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 >

第9部分

百鬼夜宴(春江花月夜现代篇)by可爱多的粉丝-第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已经走了,这个世界,也许真的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东西了吧?” 
  陈开一个人,默默的看了看手中的指环,思绪似乎又回到昨天夜里,那个在黑夜中绽放着香气的女子,似乎更幸福一些,自己是不是不要帮她比较好呢? 
  也许在那个街角,她可以无限期待着等她的幸福,何必替她找了残忍的现实回来。 
  “陈开,我们走吧!”绯绡说着,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蹲在地上的男人,这个如花一般的女人,爱了十年的男人,为之付出生命的男人,现在看来是如此苍老和不堪,这是谁的错呢?也许谁都没有错?这些人的感情,他连一丝也参透不了,鼻翼中似乎还留有一丝香气,罂粟的香气。 

  谁是谁的美丽?谁又是谁的毒药?罂粟的悲哀,又有谁知道? 


  罂粟(完? 


  第四章 花园 (上) 
  转眼就到了深秋,天气日益转凉。一大早,陈开就在翻箱倒柜的收拾东西。 
  “你这是在干吗?”绯绡推开自己房间的门露出一个乱蓬蓬的脑袋,一看就是没有睡醒的样子。 
  “我们要去秋游了,那个梁栋早上刚打电话过来通知我!”陈开手忙脚乱,忙的不可开交,一会儿就把一堆东西都塞到一个大大的登山包里。 
  绯绡看着他,只觉得好笑,抱着胳膊:“谁让你总是逃课,他能记得告诉你就不错了!” 
  “我要走了!”陈开说着背起一个硕大无朋的书包。“那个,附近能叫外卖的餐厅的电话我都给记在通讯录上了,你自己记得叫来吃!” 
  “陈开!”绯绡说着就拉他的胳膊:“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两只水汪汪的眼睛里全是一副舍不得的神情。 
  “那怎么行?”陈开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有这种想法。 
  “可是你出去玩了,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啊,又没有人做饭也没有人打扫卫生,这可叫我怎么生活啊?”说得可怜兮兮的。 
  “你、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舍不得我?”这个家伙活得可真是简单啊。 
  “还能怎么样?”绯绡看着他:“快点说,我能不能去?” 
  “不行!”陈开板着脸:“这个是班级的活动,怎么能带外人?而且你去了,别人一定会说闲话~” 
  “唉,是这样啊!”绯绡说着一脸的失望:“你这个人可真是无情啊!” 
  “好了,我要走了,只要三天,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吧!”陈开说着推门就要走了。 
  “喂,你先不要着急啊,等一下,有东西给你!”绯绡说着跑到屋子里面去不知拿什么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面镜子,大概有A4的纸那么大。 
  “这个,这个是要干吗?”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心中升了起来。 
  “拿着这面镜子走吧,有什么困难的话对着它呼唤我的名字就可以!”绯绡说着把镜子递了过去。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我是去旅游,你让我背着这个东西干吗?”这个家伙怎么只会添麻烦。 
  绯绡听了,一张脸一下就冷了下来,阴冷的目光盯着陈开:“你拿还是不拿?” 
  “我、我拿,别说是面大镜子,石头我都拿!”他忙连连点头,翻脸比翻书还快,他总算是见识到了。 
  “这就好~”绯绡说着又是一副开心的神情:“要是遇到什么鬼怪我还可以帮你!” 
  能遇到什么鬼怪啊?四十多人一起旅游!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乖乖的把镜子放到已经要胀破的背包里走了。 
  “陈开,路上小心啊!”绯绡在大门口朝他挥着手。 
  陈开回头看了看他,穿着丝绸的睡衣,歪考在门框上,一副懒散的样子,说真的,自己心里还真的有点舍不得这个懒鬼,“我会的!”说完就往学校的方向跑了。 
  秋天的天空是如此的湛蓝清澈,他的脚步也不由轻快了,接下来的三天会怎么样呢,心里充满了向往。 
   
  刚到学校的门口,就看见班上的人都在上一辆大巴,远处一个人正在朝自己挥着手:“陈开,快一点啊,你怎么总是最后一个?”是那个胖胖的梁栋。 
  “你自己最后一个通知的我,我当然是最后一个了!”陈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没有办法了,座位都分配好了,你只有和我坐在一起了!”那个梁栋很开心的对他说。 
  “哦!”陈开愣愣的答应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开心。 
  上了车他才知道后悔,那个梁栋,站着还没有什么,一坐下来足足占了一个半人的座位,他只有坐半个座位的份。 
  “唉,幸好你很瘦,不然我们坐一起可就难受了!” 
  “呵呵,是吗?”陈开终于明白他刚才为什么那么开心了,“这个要走多长时间啊?” 
  “四个小时,我们要去的地方叫雾山,还有漂流什么的,好像学校和那边的住家有联系,好几个班级都去的那里!”说完还捅了陈开一把,两只眼睛笑的都眯成了小缝:“住宿不花钱的,怎么样?不错吧?” 

  “是吗?呵呵~”他现在只有傻笑的份了,四个小时的车程啊,让他怎么坚持下来,什么都听不到了,脑袋里只想着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唉~ 
   

  总算到了下午,一路奔驰的大巴终于停了下来,“快走啦,到地方了!”后面的梁栋一把就拍到陈开的背上。 
  “哇!”陈开一路上就是半蹲半坐,现在正颤颤巍巍的伸直僵硬的腿,被他这么一拍,差点从座位上滚下来。 
  “小样!”梁栋说着斜眼看了看陈开,一副瞧不起的样子:“坐了四个小时还累成这样~”呲了一下鼻子就下车了。 
  等陈开又背着自己的大背包下了车的时候,同学们也都下来了。梁栋跑过去和司机商量了一下回程的事情,就打发了车走 
,回头冲正在等他的同学说,“我们住的地方,就往前走200米左右就到了,大家出发吧!” 
  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路欢歌笑语就往目的地去了。陈开这才发现他们的班级由于是理科,居然一个班只有不到十个女生,可能是物以稀为贵吧,男生都围着那几个女生转来转去。 

  “唉!”看到那几个叫不上名字的女生姿色平庸的样子,陈开只有叹气了,和绯绡天天在一起,什么样的人和他一比都被他比到地上去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自己的审美观都会受到影响。 

  “唉,你就是陈开吧?”旁边一个文文弱弱的男生对他说。 
  陈开看了一阵兴奋,看这个男生的样子好像和自己是一路人啊,和那个肥头大耳的梁栋没有相似的地方,忙使劲点了点头。 
  “嘻嘻,就是那个和美男同居的人吧~”那个男生说着,眼光把陈开从头到脚扫了一遍。 
  “耶~”陈开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问出这样的话,忙挥着手就往前跑:“梁栋,梁栋,等等我啊!”和这些人比起来,那个胖胖的梁栋似乎更好一些。 
  “喂,我有话要问你啊!”后面那个男生大声叫他,陈开只当没有听见,这些人不就是想问了什么再自己添油加醋去吗?就像绯绡说的,流言止于智者,自己就是不问不理,看他们怎么办? 

   
  “就是这里了!”梁栋在前面累得把外衣都脱了,满头大汗。指着面前的一栋房子。 
  应该说这个房子更像一个别墅,二层的独楼,有着红色的屋顶和白色的墙壁,看起来像是从画中出来的一样,秋天的阳光照到上面似乎都被这个温馨的别墅渲染得带了一丝暖色。 

  “这么好啊,我们就住这里吗?”一堆人唧唧喳喳得说个不停。 
  “就是这里,这是一个植物研究所的房子,我们要在这里住两夜!” 
  刚说完,就从屋子里走出一个老人,弓着背,弯着腰,慢慢的走到院子的铁门前面,“咣当”一声,打开了铁门。 
  “你们是学校的吧?介绍信带了吧?” 
  “在这里!我是班长,我们班一共四十二人,能住下吧?”梁栋说着就掏了一个牛皮的信封出来。 
  那个老人仔细的看了看信,又看了看人数:“应该没有问题!和我进来吧!” 
  一行人就又跳又叫的走了进去,陈开只觉得眼前似乎有一片光芒,吸引着他的视线。忙从队伍中窜了出来,往旁边走了一点,是花园,好大的一片花园,有紫色的,红色的,黄色的鲜花,各种各样,叫不上名字的鲜花,就在那房子后面怒放着,旁边的草都有了衰败的气息,花却一簇簇的鲜艳着,倒让人觉得好像到了春天。 

  那个引路的老人回头看了一眼陈开:“不要走丢了啊,这里很大!” 
  “哦,知道了!”陈开忙低着头跟上了队伍,那个老人回头用余光扫了扫所有的人,又回过头去走在前面。 
  那样的目光,让陈开看了心中一凛,那是看人的目光吗,倒像是看什么猎物,不,是食物的目光,贪婪的,垂涎的眼神。 
  他看了看周围的人。都是一副高兴的神色,怎么?怎么没有人发现?还是自己想太多了。一种不安的感觉渐渐涌了上来,绯绡,你在哪里? 


  进了屋子,里面布置得倒是很简单,那个老人在前面安排住宿,六个人一个房间,全都住在二层,房子里倒是很宽敞明亮,窗外可以看到远处的山色。 
  “啊,这个地方比宿舍好多了啊,真是没有想到旅游还能这么好啊?”旁边那个文弱的男生感慨着,陈开倒是叹了口气,这个地方比他住的公寓差远了,绯绡那个家伙别的不行,爱享受的本事是一流的,把一个好好的房间布置的像是宫殿一样,尤其是被褥更是柔软得可以陷进去,现在出门在外可是想起他的好来了。 

  “哎哟!”后面一个人大叫一声就推门进来了,是梁栋,一脸沮丧的神情。 
  “你怎么了?”陈开坐在自己的床上回头问他,他这副样子可不多见啊,嘴上问着,心里却是暗自开心,谁叫他总是打压自己。 
  “女生只有九个,余了一个男生出来啊,也不能让女生济一张床吧!”梁栋说着一直盯着陈开。 
  “你,你想怎么办?”陈开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我还能怎么办?我是班长,当然要发扬风格了,只能和男生一起挤两天了~”梁栋说完,一屁股就坐到陈开的床上,“就咱俩将就吧~” 
  “为什么是我?”陈开一下就跳了起来,他不是上辈子和自己有仇吧? 
  梁栋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还能为什么?你这么瘦,和麻杆似的,不找你找谁?” 
  陈开听了已经说不出什么了,只觉得先前对旅游的幻想已经一片片的被打破,现在就剩噩梦笼罩着自己。 
  “好了,收拾一下 
                  出去玩了,下午有半天,我们去爬山!”说完,把自己的大包往陈开的床上一甩,身体往床上一倒,摆了个大字。 
  陈开站在床边,看了看梁栋占的地方,心算是凉透了,恐怕自己今晚连床角都睡不上了。 
   
  剩下的半天,就是一大堆的人在附近的山头上爬山,拍照,陈开没有几个认识的,只觉得无聊,那个梁栋他也不敢再去靠近,生怕他那双小眼一转,又想出什么折磨自己的办法。 

  “我要回去休息!”陈开朝梁栋说。这样的旅游实在是让他失望。 
  “去吧,去吧,自己能找到路吧,对了,咱们班的王萍萍也要回去,她不舒服,你正好送她。” 
  陈开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临走这个死胖子还会给自己找了这么个差事,恶声恶气的说:“谁是王萍萍?我不认识!” 
  “我就是啊,你就是陈开吧?”后面一个女孩笑着过来。 
  陈开看了她一眼,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样子,如果说她哪里不舒服就是长得让人看着实在是很痛苦,又胖又矮,脸上没有一点出色的地方。 
  “是啊,你也要回去是吗?那我们一起走吧!”陈开说着耷拉着脑袋走在前面,旅程的痛苦又增加了。 
  回去的路上那个王萍萍一路就是在打听绯绡,“那个那天和你一起的人是谁啊,做什么的,多大了啊?”“什么?比咱们大,太好了,大多少啊?” 
  陈开想说估计大个几百岁,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好不容易捱到可以看到那个红色屋顶,白色墙壁的房子,他大喊了一声:“到了!”一路就往山脚下跑了,把那个喋喋不休的王萍萍甩得老远。 

  刚跑进铁门,就看见一个穿着工装裤的少女在笑着看他,手中拿着一个水桶。陈开突然觉得眼前一亮,应该说那个女孩也不是很美,可是身上似乎散发出淡淡的光泽,让人看着分外的舒心。 

  “你是来旅游的学生吧?”那个女孩对陈开笑了笑,估计也就是十几岁的年纪。 
  “是,是啊,我有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