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我的小强情人 >

第12部分

我的小强情人-第12部分

小说: 我的小强情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摆出周家世代相传的可憎面孔,据说其恐怖的程度连地狱阎王也不如〈说这句话的人已经被我前几世的祖先给灭了〉,我就不相信小强敢摇头。
  
  他当然没办法摇头,因为我怕他摇头摇得太用力,脖子扭到,於是自己双手直接定住他的头,热心的压一压,直接替他出力点头了。
  
  有始还要有终,连他回程的时段我都给包下,不准什麽斑纹跳蚤的女孩子跳到小蟑螂身上。



  
  星期一上午,大牌二少我还窝在饭店软软的被窝里睡著,手机响,吵死了,不想接。
  
  响了十声,停顿,没多久又响……找死啊!这回非接不可,才会知道是哪个兔崽子打扰本二少的香甜睡眠,我好拿刀过去砍人。
  
  由地狱撷取的嘶音透过话筒送过去:「恭喜你中奖了……你得到免费的豪华阎王级地狱体验招待卷一张……」
  
  电话那头听到夸张的倒吸气声音,然後,年轻稚气的男孩子开口:「……对、对、对不起……我、我打错电话……」
  
  「小强?」我精神立振:「你没打错,是我周昱。」
  
  「啊、这、我还以为……叔叔声音哑哑的,我是不是吵醒你了?」小家伙小心问。
  
  「没,我已经醒了。声音沙哑?喝杯热咖啡就正常了。」我表现的精神奕奕,才不让蟑螂看扁,不过我还是担心:「你第一次打电话给我,发生事了?」
  
  「没、没……啊,有啦,学长他们要我打电话跟你说声谢谢,叔叔真的好厉害,人面也广,今天早上我们下楼时就发现,前天晚上被偷的车子通通回来了……」
  
  听得出来小家伙对我满怀浓浓的崇敬,看来蟑螂的心已经被我收伏一大半,真有成就感。
  
  「好,回来就好,不过我警告你,本少爷一向为善不欲人知,你可别给我大声嚷嚷,有些事情闭嘴对你有好处,知道吗?」
  
  丑话先说在前头,我让小弟们偷车又还车这件事要宣扬开来,被警方查觉不对劲,循线追下来,老哥又要骂我好大一顿。
  
  「了解,叔叔,我会交代学长们不多说话,免得你卧底的身分曝光,有生命危险。」他开心地说。
  
  小家伙又异想天开,把我当成007情报员。
  
  顺著他的话接:「对,要是我的身分曝光了,很多人会被灭口的。」
  
  「不会不会,我一定守口如瓶,不让叔叔跟自己被灭口。」小家伙煞有介事的保证。
  
  他肯定没听出来我的言下之意,我说要灭口,灭的可不是自己跟他的口,而是其他听到消息的黑帮黑社会的悠悠众口。
  
  想想,要是邪恶周家二少被死大学生误会为詹姆士庞得的笑话流入黑道世界里,我面子往哪里摆?也为了不让成德会的名声被拖累,我一定大开杀戒,把胆敢笑我的其他黑帮给毁了。
  
  死小强到现在都还没自觉,他只要随口一句话都能引起江湖上的腥风血雨。
  
  又听小家伙继续问:「……叔叔,那,我的脚踏车……有没有办法……也回到我身边?我好想它……」
  
  「来不及了,你那辆车早就被解体,送到废五金回收场去了。」驳回请求。
  
  「噢……」他好失望:「……那就算了,叔叔,你忙吧,我下堂课的钟声响了,得上课,掰掰。」
  
  「等等,今天晚上还打工吗?」我忙问。
  
  「没,今天没排班,叔叔没事就过来玩吧,我借到X战警的第二集,学长说很好看,你来,一起看比较有趣。」他说。
  
  呵呵,小家伙会主动邀我了,有前途。
  
  「我带晚餐过去,一面吃一面看。」怕他又吃垃圾食物,我赶紧交代。
  
  结束通话,看见窗户外蓝天白云,突然觉得今天日子不错,一定是黄道吉日。
  
  
  下午,以电话联络阿至问问老哥的情况,他只说一切顺利,要我别担心,然後突兀地挂断电话。我也不生气,目前风声鹤唳,凡事得小心,他防范电话被窃听是理所当然的。
  
  这麽说来,老哥应该已经用移花接木之计出来了?他神通广大,阿至阿诚又能干,买通拘留所的人、让替代的表哥进去蹲监是轻而易举的事,接下来的事,我相信老哥搞得定。
  
  有个太能干的兄弟也不太好,让我閒閒没事做,只好跑下楼找经理,要他傍晚时分请本饭店里的蓝带大主厨帮我做两个便当,丰盛些,顺便带瓶红酒……等等,红酒不必了,小强又不是我以前那些女人,营造气氛後灌醉带上床滚一滚了事……
  
  不对,我脑筋昏头了,小强又不是女人,我只是找他聊天看电影兼打发时间,耗掉长夜漫漫……当然,小强若是女人,说不定我就……
  
  呸呸呸,说不定我就什麽?那麽瘦巴乾瘪的一只公蟑螂,本少爷不想试,也不屑试,倒是拿来当宠物真的不错,有趣的宠物,要他这样不敢那样,又不会随地大小便,讲话也有意思,发抖的时候更好玩,腻不了。
  
  本少爷就大发慈悲,暂时养他好了。



  
  南台湾的天气果然不是盖的,天天都炽焰嚣张,不过,依我二十几年来浸淫在老哥威胁下所锻鍊来的直觉看,白云虽然光耀,太阳虽然煜煜,却隐隐有黑暗势力笼罩的阴暗气氛,充斥在高雄的天空下。
  
  不用说,老哥六千年蛇妖的邪气挡不住,漫溢於港都的大街小巷,我知道,目前他一定躲在市区某个角落里。
  
  这几天我也过的轻松愉快,在自家的饭店里优游过活,上午睡到饱,下午打电话给阿至阿诚,含蓄的问些壬华公司的情况,偶尔也打回成德会,问问老爸会里现在状况如何,李孟冬本人又使了些什麽手段?
  
  除了栽赃给老哥之外,六和会基本上没什麽大动作,但是大家心知肚明,他正在位下一次的更大袭击作准备。
  
  我反倒不担心,老哥老爸以下每个人都能干,见多识广,根本没有本少爷插手的空间,我从很小就熟谙能者必定多劳的道理,既然那麽多人强出头,我就心安理得过我太子爷的生活。
  
  所以说,见到小强他们那群死大学生整日过得忙忙碌碌,替未来多所规划,我真是有些不以为然。
  
  晚上的时候无聊,我却已经讨厌上夜店了,玫瑰姐的酒店也没去光顾,不知道为什麽,就是提不起劲……深思了一下,大概过去在北部时,夜复一夜同样玩乐的方式早就腻了,来到南部缺少酒肉朋友的推波助澜,连带让我对找女人也兴趣缺缺。
  
  幸好养了只蟑螂,才不致让我的生活太过无聊。
  
  每天晚上我都规定由本人接送他打工,害怕路上哪辆不长眼的车辗了我的宠物;晚餐陪著一起吃,养肥他,免得触感不太好〈奇怪,为什麽我会考虑到触感???〉,最重要的原因是,可以从他那里间接探听狐狸精的状况。
  
  先说了,不是我关心狐狸精,实在是阿至阿诚表面上都装作跟狐狸精毫无关系,可是他们又常被主子询问对方过得好不好──阿至阿诚知道我常往小强这边跑,就拜托我旁敲侧击,好随时回报老哥,让他安心。
  
  哼,这种举手之劳的任务舍我其谁?为了老哥,我也就勉强自己往蟑螂窝钻,而且多多益善。
  
  今天晚上跑前金区接了人後,我要小强陪著吃消夜,他也没拒绝。
  
  认识久了,发现小强对任何人都随和,没戒心,跟谁都能轻易打成一片,这也是他一开始就对我不设防的原因吧?不太好,这种人最容易被人骗了。
  
  再者,照我的长相跟极度蛮横的性格,一般好人家的小孩对我会忌惮是正常的,不过,蟑螂好像比较怕坐我的车,加上他已经彻底摸熟我的个性,知道我面恶心善,早就习惯了。
  
  最近好像还有爬到我头上的趋势,比如说,开车的时候,他居然要我礼让行人。
  
  有没有搞错?礼让行人?照我的规矩,路上所有的行人在听到我汽车美妙的喇叭声之後,就应该自动自发滚开才对,同等的道理适用於其馀摩托车四轮车包括十轮拖板大货车,哪有我礼让他人的道理?。
  
  就连路上碰到战车行进,我照样喇叭催催,超车了事。
  
  「叔叔,不行啦,本路口禁止左转……啊,这里画红线,不许停车……」他喊。
  
  大惊小怪,红线不许停?市区停车位少得可怜,我偏要停这里。
  
  啪一声,小家伙居然用手掌拍打我的臂膀:「不可以,你好歹是个卧底警探,知法不可以犯法,往前停,多走几步路过来,餐厅也不会跑……」
  
  我横他凌厉的一眼:「谁知法犯法了?告诉你多少次,我不是卧底警探,而是警察的死对头!」
  
  笑咪咪:「是是, 表面上叔叔当然是警察的死对头,我了解……啊,快点,那辆车开走了,我们正好占他的停车位……」
  
  小蟑螂往前一直指,脸兴奋的发红,跟猴子屁股似的──更奇怪的是我居然随著小家伙摇摆,听他命令往前一冲,挤进投币式的停车格。
  
  小心点,这家伙是狐狸精的死党,搞不好也学了下蛊迷惑人的那一套。
  
  进入提供简餐的啤酒屋,我自己倒没多饿,就随意叫了些东西打算填肥他,顺便问问狐狸精的事,他却先开口提了。
  
  「叔叔,我想问你……」小强低著头,却又拿眼角偷看我:「……你跟小华的鸡房东……熟吗?」
  
  「同一个娘胎出来的,你说熟不熟?」瞪,把他当白痴瞪,死蟑螂,到现在还没弄清楚我跟鸡房东的关系。
  
  「真的啊,就说你怎麽那麽怕小华,原来……」他偷偷笑出来:「他跟鸡房东果然……」
  
  「果然什麽?在我面前说话别不清不楚。」用力挟烧烤猪肉卷到他嘴里:「吃下去!嚼三十下才可以吞……好了,老实说,为什麽问我老哥的事?」
  
  蟑螂变成花栗鼠,双颊鼓鼓的嚼啊嚼,等食物完全吞到肚子里,才道:「……小华这几天不对劲,说他的鸡房东跑到阿拉斯加去了,还哭了呢……我第一次看到他哭,也不知道怎麽安慰……」
  
  狐狸精哭了?怎麽可能?那家伙剽悍的不得了,连老哥都收服了,我这几天痛定思痛想了又想,就觉得他一定也是哪里的妖物转生,道行还比我老哥高,怎麽会……哭?
  
  可能吃了肉类後口渴,小强抓了我的大杯生啤酒,灌了一大口进去,又说:「他表面上看来跟平常一样,可是跟他相处两年多了,看得出来他有心事……而且这心事一定跟鸡房东有关……鸡房东没事吧?啊,我是说你哥哥啦……」
  
  我抢回那杯啤酒,自己也喝了一大口後,答:「我哥没事,狐狸精很快也会恢复正常,他们的事你别想太多。」
  
  「……我也希望如此……」他想了想,说:「上回小华是跟鸡房东吵架吧?雷声大雨点小,很快就欢天喜地回去了,这次他却连饭都吃不太下,瘦了两三公斤,可又不像是两人分了手……」
  
  「那两人要分手,我看天会下红雨……等等,你说分手?你已经知道他们两个……」我讶异的问。
  
  蟑螂脸红了,小声答:「很明显啊,我又不是笨蛋……」
  
  我愣了,很快回神,摸摸他的头,交代:「别跟任何人说狐狸精跟我哥的事,会给他惹上无妄之灾。」
  
  怪了,小家伙的眼睛怎麽又有火焰熊熊燃烧?
  
  「难道鸡房东也是卧底警探?太棒了,兄弟俩同为人民牺牲奉献,一门忠烈,太伟大了。」他毫不吝惜他的滔滔景仰:「我懂了,鸡房东到阿拉斯加出任务被敌人逮捕,所以小华在这里担心受怕,对吧?」
  
  我含糊回答:「差、差不多了。」
  
  自己的脾气可是愈来愈好了,听到他说老哥跟我是一门忠烈,我居然没有想杀人的冲动,倒是考虑把他好好抓过来揍一顿。



  
  吃完消夜送小强回他公寓,看他脚步有些虚浮,可能是喝了几口啤酒的缘故,忍不住骂他。
  
  「将来要当我手下的人,怎麽酒量那麽差?以後每天都得给你训练训练,喝到能千杯不醉,才能带你上夜店好好玩玩。」
  
  「我不爱上夜店,也不当手下啦……」他用力甩头,脸也红,还念我:「叔叔,其实你最不对,喝酒不能开车的,我就奇怪,怎麽警察永远临检不到你头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