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我的小强情人 >

第9部分

我的小强情人-第9部分

小说: 我的小强情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那麽开心?
  
  碍眼极了,那个把哥的魂都勾走的死混帐!
  
  把相片抽出来,顺便找找黑色油性笔,我要把狐狸精的脸给涂花,然後送给老哥看!
  
  不行,得深入思考一下,这张照片要是流落老哥手中,哥因为嫉妒吃醋杀了狐狸精的可能性有多少?根据过去两星期的经验来看,答案是0%,倒是宰了蟑螂的机率高达99。99%……
  
  还是把相片放回原位。
  
  继续看其它相片……小强这家伙还满受同学欢迎的,每张相片都是他跟一堆同学的合照,大部分是被其他死大学生推挤在画面正中央,笑得一个阳光型,跟见到我时的龟孙子模样完全不同。
  
  这就是大学生活吗?跟我处的世界完全不同,回头想想,老哥也念过大学,可他就没这种笑闹疯狂的相片留下,我猜,他就算拍照,也没人敢站在他身边抢镜头。
  
  黑道的环境里久了,我们自有一套生活方式,包括不留下私人性质的相片跟资料,这是保护自己的方式之一。
  
  慨叹一阵,视线重新回到桌面,小强笑起来还不错看──干!那女孩子是谁?怎麽跟这只死蟑螂靠那麽近?女朋友?这小子哪有本事交女朋友?软柿子一枚又无胆,哪有女孩子会喜欢他?
  
  不可以贻误这女孩的幸福,我於是找到一只黑色粗头美工笔,把女孩子的头像给涂抹掉,接著放回原位装作没这回事。
  
  後头出现了细微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小心逼近……跟踪来的敌人?我手臂伸直,滑出用特殊道具收藏在右手袖中的小型手枪,猛地转身对准侵入者的心脏,喝斥:「不准动!」
  
  对方果然不敢动,手里抓著打算要砸我的木头椅子,眼睛则盯著我手里的小玩意,一瞬也不瞬,照旧脸色苍白。
  
  「他妈的,死小强,进门干嘛不发出声音?」知道枪枝对一般老百姓的和平心灵会造成多大的冲击,我唰一声把枪收到薄外套胁下的口袋处,装成没这东西,顺便骂他。
  
  「我我我……」我了几声後,他惊魂已定,说:「门被破坏,我以为有小偷闯入,所以……」
  
  「真有小偷闯入,凭你一个能对他们做什麽?这时应该先报警,报、警!打110,让条子替你出生入死,懂吗!」继续骂,趁机教育。
  
  「对、对喔,我一时害怕,都忘了要报警……」他吁口气,把手中的椅子放下,手还拍拍小心脏好几下。
  
  「害怕忘了报警,却又胆敢抓椅子进来要揍我?你这脑袋瓜怎麽想的?」我翻白眼,有点无力。
  
  他嘿嘿傻笑,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可是笑容又随即定住,问:「门怎麽会坏掉?我出去才十分钟啊……难道是快递叔叔你……」
  
  怀疑的眼神向我射来,我瞪回去:「这什麽烂门?轻轻敲几下就坏了……你跟那两个死大学生当初租这公寓花多少钱?嗄,六千?这麽小又这麽烂还要六千?去把房东叫来,我帮你跟他谈,要他降价,顺便过来修修门……」
  
  他忙摇手,慌张地说:「不用啦,快递叔叔,六千块钱已经是附近这一区最便宜的,不必降……那个门,我、我请人过来换个门锁就行了……」
  
  我继续吼:「连门整个换掉!那麽薄的一层木板,连只猫都防不了,找间门窗行,要他们立刻派师父过来施工……不,还是换个不锈钢门,我出钱……」
  
  他一听到我会负责出钱,安心了,上前两步说:「普通的门就好,叔叔,你别激动,我们这里住的都是穷学生,没有值钱物品,小偷也不会来,刚刚……刚刚都是我太紧张,才……那、我先打个电话给房东说要换门……」
  
  蟑螂跑出去,没多久提了个七加十一等於十八的超商袋子,先请我坐下……我看看,只有床比较软,就一屁股往上坐,他又从购物袋里拿出一杯什麽给我喝,然後才打电话。
  
  「柯先生,我是陈铭强,跟你租房子的师范大学学生……对……我不小心把这里的门给弄坏了……根据租屋契约要赔钱?我自己出钱换过新门好不好……」
  
  原来小强的全名是陈铭强,难听又俗气,他爸妈是怎麽取名字的?全家都需要再教育,不过,听他讲电话的遣词用语都太客气了,都没听过人善被人欺这句话吗?我不耐烦,抢过小强的电话,黑道太子直接上阵。
  
  「喂,你就是房东是不是?我?我小强的朋友,你立刻叫人来装新门……什麽,星期六找不到师傅?你要让一群学生在没有门可以保护的情况下度过今晚吗?你知不知道现在社会治安有多不好,啊?想试试看吗?我现在就可以叫十几二十个流氓到你家站岗……」
  
  房东也是欺善怕恶的那种,一听我说话江湖味重,立刻唯唯诺诺起来,忙不迭保证立刻请师傅过来量大门尺寸。
  
  把电话还给小强,发现他看我的眼光又有些不同了,加了点崇敬景仰之意,还赞叹著说:「叔叔装起流氓真像。」
  
  哼,哪需要装?我本来就是正牌的高级流氓。
  
  解决一项事了,还有问题,我又问:「其他人都死到哪去了?我把门敲坏了都没人应,还以为这里变鬼屋。」
  
  「啊,周休二日,学长们都回家去了,我就不行,家里远在台北,光是来回就要花一天,所以乾脆留这里打工,等寒暑假才回家。」
  
  「搭高铁一趟顶多一个半小时,哪会远?」我质疑。
  
  「票价太贵了,来回一趟比我的房租钱还贵呢。」他皱眉回答。
  
  说的有理,我都忘了他其实是个穷学生。
  
  喝著他刚刚放在我手里的什麽?类似冰沙的东西……小孩子喝的饮料,也只有小强这种学生才会买……也不错喝就是了,冰冰凉凉,让心情好起来,就问他今天怎麽没去打工?
  
  「今天汉堡店的排班在上午,我下午就没事了,打算要看学长租的X战警,所以刚刚跑去买思乐冰跟爆米花……才离开一会呢,快递叔叔就来了,下次要来你先打电话给我,我会等在家。」
  
  说的有理,我立刻掏出手机要他报电话号码,顺便把自己的给他,说任何时後都可以打电话过来。
  
  「叔叔叫做周昱啊,昱这个字有光明照耀的意思……」从表情就知道他认为这个字跟本二少的形象不配,却还硬是想办法做个转圜:「啊,这是叔叔的爸妈在你出生时给予的期许吧?希望你保持正面光明的人生观。」
  
  「不是,这是我有阴阳眼的奶奶排过八字後,算出来最合我命格的名字,说我的本命缺少光明,需要有太阳伴在身边,才不会误入歧途,受牢狱之灾。」我回答。
  
  他点点头,然後欲言又止……搞什麽小飞机?我把眉头一拧紧,放出个杀人的讯号,他一抖,立刻乖乖坐到我身边,神秘兮兮小心翼翼地问。
  
  「叔叔,刚才……你是不是拿了把枪?是真枪?你的身分是情报员还是卧底警探?」
  
  早知道他会害怕,却没想到还会乱猜?我只好轻咳一声,回答:「不是真枪,是玩具枪。」
  
  「可是好像真的……而且你拿枪转过来的姿势好帅,跟电影里演的那样……」他眼里又射出崇拜的光芒了。
  
  真是够了,这死小孩,我开快车时他吓的那个孬样,简直像三魂七魄各去一半,怎麽看到枪指著自己又不是这麽一回事?
  
  不过他称赞我帅,果然有眼光,做小弟的入门基本功拍马屁他已经学会了。
  
  很得意,摸摸他的头,却还是故意恐吓:「我说是玩具枪就是玩具枪,要是多嘴的话,当心我灭口你。」
  
  无辜的表情点点头,可那一双骨溜溜的黑眼珠就一直在我放枪的胁下处转来转去。



  
  没多久有装潢行的老板过来丈量尺寸,然後对我们说师傅到别处施工,得等明天才能过来装门。
  
  小强愁眉苦脸看著我,说:「啊,既然这样也没办法,还好,我们这里没住女孩子,把原来的门扶起来遮遮,一晚很快也过去了。」
  
  他想的开我可想不开,有威胁人的机会怎麽可以放过?所以我拨拨电话,打给成德会高雄支会的负责人。
  
  「喂,尤大哥,我阿昱……有件事还请你来帮我搞定……对,我把朋友家里的门给弄坏了,请装潢行的老板来,他居然说没人手,明天才能把新门装上……」
  
  我一面讲电话,一面极尽凶狠盯著那个老板,暗示他要是现在敢走的话,我打断他两条腿──老板心有灵犀的钉在当场、动都不敢动。
  
  「你要派青龙小队来?那有一百多个人哪……不需要,我哥交代最近要低调些,把你手底下比较閒的叫过来……这里是住宅区,不准带喷子,会吓到善良百姓……」
  
  把小强家地址报给尤大哥後挂断电话,我又瞪装潢行老板一眼,说:「我派人送你去找师傅过来,免得你牵拖……警告你,要是师傅说个不字,我有的是专家把人架过来……」
  
  所谓的专家,指的是绑架专家──老板脸上豆大的汗粒证明他听懂了我亲切的说明。
  
  让老板在坏掉的门口站岗,我把小强拉回房间,继续看他那台17寸电脑萤幕里的X战警……金刚狼,这外号取得不错……他手上那延伸型的短刃也炫,改天让会里的器械专家帮我弄一个……谁在拉我袖子?
  
  「叔叔……」小强反坐在木背椅子上,兴趣盎然看我,一只手搁在椅背上,上头是他那颗脑袋瓜,然後另一只手扯著我。
  
  「什麽事?」回一句,眼睛继续回望萤幕。
  
  「我很好奇耶,你究竟是做什麽的?外表看起来是个大坏蛋,讲话也很流氓,可是……」小小心心地问。
  
  「我本来就是流氓,有什麽好问的?」我不耐烦地回答。
  
  「你是小华的朋友,怎麽可能会是流氓?」他没被吓到,反而抓著椅子靠近坐床上的我:「上次你说你家是公理正义的代言人,所以我猜……」
  
  搞了半天他没怀疑我的出身,还是拜狐狸精所赐?我好奇他到底会怎麽猜我?
  
  「你一定是卧底警探啦,特地南下来办案子的……啊,你不用承认,我都了解,因为我哥也是警察,很多事就连亲人都不能说的……」他笑的就摸到大奖似的。
  
  我瞠目结舌几秒後,立刻问:「你哥是警察?哪个单位的?」
  
  他仰头想想,回答:「嗯……台北市刑事组的吧?我不太懂你们的单位编制……你刚刚说什麽青龙小队,也是警方新成立的单位?」
  
  你们的单位编制?看样子他真把我当成烂条子一路的,真是污辱人到家,抓他过来揍一顿好了。
  
  瞄一瞄,看看他身上哪个地方可以让我练拳头……不能打头,他要变笨以後不能当手下……肚子胸腔?这、排骨成那样,谁忍心揍得下去?手脚瘦巴巴,轻轻一折就会断,打下去都没成就感……屁股是有些肉,可捏下去他会说我变态……
  
  罢罢罢,留他一命,养肥点再揍。
  
  安全起见,继续逼供:「你哥叫什麽名字?」
  
  「陈毅心。」讲到哥,他可开心了,脸上放著光:「我看过他打靶,好帅,跆拳道柔道都上了段,人又帅又有男子气概……快递叔叔你拿枪的姿势跟他一样,很有男人味呢,好羡慕……」
  
  搞半天死小强不怕我拿枪是因为有这个前提在?他那个哥哥算什麽鬼东西?居然拿我跟他比较?陈毅心?没听过,应该是个小警员,撼动不了我成德会。
  
  死小强见我沉思,又问了:「你认识他吧?都是劳苦功高的人民保母,你又是从北部下来的,搞不好真见过……」
  
  「没有!」吼。
  
  他可愈来愈不怕我了,听见我吼,反而笑咪咪小声说:「我知道我知道,叔叔的身分要保密,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小华知道吗?」
  
  开玩笑,狐狸精要知道死蟑螂把我误认成烂条子,我脸往哪里摆?太丢黑道的脸了。
  
  所以,我把脸沉下来,用超重低音恐吓他:「死小强,我真的是流氓,要是再听到你说我是警察,我杀了你!」
  
  眼睛大睁点点头,表面上看来听从了我,不过观察他眼睛滚啊滚的,小脑袋瓜里大概正在编织我为了任务不得不否认到底的悲苦心情。
  
  爱作梦的小鬼,改天得让他认清现实有多麽残酷。
  
  就在这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