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33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33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楚墨,你怎么样?”方子静刚刚看到他被打一拳,脸上还十分难看。

    “没事,不过阎总出手果然厉害。”楚墨捂着被打的地方,皱着眉头。

    “阎亦风,楚墨不是坏人,是他救了我们。”方子静立刻和阎亦风说道,深怕他误会了楚墨。殊不知她这样的举动更加激怒了某人。

    “他不是坏人?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是坏人了?”阎亦风此刻的脸色十分不好,一把拉过方子静到面前。竟然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还帮那人说话。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再打了。”方子静本意不是那样的,她只是不想他们再动手,没有说他是坏人的意思,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样理解。

    “闭嘴。”阎亦风此时一丝理智都没有,拉着她就是往外面走去。身后的楚墨看着她那样被拉着立刻要上前,萧慕白一下子挡在了他面前。

    “楚少,我想我大哥大嫂夫妻两的事情还不需要外人干预,现在还请楚少将另外两个女人也交出来吧。”萧穆白也不是傻子,怎么会让他去妨碍大哥。大哥虽然离开了,不过带来的手下可是一个都没撤,他也料到楚墨不会不交人。

    楚墨手一挥,“将那两位小姐带过来。”

    陆晓瑶一出来看到站在那的萧慕白,立刻委屈的眼泪直流,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跑了过去,扑到他怀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都抹在他那身昂贵的西装上。身后一帮兄弟就连尹赫都目瞪口呆,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而且,他们的二少竟然没有挥开那女人,任由她在怀里哭着。

    杨阳也吃了一惊,这个丫头倒是会找靠山,什么时候勾搭上萧慕白这厮了?不过对方是萧穆白的话,看来晓瑶以后就没有翻身的机会咯,哈哈。

    “没事吧?”尹赫看了看杨阳问道。

    “恩。”杨阳点了点头也走了过去,没看到静静,一定是被阎亦风带走了吧,没事就好。

    “竟然都没事了,就走吧。”萧慕白拎起面前的小花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注意到她脸上的丝丝伤痕,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心疼。

    别墅里,一回来方子静便被阎亦风扔到床上,“阎亦风你做什么?发什么疯?”她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这么生气,她以为他是去那里接自己的,她好委屈好难过,以为他会和平常一样宠溺的抱着她安慰她,可是他没有。

    “发什么疯?”阎亦风一双眼睛此刻带着一丝血气,看着身下的女人,特别是她身上的黑色衬衫,带着其他男人的味道,他绝对不允许。“嘶”的一声,那件黑色衬衫瞬间被撕开。

    “阎亦风,你做什么?”方子静瞪大眼睛望着他,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之前被那个刀疤男侵犯的场景历历在目,此时怎么也没想到他也会这么对自己,“你混蛋,不要碰我,走开啊。”

    阎亦风本就已经失去了理智,此时面色更加说不出的残暴,说出的话也是十分的难听,“待会你就不会要我走开了。”

    方子静此时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嘴里不断地骂着,“混蛋混蛋!”

    阎亦风咬着牙看着哭泣的小女人,心里闪过一丝心疼,可是一想到她穿着其他男人的衣服,在他面前关心其他男人,他的火气一下子就又冒出来。她是他的女人,也只能是他的,其他那些男人休想。

    “方子静,记住你是我的女人。”阎亦风是疯了,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缓解内心的怒火。

    方子静紧紧地咬着嘴唇,然后便一直不说话,哪怕嘴唇被咬出了血,也丝毫没有察觉。她嘴角那丝丝的鲜红映入阎亦风的眼中,立刻使他清醒过来,伸手温柔的摩挲着她嘴角的血迹,自己这是做什么?竟然这么伤害她。低头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嘴唇,想让她放松下来。紧紧地抱住她,是他失了理智!

    该死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倒是在介意什么,最根本的不是她穿着其他男人的衣服,不是她护着其他男人,而是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他不是第一个赶到她身边的人。

    看着她一直不肯放松自己,只要他一有动静就僵直了身体,阎亦风起身帮她把被子掖好,然后转身出了房间。

    “尹赫,将天狼帮那些人带到基地去,我会亲自过去。”门外,阎亦风挂完电话看了一眼房门,然后大步离开了。听到楼下关门的声音,一直精神紧绷的方子静立刻低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第62章产生矛盾() 
黑暗的密室里,不停地传来疼痛呼喊的呻吟声,突然门被打开了,照进来一丝亮光,此时如果是平常的人看到里面的场景,怕是会直接吓晕了过去。门开的瞬间阵阵血腥之气扑面而来,遍地的残骸让人不敢直视。

    阎亦风那双黑色的皮鞋踏了进来,踩在那已沾染上血色的地面上,看着里面的场景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手下的人立刻走到前面将那些残骸踢开,免得脏了老大的鞋。

    “有没有好好招待我们的客人?”阎亦风明知故问。

    “是,兄弟们都是按照最高规格的处罚程序来招待他们的,已经让他们好好地享受了一番。”身旁的手下立刻恭敬地回答道,这些人敢动夫人,即使老大不交代,他们也知道要怎么做。

    “阎总!”此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正是被打的已经看不出样貌的天狼帮老大段虎。要不是他脸上那道恶心伤疤和右手的铁钩,怕是没人会认得出来那是他。

    “恩?这不是段帮主吗?”阎亦风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一个眼神,身旁的手下便立刻过去将段虎拖了过来。

    “阎总饶命啊,小的不知道那是您的女人啊。”段虎立刻在地上匍匐地挪动着,就那么半天,他已经犹如身在地狱里一样了,这里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那些一起被带来的手下,也基本上被折磨死了,那场面太过残忍血腥了。

    “不知道?”阎亦风脚下一用力,段虎那和右臂连接在一起的铁钩立刻被硬生生的碾了下来,连带着右臂上的肉都被撕裂下许多,疼得段虎立刻嘶叫起来。

    “啊!阎总饶命啊,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夫人,您要怎么处罚我都可以,还望您大人有大量留小人一条贱命啊。”此时哪里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

    这时萧慕白出现在门口,几名手下立刻低头行礼,萧慕白一抬手示意他们免了。“大哥。”萧慕白从陆晓瑶那得到一些情报,那丫头一回去就开始要饭吃,吃饱就开始破口大骂,说什么再让她见到那些人一定要踢爆他们的子孙后代。

    “怎么过来了?”阎亦风看到他过来开口问道。

    “只是过来看看你处理的怎么样了。”说着一脚踢在段虎身上,“这个狗东西可是做了对大嫂不敬的事情。”萧慕白没有明说,没有说侵犯,因为那只会侮辱了大嫂。

    “没有没有,阎总,小人知错了,小人一时被蒙了心智才会做出对夫人不敬的事情,可是小人也只是扯掉夫人那么一点点衣服,并!啊!”俗话说人要找死你拦都拦不住,就单单扯衣服这几个字,就已经犯了阎亦风的大忌。

    阎亦风当然听懂了萧慕白话的意思,再从段虎嘴里听到那些话,想到方子静哭喊着让他不要过去的场景。妈的,他竟然做了和那些人一样的事情。一脚踩在段虎的嘴上,“给我带下去阉了,然后断了手脚泡到盐水中。”

    “阎总!阎总饶命啊,小人再也不敢了!阎总!”段虎立刻吓尿了,哭喊着求饶,声音却越来越远。

    “慕白,这次的事情还有什么人参与了吗?”阎亦风转身看着萧慕白。

    萧慕白点了点头,不愧是大哥,即使他们还没汇报他便洞察到了,“我也是刚刚从老三那知道的,这次的事情段虎不过是个出头鸟罢了。”

    “很好,我倒要看看哪个敢把主意打到我头上了。”阎亦风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动了他的女人。

    “城南沈家。”这时从萧穆白嘴里说出这四个字。

    “沈家?呵!他们沈家是在这A市待的太久了。慕白,要怎么做我想不用我说了。”阎亦风转身准备离去,“对了,让人将地上的断肢都打包,给沈城那个老东西送份大礼。”身后的萧慕白点了点头,就算大哥不交代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夜晚的月光透着无尽的冷意,使得整个A市仿佛也笼罩上一层寒气,房间里,阎亦风看着已经沉沉睡过去的方子静,蜷缩着身子在被子下面,显得格外引人疼惜。阎亦风掀开被子,躺倒她身后,以几乎同样的姿势从后面抱住她。怀里的人感受到背后那一处暖暖的来源,习惯性地往后挪了挪。阎亦风闭上眼收了收手臂的力道。

    这一夜安静祥和地度了过去,直到早上的阳光照射进来,床上的人儿才动了动,可只是轻轻地一动,身上立刻一阵疼痛感,“恩!”方子静疼得直皱眉头。

    “静静怎么了?”阎亦风看着她难看的脸色,担心地问道。

    “疼。”方子静紧闭着眼睛,嘴里低喃着,全身都疼。

    一听她说疼,阎亦风的脸上立刻焦虑起来,将她翻身抱到怀里检查起来,“静静哪里疼?”

    “疼,呜!”方子静痛的眉头紧锁,在他怀里嘤嘤地说着,声音颤抖着还带着一丝哭意,整个人处于半醒的状态。

    阎亦风将她身上的睡衣解开,想起昨天注意到她身上的几处擦伤,自己当时正在气头上,事后也没及时处理,现在再一看,昨日刚刚消下去的怒气一下子又暴涨了起来,那些个该死的竟然将她伤成这样。

    他立刻下地拿来药箱,一一帮她涂着,深怕弄疼她,动作也不自觉地放轻。感受到身上清凉的药膏,方子静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在看清身旁的人后,立刻从床上坐起来,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直往后面缩去,一脸害怕地看着阎亦风。

    阎亦风脸上一冷,不喜欢她害怕自己的眼神,手握了握,最终还是拿起药箱下了床,“你好好休息,我先去上班了,早餐我会让人送过来。”说完便立刻离开了,直到听到外面车子发动的声音,床上的方子静才动了动,抱着双腿蜷缩着坐着。

    一整天,C。S集团上下人人自危,从一早开始总裁大人便大发雷霆,已经有好几位部门经理被撤掉了。办公室里,萧慕白看着自家大哥那要杀人的脸色,想也知道是为什么,“和大嫂吵架了?”

    看到阎亦风那脸色更加难看了,萧慕白便更加确定了,“嫂子那样的性子你可不能强来。”如果是陆晓瑶那丫头最好对付了,不过大嫂那样的性子,大哥怕是没辙了。

    “我当然知道。”阎亦风起身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他怎么会不知道她那性子,“走陪我喝一杯去。”

    办公室外面,尹如萱看到出来的阎亦风立刻走了过去,“亦风哥,你们这是要去哪?”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他们是要去哪里?今天亦风哥那样一定是和那个女人有关系吧。

    “没什么,和慕白出去一下。”阎亦风并不想多说什么,直接越过她朝着总裁专用电梯走去。

    身后的尹如萱张了张口还想再追上去说些什么,可是下一刻手臂被人从后面一拉,使得她停住了脚步,“哥?”

    尹赫拉着她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如萱挣脱开他的手,“哥,你做什么?”

    “如萱,我只是希望你能放下大哥。”尹赫不希望她越陷越深,今天谁都看的出来大哥和大嫂一定发生矛盾了,但是如果大哥不是在乎大嫂的话,又怎么会那么生气,这么多年,大哥何曾为了一个女人这样过?

    “我不知道哥你在说什么。”尹如萱转过头去装糊涂,回国这些日子,她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只要是她接手的项目,都是十分完美地完成了,可是亦风哥竟然只是简单地夸了她几句,连赏识惊艳的眼神都没有。

    “不知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昨天你故意拖延了通知大哥的时间,不然以大哥开车的速度,不可能赶不上。”尹赫昨天就已经有些怀疑了,今天还特意找人调查了一下。以大哥对大嫂的在乎,昨日根本就不会顾及路上的红绿灯,肯定是飞速赶往仓库去的,再加上大哥开车的技术,绝对会在他之前赶到仓库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如萱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大哥。

    “我不知道,再说那个女人不是也没事吗?”尹如萱被自己的哥哥说中,此刻脸色十分不好,不过她也不愿意承认。

    “如果不是有人抢先一步救了大嫂,你觉得大哥会不会查到你头上?别怪做哥哥的没有提醒你,就算是你,如果伤害到大嫂,大哥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尹赫说的是实话,就算是他们兄弟几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