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我的小强情人 >

第20部分

我的小强情人-第20部分

小说: 我的小强情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强是我的,要上西子湾看日落的也是我跟他!你滚一边凉快去!」我也怒气腾腾了。
  
  狐狸精勒起拳头作势要打人,我也不甘示弱,正要下床跟他干架,小强忙把我拉回来。
  
  「那、下午陪我去拿车,我载你去西子湾看日落。」他眨眨眼,哀求我。
  
  「要出门我会开车,四轮的会比两轮差吗?」我骂。
  
  小强开始垂头丧气,我突然觉得有些舍不得,刚刚狐狸精说什麽来著?小家伙从两年前就想要一台摩托车了……看他这样愁眉苦脸真不忍心……
  
  让步吧。
  
  「买车就买车,可是我来骑,你坐後座!」凶巴巴跟他说。
  
  小家伙笑了,向我点头,又跟狐狸精眨了个眼睛,这下我觉得自己正被蟑螂牵著鼻子走。
  
  等狐狸精悻悻离开後,我立刻扑回小强身上,要继续刚才未竟的事业,他想躲,躲不开,一整个被我压住,立刻在底下哀求起来。
  
  「我……阿昱,我现在没有酒後乱性了……所以……不要再来了……」
  
  「做一次也是做,做十次也是做,多做几次你的身体才能习惯。」我恼了:「昨天晚上你都爽的叽叽叫呢,我要让你重温旧梦。」
  
  他脸又红起来,低声问:「……真的不是梦?那,我记得……我记得你说……以後你的薪水都给我处理……还有不再乱开车……」
  
  「他妈的,你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你一定也记得昨晚自己有多享受,对不对?」我叫出来。
  
  头垂得更低:「我一直以为在作梦……梦见阿昱说要当我老婆呢……」
  
  管他是谁当谁老婆?我只要这只小蟑螂永远陪在我身边就好。

  
  做到蟑螂老婆都直不起身,显现我耐劳耐干的风范,才心满意足的拉著他跑浴室去洗鸳鸯浴;搞不懂,小家伙都跟我玩了那麽多回,看也看光摸也摸遍,怎麽洗个澡还那麽害羞?
  
  这样的小孩送给别的女人果然可惜,英明睿智如我,当然知道要好好收藏他,而且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紧迫盯人,笨蛋小强才不会被拐走。
  
  愈是害羞愈撩拨人想上下其手。
  
  「……阿昱……别、别又乱摸……」他在浴缸里左推右挡我的家传咸猪手。
  
  「不摸怎麽帮你洗背?傻蟑螂!」骂他。
  
  被我这麽抢白他也不敢乱动了,双手扶著浴缸边缘,头搁在上头,说:「阿昱,我好饿……」
  
  都忘了他是我老婆,身为一位有责任的老公,怎麽可以让老婆饿肚子? 
  
  「想吃什麽?」看看时间:「都两点了,餐厅都休息了吧……」
  
  「啊,两点了,快,先陪我上银行,就昨天的银行,定存不解约要怎麽拿钱给车行老板?」他急了,手撑著就想从浴缸爬出来。
  
  把他按回去:「不用,你要买车从我这里拿钱去,那家银行地理位置不好,高雄市银行那麽多,怎麽他们就挑你存钱的同一家来抢?幸亏昨天我跟去了,要不然,那些毛贼的子弹不长眼,伤了你我怎麽办?」
  
  他很坚持:「不行,我的车一定要我自己付钱才显得有价值……阿昱你别为难我啦……」
  
  最後一句话说的软软腻腻,还特别可怜,叫我的态度怎麽硬得下去?
  
  好吧,疼老婆才是大丈夫,所以跟他匆匆洗了澡,开车回到昨天那家银行,银行襄理特别出来把我们当成VIP对待,谢谢我昨天的仗义勇危,殷勤把小强的业务给办理了,又恭敬的把我们给送出门。
  
  上车前,我特别对小家伙臭屁一番:「瞧,跟了我不错吧?走路都可以虎虎生风。」
  
  哀怨的瞥我一眼,小强说:「哪有虎虎生风?走路时很……很痛耶……阿昱真的爱欺负我……」
  
  痛?我懂了,他称赞我太过卖力,到现在身体都还有感觉。
  
  体贴老婆,那就开车送他到大学附近的机车行,看看小家伙订的车……嗯,还好,125的奔腾,比50cc的小车好看些,可我怎麽看,还是老哥骑的那种重车比较入得了眼。
  
  小家伙可不这麽想,兴奋的什麽劲,两眼发光、对著那台银色小车东摸摸西摸摸的,标准的前戏爱抚手法,哼,原来还留这一手……那双手现在要是摸在我身上多赞?看来不需花太多时间调教,小家伙就能达到如我一般的地步。
  
  赶紧把该办的事情办一办,带他回家登峰造极去。
  
  「……0到200M只要13秒,还有还有,汽车级LED尾灯、後双避震器、重量轻噪音低,低耗油……」小家伙简直把车当成了梦中情人在那里膜拜。
  
  我不爽了,要他赶快付钱走人。
  
  趁老板点收现钞时,小强问他:「老板,你不是说买车赠送安全帽?我再多买一顶,算便宜点哦。」
  
  「要两顶干嘛?」我问。
  
  「当然是给阿昱戴的,载小华去学校或是出公差的时候也可以用到。」他一面跟老板讨价还价,一面回答我:「没戴安全帽被警察抓到,罚单500元耶,都可以买另一顶安全帽了。」
  
  死小强,居然让我跟狐狸精共用一顶,把我当什麽了?不过,本二少舍不得拿老婆出气,就找老板做替死鬼。
  
  「喂,老板,这车好歹也几万块钱,你多送一顶帽子会死是不是?诚意一点,别拿劣质品出来……橱窗的那几顶不错,外国进口的?就那两顶,别罗哩罗唆了。」
  
  拿出恶棍的嘴脸来威胁,机车老板要是有骨气拒绝,没关系,我为了小强已经改邪归正,不会明目张胆耍狠,等离开後再偷偷叫一百个小弟来砸店。
  
  老板还真是有点骨气:「……这、进口货也好几千块钱一顶,要送了我就吃大亏,赔钱的生意做不下去……」
  
  居然让我在老婆面前丢脸?忍不住举起拳头想教训教训这有眼无珠的家伙,可小强一看不对劲,又出头来打圆场。
  
  「阿昱,别……」一巴掌打我的手背,力道轻的跟蚊子咬一样,跟打情骂俏一样,然後转头商量:「老板,我是学生,钱也不多,这样好不好,算我成本价,以後同学想买车,我通通介绍到老板这里来。」
  
  老板擦擦汗〈去,骨气果然是装出来的〉,有台阶下当然下:「好、好、就当交朋友,只跟同学你拿成本就好。」
  
  小强这下笑的心花灿烂朵朵开,还拉我到一旁说带我过来取车果然有好处。废话,他老公我是何等人物?恐吓小市民的把戏我做来可是驾轻就熟。
  
  牵了车,他说时间正好,就照之前说的上西子湾看日落,当是了一桩心愿,我从善如流,立刻回到机车行里,交代老板顾好我停在外面的红色跑车,要被人刮花钣金烤漆,我立刻当卖火柴的小女孩。
  
  老板强自镇定,可手在发抖,问我为什麽要当卖火柴的小女孩?
  
  「因为没人听她的话买火柴,所以她心情暴走,当起纵火狂来。」
  
  听明白了我的冷笑话,老板却是发热流汗,立刻派出店里的学徒,说要帮我洗车擦车兼上蜡,还请我们放心去试新车,在这期间会好好照顾我的跑车。
  
  走出去,小强问我又回头找机车行老板做什麽?
  
  「也没什麽,我只是请他帮我看一下车,免得我跟你浪漫看夕阳时,车子被偷走。」我轻描淡写解释。
  
  「去看海景,哪、哪有什麽浪漫……」他突然愁眉苦脸起来:「阿昱,我……其实我全身酸痛……还是你载我上西子湾?」
  
  反掌之易,虽然我对这台车没什麽好感。
  
  小家伙戴上安全帽,无限吃力的抬腿跨上後座,瞧他表情,真有些痛苦的样子,看来,以後的家庭作业还是得多做一些,让他的身体早点习惯,这也是我体贴老婆的一种方式。
  
  听说现在对孩子的教育都注重启发性,那今晚的家庭作业也得搞些创意,所谓寓教於乐,教学相长啥的。
  
  「啊,对了!」小强想的显然是另一件事:「阿昱有没有机车驾照?没有的话还是我来骑……」
  
  「当然有!你太小看我了!」恼羞成怒。
  
  哼,本二少怎麽可能花美国时间去考机车驾照?我一张邪恶的脸就可以充当各式通行证了,不是我自夸,目前为止,看到我还敢拦下来盘检的警察没遇到过几个。

  
  先给新车灌了饱饱的汽油,然後,什麽?记得刚刚听老板介绍,说从0加速到200M只要13秒、4V战斧引擎?好,试车当然就要一口气淋漓尽致的试。
  
  油门催到底!
  
  「太快了……阿昱!」小家伙在我後面叫:「别、别骑快车道……」
  
  抓紧我腰侧的手都发著抖,瞧他兴奋的,果然懂我神威显赫的一面,不过还是趁机会教育一下:「笨小强,这样才能检查出老板有没有拿瑕疵品来欺负你!」
  
  他语结,等红灯暂停时,又说:「我、我很满意这辆车,别试了,阿昱……照市区规定的速度行驶吧……」
  
  「市区规定的速度是给小老百姓遵守的,我则是遵守家训,当普通法律或交通规则与我周家家训有牴触时,一律以家训为优先。」回答。
  
  他好奇问:「阿昱家的家训是什麽?」
  
  「任何事都依老爸的规定,老爸的规定统统由老妈点头才算数,若对新家训有意见,等老妈跟老哥商量过後才定案,至於老爸老妈老哥没规定到的,就一切照我的想法行事。」
  
  原来也有让大学生意识涣散的定理,检查小强现在的瞳孔就知道了。
  
  灯绿了,我一边抓紧煞车,一边又试催油门,然後摇头:「这辆车引擎声太小了,不好,一定不够力,回去叫老板调过新车来。」
  
  小家伙立刻回神,笑了:「不对啦,阿昱,现在注重环保,噪音低油耗低是新趋势,要考虑到大环境的。」
  
  我心里才没有大环境,只顾制造小环境,就是亲亲好老婆现在紧紧抱住我腰的手,以及背後贴紧的体温,虽然是平胸也没关系,平胸才贴得紧,贴到毫无空隙。
  
  再骑快些,他会拥得更用力。
  
  继续飙车,直上西子湾,等到了大使馆下方找了停车的地方,他下车来还踉跄了一下,没关系,老公给他靠。
  
  我仰头看了看,打狗英国领事馆建在半山腰的地方,还得爬转折来转折去的楼梯几十阶,我问小家伙有没有问题,有问题我继续给他靠,背他也没问题。
  
  他可怜兮兮的左顾右看,衡量衡量自己的身体,然後用壮士断腕的决心说:「我、我爬得上……可是这车是新车,只锁一个机车大锁不知道能不能防偷车贼?」
  
  「去,小问题!」我拍拍胸膛跟他保证:「这事好解决,你别担心。」
  
  他睁大眼看我,期待我会怎麽解决问题,我说一指神功就可以搞定,手机潇洒的拿出来,大拇指按快速键拨号,很快接通。
  
  「喂,尤大哥,我阿昱……对,这回能把六合会搞垮,尤大哥帮了很大的忙,我老爸一直说南部有你在,他就放心了……我?我打算留在南部帮老哥搞事业……你也有兴趣啊,好,我跟老哥提一下……」
  
  听尤大哥言下之意,好像也想弄个保全公司玩玩似的。
  
  「尤大哥,我记得哨船头这里有成德会的点吧?是这样,我跟老婆上西子湾约会,可是他担心新车会被毛贼偷走,你派个小弟来帮我顾车……」
  
  挂断电话,用眼神跟小家伙示意一切搞定,却发现他脸上闪著光。
  
  「怎麽了?」我狐疑,难道我不知不觉又做了什麽伟大的事迹给他崇拜?
  
  「刚刚听你讲电话,阿昱的爸爸也从事剿灭黑道帮派、维护台湾治安的工作啊……真的是一门忠烈,以後你们周家一定会流芳百世、名垂千古……」又露出经典梦幻神情。
  
  我冻袂条了,终於知道为什麽狐狸精老喜欢掐我家小强的脖子。
  
  「……我说错话?」他已经稍稍懂得察言观色。
  
  「你怎麽知道六合会是黑道帮派?」我问,因为连成德会都没听过的纯洁大学生,却认识六合会,我家太丢脸了。
  
  「小华告诉我的,他说六合会作恶多端,所以被鸡房东给灭了……新闻也大幅报导过啊,说六合会的负责人因为走私毒品被调查局的人给抓了……」
  
  我很怀疑狐狸精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