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我的小强情人 >

第7部分

我的小强情人-第7部分

小说: 我的小强情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得美咧,我在成德会里好好的太子爷不做,每天混吃等死就好,干嘛来高雄为他作牛作马?努力工作求取未来的璀璨人生,是小强那种死大学生才会有的梦想。
  
  想到小强,对了,这家伙今晚又要打工是吧?搞不懂他,怎麽不学学那只狐狸精,被我家老哥养的白白嫩嫩,没事撒个娇、闹闹脾气,增进夫妻间相处的情趣就好?有轻松的学生生活不过,偏偏要为了什麽社会经验还是摩托车忙死忙活,何苦来哉?
  
  等等,掌自己嘴,我干嘛默认狐狸精跟老哥是夫妻啊?要说到他们,也应该是奸、夫、淫、妇!
  
  看看时间又是下午,老哥说今天狐狸精指定要吃卤味,还说中正路上有一家卖得不错吃……中正路,还好,不是什麽小巷子,只要能方便我随便在门口停车。
  
  找到那一家卤味店,随便点了些蹄膀牛筋泡菜什麽的,考虑了下,又带了两碗牛肉面,接著无视目前是下课下班的尖峰时段,东钻西钻、乱按喇叭,凡有胆敢挡本少爷车的,我就把头手伸出车窗外,对前面吼、顺便比比中指。
  
  当然,碰到警察我还是会收敛,谁叫黑道跟警察是天敌。
  
  六点左右,三两下开到小强家楼下,照旧堵住小巷口跟公寓的出入口,然後大摇大摆提著两个塑胶袋上楼,敲门。
  
  今天是另一个死大学生来开门,是跟小强同租一层公寓的学长,见到是我,立即往後头喊:「小强,你的快递叔叔来了!」
  
  我脸沉,怎麽大家都喊我快递叔叔?我也只比他们大个两三岁好不好?这几个死大学生愈来愈没大没小,想起几天前他们第一次见到我时,每个都掏出手机想打110喊警察来,这会居然一点都不怕我,还说我是小强的快递叔叔?
  
  搞不清楚,我成为快递叔叔也是不得已,某只狐狸精害的。
  
  「等等!」小强的声音从浴室传来,我听到水声哗啦啦,大概在洗澡。
  
  没几分钟他冲出来,只套著牛仔裤,上半身……这个、白斩鸡、排骨弟、欠锻鍊的书生!
  
  像我因为家庭环境的关系,从小就学武,也接受过射击训练,再加上老妈严格的教导,身体强壮,整身都是精瘦的肌肉,在女人面前吃香的很,所以老天其实是不公平的。
  
  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小家伙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
  
  「快递叔叔,小华还在跆拳道社团,会晩些回来,你带来的东西放著就好,他回来就会吃。」拿毛巾擦乾头发,他说。
  
  我随手拉张椅子过来坐下,说:「我带了牛肉面,你吃完再去打工吧。」
  
  他面现为难:「这、谢谢……可是我得去赶公车,没时间吃饭了……」
  
  这小家伙,特地带面给他吃,居然跟我说要赶公车?!!我大怒,从椅子上站起来咆哮:「没事赶公车做什麽?你不是在汉堡店打工?根本不需要坐公车去吧?」
  
  虽然对我的大嗓门还有些畏惧,不过几天下来,他也适应了我的恶行恶状,因此挠挠头,回答:「不是啦,快递叔叔,我今天有个家教在前金区那里,以前我都是骑脚踏车过去,可是代步工具被偷了,只好改搭公车……」
  
  我心情平衡些,还以为他居然大胆到拒绝吃本少爷一时兴起买的晚餐。
  
  没事,我坐回椅子里,说:「前金区也不远,你快点把面吃一吃,我开车载你去。」
  
  他呐呐想开口,我立刻挡:「别跟我说些不好意思的狗屁话,小家子气!我心情好要送你去,你就乖乖被我送,要你吃牛肉面你也给我吃,不听话海扁你一顿!」
  
  瞧他的表情一定认为我在虚张声势,不可能真的揍他──没危机意识的小市民,不知道我周二少真的扁过不少耳朵装聋的家伙。
  
  他摸摸肚子,食欲战胜一切,不再罗唆,搬过另一张椅子就霹哩啪拉吃起来,还问:「有两碗耶,快递叔叔一起吃?」
  
  「不饿。」我鼻孔哼一声,说。
  
  他嚼了口牛肉,又说:「嗳,这牛肉面真的很好吃,不吃可惜……小华还有段时间才回来,到时面都糊了,不好……」
  
  说著说著他把另一碗捧到我面前,陪著笑说:「你吃。」
  
  奇怪,拒绝不了……
  
  算了,反正没事,看他吃也无聊,那就陪著吃……嗯,还真好吃,留给狐狸精浪费了,乾脆自己吃到肚子里,也算暗中报一箭之仇。
  
  唏哩呼噜三两口吃完,小家伙立即递了杯水过来,嗯,看他机伶,我不免赞美几句:「你这小鬼有前途,好,毕业了到我成德会来,做本二少的随身小弟,以後吃香喝辣飞黄腾达绝对不是梦。」
  
  「嗄,随身小弟?不行啦,我要当老师,不能作小弟。」他看来不太领情,然後又好奇的问:「成德会是快递叔叔家里的公司吗?听名字好像慈善事业……」
  
  「好你妈个死大学生,头一次听到有人把慈善两字冠到说我家成德会上头!」忍不住捏紧拳头,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没见识的象牙塔里人。
  
  他被我急欲杀人灭口的气势吓到了,嚅嚅嗫嗫问:「……很像嘛……难道是类似基金会的机构?猜错了用不著生气啊……」
  
  当然气啊,我家……我家……该怎麽跟死老百姓说明我家事业的性质?想半天,我义正辞严回答他。
  
  「听好了,死蟑螂,我家是公理与正义的代言人,连警察都不能介入执行公权力的神秘单位;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顺便酌收一些服务费;凡是各地出现争端,我家也会出面摆平,接受过帮助的机构也就每年献上一点金钱,聊表感激之意……」
  
  他懂了,满脸崇拜:「就说是慈善事业了……」
  
  鸡同鸭讲。他是好人家的小孩,没听过成德会是理所当然的吧?他要明白了我家是台湾第一大角头黑帮,搞不好……搞不好真的不敢吃我买的牛肉面……
  
  等以後再慢慢教导他,老这样不知世事不行的。
  
  说著说著他惨叫一声,求我:「快递叔叔,时间要来不及了,你不是说要送我去家教学生家?」
  
  对厚,吃著聊著时间过的特别快,我起身拉著他就下楼走,然後,当然,顺便展现一下我在车水马龙中开快车、抢人行道、随意变换车道、还有将各个交通标志当装饰品的惊人绝技。
  
  等到了他家教地点,他腿还有些抖,颤颤跟我要求:「谢……谢谢……下课後我会自己搭公车回去,快递叔叔你……你先回家休息吧……」
  
  什麽?!!我还没说要来接他回家,他居然敢先拒绝?好,死蟑螂,胆子居然大了?愈是不要我来接我就死也要来接!
  
  「家教时间两个小时是不是?两个小时後我会过来,地震台风都会过来,不准你先搭公车走!」无意义的威胁,可是绝对有效,尤其对小强这种人。
  
  他听我那样说,反而放松了,笑说:「……这时候怎麽可能有台风?气象局也没发警报啊……如果快递叔叔的车不开那麽快,也好……」
  
  看他笑的人畜无害,我突然觉得老是对他凶巴巴的不太好。对,我干麽特爱威胁小强?一定是吃饱了撑著,把他当调剂身心的玩具。瞧,我现在不就得意开怀,吹著口哨开车回老哥那里,路上对别人骂三字经的次数都比往常少了许多。



  
  等著接小强的两个小时怎麽打发?去酒店或舞厅玩都嫌时间不够,还是先回去老哥那,顺便问问目前他替老爸在南部布的桩如何了。
  
  一定没问题,老哥那麽厉害,是我们周家之光,多亏了他,从小就把爸妈的焦点给抓住,大事找不到我,小事用不著我,所以也没人多管我,无灾无难消遥长大,现在,老爸老妈就算想多加些责任在我头上,也来不及了。
  
  老天爷待我真的不薄,当然,若是没有那只从中作梗拐了老哥的狐狸精更好。
  
  回到老哥的公寓里,看见阿至阿诚战战兢兢,我觉得奇怪,就问:「你们怎麽如临大敌啊?李孟冬有动作了?哥呢?」
  
  阿诚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我招过去,偷偷说:「昱少爷,不是李孟冬有动作,而是李孟冬的妹妹下手了,老板在对面房间气的要命,正在考虑要不要叫我们杀过去。」
  
  「李孟冬的妹妹?没听过六合会有这号人物啊……女流之辈能搞出什麽名堂?」我摆手不屑地说。
  
  阿诚继续八卦:「李孟涓是华少爷的同学,她以前一直住在北部的亲戚家,气质跟一般的黑道千金不一样……」
  
  狐狸精的同学,不也是死蟑螂的同学?我有兴趣了,追问:「你们说下手是怎麽回事?难道她为了李孟冬去暗杀狐狸精?」
  
  阿至阿诚对望一眼,忧心忡忡答:「更惨,那位李小姐很哈华少爷,总是找机会接近……刚刚小力传回来的消息说,华少爷跟李孟涓在小强家附近喝咖啡……」
  
  「你们说狐狸精偷人、偷的还是李孟冬的妹妹?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呵呵,嘿嘿……」我大笑,狐狸精惨了,他绝对不知道老哥惩罚背叛者的手段有多恐怖,比满清十大酷刑还严厉,哼,断手断脚根本小意思。
  
  哥的两死忠手下赶忙阻止我,说:「昱少爷,别笑太大声,要被老板听见,你真会吃不了兜著走……」
  
  我立刻闭嘴,心里却想著,爽、太爽了,狐狸精死到临头,不用我想办法教训,他就自堀坟墓,待会小强家楼下搞不好会上演一场喋血枪战……等等,哥会不会迁怒到小强身上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纾解压力的玩具,可别被老哥给毙了。
  
  可我又很想看热闹,不知道李孟涓是什麽三头六臂的人物,居然敢打我哥他老婆的主意?
  
  对阿至阿诚交代:「你们真要过去杀狐狸精跟李孟涓,记得打电话给我,我要看热闹。」
  
  阿诚转头问阿至:「……老板不可能杀了华少爷……你猜他会不会宰李孟涓?」
  
  阿至沉吟好一会,回答:「一个月薪水跟你赌,老板会假大方,装作不在意这件事,等华少爷毕业後,再将李孟涓神不知鬼不觉流放到外国,然後安排个老头子娶她……」
  
  我反驳:「不可能,老哥才不会放任自己戴绿帽,我跟你们赌,等会他一定要你们直接把那对狗男女绑起来揍一顿,丢到深山里去自生自灭……」
  
  以前老哥曾经看上一个女的,结果那女人偷偷跟某牛郎来往,老哥就是如法泡制,把那两人手脚打断。现在老哥很疼狐狸精没错,可是老婆偷人就是不可饶恕,要是轻饶了他们,男人面子往哪里摆?
  
  阿至阿诚偷偷笑,奇怪,笑什麽?
  
  不管了,我先去接死蟑螂,回来顺便观望一下他家附近的环境,要是苗头不对,有引起枪战的嫌疑,我立刻带小强远离战区,免得被老哥的怒火波及。
  
  等时间差不多,我就开车到小强家教的地方,这小孩已经在路口处等我……他是不是怕我把车停在他家教学生的屋外,会受到家长侧目?以为这点鬼心思瞒得了我吗?哼!
  
  以後再想办法整人,现在我只打算去他家附近看热闹。
  
  之前我讲的话他有在听,看见我车停下就动作迅速钻进来,还面带希望的求:「叔叔,这里是市区,我想……你车速不要太快比较好……」
  
  我瞪他,这小子,居然教我如何开车,不要命了是不是?
  
  他还继续问:「……快递叔叔,你该不会有色盲吧?怎麽看见红灯绿灯都装作没看见呢?你真的有驾照吗?」
  
  好心情立刻不见,吼他:「我十几岁就开车到处飙了,哪轮得到你指导我开车?什麽色盲?老子我健康的很,什麽缺陷都没有,你眼睛是装饰品吗?」
  
  被我这麽一骂,他整个人立即往右边缩,紧靠车门,然後偷偷看我,表情还很无辜,害我有了欺负蟑螂後的罪恶感。
  
  算了,开慢点就开慢点,遇到红灯也自动踩煞车……不是听他话,我只是不希望被人误会自己有色盲。
  
  一路上就没跟他说话了,也不知道说什麽话,直到车快要开进他家巷口前,经过某家咖啡店门口时,他低呼一声:「啊,是小华跟李孟涓!」
  
  一句话让我想起重要的事,车速放慢转头看,右手边一家开放式的咖啡店里,果然,狐狸精跟一个穿白衣裙的女孩子对坐喝咖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