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我的小强情人 >

第32部分

我的小强情人-第32部分

小说: 我的小强情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强窝在车厢最後一排,紧抱他可怜的行李袋,眼睛红红的,无比讶异地看过来,也不用我开口,他自动自发站起,低著头走过来,回避其它乘客投到我们两人身上的好奇目光。
  
  害羞吗?我从不害羞,喜欢他喜欢的天经地义,他却不这麽想。
  
  俩人没说一句话,他乖乖的跟下去,然後,静静坐上我的车,我也回到驾驶座,看见他拽行李拽的紧紧,手指节发了白,还微微抖著。
  
  胆敢跟我提分手,现在在我身边又害怕?小强,真有点搞不懂你。
  
  重重踩油门,毫不客气,往南下直奔,遇到第一个交流道就下去,高速公路大部分都行经农作区路段,我下的这个交流道两边都是比较空旷的路段,开没多久我就找了个偏僻的产业道路进入,又开了几分钟,将车停放在一条荒僻的泥土路上。
  
  路上小强一直没开口,也没看我,习惯性的咬著嘴唇低著头,眼睛盯著自己的手,也不知道在想什麽。
  
  停车,车子没熄火,我预估在这片荒郊野外里,待不了多久的时间。
  
  「下车。」我说。
  
  将行李放在位子上,小家伙乖顺的从前座出去站在车旁,看著我也一样下了车,慢慢走近他,而他眼睛比刚才更红。
  
  他已经了解我可能会做什麽事了吗?
  
  左手搂紧他的肩,开口:「……小强,我再问你一次,真要分手?」
  
  问话间,我的右手屈在背後,一枪在手,只要他肯定我的疑问、不改变心意,我会当场射穿他的心脏。
  
  因为喜欢他,不会让他痛苦太久,要让他很快又乾脆的、在我的亲眼见证下死去。
  
  之後,我会把他装在车子行李厢中载回成德会,那里有很多人对处理尸体这种事驾轻就熟,等完成,我就到美国龙翼会去加入暗夜会堂,如同银狼建议的,换个杀手职业。
  
  假如连自己最爱的人都能杀的不心软,那麽之後杀十个或杀一百个,对我也不会有任何差别。
  
  我心中打好了主意,那麽,小强呢?冷冷看著他,等著一句回答。
  
  他终於仰头,脸色苍白,花了一分钟,然後,缓缓点头。
  
  小强,你这是逼我。

  
  枪枝的安全装置已经开启,击锤也已经拉起,只要轻轻扣下扳机,就可以击发子弹了。
  
  仔细端详小强的表情,苍苍白白的脸颊看来脆弱,弱不禁风的小家伙,一枪就可以确实毙命,将所有结束。
  
  我的手在抖。
  
  深呼吸,镇定,在心跳与心跳间静止的那半秒,是枪击他的最佳时刻,扣扳机──
  
  舍不得,再看一眼小家伙。
  
  红红的双眼不知是哭过还是睡眠不足,惹人怜爱的很;下唇在他本人毫不知节制的啮咬下显得丰润红肿,我想起自己曾在这张小脸蛋上烙下多少个吻。
  
  手指用不上力了,却发觉身体的动作与心中所想背道而驰,现在,无意识的,我的嘴抵不住诱惑,又吻上了他的唇,而且,得到他轻轻的回应。
  
  太奸诈,在我打算杀了他的时候,他应该要努力抗拒,才能让我动手时毫不留情,他的回应只会引起我心里的浓情密意。
  
  猛然放开他,他惨白的脸蛋已经红咚咚,不行,不能再被迷惑下去,这样软弱的我根本不是我!
  
  轻轻的,将待发的手枪回复原状,我转身背对他,沉著声说:「你走!尽全力逃走!我给你三十分钟,之後我会……」
  
  对,我暂时动摇了,该死,现在的我根本下不了手杀他!让他走,三十分钟後,只要他再一次出现我眼界里,我一定猎杀,不手软!
  
  身後没动静,小家伙居然不逃?我又吼:「快走!」
  
  突然之间,温温软软的身子扑上来,从後腰处双手往前抱住我,小家伙的头贴在我颈背上,哇一声大哭起来。
  
  始料未及的动作让我心神乱了一下,连手枪都脱手掉在脚边,可是……我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刚刚一路飞车寻人,心里想的通通是自欺欺人,这小家伙从以前就有动摇我的力量,他随便哭一哭、笑一笑、甚至微微皱著眉,都会影响我的心情,我怎麽可能!
  
  连想像他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都会让我颤抖不已,不可能让他死。
  
  握住他交叠在我腰前的手,正想安慰他,却听他哭著说:「……阿昱……不要……你不要跟别人结婚……呜呜呜……」
  
  什麽意思?
  
  就听他哇拉哇拉哭,一边哭一边努力抽气,抽抽咽咽说:「我不要……阿昱跟别的女人结婚……以後、以後就不疼我了……」
  
  这指控严重了,我用力掰开他,转身正面抓住他肩头,喝问:「我哪会结婚?要结婚也是跟你!」
  
  他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摇摇头:「可是他、他说你……你已经挑好对象,不继续跟我……跟我不正常……要我……要我……」
  
  「是不是你哥哥?胡说八道,我们两个哪有不正常?你爱我我爱你,正常的很!」我气了,搞了半天原来是一心豆乾乱进谗言,把小强给搞哭。
  
  他摇头摇的更用力:「不、不是……是你爸……他说你……比较喜欢女人,我也……亲眼看见……」
  
  我爸?亲眼看见?不对劲,我有被算计的感觉。
  
  他哭的好难过,又紧紧抱住我,脸往我胸怀里埋:「……我不要阿昱离开……我答应……以後、以後你要求什麽……我都答应……」
  
  我大喜,事情好像往好的方面转了,从车後座位处拿出加油时送的面纸盒,忍住脸上的笑意,仔仔细细帮他擦眼泪鼻水,顺便问他今天到底怎麽回事,为什麽无缘无故就打电话跟我说分手?
  
  他镇静了些,手仍抱著不肯放,小声说:「今天早上,我、提了行李出门,打算搭高铁回高雄,也想打电话给你,可是……才走出巷子口,就有两个……看来很坏很坏的人,说……说要带我去找你……」
  
  「没有,我没有叫人过去!」赶紧声明。
  
  「可是他们好可怕,把我抓车子里,我只好……然後到了你家,有个……有个凶巴巴的伯伯,说是你爸爸……」
  
  我问他那个伯伯长什麽样子,打扮如何,等他描述清楚我已经确定,果然是那个我即将与之六亲不认的老爸,他又耍些不入流的手段了。
  
  「你爸爸……你爸爸……」小强说著说著又红眼:「他说你不好意思跟我直接分手……我不相信,阿昱明明说要爱我一万年……可是……我看见……哇……」
  
  小家伙居然又凄惨的大哭起来,我只好手忙脚乱继续擦眼泪鼻水。
  
  「你……你看见什麽?」问这句话时,我有心惊胆跳的预感。
  
  「我躲在一边偷看……你跟四个……四个大美女……搂搂抱抱……还唱卡拉OK……唱的很高兴……」有些吞吞吐吐。
  
  「没有!我没有搂搂抱抱!你看错了!」气著吼,不过,我不确定有没有顺手摸摸就是了。
  
  「……有,有个女生喂你吃橘子……你还亲一下她的手……」肯定的指出罪状。
  
  我开始冒冷汗,以前跟女人打情骂俏习惯了,某些轻薄的动作改不了,亡羊补牢,我立刻发誓:「以後我只吃你剥的橘子,只亲你的手。」
  
  他还是泪眼汪汪:「你爸说,那四个都是你的女朋友……还说你已经挑上其中一个,要娶来当老婆……我看你玩的很高兴,很难过……请你爸爸派人送我上桃园车站……」
  
  「为什麽不跟我当面好好说?电话里突然说要分手,害我气的要命!」想到这里我又愤恨难平了。
  
  小家伙吸吸鼻子,眼里有些畏惧:「……你爸威胁我,说不跟你分手,他要杀了我全家……」
  
  我定定神,前因後果大致了解,总而言之我被老爸阴了,他派人守在小强家,等他出门就抓来家里,还要四大金钗来演戏,知道我没防备,搞不好跟美女玩著玩著擦枪走火,小强亲眼目睹之下,老爸说什麽话他都会相信。
  
  臭老爸,害我家小强哭的这麽惨,还说要杀他全家?我要不帮著出头,以後会被老婆看不起。
  
  掏口袋找手机,找不到?对了,被我摔坏了,这笔账同样要记老爸头上。要小强拿他的给我,他慌慌张张找到递来,然後又继续紧抱,真像怕我跑了似的。
  
  抚抚他的头,无庸置疑,经过这次事件,证明小强爱我爱到心坎里,就算知道我家是黑帮组织也一样。
  
  拨打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很快就被接听:「喂,老妈,我阿昱……我电话坏了,这是老婆的手机。你在哪里?」
  
  老妈说:「我逛台北101……小强回心转意了?不是跟你冷战中?哼,我儿子什麽本事都没有,跟他们老子一样,骗老婆的花招最多……」
  
  「我才不会骗老婆!」理直气壮,然後打小报告:「妈,我告诉你,老爸趁你今天不在家,把林妈妈的招牌四大金钗买了一整天的时段,带回家里喝花酒,你赶快回去抓,晚了来不及。」
  
  「哦……」老妈发出周家特有的阴险轻笑:「……正愁没人试用我刚从国外订制的特殊皮鞭呢……呵呵,只要轻轻的挥鞭,超轻金属的材质就能在人类的皮肉上打出重鞭的效果……嘿嘿嘿,呵呵……」
  
  老爸他自作孽不可活,惹到我老婆头上,我就把他交给他老婆处置。
  
  手机拿回给小强,他情绪平了些,问:「……原来那四个大美女……是你爸的……」
  
  虽说不骗老婆,可是善意的谎言可以让他早点开心,何乐而不为?所以我回答:「是他找来的,老爸要我陪她们一会,然後又故意骗你说是我女朋友,你别相信,我什麽女人都没了,就你一个。」
  
  「可是……」小家伙心有馀悸:「那,你爸是黑道头头,他要真的跑去杀了我家人……」
  
  「我妈现在已经回家去杀他了,放心,他没本事了,你家又有我罩著,他不敢。」
  
  老婆放下心,终於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说:「阿昱、阿昱就爱开玩笑……」
  
  我才不是开玩笑,不过,在外面站了好久,我怕老婆脚酸,问他到车子里坐著歇腿好不好?他点头,松了我要开车门,结果脚上踢到某个东西。
  
  「咦,这不是阿昱的枪?怎麽掉在这里?」他蹲下身拾起,想到了什麽,怯怯问我:「……你刚下车时对我好凶哦,还要我逃走……该不会想……」
  
  想杀了他,对……不对,赶快消个毒:「不是,我是想,如果你坚持分手,我就自杀给你看,你如果舍得我死,就让我死吧。」
  
  演戏演悲壮一点,小强性子软,以後绝对不敢再提分手。
  
  果然有效,他立刻把枪收到自己夹克口袋里,又抓了我手说:「不要,阿昱不能死……我、我会跟阿昱在一起……」
  
  说到最後一句,他脸好红,我精神也随之大好,一马当先提了他就往车後座钻。
  
  
  猴急了,连车门都没关上,把亲亲老婆制住後就胡天胡地的吻,一吻之後全身气血上涌,小强果然天生就是我的另一半,只要黏上去就不想分开来。
  
  拼命挤拼命压……
  
  「阿、阿昱……你顶的我好痛……」小强趁我咬他耳朵时,细语抱怨。
  
  「又不光我,你自己的也一样!」隔裤抓,显示证据所在。
  
  脸潮红,加上哭过後的眼睛,小兔子老婆可爱到爆,扭扭捏捏说:「都一个多月……没亲热……那个、所以……」
  
  说到这个我火气又上,骂他:「过年期间我都在桃园,你要想我,一通电话服务就到,谁叫你都拒接我电话?」
  
  小强哀怨回答:「我、我说过要好好想想……嗯,我爸爸跟哥哥嫉恶如仇,尤其是黑道……要知道我交往的……是男人、还是黑道出身……会气坏……」
  
  笨蛋老婆,老想著别人,都没顾虑到老公我的精神状况。
  
  怒火中烧,把小家伙搂到怀里,俩人之间连一点空隙都没有,我好继续拷问:「老实说,一心豆乾有没有说我坏话?」
  
  「我哥?」他笑了:「别给他取绰号啦,阿昱怎麽跟小华一样……对,哥有问我怎麽跟你认识的,他担心我被骗,因为……」
  
  「因为什麽?」见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