿起自己挂在胸上的东西:“而我,留下她的骨头,挂在了胸口上!就算她再怎么可怕,也是我双胞胎的妹妹啊,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恨她!”眼里已经泛着泪光。 

  那块人骨,在酒吧彩色灯光的照耀下,居然发出一种柔和的光泽。 
   
  王子进听了只觉得心里发寒,怎么每个朝代都有这种可怕的事? 
  “这本日记让我找你们,写着你们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她说着从包里拿出那个粉色的日记本:“还有我的命运!” 
  “找我们干什么?”绯绡很莫名其妙。 
  “不知道!”白兰突然很疲惫的叹了口气:“她带给我们的噩梦,根本就没有结束,所有的复仇都转到了我一个人的身上!这本日记,无论如何也扔不了它,总是辗转着又回来,其实也许是我自己也不想扔了它吧,毕竟里面写的东西都是将来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你该不是很想摆脱这本日记吧?”绯绡问她。 
  “不错!”白兰笑着说:“你很聪明,可是又怎么能摆脱它呢,它就像我的妹妹,依旧和我一起长大,从来就没有死!” 
  绯绡伸手按在那个粉色的本子上面,过了良久说:“你的妹妹,真的死了吗?” 
  白兰听了眼里现出一种惊惧的神色:“你是说她没有死吗?” 
  “不知道!”绯绡摇了摇头:“也许她真的是个奇异的少女吧,拿着生命写这样的东西也未尝不可能!” 
  “帮帮我,我知道你能帮我的!”白兰突然很激动的握着绯绡的手:“既然你知道我的妹妹有这样的能力!既然这个本子真的有玄机”顿了一顿说:“我最想的,就是再看看妹妹,我真的很对不起她,她就那么小就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杀了!” 

  王子进望着她满是泪水的脸,觉得她也是很可怜的人,这种生离死别的滋味,他是知道的。 
  “绯绡!”他看了看旁边这个千年的老友:“我也想看看她的妹妹!” 
  “好吧!”绯绡叹了口气:“无论你想看什么,我都会满足你的!” 
   
  三个人一起回到了绯绡住的公寓,此时已经是半夜了。 
  绯绡点了一根蜡烛,放在桌子上,伸手拿出那本日记,放在蜡烛前面。 
  “手给我!”绯绡对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说。 
  “这是要干吗?”白兰很不解的问,但还是伸出了手。 
  “你的日记上没有说吗?”绯绡朝她笑了笑。 
  “那里面的东西都像歌词一样啊,怎么可能写得那样清楚!”白兰很好奇得看着他把自己的手和旁边坐着的男人的手绑在了一起,又把两个人的手压在那本日记上。 
  “子进,准备好了吧!”绯绡对着王子进说:“就和千年以前进入柳儿的记忆中一样,你要进入的,是一个有着特殊能力的少女的记忆!” 
  “我知道了!”王子进朝他点了点头。 
  “看了就走,不可久留,那个少女并不是一般的人!” 
  “我知道!”王子进重复了刚才的话,又点了一下头。 
  “这是怎么回事?”白兰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可是还没有得到答案,头脑中就是一阵眩晕,意识一下就模糊起来,仿佛整个人,一下被抛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再睁眼时,只见面前是一片草地,草地的那边有几户人家。 
  “这里是什么地方?”白兰站起来四处看了一下,风景很熟悉,好像自己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问你自己啊,这里应该就是你们小的时候住的房子吧!”旁边一个声音说。 
  白兰听了一下回过头去,身后站着一个穿着长袍的男人,估计三十不到,留了一簇美髯,倒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古代书生。 
  “你是谁?”白兰打量了他一下,怎么也想不起来记忆中有这么一号人物。 
  那个书生朝她行了个礼:“在下王子进,小姐,这才是我的本来面目!” 
  “可是,刚刚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啊!”白兰终于明白他是谁了。 
  “那是肉身,进入这里的是我的魂魄,终于可以以真面目示人了!”王子进说着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往前快走了两步,又回头对白兰说:“你不是要见你的妹妹吗?我们快走吧!” 

  “好,好!”白兰虽然有些奇怪,可是也跟在他后面往房子的那边走去。 
  脚上踩的草湿湿凉凉,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一点也不像是在人的记忆里。 
  “你的妹妹,看来心地很纯洁啊!”王子进望了望天上的云彩说。 
  “为什么这样说?”白兰很好奇,在她的回忆中,妹妹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呵呵呵!”王子进指着远处:“这里的风景多么的美啊,以前我进入的那个人的记忆才可怕呢!” 
  “是吗?”白兰费力的踩着高跟鞋在草地上走,看了看周围,真的是很美丽的风景啊,可是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连看一眼蓝天的时间都没有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那几处房子前。 
  白兰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没有错,就是这里,自己曾在这里生活过,可是怎么全都忘了,一点印象也没有,要不是现在看到些房子,可能她连自己在哪里长大的都不会记得? 


第九章(下) 

  “那个有着红色屋顶的就是我家!”原来自己是在乡下长大的,可是后来怎么到了城里了?她一点记忆都没有,只记得这个有着红色屋顶的房子。 
  “那我们进去吧!”王子进说着就走到那个有着红色屋顶的房子前。 
  “里面好像没有人!”白兰很奇怪这周围好像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估计是你的妹妹全都忘光了吧!”王子进说着推开门,走进院子。 
  “在后面的那个房间!”白兰看着这个院子,自己确实是在里面生活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后面的一个小屋子就是她和妹妹一起住过的地方。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踩着高跟鞋,一阵风一样走在前面,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错,不错,就是这里,我怎么全都忘了?” 
  王子进看着这个女的,突然像中了邪一样,只好跟在她后面。 
  屋子里有点暗,木头的窗棂采光不是很好,白兰一路在前面走着,顺着黑暗摸到一个房间的门前,回头对王子进说:“就是这里!”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彩。 
  那门上倒贴了一个“福”字,红色掉了一大半,变成了惨淡的灰粉色,那扇木门,陈旧异常。 
  王子进看了这个门,突然有一种呼吸急促的感觉。“看了就走,不可久留!”他又想起绯绡的话,门后面就是白兰口中那个可怕的少女吗?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女孩? 
   
  前满的白兰伸出一只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轻轻的推开了那扇门,门发出“吱呀”的一声,应声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