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我的小强情人 >

第3部分

我的小强情人-第3部分

小说: 我的小强情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稚恚鹈倒辶⒖陶瓜痔砣砉枪Γ椭缍疾豢戏牛瓜氚旆ù影⒅涟⒊仙砩洗蛱酱胖械拇笊┦撬⒆∧睦铮笥姓胰撕煤锰柑傅囊馔肌
  
  幸好阿至阿诚没说出真相,要让人知道传闻中让黑鹰金盆洗手的狐狸精居然只是个小男孩,成德会丢脸死了。
  
  我想,小华就算抢眼可爱,可前平後平,哥又不是纯同性恋,两相比较之下,还是会投入火玫瑰的那对大奶子里吧?
  
  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能下帖猛药,让单纯的大学生自动放弃,才是最好的结果。
  
  我从电梯走出来,正要开门进公寓,一面想著要怎麽拐小华,没料到小华居然自己开门出来,还喊了我一声。
  
  天助我也!我於是笑嘻嘻问:「小华?你下课了啊,吃过饭了没?我们叫外送好不好?」
  
  他摇头,支支吾吾,我知道他想问些什麽,就故意怂恿,说要带他去找哥,顺便看看哥最近忙些什麽事。 
  
  按照连续剧里演的固定模式,只要让他看见哥跟火玫瑰卿卿我我的画面,这个不知人心险恶的小子就会哭哭啼啼、下堂求去,然後哥一定会感激我替他解决了个大麻烦……
  
  一石二鸟,太好了,真佩服自己,又向恶人之路迈前一大步。
  
  
  带著纯洁的小羊上酒店,当那些穿著性感火辣的小姐向我靠过来时,我偷眼看,没见过世面的小华果然脸红了,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摆,真嫩。
  
  要他尴尬不是我来的目的,问清了哥所在的位置,我大摇大摆上楼去,二楼走廊底端厢房外站在阿至跟其他小弟,看到我们来,脸色都不太对。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著三个字:死定了!
  
  谁、谁死定了?难道是小华?哥不至於那麽残忍吧?小华虽是局外人,就算看到黑道两大头子秘密商谈事情,也不至於到灭口的地步啊?况且老哥不是满疼他的吗?揉揉眼,我一定是将阿至脸上的讯息解读错误──
  
  重看一遍,依然是那三个字……而且,每个人的表情都摆著一副同情人的样子……没关系,我也不是大坏蛋,哥真要杀小华,我会替他求情。
  
  赞美自己,我果然还是有心软的一面。
  
  开门要进去,阿至还挡我,可恼啊,这群手下居然不尊重我?我好歹也是成德会会主的小儿子,他们主子的亲弟弟,居然敢不放我在眼里,看来是本太子发威的时候。
  
  「我有重要消息要告诉哥哥,耽搁不得,得立刻见他!跟六合帮有关,所以我要立刻进去!」
  
  把恶鬼般的嘴脸拿出来恐吓威胁,这一招向来有效,谁看谁怕,夜店里抢妞时最好用。
  
  结果,阿至可能平常就看惯了老哥的魔鬼面孔,居然对我免疫,还说要先将小华给送回家去,我忖测,大概自己打的鬼心思被阿至捉摸出来了,他想要避免一场麻烦。
  
  我看看小华,他就是跃跃欲试、忍不住想破门而入的样子,我也有恃无恐,把阿至给推开,直接开了门进去,然後机伶的小华也一溜烟钻入。
  
  啊哈,气氛满点,时刻正好,烟雾弥漫中,除了几年前见过的光头五虎帮主之外,哥坐在中间,旁边,太好,就知道火玫瑰哈死哥了,紧紧挨著哥坐,还故意用那一对34F的大尺寸蹭著,连一双滑如凝脂的手也不客气的在老哥的大腿上摸啊摸──
  
  羡慕死我了。
  
  哥看到我们两个进入,脸上杀气一闪而逝,我突然心下突突跳,不是错觉,他好像真想杀人的样子。
  
  奇怪,我不太确定,老哥想杀的人究竟是我、还是小华?不妙,撤退先。
  
  匆匆几句话说完,我立刻要带小华回去,偷偷观察他,他已经低下头谁也不看,还先我一步走出厢房,顺著原路到我放车的地方。
  
  刚刚那一幕对他这样纯真的小鬼果然太过刺激,害我有些罪恶感,所以路上也就没说什麽话,剩下的,由他自己决定,我猜,他离开哥的可能性很大。
  
  我认为啦,若以他目前的学业及价值观来看,他最好遵循普通人的模式,等毕业後当兵、按部就班到学校当老师,作育英才,生活在阳光下,过普通却又幸福的日子比较好,跟我们这种黑道人物牵扯上,迟早会嚐到苦果。
  
  这种例子不是没有,再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早点戳破他对哥的幻想,对两方都好。
  
  送他到公寓门口外,见他迟迟不开门进屋,只是站著冷冷看著我,有些可怕,我於是故作轻松对他开导:「小华,你一定会很生气,我也是想帮你早点将事实看清,好聚就要好散……呜!」
  
  好痛,发生了什麽事?从正面传来的剧痛让我脑筋空白了好一会,等意会到时,才发现他居然冷不妨的打了我一拳。
  
  这、好大的力道,我被这一拳打到往後撞上门,背痛到要命,接著鼻子一凉,什麽东西流下来?拿衣袖抹抹,靠,居然是血,失策了,没人跟我说这只狐狸精居然不是软脚虾!
  
  「知不知道挡人情路者死啊!」对我张牙五爪叫嚣著。
  
  刚刚还装成小绵羊的他,此刻居然发了疯似的向我拳打脚踢,我被抢了先机,一时落於下风,被他几个狂风暴雨的招式逼得节节败退。
  
  真的,人真的不能只看表面,万万没想到长相清灵可爱的小男孩,攻击力居然这麽火爆,看他的手脚狠戾强劲,一拳一踢都类似跆拳的动作,可是速度却又快得不得了,我也学过功夫,还不差,可是小华居然在我之上。
  
  平心而论,他也只比哥逊一些。
  
  等等,现在可不是赞美敌人的时刻,我都快被打死了,左支右绌的挡,挡不了就骂:「哼,你就是标准的狐狸精,比狐狸精还狐狸精!」
  
  「他妈的,干,居然骂我狐狸精,你什麽东西!什麽成德会的周二少,花拳绣腿,婆娘啊你,根本不堪一击!」他也不甘示弱,回骂。
  
  小家伙的乖样原来是装出来的,连国家级一字经“干”字都骂的这麽溜,我果然太小看这个好人家的小孩。
  
  总而言之,说我花拳绣腿又是婆娘,犯了本太子爷的大忌,非杀了他不可!可就在这时,电梯门又当一声打开,我分心看,阿诚回来了,他们见到我跟狐狸精正打的难分难舍,赶紧将我们挡开,一半人推著小鬼进左间公寓,另一半人拽我入右间公寓。
  
  过一会阿诚从对面回来,见到我就忧心忡忡地说:「昱少爷,我奉劝你赶紧回北部吧,刚刚阿至打电话跟我偷偷透露,说老板脸色很不好,今晚估计要见血……」
  
  我哼:「见血干我屁事?他要杀人就杀,我就不相信,哥真那麽舍不得小鬼!」
  
  阿诚轻咳几声,又说:「……老板很疼华少爷,若依我对老板的了解,他情愿宰了自己亲兄弟,也不可能杀华少爷……」
  
  亲兄弟?那不是指我吗?我大惊失色,从椅子里跳起来……全身好痛,那小鬼揍人还真不留情。
  
  阿诚不会骗我这种事,我全身发起抖来,找汽车钥匙,打算立刻潜逃回成德会总部找爸……不,爸不够力,得妈出面才行……
  
  从口袋中找到钥匙,可是手机却於此刻响起,我颤抖著接听……还好,是阿至的声音。
  
  「昱少爷,老板他不方便打电话,要我通知你,不准逃,说他回去後想跟你好好聊聊……」阿至公事公办的语气好冷。
  
  我想我被狐狸精打到出现幻觉了,怎麽突然看见地狱出现在眼前呢?



  
  恐慎戒惧等哥回来,这期间看见阿诚慌慌张张的,问他是不是警察来临检,结果他说小华跟同学约出去喝咖啡,都两个小时了还不见回来,搞不好又玩起离家出走的游戏。
  
  对,太好,我就是等著这种结果,可是不知为何,背上汗毛直竖,有大祸即将临头的预感……我可不可以也离家出走?第六感告诉我,等哥一回来,就是本太子万劫不复的开端。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蓝颜祸水、祸国殃民,把成德会跟我们周家搞得天翻地覆的,要是奶奶还在世,我一定请她把小鬼收伏,别再媚惑我老哥。
  
  夜半,哥终於回来了,先是听到他急匆匆摔开对面的门进去,接著我这里的门被他用力一脚踹开。
  
  森冷无比的声音,带著蛇类嘶嘶的恐吓效果,哥说:「……阿昱,我给你五分钟,把今晚的事件起末说明清楚……」
  
  没有咆哮大怒、只是静静坐在大沙发椅中冷冷将视线投射过来,足以将老哥跟恐怖的爬虫类动物归为同一类;爬虫类动物有个特性,不管是蛇、鳄鱼、蜥蜴、或恐龙,万物之灵的我们只要一见到,依旧会全身冒冷汗,手软脚软,勾动深藏体内最原始的恐惧感。
  
  目前的我正感同身受上述的感觉,好可怕──
  
  哥见我全身冒冷汗,想说什麽不敢说,於是轻哼一声,垂下眼问:「……老爸指使的?」
  
  我忙不迭点头,这时也顾不得父子亲情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把责任推出去先。
  
  「……老爸还没吃够教训吗?」哥嗤一声,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斜眼瞄我:「我早就跟小弟提醒过,你是老爸派来的走狗,要他别著你的道,没想到……」
  
  「老哥,你知不知道那个小华人面兽心,把我打成这模样?」我指指自己青肿到面目全非的脸,告状:「这种狐狸精不要也罢,换温柔一点的情妇啦!」
  
  某种冲击轻爆於耳边,我反射性颤一下,熟悉枪枝的我知道那是装上减音器的自动手枪击出子弹的声音,转头看,就在我坐的椅子旁,弹孔的痕迹出现在椅背上,离我的心脏距离不过十公分。
  
  想起几个小时前,阿诚提醒过的话:「……依我对老板的了解,他情愿宰了自己亲兄弟,也不可能杀华少爷……」
  
  回望哥,果然,邪恶的笑容正漾在某只黑色的手枪旁,阴狠的眼神在我身上溜来溜去,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小弟果然辣,还辣的令人心痒痒……」老哥看来很满意、露出淫笑到不行的表情。。
  
  变态,我老哥居然是变态一只,那麽多温柔甜美的人不爱,偏偏爱一只老虎精──不过我学乖,这想法千万不能诉诸於口,否则第二颗子弹继续报到。
  
  「……他现在正在气头上,还是等他冷静下来,我再去接人……」老哥皱眉看著自己手机,喃喃说:「居然跑到小强家……也好,那小子一向担任小弟的出气筒,在他身边小弟很快就能消气……」
  
  小强?小华的出气筒?这世界居然有人的命运比我更悲惨?哀悼。
  
  老哥继续算计著:「……还是让阿昱过去,让小弟多补个几拳,搞不好就不闹脾气,会早点回来?睡觉时没抱著小弟,很难睡……」
  
  我缩头,自顾不暇,连抗议都不敢抗议。
  
  说著说著,老哥表情又变了,看著我下命令:「本来今晚打算废了你一只手,既然小弟已经揍过你就算了。」
  
  我放下心,站起身来就要回房间睡觉去,好累,全身又痛,凌晨时分补眠正好。
  
  「等等,不准走!」老哥叫住我:「我住的公寓客厅有些乱,你整理好才可以睡。」
  
  「整理客厅是欧巴桑的工作,干嘛找我?」我不屑地答:「这里一票兄弟可以使唤,轮不到我。」
  
  哥奸奸笑了:「……阿昱,你以为我真会那麽简单就放过你吗?在小弟回来之前,多的是任务让你完成……」
  
  去,什麽狗屁任务?以为这样我就会怕吗?
  
  老实说,真有点怕──算了,老哥不就想欺负我吗?我从小在他淫威之下长大,任何事都见怪不怪了,不过,这是在我进入老哥家里之前的想法。
  
  这、这、这、眼前是什麽景象?这样惨不忍睹的客厅是刚被恐龙哥吉拉肆虐过吗?满地都是碎玻璃……
  
  啊,十几瓶万把块钱的洋酒就这样泼洒在地上,好可惜……沙发整个翻倒,茶几也被击裂成好几块……厨房更惨,所有能摔的瓷器陶器杯碗瓢盆全被砸烂……
  
  我忍不住骂出声:「这种暴力情夫也敢养?老哥真是脑筋有问题!」
  
  老哥在背後轻咳一声,我立刻乖乖弯下腰扫地,他还体贴的拿了急救药箱放在电视机上〈电视机是客厅唯一完好无缺的电器设备〉,说我可能需要用到OK绷跟红药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