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19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19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吧,不过我没醉。”方子静从他身上下来,站在床上。就在阎亦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竟然拉着他的胳膊,一个用力,两人同时躺倒床上,“你不许走,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阎亦风瞬间所有的理智都被击溃了!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来,在这个寂寞的夜里,淅沥沥的雨声和房内的声音,交织成一道美丽的弧线。

    人生本就是一场盛大的遇见,彼此间的纠缠,一开始也许只是因为寂寞,可是他们谁都无法预料到结局。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是谁遇见了谁,又是谁使得这个寂寞的格局开始改变。

    清晨,那准时的生物钟使得某个女人动了动手指,可是全身的酸痛的感使得她根本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一时间脑袋乱成了一团,极力的回想着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醒了?”身后传来某个男人那性感低沉的声音,阎亦风很早就醒了,一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见到她手动了动,知道她是醒了。

    “阎亦风!”方子静本来是想大声的吼他,可是话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带着沙哑。全身的酸痛,沙哑的声音,还有身后男人赤裸的胸膛和被子下自己的未着寸缕,这些都铁真真的告诉她,她已失身!

    方子静认清到此时的现状后,心里一阵悲鸣,该死的阎亦风,居然趁她喝醉酒了做这种事,太狡猾了,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静静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身后,阎亦风将她翻了个身,重新抱在怀里,胸前的肌肤紧贴,惹的方子静一阵羞赧,不过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阎亦风,你混蛋,你卑鄙,你趁人之危,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阎亦风挑眉,就知道她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你说呢?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昨晚扑到我身上,上下其手!”话没说完便被方子静捂住了嘴。

    “你胡说,我怎么会扑到你身上?一定是你趁我喝醉了就!”后面的话不说也知道什么,更何况她也不好意思说不出来。

    “是吗?我可是有证据的。”阎亦风说的一脸镇定,“你要看看吗?”

    “不要,就算,就算是我先开始的,你,你也不能!”

    “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你都那样邀请我了,你觉得我有不接受的道理?”阎亦风笑的一脸奸诈,他当然有添油加醋,而且他也没证据,只是知道小女人脸皮薄,两句不到便会认输了。

    方子静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感觉自己被他设计了似的。“总之,以后不许你再碰我。”方子静推着他,准备下床。

    “你确定要去上班?”阎亦风好心的提醒。

    “当然!”方子静扯着被子遮住自己,准备下地去穿衣服。刚刚站到地上,双腿一软,立刻跌坐在地上,身上也传来阵阵疼痛感。

    阎亦风本来是等着她发火的声音,可是等了半天却没听到她说一句话,也没看到她从地上起来。他立刻起身过去,看着她一动不动的坐在那,摇了摇头上前抱起她重新放回床上。抬起她的头,看到那张早已哭花了小脸,心下闪过一丝心疼,“哭什么!”

    “你混蛋,你卑鄙,你无耻,你欺负我。”方子静突然大声的哭了起来。阎亦风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将她抱到怀里,拿过被子盖为两人盖上,任由她继续在他怀里哭着。

第36章君王不早朝() 
最后,方子静哭睡着了,就那样安静的窝在阎亦风的怀里。阎亦风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开,拇指轻轻地擦掉她眼角残余的泪水。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慕白,你去帮我跟胡伟博说一声……”

    挂了电话,阎亦风搂着她,一起闭上眼睛,不一会房间里便传来两人均匀的呼吸声。屋外,阳光带着浓浓的温馨感照射进来,照射在房间里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

    恒通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坐在书桌前的中年男子看到手机上的号码,立刻接听起来,“是萧总啊,是,有什么事您请吩咐,是是,好的,我立刻去办。”

    男人挂了电话立刻又恢复一脸严肃的样子,然后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林主管,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人事部里,今天没来上班的不止方子静一人,陆晓瑶疑惑的看着另外空着的两个位置,江灵薇和陈美玲今日也没来,“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没来?”

    “谁知道呢。”后面的赵凯和陈远也十分好奇,不过今日他们的工作量就变多了。

    方子静再次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今天这班肯定是去不了了,自己这休完假才上了一天班就又翘班,明天会不会被炒鱿鱼?看了看身旁的男人,他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家居服,坐在床上,腿上摆放着笔记本电脑,看来是在处理文件。被子下的手动了动,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也换上了一套衣服。

    “醒了?”阎亦风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低头看着她。

    “恩,现在几点了?”方子静脸上带着一丝羞赧,脑袋里还想着他说的话,昨晚竟然是她先扑过去的,天呐!上次喝醉她嚷着要他娶她,这次又扑倒他,让她以后怎么做人?他会不会觉得她是个随便的人?不过,那是她的第一次,他才是那个赚到的人吧!

    “十二点。饿了没?”阎亦风收起电脑,放到床头柜上,伸手将她从被窝里捞了起来,揽在自己怀里,动作竟那么自然和谐。之前为了让她睡的舒服些,他已经将床上的床单和被褥都换掉了,当然也没错漏掉床单上那一抹血迹。小女人一直睡的很沉,就连他帮她换了衣服都丝毫没有感觉,所以一直到了中午也没有叫醒她。

    方子静靠在他胸前,像小鸡啄食般点了点头。突然怀里多出一样东西,是她的大熊仔!阎亦风不知何时将熊仔拿了进来,此时塞在她怀里,他则起身下床,“我叫了外卖,待会吃点。”

    看着他走出房间,方子静抱紧怀里的熊仔,这个男人竟然有如此细腻的一面,和他平日的样子真的不一样呢。

    客厅里的阎亦风端着送来的外卖朝楼上走去,想起早上电话里萧慕白说的话。“大哥,女人的第一次,特别是像嫂子这样的女人,弄得不好可是会影响以后的性福哦。”

    其实我们的萧二少也是从早上自家大哥吩咐的事情里分析出来的。他们大哥昨晚才将大嫂吃到嘴,所以作为兄弟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一下,毕竟大哥那样性格的人,说不定还会放大嫂自己在家里来上班呢。而我们的阎boss自认是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萧慕白给他列举的几项建议,这就开始活学活用了起来。

    房间里,方子静看着他端着吃的上来,心里还是有一丝丝感动了的,这个男人早上没有扔下她去上班,还贴心的准备了吃的。她心中对他的埋怨也减少了不少。

    “虽然没有你做的好吃,不过你还是要多吃点。”阎亦风在床上放了两张迷你的电脑桌,然后将点的饭菜放到上面,也刚好放在了方子静的面前。

    方子静脸一红,这人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很好吃哎,你在哪里点的外卖啊?你也吃啊!”拿起另一双筷子递给他。

    阎亦风接过筷子,也坐到她旁边,他当然不会告诉她,这些所谓的外卖,可是他让帝豪饭店的大厨特意准备的。

    “是不错,你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多点些送过来。”阎亦风转过头看着她,竟然吃的这么香,阳光照射在她身上,整个人散发着安静温暖的气息。

    仿佛是感受到他的目光,方子静疑惑地转过头来,就这样两人近距离的望着对方,四目相对,刹那间闪过无数未知的火花。他的眼神太过温柔,那里面有太多她看不懂的东西,却又想去看懂。

    “你赶快吃饭。”方子静娇嗔的说道,这个男人不吃饭这样看着她,让她的心跳莫名的加快。

    就在她说完的瞬间,便看到眼前放大的脸,还有唇上那熟悉的触感,“你?呜呜!”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在吃饭的时候做这种事情。

    阎亦风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唇,“这里。”手指放在她的唇上,“还是这里最好吃。”

    轰的一声,方子静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承受不住了,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阎亦风,你经常对其他女人做这么暧昧的举动吗?”憋红着脸,她本没什么其他意思,只能算是调侃他。

    “只对你!”阎亦风看她窘迫的样子,心情大好,话说起来也自然从容的很,然后不等她反应过来继续低头吃着东西。

    方子静愣在久久不能回神,连着耳根都红了,奈何眼前的男人竟然神态自若的坐在那吃饭。

    C。S顶楼,吴子琪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来,“大哥今天不来?”那今天上午的会议他是不是可以不用参加?那个忒无聊了。

    萧慕白拿着手中的文件起身,“是的,不过待会的会议你还是要准时到。”说完打开门走了出去。

    “三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君王从此不早朝?”吴子琪继续转向尹赫说道。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不过,就算君王不早朝,你有没有准时来开会,他还是会知道的。”尹赫也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吴子琪一脸哀怨,都欺负他这个老实人,他就是想出去玩玩而已,现在想想还是四哥舒服,这些日子都在暗影里,也不用上班也不用开会,哪日他也偷偷跑去让四哥收留自己。

第37章特别的工作任务() 
这一天方子静过着小猪般的生活,除了吃就是睡,如果忽略掉身上那点的不适,倒真觉得舒服无比,所以也就将旷工这件事给忘了。只有一件事,让她一个晚上都没有跟某人说话。

    阎亦风看着床上蜷缩在被窝里的小女人,不就是刚刚帮她洗了个澡,竟然生气的不理他了。昨晚该看的不该看的,他可都看过了,现在再害羞是不是有点迟了?不过看她是第一次的份上,也就任由她闹脾气吧。

    第二日早上,她一上班便被林高逸叫到了办公室,心里嘀咕着难道因为她昨天旷工,所以今天是要她收拾包袱走人吗?

    “坐吧。”林高逸让她先坐下。方子静拉开前面的椅子坐到他对面,“主管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市场部这些日子缺少人手,所有上面决定让你过去帮忙。”其实林高逸也是昨日才接到通知的,昨日胡总将他叫到办公室,便是为了这件事,他虽然疑惑,却也不好多问。

    “可是我根本不懂市场部的工作,怎么去帮忙?”方子静着实也愣了一下,不是要炒她鱿鱼?可是这么突然让她去市场部帮忙也太奇怪了。

    “其实也不是让你一整日都去帮忙,上午你还照常在这边工作,下午就负责帮他们将一些合作的文件送去C。S公司,和那边商议一下就行。”林高逸看着这个学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上头会指定她,而且看胡总那样子,似乎和C。S那边有关系。可是心中再多疑问,他也不好意思问她。

    “这样啊,我还以为因为我昨日缺勤要被炒鱿鱼呢。”方子静松了口气,只要饭碗保住那就行。

    “呵呵!”林高逸轻笑出来,原来她刚刚那一脸黯淡的神情是因为这个,所以也半开玩笑的说道,“有我这个学长在,你要被炒鱿鱼还是不怎么可能的。”

    方子静知道他的话是出自真心,“谢谢学长。”然后将刚刚带进来的东西放到办公桌上,“本来以为要被炒鱿鱼,所以就将这个带进来了。”

    林高逸看着桌上精致的盒子,“是什么?”

    “给你带的礼物,上次休假的事情还没能好好谢谢你,这就先当做事谢礼吧。”方子静将从F国带回来的一瓶薰衣草精油寄给了羊羊,剩下的这个便带来送给林高逸了。

    林高逸打开看到里面是一瓶精致的薰衣草精油,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谢谢,那我就收下了。”

    “喜欢就好,那我先出去工作了。”方子静从椅子上起身,林高逸点了点头。

    外面的陆晓瑶看到她出来立刻担心的问道,“静姐,主管找你什么事啊?不会是因为昨日你没来的事吧?”

    “不是,只是让我最近去给市场部帮帮忙。”方子静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市场部?”陆晓瑶也同样惊讶,“怎么突然让你去市场部帮忙?”

    “谁知道呢,老板们的心思我们是揣摩不了的。”方子静倒是无所谓,看着对面空着的两个位置,“她们两人呢?”

    “昨日她们也没来。具体的原因我不知道,不过听小道消息说是请了三天病假。”陆晓瑶昨天可是乐了半天呢,还整个公司的问了一遍,为什么那两个讨厌的女人没来,最后终于得到了这难得的小道消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