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 >

第5部分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陈开,陈开!”有人在他的耳边呼唤他的名字。 
  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自己居然躺在了雪地上,此时依旧是漆黑的夜晚,面前是那个漂亮男人素白的脸。 
  “叔叔!我怎么了?”他费力的说话,后脑好痛啊。 
  “是哥哥!”那个男人听了很不高兴。 
  “哥哥,我怎么了?” 
  这回他好像很开心,“你从树上掉下来了,就有掌管着死亡的人来拿你的生命!” 
  “可是我还活着啊!”陈开想起刚才的梦,如此的真实,他虽然小可是还是有点后怕。 
  “还不快感谢大哥哥!” 
  陈开连忙感谢他,他把陈开从雪地上扶了起来,帮他掸了掸身上的雪,“我们回家吧,不然你妈妈会着急的!” 
  他拉着他走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什么,对陈开说,“对了,还要谢谢它!” 
  “谁啊!” 
  “就是它啊!”那个奇怪的哥哥指着身后的大树的顶端,上面有一只鸟,立在干枯的虬枝上。 
  他说着就朝那只鸟招了一下手,奇怪的是鸟好像真的能理解他的意思,发出了“吒”的一声尖叫,扑了一下翅膀。 
  “小鸟就是那个男孩吗?”陈开好奇的问这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哥哥,他想起了那个变成鸟逃走的男孩。 
  “是啊,最后是它救了你,我去找你的时候它非要跟在我后面帮忙!” 
  “那我是不是该拿谷子谢它?”陈开越来越觉得今晚的经历像是神话。 
  “不用了!”那个大哥哥笑了一下,“你的礼物,它已经收到了,是你,把它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还给了它。” 
  这次陈开没有说话,他有点不太理解这样的词汇,只是拽着那只温暖的手,往家里走去。 
   
  到了家门口,陈开却不太想进去。 
  “怎么了?”白色衣服的大哥哥问他。 
  “我不想回家!”陈开又想起他没有得到的糖果。 
  “因为今年没有礼物?”这个哥哥好像什么都知道啊? 
   他跟着点了点头。 
  “拿着这个!”他说着在陈开的手里放了一颗宝石,就是那颗小小的,有着黄色污迹的宝石,“礼物会有的!” 
  陈开抹了抹眼泪,伸手接过宝石,可是他一碰,那颗宝石居然就消失在他手中,一下就不见了。 
  这次他更不开心了,“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谁都骗他,他的妈妈,还有这个哥哥都骗他。 
  “你不要哭了!”那个哥哥哄着他,“怎么过了这么久你又多了个贪吃的毛病!” 
  “我,我的礼物又没有了!”陈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那个人摇了摇头,摸了摸他的头,“大哥哥的礼物,已经在一千年以前就给了你了!”说完,眼睛里好像有些东西一闪一闪,“就是你这一世的平安!” 
  陈开听了愣了一下,正在这个时候,身后的门开了,是妈妈的声音,“小开!你跑到哪里去了?急死妈妈了!” 
  陈开回头看了一下,他的妈妈正满脸泪痕,站在门口看着他。他见到妈妈很高兴,想和那个大哥哥说再见,可是再一回头,身后是白茫茫的雪地,哪里有人的影子? 
  可是身后,明明有两个人的足迹啊! 
  陈开又愣住了,那只手的温暖他还记得,那样的笑脸他还记得,那样温和的语气他还记得,可是那个人却不见了,就像凭空消失在这白色的雪里。 
   
  我的礼物,在一千年以前就给了你了,就是你这一世的平安! 
   
  亲切语气,听起来却又像是叹息般的声音。 

  陈开爷爷的病,居然奇迹般的好转了,而病情开始好转的时间,就是那个雪夜的晚上。等到了过年的时候,爷爷已经出院了,躺在床上逗弄着小小的陈开。 
  爷爷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了一把五颜六色的糖果给他,陈开终于得到新年的礼物了,急忙剥了糖纸,把糖果放在嘴里,糖纸也是不能浪费的,要好好的积攒起来,去和同学炫耀。 
  他的爷爷看着他高兴的样子,慈祥的笑了,老天厚待他,才让他能够挺过这一劫,能够继续给他的小孙子带来幸福。 
   
  可是没有人知道,那颗小小的宝石就是陈开爷爷的生命,而那个大的,闪着耀眼光泽的那颗就是陈开的生命。 
  黑色衣服的女人,是索命的无常,但是陈开那孩子特有的,纯真的眼里,根本看不到丑陋的东西,鬼怪在他的眼里也变成了美丽的仙女,虽然这个仙女穿的是黑色的衣服,可是并不妨碍她的美丽。 
  但是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呢?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也许就是落雪幻化出的精灵吧! 
   
  过了若干年后,陈开午睡醒来,他刚刚好像做了一个有关童年的梦,是真的发生过?还是只是一个梦呢?他有些分不清,过了这许多年,童年的事他都有些记不清楚,也许以前他真的在很久以前的雪夜里去过那个奇怪的地方吧,见过一个穿着华丽黑衣的女人。 
   
  眼前有白影晃动,是绯绡端着吃的在他面前走来走去,那样的白色,陈开好像真的在很久以前见过,他望着绯绡消瘦的,体不胜衣的身影,突然愣住了。 
  落雪中消失的精灵又回来了吗?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晃花了他的眼睛,让他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我的礼物,在一千年以前就给了你了,就是你这一世的平安! 
   
   
                  那叹息一般的声音,陈开一生也忘不了,他并不知道,他的礼物,从他一出生就得到了。 
   
   
  礼物 
                  (完) 


  第三章 罂粟 
  陈开的大学生活终于开始了,由于没有住校,同学倒是没有几个相熟的。他每天背着书包来往于学校和公寓之间,绯绡依旧是又懒又馋,每天无事可做的时候就趴在床上拿着镜子,一脸自恋的看着自己的脸,这个时候他就只有摇头的份。 

  这天又是黄昏,陈开走在校园的林荫路上,刚要回家,就听见有人叫他“陈开,等一下,你是陈开吗?” 
  陈开听了回过头,推了一下夹在鼻梁上的眼镜,纳闷的看着是什么人,这个班级好像没有什么认识他的人啊。后面叫他的是个胖子,晒得黝黑的皮肤,剪了个很短的寸头,满面红光,营养良好的样子。 

  “你是谁啊?有什么事?” 
  “什么?”那个胖子一脸惊讶,气喘吁吁的说:“我是十系三班的班长啊,你不是十系三班的吗?” 
  “哦!”陈开听了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新生联欢我没有去!” 
  “呵呵呵!”那个胖子一脸的坏笑,小眼眯成两条细缝:“没有去很正常,我们都知道,我叫梁栋,就是栋梁反过来。” 
  陈开看了那个梁栋的笑容,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浮起:“什么都知道?你们都知道什么啊?” 
  “嘻嘻嘻!”梁栋弯起胳膊肘捅了陈开一下,“谁不知道你在外面和一个美女一起住啊!” 
  “什么?”陈开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是个男的,是我的一个亲戚!” 
  “哎呀呀!什么亲戚?”梁栋眯着小眼从头到脚打量了陈开一下,“你看看你,弱不禁风,一副书呆子的模样,哪里有一点美人坯子的样子!”接着又是一脸怀怀的笑容:“同学中有人看见了,听说那可是一个绝世大美女哦!” 

  “没有的事,那真是个男的,长得美倒是没有错,可是你们也不能这样瞎说啊!”陈开听了沉了脸色,他今年刚刚二十岁,怎么受得了这样的传闻,都是绯绡,长成那个样子,连自己当初初见的时候都没有分清他是男是女。 

  那个胖子讨了个没趣,忙说:“生什么气啊,我是来告诉你,今天先别着急回去了,晚上在报告厅有会,要点名的,记得去啊!” 
  “知道了~”陈开耷拉着脑袋,又不能准时回家了,家里还有一个懒鬼等他做饭呢,应该不会饿着他吧? 
  “那先去食堂吃点什么吧,晚上点名啊,不去要扣学分的!”那个胖子说完就走了。 
  “喂!我真的没有和谁同居啊,你们不要到处瞎说了!”陈开大声告诉梁栋,要是真的流言四起自己可怎么办? 
  话音刚落,旁边两个走在路上的女生就突然转过头,抱着书仔细的打量了他一下,两个脑袋凑在一起,唧唧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隐约可以听见世风日下,人不可貌相什么的。 

  “完了,这回完了~”陈开觉得自己当头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凉到了心底,这下估计连别的系的人都会谣言四起,可能没有几天辅导员就会把自己请过去了吧。 

  晚上开会的时候,陈开把脑袋埋到桌子下面,不敢抬头,上面的老师说的什么根本就没有听到。只觉得同学的目光像箭一样一根根射过来要把他穿透。 
  都是因为绯绡,那个家后从来就没有帮过自己,就知道惹麻烦。 
  好不容易等开完了会,刚刚走出报告厅,就看见门口走廊昏暗的灯光下有一个人在歪靠在墙边等人,白色的衣裳看起来非常刺目。 
  “不会吧,不会是他吧!千万别是他来了啊!”陈开嘀嘀咕咕,低着头硬着头皮往前走,那副懒样子,白色的衣裳,无所谓的神态好像只能属于一个人啊,老天爷啊,拜托!他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学校找自己干什么? 

  “陈开,怎么了?没有看见我来接你了吗?”还没等走过他身边,就听见他在叫自己了。 
  陈开只好抬头去看,,面前一张俊美的脸,双眉似剑,眼若寒星,眼波流转之间,有挡不住的狐媚之色,不是绯绡是谁? 
  “嘘!装作不认识我!”陈开小声说。 
  “为什么?我看你这么完了不回家好不容易找到了你!”绯绡一脸的不高兴。 
  “唉,那是谁啊?好漂亮啊!”“真的好漂亮啊,就是传说中和陈开住在一起的那个人吗?”后面下课的同学已经在唧唧喳喳的说了,声音都透着莫名其妙的兴奋,看来美丽的东西确实可以让人亢奋,肾上腺激素加速分泌,生物老师说的真是没错。 

  绯绡听了,脸上充满了得意的表情,特意撩了撩长长的黑发,冲着后面递过去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后面就又是一阵惊呼。 
  他可真是爱现啊,陈开倒是觉得和地狱一样,赶快说:“我们走吧,快点回家吧,你不是来接我的吗?” 
  拉着那个还在搔手弄姿的自恋狂就要走,听见一个女生的声音叫着:“好像真是个帅哥,不是美女!” 
  陈开听了松了口气,这下流言不攻自破,绯绡来了也不是件坏事。 
  刚刚高兴了没有一分钟,就又听见有人嘀嘀咕咕的说:“我说呢……,是这样啊……陈开那个小子原来是同性恋啊!” 
  “我不是什么同性恋!”陈开气急了,回过头去冲那些大嘴巴的同学大喊一声,这个比刚刚的那种说法更让他难以接受。 
  看到他一脸的怒气,后面的十几个人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儿又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刚刚有人说过他是玻璃吗?”“哇塞,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有勇气,人不可貌相啊!” 
  “你、你们!”陈开终于在自己二十岁的时候明白什么叫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了。 
  “走吧!只会越描越黑而已!”绯绡说着,拉着陈开的手走了,后面又是一阵惊呼:“拉着手啊,你们看!” 
   
  走出学校,陈开只觉得满肚子的委屈,这是什么跟什么吗?看了看旁边的绯绡,晚风吹起了他黑色的长发,美丽的脸庞在夜色中也泛着淡淡的光泽,真是明艳不可方物。 
  他望着这个尤物,长长的叹了口气:“绯绡,你为什么要找上我啊?我算是什么啊?” 
  绯绡笑着看他,像是看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你是王子进啊!” 
  陈开盯着他,一脸的疑惑,每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他就很担心绯绡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啊,怎么会把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联系在一起,那个王子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让他如此念念不忘。自己不过是一个替身吗。 

  “只是因为我和那个什么子进长得像吗?” 
  “你们长得一点也不像啊?”绯绡笑着说:“他啊,胡子都有了,呵呵,是半个老头子了!”眼光迷离,思绪似乎回到很久以前,那个陈开不知道的,遗落在过去的时间。 
  “那他是你什么人啊?”这是绯绡第一次和他谈起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 
  “是我最好的朋友啊,这么多年,我最好的朋友!” 
  陈开听了心中一阵难过,“那你怎么不去找他啊?” 
  “他已经死了啊,要是活下来也有快一千岁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