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 >

第51部分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第5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艰难的摇了摇头,突然觉得浑身无力,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看不到的眼睛,睁着又有什么用? 
  “也不要让我忘记,忘记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陈开艰难的说了一句,那白色衣裳的少年,那样的轻言浅笑,他多么多么想再看一眼啊,就像初见一样,让他的白色衣服晃花了自己的眼睛。 
  “我答应你!”绯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又是如此的遥远,陈开突然间觉得好累,也许一切都到了该完结的时候。 
  有水落到自己的脸上,湿湿凉凉,是冬天的雨吗?还是别的什么?可是他已经无法再去追究了。 
   
   
  过了半小时,绯绡小心的站起来,把陈开平放在地上,拖着艰难的步履从天台上慢慢的走了下去。 
  他身后的人,身上已经完全没有焦黑,红润的脸色,正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绯绡回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陈开,笑了一下,决然的扭头打开了铁门。 
  他走出楼门,冷风迎面吹了过来,吹起他的长发,夹着片片的雪花,他望着那被雪染成白色的世界,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走了出去。 
  陈开,我一直想和你说,今日的流水又怎么能重复昨日的河床?时间在流逝,生命在变化,你就是你,不是王子进,也不是别的什么人,更不是我的附庸。 
  陈开,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属于自己的,你也一样,就像我今天走了,并不是要舍弃你,也不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那些我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我都会一直记得。 
  我只希望,你的人生不会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化。 
  我只希望,今后的路你能自己掌握。 
  我只希望,你能平安的,和普通人一样过一辈子。 
  陈开,你能明白吗? 
   
  白色的人影渐行渐远,远的好像与这遍地的白雪融入一起。白皑皑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开始是人的脚印,后来就变成了了什么动物的脚印,像是雪地上绽放起一个个墨色的梅花。 
  鹅毛般的雪还是不停的落着,转眼间,那些脚印都被白雪覆盖了。地上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就像是,从来没有人走过。 
   
  *************************************************************************** 
  过了三天,陈开在医院睁开眼睛,他很累,觉得周身疼痛,那天发生的事情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一个长梦。 
  “你醒了?”说话的是一个穿了黑色衣服,带着墨镜的少年,他正蹲坐在窗台上。 
  陈开见了他,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绯绡没有在这里,他居然还在? 
  “那天你叫出来的只是凤凰的影子而已,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他笑嘻嘻的对陈开说。 
  “你要干什么,你把绯绡怎么了?”陈开突然有了可怕的想法。 
  清水摆了摆手,“放心啦,我不会那么无聊去杀一个人类,我只是想不通而已!” 
  “绯绡去哪里了?” 
  清水托着下巴,神色寂寥:“我也不知道!他把自己的血给你喝了,然后就走了!” 
  原来那些都不是梦,陈开回忆着那天晚上的一切,绯绡,绯绡到底还是抛下自己一个人走了吗?他想着,不由心酸,到底,还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和千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不要难过了,你已经和他共生了,除非他来取走你的性命,否则你是不会死的!”清水说完,站了起来,拉开窗户,双臂一展,就跳了下去,“倒是我,这样的孤独可怎么办?”声音中充满了寂寞。 
  陈开一个人呆坐在病床上,久久没有出声,直到夕阳西下,他还是呆坐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每个童话都会有结束的时候,可是陈开知道,以后每次落雪,他都会心痛。 
   
   
  尾声 
  过了许多许多年,陈开已经老迈得行动不便,他头发花白,老眼浑浊,可是死神还是没有取走他的性命。他知道,他的生命是和另一个人连在一起的,只要那个人没有死,他就会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着。 
  窗外的迎春花随风招展,暖风和煦。一个坐了轮椅的老人,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春意盎然。他面带微笑,在安详的等待着,等待着一个白衣的少年,踏花而来,履行他们的约定。 
  是的,约定!老人想到这里狡狤的笑了,他的儿孙们都不知道,他们的爷爷曾在少年时,和狐狸精有个约定。 
   
   
  所谓花开与花谢,所谓过去与将来,所谓年轻与年老,都不过是时间的注脚而已,我们用自己的生命注释着属于自己的时间。时间的长河冲刷,带走了童颜与黑发,只留下每个人对生命的坚韧与执着,散发着美丽而耀目的光芒。 
  时间! 
   
   
  全文 
                  完 



粉丝大大原来的第二章,后来因为情节关系拿掉了,现在就放在这里,就当番外吧~~ 


—————————————————————————————— 

油彩 
   
  “喂!你好,博艺画廊!”狭窄的房间里,一个中年男人拿起了话筒。 
  屋子的周围堆满了一幅幅的画,有的已经被装到画框里,有的就凌乱的摆在地上,还没有装裱,一间小小的屋子,少说也放了上百幅画,使这个小小的房间,更像是一个仓库的样子。 

  “是,就是B015是吗?”那个中年男人接着电话。“什么?画展?可是您知道,那幅画是一张赝品!~哦哦,是要做个样子放在门口啊~要是那样的话确实是只能用赝品!”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要?”他说着,忧心忡忡的看了看一张放在墙角的画,上面蒙了一张白布,“还是按合同上的价钱是吗?~那好吧,我下周就把画拿过去!” 
  那个中年男人挂上了电话,长长的叹了口气,好像有很烦心的事。 
  他用肥胖的手扶了扶眼镜,走到角落的那幅画前面,小心的揭开白布。伸出一只泥肠一样的手指,摸了摸那幅画:“这是什么?油彩还是什么?” 
  脸上一副惊恐的表情。 
   
  “陈开,帮我叫外卖吗!”绯绡又在床上打着滚,“都快饿死我了~” 
  陈开拿着一个本子,耳朵上夹着一只笔,穿着大短裤趿拉着拖鞋朝他走了过来。 
  “怎么了,让你叫外卖又不是叫你~”绯绡睁着一双杏眼,老大不愿意。 
  “绯绡啊,你明白什么叫做赤字吗?” 
  “不懂,就是红色的字吧,还是叫绯字好听一点~” 
  “就是说,我们的钱,付了房租已经没有一分钱当做家用了。” 
  “那又怎么样?没有就没有吧,我们又不用什么家用!” 
  陈开听了摇了摇头,他怎么就不能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就是我们再也没有钱来叫外卖了,这次你明白了吗?” 
  绯绡听了好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样,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没有吃的,叫我怎么办?”说着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朝着上面翻了翻眼睛:“怪不得最近的鸡一只比一只瘦!” 

  “现在不是该说这个的时候吧?你是不是应该找点事做?” 
  “今昔不同往日啊~唉,还要自力更生!”说完又回头看了看陈开,恶狠狠的说:“我说王子进啊,王子进,你过了一千年还是没有什么长进,这么大的人了,就知道和我要吃的!” 

  “没,没有啊!我不是你的助理吗~我的学费和生活费丢了,不然怎么会和你混到一起~”陈开被他说得心虚。 
   
  两个人正在吵架,外面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子进,快去开门,外卖的钱来了!”绯绡说着就一下爬下了床,动作及其麻利。 
  陈开现在已经不和他计较称呼了,急忙跑过去开门,连件外套也没有穿。 
  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带着一副眼镜的肥胖老头,穿着一件笔挺的西服,看起来好像是个有钱的客户,与那天拿狗粮充钱的爱米不可同日而语。胳膊下夹着一个大大的白色的扁平的纸包。 

  “你,你们这里是做什么的?”他指着陈开光着的膀子,吓了一跳。 
  “我们,嘻嘻,我们~~”陈开笑着摸头,他也不知道他们算是做什么的。脑子里那点词汇好像都没法解释他们做的事啊。 
  后面绯绡一把把他推到一边,“不好意思,我的助理刚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陈开回头一看,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件衬衫,依旧是简单的白色,他好像酷爱白色啊? 
  那个胖老头见了绯绡,抬起头来问:“听说你有异能,可以帮人解决无法解决的困难是吗?”眼睛周围是青黑的颜色。 
  “不错,进来说吧!” 
  那个人进来之前,紧紧的抓了自己手中的包裹,还不忘在关门的时候朝后面望了一下,好像是怕有人跟过来,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进了屋子,那个老人坐在沙发上,把手中的包裹小心的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我是博艺画廊的老板。免贵姓李,我就不告诉你们我的名字了,因为这个事情还不是棘手的问题~”说着,压低了声音“简直就是可怕啊!” 
  陈开看了他装神弄鬼的样子,胖胖得脸上两个大大的青黑的眼圈,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不由被他也感染得身上一阵发毛。 
  “棘手的,该不是这个东西吧!”绯绡指着放在茶几上的那个包裹。 
  “没,没有错,就是它!”那个老板说着,低着头,小声说:“我开了这么多年的画廊,说是画廊,其实就是卖画而已。让一些不出名的画家模仿一些名画,再高价卖出去,毕竟临摹和印刷的不是一个价钱!” 

  “然后呢?”绯绡问道。 
  “可是,可是我最近进了一副画,我卖了二十多年的画,竟然被一副画迷住了!”那个老板说着,肥胖的脸上一副兴奋的神色。 
  “是什么样的画?” 
  “是一副风景画,这个一会再说。”那个老板摆了摆手,“而且不光是我,所有见了它的人都被它迷住了!个个出了高价要买,我自然是舍不得卖!” 
  “对啊,千金难买心头好吗~”陈开在一旁插话。 
  “可是,可是我把它压下来,最近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那个老板说着脸上惊恐的表情越来越严重。“那幅画上的油彩变了,而且范围越来越大!” 
  “变成什么样子?”绯绡和陈开同时问。 
  “你们看!”那个李老板说着,就打开了桌子上放的包裹。 
  一副画就显露出来,是一副风景画,好像是中世纪的城市风景。 
  那真的是一副美丽的风景,有着古旧的城墙和青石的街道,一个高大的钟楼树立在城市的中央。 
  紫色的,薄薄的暮霭,笼罩在城市的上空。如果说这幅画有什么引人如胜的地方,可能就是那紫色的夕阳了,淡淡的,诡异的紫色,为这个平和的小城平添了一种妖异的氛围。 
   
  确实是一幅美丽的画啊,陈开眼睛看着,自己就似乎要被吸引进去了,那平和的街景,古旧的钟楼,充分的展示着一个他所不知道的世界,另一个文明,百年以前的城市现在正栩栩如生的呈现在他面前。 

  要是他自己也不会卖的,虽然不懂画可是他也知道那是极美的风景。 
  “就在这里!”那个老板说着指了指街角的一小块褐色,“你看,以前这是没有的,原画我是没有看过,现在应该在法国,这是按照照片临摹的。以前这个是没有的,可是就是最近才出现了!” 

  两个人都把脸凑过去,仔细看着,真的是与周围的油彩不同的颜色。 
  “你看这个像是什么?”绯绡问。 
  “不知道,颜色看不出来,可是看形状倒像是又添了个人,在墙角探了个头出来一样!”陈开说。 
  绯绡伸出一只细长手指,摸了摸那个褐色的污迹,“这个不会是血吧!” 
  那个李老板听了紧张而小声的问:“你、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接着又叫着:“我该怎么办啊?我知道它很可怕,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把它卖了,联系好了买主还是舍不得,扔了更是不行,我一天不见到它就难过,我已经完全被它迷住了~”两只手抱了肥胖的头颅,身子在一阵阵的发抖。 

  绯绡伸手按在那幅画上,过了一会说:“这上面寄托了人的感情~” 
  “什么?什么感情?”陈开问。 
  “不被注意的伤心,怀才不遇的悲哀,还有怨恨和希望!” 
  “哦,够复杂的!” 
   
  “这样吧!李老板,我可以现在就把你从这画的咒缚中解救出来,可是你要先付我一半的佣金,然后我们再说别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