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34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34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祷埃退闶撬切值芗父觯绻腥松撕Φ酱笊氪蟾缫膊换崾秩矸殴恰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值得你们这么维护?”她的自尊心使得她不想承认。

    “没有谁好不好的问题,如萱,我只想让你知道她是大哥选中的人。你那么聪慧一定也能了解,我只是不想你钻牛角尖。”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他也不希望她出事。

    “我知道了哥,我会好好考虑你的话。”尹如萱推开门走了出去。身后的尹赫无奈地摇了摇头,如萱太过执着也太过好强了。

第63章认错和好()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酒吧内四面八方旋转闪烁,舞池里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与臀部。吧台前,阎亦风和萧慕白果断成为今晚在场的女人们关注的重点。所以不时会有大胆妖艳的女人过来搭讪,通通都被阎亦风那冰冷的眼神吓走了。

    “已经很晚了,不回去陪大嫂?”萧慕白看着还在喝酒的阎亦风问道。

    或许是想到了方子静,阎亦风那一双冰冻的眼神才露出一丝柔情,一口喝掉手中的酒,“我不回去对她应该会比较好。”

    舞池里几个男人走了过来,“小子,来酒吧装酷好像很不给在场妹子们面子啊。”这些人就是刚刚被拒绝的几个女人找来的。

    “老子跟你说!啊!”靠阎亦风最近的那个话还没说完,整颗头瞬间被阎亦风按在吧台上,又重又狠,立刻红色的血液了出来。

    “妈的,敢动我们大哥。”那人身后那一帮的兄弟立刻冲了过来。阎亦风抓起那人的头发,将他从吧台上拽了下来,一脚踹在他的背上。舞池里本来还在跳舞的人立刻轰散开来。

    身后萧慕白扯了扯领带,看来今晚要陪大哥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大哥那一肚子的火刚好拿这些兔崽子们灭灭。这样想着便一拳打在迎面而来那人的肚子上,然后一挥手便将其甩到旁边去了,再继续去解决其他人。

    这时门口刚刚进来的人脚下一顿,立刻兴奋地喊道,“哇塞,大哥二哥这是在比赛谁揍的人多吗?”来人正是刚刚回来的小五吴子琪,他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从闻人那得到的情报,也知道了这几天发现的事情,这不才来酒吧寻自己大哥的嘛。

    不多一会阎亦风脚下便躺了一圈的人,走到吧台拿起一块餐巾擦了擦手,然后才看了一眼突然出现的小五,“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下午刚到。”他是想早点回来啊,可是可恶的四哥就是个骗子,骗他在暗影帮他做事,这些日子他就光顾着帮他们入侵各大网站获取情报了,谁叫他是世界顶级的黑客呢!这次还是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呢!

    “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说完,阎亦风便打算离开了。吴子琪立刻肩膀一垮,怎么又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跑到阎亦风身边,把手放在脸上偷偷地凑到阎亦风耳边,说完立刻跳开,他怕自家大哥揍自己。

    看着阎亦风消失在门口,萧穆白也拿起外套准备离开,不过还是好奇的问吴子琪,“刚刚和大哥说了些什么?”

    “嘿嘿,我只是说了一下哄女人的诀窍。”吴子琪笑得一脸嘚瑟。

    昏暗的房间里,旁边阎亦风派人送来的早餐和午餐都丝毫没动,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床上的人儿轻轻地动了动。阎亦风看着床边那些没动过的吃的,立刻低沉下眼眸,大步走了过去。他的力气很大,所以轻易地就将被子下面的方子静捞了出来。

    “为什么不吃饭?”声音带着一丝责备和心疼,方子静撇过头去不看他。

    “说话。”阎亦风再次开口,将她抱坐在自己的怀里,抬起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他忍了一天,可是发现自己根本连一天都挨不过去,满心都是昨晚哭泣的样子。

    “我不饿。”一天不吃不喝,此时方子静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努力地想让自己的脸脱离他的大手。

    阎亦风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投降,拿起一旁的毛毯将她裹起来,然后抱到沙发前坐下。转身下楼去,不一会端着一个纸箱进来,走到她的面前将箱子放到她腿上。

    箱子打开的瞬间,一只白绒绒的小家伙出现在她视线里,看到方子静一下子扑了过去,在她怀里不停地舔着撒娇,乌溜溜的大眼睛十分可爱。“是萨摩!好可爱。”方子静立刻抱住它,开心地抚摸着。

    虽然对于她如此喜欢地抱着一只小狗而吃味,但是看到她终于笑了,阎亦风也就只好忍了。“喜欢吗?”

    “恩!”回答后,方子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这还在生他的气呢,怎么立场就这么不坚定了呢,心里立刻告诫自己,就算再喜欢小萨摩,也不要再和阎亦风说话了。

    “小东西名字还没定呢,你说叫什么好呢?”阎亦风看到她脸上纠结的表情,心里一定低笑,小女人一定在懊恼自己。

    “你看它圆圆的这么可爱,就叫球球好不好?”说完方子静又懊恼地低下头去,自己怎么这样啊,说好的立场呢?

    “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不过现在要把它放回去。”阎亦风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球球,放回盒子中,“现在必须先吃饭。”说完将盒子拿到房间外,又抱着她去洗手。浴室里方子静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是酒味,这时才仔细的打量着他,他的衬衫领口已经松开了,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皱皱的,呼出的气息都带着浓浓的酒气,他去喝酒了?

    “怎么了?”阎亦风帮她擦好手,看到她盯着自己看,微微地勾起嘴角问道。

    方子静立刻躲开他的视线,“没什么,你,你喝酒了吗?”视线只在她胸前的衣服上游走,突然看到衬衫上点点红斑,立刻伸手去检查,“怎么会有血?你受伤了吗?快让我看看。”

    “我没事。”阎亦风倒是显得平静的多。

    “都有血了,怎么会没事呢?”方子静急得眼泪在眼中直打转,可是下一刻整个人被阎亦风拥入怀里,“老婆!”

    “阎亦风你松开,你受伤了,不要闹了。”方子静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关心,虽然被他那句老婆叫得心跳加快了,可还是先担心他有没有受伤。

    “我没闹,除非你答应我不生气了,恩?”这么好的机会阎亦风怎么会错过呢,看她那么紧张自己,这一天来阴暗低沉的心情立刻转好了。

    “我不生气了,不生气了,你快放开我啊,让我看看你哪里受伤了。”方子静着急得推搡着他。

    “我没事,那些只是别人的血,不小心沾上了而已。”阎亦风放开她,眼中带着满满地笑意,低头看着她那担心又着急的神色。

    “阎亦风骗我很好玩吗?”方子静气得不停在他身上捶打着,害她白担心了。

    “老婆,咱们和好行吗?不要生气了,昨晚是我不对。”阎亦风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轻轻拨到耳后,动作说不出的温柔。

    “明明就是你不对。”方子静委屈地看着他,满眼地控诉。“你小气、不讲理、蛮横、霸道、粗鲁。”

    “是,我小气不讲理,总之都是我不对。”阎亦风好笑地看着她一条一条地列举他的不对之处,想到小五说的话,和老婆认错时态度要诚恳,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听到他这么爽快地认错,她还能再说什么?而且这个男人还特意买了小狗来道歉。刚刚她有偷偷瞄到盒子里的账单,一看就是买回来的。想到他去宠物店里买狗狗的场景,想到他当时会露出的表情她就不禁想要笑。

    “我饿了,老,老公!”老公两个字说的都快咬舌头了,说完羞怯地低下头,一张脸涨得通红,他都那样老婆老婆的叫她了,她心里像抹上了一层蜜,所以她也想试试这么叫他。

    “再叫一次,恩?”阎亦风眼神一亮,揽着她的腰身,低头满眼柔情地望着她,不想错过她此刻的表情。

    “不要,我饿了,带我去吃饭。”此刻被他揽着,她没穿鞋的双脚刚好站在他的脚上。脸红的将头抵靠在他胸前,听着他低低地笑声,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阎亦风一把抱起她,知道她在害羞也不逼她,以后有的是机会。因为一天没吃饭了,本来因为和阎亦风置气,所以并没有饿意,此刻看着房间里那些饭菜,肚子立刻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以后再敢给我不吃饭,看我怎么收拾你。”阎亦风将她放到床上坐好,然后将饭菜端到楼下去热了一下,一顿饭吃的浓情蜜意,虽然方子静的吃相差了点。

    饭后,阎亦风搂着她躺在床上,伸手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刚刚拿过来的药膏,想到她身上的淤青他就是一阵心疼,“过来帮你涂药膏。”

    “我自己来就行了。”方子静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药膏,仓惶地翻身下床,然后一头冲进了浴室。身后的阎亦风笑得一脸邪魅,紧接着也跟着朝浴室里走去,然后便听到浴室里一阵叫声,再接着便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第二天方子静一去店里就被杨阳一阵大吼,“方子静,你能不能出息点?这么一只廉价的小狗就把你收买了?”

    “什么廉价的小狗,球球可是很贵的。”方子静好笑地看着正在和球球玩耍的两人。

    “哇塞,姐夫竟然会买狗狗送你啊,真是让人想不到呢。”陆晓瑶倒是羡慕地说道,想到萧慕白那个人,她就觉得没有姐夫会哄人,哼!

    “要我说啊,阎亦风也太抠了,一只狗就想打发人了,怎么说也得要送个一箱钻石吧。”杨阳打趣地说道。

    “我看是你想要吧,我收到一箱钻石,一半还不被你抢去啊!”方子静翻了一个白眼。

    “哈哈!”逗得陆晓瑶和杨阳一阵大笑。

第64章白马王子() 
看着自家大哥春风满面的样子,兄弟几个就知道昨晚一定是和大嫂和解了。都说夫妻床头吵架床位和,越吵感情越好,这不,一连几日两人都腻歪的很。一到中午方子静就会开着自己那辆小车过来送饭。所以这些日子C。S的停车场里,那些高档车中间总会有一辆格格不入的车停在那。

    “店铺装修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我派人过去帮忙?”午后两人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阎亦风指尖轻轻地缠绕着她的长发,看着她每天那么辛苦地装修店,他都心疼了,恨不得直接派人过去全部帮他搞定,不过以小女人的性格,他也知道她不会同意。那时候买下店铺的时候,为了逼真点,不让小女人怀疑,所以店里的东西也都撤走了。

    方子静坐在他身旁,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会心地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你都问过好几遍了,不用了啦,都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知道他是关心自己,不过她想靠自己的努力。这些日子在集团这边,也不是单单的两人独处,有时也会有一些突然的事情要他处理。

    就像昨日,尹如萱拿着文件过来说是急件,需要他处理,然后便坐在他办公桌对面,一一解说着每一项业务内容。说实话,她是一点都听不懂,就像在听外文一样,心里不免有些小自卑,果然留学回来就是不一样。

    “不许跟我客气。”阎亦风转过头来在她唇上啄了啄,满意地看着她脸颊上浮现的微红。

    “嗯!”方子静点了点头,这次并没有反对,只是温顺的嗯了一声。看着她这样,阎亦风的心情也更加的好,一把抱起她就朝着办公室的卧室走去。

    “咦?”方子静疑惑了一下,看着他那熟悉的眼神立刻反应过来。“阎亦风,现在,现在是中午,你?”

    “叫我什么?”阎亦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你放我下来。”方子静咬着唇,撇过头去。

    “说叫我什么?恩?”阎亦风将她放到柔软的大床上,整个人覆上去,低头审视着她的表情,手上突然一动,作势就要解开她的裙子,“不说的话!”

    “老公!老公!”方子静被他乱动的手吓地立刻喊了出来。

    “真乖!”阎亦风此时笑的无尽的邪魅诱惑,只因为从小女人的嘴里说出了他想要的听到的话。下一秒,方子静被他的举动气得哭笑不得,“阎亦风,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再撕我衣服。”

    “没事,我再给你买。”阎亦风淡定地回答道,虽然被她吼过好多次,不过他还是比较喜欢直接撕掉。

    方子静哀怨地瞪着身上的男人,这已经不知道是被他撕掉的第几件了,奈何这个男人还乐此不疲。

    下午方子静托着疲倦的身体来到店里,心里将那个男人狠狠地骂了一顿。店里陆晓瑶和杨阳看到方子静进来,立刻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丫头,笑什么?”方子静翻了个白眼,两个臭丫头。

    “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