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36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36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有晨练的习惯,喜欢喝咖啡,喜欢用Peppermint香水,不喜欢吃辛辣的东西,恩!还有不喜欢菜里面放葱姜,不喜欢吃青菜和豆制品。这些算不?”说完方子静看着杨阳。

    “哇塞!”杨阳瞪大眼睛,像看到稀有动物一样看着她。方子静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干嘛这种表情?”

    “你看看,你果然很了解阎亦风啊!不过除了你这个老婆啊,怕是没有会知道的这么全了,所以啊,你也没有什么郁闷。”杨阳拉着她往前面走去,“走,其实刚刚那套西装我觉得也不怎样,咱们再去挑更好的。”

    最后两人在另一家店里看中一条领带,准确地说,是方子静一眼就看中了那条领带,黑色的领带,上面绣着精致的白色小花,远看上去犹如镶嵌了白色的碎钻,十分别致好看。五千八,价格对于她来说虽然奢侈了点,不过既然是要买来送给他的,便一咬牙决定买下了。

    “你确定要买这领带?不买一套西装?”杨阳不确定地问道。

    “恩,这里的西装太贵了,等咱们的小店生意赚钱了,再买吧。”方子静笑了笑,让后让店员包起来。

    “说你傻还真是傻啊,你没看到那个尹如萱买了那套西装吗?你不会是想看到你家阎亦风穿着别的女人买的西装,然后再带着你买的领带吧?”杨阳戳了戳她的脸颊。

    “如果真那样我也没办法,既然是买礼物,心意最重要嘛。”方子静拿出卡去柜台付钱。

    “是了是了,只要是你买的,你家阎亦风都会喜欢的,毕竟这里面是你满满的心意嘛!”杨阳在后面打趣地说道。

    方子静娇嗔地瞪了她一眼,“臭羊羊,就你会说。”方子静付完钱接过店员递过来的袋子,然后单手套住杨阳的胳膊,“走啦,为了答谢你陪我买东西,现在就去请你吃好吃的。”

    此时城中的一条公路上突然传来巨大的摩托车声音,无数辆摩托车突然出现在公路上,那些人带着黑色的头盔,手中还拿着长长的铁棍。本来在路上经过的车惊吓得纷纷加速离去。那些摩托车的目标也并不是那些过往车辆,都直直的追着中间那亮黑色跑车。

    “老大!”前面开车的闻人立刻出声,后面的阎亦风本来眯起的眼睛此时无限凶光,大手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后面的座椅上一按,瞬间“咔”的一声探出两个架子,上面满满的高级枪支弹药。

    阎亦风带上墨镜训练有速地拿出一把枪,然后打开天窗,整个人从后座上起身,枪头刚刚露出车外,“嘭”的一声,瞬间干掉一辆摩托车,空气中立刻传来硝烟的味道,阎亦风额前的碎发在风中显得格外耀眼,神情看不出任何波动,仿佛此刻面对的并不是多大的事情。

    这时一辆摩托车偷袭到跑车旁边,伸出手中的铁棍准备砸向车窗,前面开车的闻人眼中精光一闪立刻转动方向盘,跑车立刻撞向那辆摩托车,在摩托滚向坡下时,一个回旋,车子立刻又回到原位,精湛的车技让人咂舌。而上面的阎亦风在此过程中竟然纹丝不动,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手中已经换上一套双枪,同时射击,每次都精准地射穿骑摩托之人脑门,一枪毙命,不给对方任何生存的余地。

    此时那些摩托车已经开始有些犹豫,速度也逐渐降了下来,互相看了看大有退却之意,其中有个人朝着其他几人做了个手势,其他几人点了点头。

    “闻人掉头。”阎亦风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敢来杀他就别想逃。闻人听到命令,瞬间将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车子和路面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剩余的那些人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这样调转车头,还是在公路上,一般的车子根本做不到。可是他们根本来不及多加思考,因为下一秒他们就已经被一枪毙命。

第66章让她心疼() 
“大哥没事吧?”CS一处办公室内,几人看到一身杀气的阎亦风和闻人,他们刚刚已经收到了消息,大哥在路上大开杀戒。

    “没事,就那些人还伤不了我。”阎亦风到了一杯咖啡放在口边喝了一口,然后皱了皱眉头,又放了下来。

    “沈家做的?”萧慕白开口问道。

    “要不要我让兄弟们?”尹赫一脸冰霜,那个沈家竟然还敢这么做。

    “沈城那个老东西还不敢。”阎亦风转了转拇指上的戒指。

    “那大哥的意思是?是沈家其他人做的?”萧穆白此时也有同感。

    “靠,那些人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大哥不用看沈家那个老东西的面子,直接带上兄弟冲过去灭了他们”吴子琪气呼呼地坐到一边的沙发上。

    “之前让你做的事情办好没?”阎亦风倚靠在桌前看向吴子琪。

    “那当然,我是谁啊,那么点小事,我没花多少时间就直接黑了他们总部的电脑。”吴子琪得意地翘起双腿,不能怪他得意忘形啊,实在是沈家找来的黑客实在太弱了,他随便动动手指直接侵入他们内部。

    “小五就这点厉害。”

    “小五也就这点厉害。”

    尹赫和萧慕白一人一句,五子琪本来还得意的脸上立刻垮了下来,“有你们这么当哥哥的吗?要不是我脸皮厚点,抗压能力强,早就被你们说的抑郁了。”

    “你小子的脸皮比那城墙还要厚,哪能那么容易就抑郁。”萧慕白再补了他一句。

    “慕白,你以最快的速度开始收购沈家旗下的金融股票市场,尹赫,叫上兄弟,好好招待一下沈家两位公子。”阎亦风弯起嘴角,既然有胆招惹他,就别怪他心狠。

    两人都笑着点了点头,这几年确实太过安逸了,搞的他们都兴奋起来,不过萧慕白担心的问道,“那大嫂那边?”

    “放心吧,有人会比我们更加在意那边的安全。”阎亦风想到前几天接到的电话,呵呵!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也会被女人搞的失了方寸。

    三人疑惑地看向他,没想到还有会比他们更在意大嫂那边的安全。阎亦风也不多说,“好了,我有事先走了。”然后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不用说,肯定是去找大嫂了,哈哈。”吴子琪摊了摊手笑眯眯地躺倒沙发上。

    别墅里,方子静听到开门的声音,立刻从厨房走了出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工作结束了?”

    看着她手中还拿着锅铲,阎亦风笑了笑,“小心菜糊了。”

    “啊!”方子静立刻转身冲回厨房,惹的身后的男人一阵低笑。

    阎亦风换好衣服下来,看着仍旧在厨房忙碌的小女人,悄悄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拥住她,这次方子静倒是没有被吓到,因为在他靠近的时候便闻到属于他的气息。“菜就好了,待会就可以吃了。”不吃惊是一回事,可是别扭又是一回事,方子静推了推他。

    阎亦风却丝毫没有松开的迹象,从后面将头埋进她的脖颈间,吸取她身上熟悉的味道,“老婆有没有想我?”问完,虽然从后面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看到那颗小脑袋点了点,阎亦风嘴角的笑意立刻扩大开来,也就不再逗她,“好饿啊!”

    “知道饿还不出去,我这就把菜端出去。”方子静立刻将他推出厨房,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将锅里的菜一一装盘端出来。

    晚餐炖了鲫鱼汤,奶白色的鱼汤看上去就让人有胃口,闻起来更是香气扑鼻,“我煮了鱼汤,你先尝尝。”方子静先帮他盛了一碗,然后又说道,“鲫鱼肉质细嫩,肉味甜美,营养价值很高的,有健脾利润止咳的功效,还对胃有好处。”说完接收到他注视的眼神,立刻闭嘴不说了。

    “这么关心我啊!”他记得之前她有说过喝咖啡对胃不好,而且这几日他偶尔会咳嗽几声。

    “谁说我关心你了啊,我自己也要喝的啊。”方子静嘴硬地不愿承认,低头自顾自地吃了起来。阎亦风挑了挑眉,不诚实地小女人。

    饭后根据夫妻条例,阎亦风挑起洗碗的大梁。方子静则上楼收拾了一下房间和衣物,突然垃圾桶里一件白色的衬衫吸引了她的目光,方子静走了过去从垃圾桶里拿出那件衬衫,不明白他怎么会把衬衫扔到这里。

    “咦?”方子静看着衬衫,一下子愣在原地了。这时洗完碗筷上楼的阎亦风在门口停下,“怎么了?”

    方子静放下衬衫立刻冲了过去,“阎亦风,你是不是受伤了?”方子静一把卷起他的衣袖,刚刚垃圾桶里的衬衫袖子上有一道口子,周边还有血迹,一定是他刚刚回来换下来的。

    袖子卷到胳膊处的时候,果然看到一处伤口,而且还没有结痂,一看就是新伤,“阎亦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子静心疼地看着他,可是口气却带着一丝怒意,气这个家伙受伤了竟然都不告诉自己。

    “没事,小伤而已。”阎亦风眼中笑意一闪而过,所以方子静根本没有注意到。

    “怎么会是小事呢?你看又流血了,你刚刚回来时怎么不说?好歹也处理包扎一下啊。”看到他胳膊上的伤口又开始流血,方子静立刻拉着他走到床上坐下,然后转身就去拿医药箱。

    打开药箱后,方子静立刻拿出棉签蘸了碘酒帮他消毒,棉签在伤口周围轻轻地擦拭着,现在看来这个伤口还挺深的,方子静很想问他到底是怎么弄伤的,竟然这么不小心。

    “阎亦风,你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被伤成这样?”方子静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嘶!”阎亦风突然发出一声疼痛的声音。

    “弄疼你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我轻点。”方子静刚刚立刻将注意力又放到伤口上。坐在床上的阎亦风舒服的靠在后面,低头看着在他胳膊上包扎着小女人。

    方子静用纱布帮他包好伤口后,将医药箱放到一边,然后抬眼问道,“怎么样?还疼吗?”

    “还有点。”阎亦风脸色看上去有些隐忍。

    “那你赶紧休息。”方子静立刻将被子盖到他身上,然后作势就要扶着他躺下。阎亦风此时可不想要睡觉,一把拉过她贴到自己胸前,“你陪我一起睡。”

    “不行!”方子静果断的拒绝了,“你胳膊上有伤口,要早点休息,也不可以乱动。”说完立刻从他胸前爬起来,然后拎着药箱离开床边。

    床上的阎亦风觉得自己这是给自己挖了坑,郁闷地躺在床上。今天解决了那些来杀他的人后,他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主意,好让小女人心疼自己,所以直接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了一刀。其实这个小伤口对于他来说就像被蚊子咬一样,根本就不碍事,可是在小女人看来就不一样了。可是谁能告诉他现在是怎么回事?

    这时房门又打开了,刚刚下楼去的方子静现在又上来了,手中还多了一个杯子喝一盒药,阎亦风立刻眼前一亮,勾起嘴角。

    “把消炎药吃了再睡吧。”方子静轻轻地扶起他,手也尽量避开他的伤口。阎亦风乖乖地坐起来,看着她递过来的杯子和药,“你喂我!”

    “自己吃啦!”方子静将杯子放到他手中。

    “嘶!疼!”阎亦风接过杯子,眉头立刻皱起,然后伸出另一只手说道,“把药给我吧。”

    下一秒方子静立刻夺过他手中的杯子,“还是我喂你吃吧。”说着坐到他旁边,将消炎药放到他嘴边。阎亦风张口将她手上的药吃到嘴里,舌头还有意无意的舔过她的指尖。仿佛有电流划过指尖,方子静脸红地缩回手指,娇嗔了一句,“吃药还不老实!”

    “真甜!”阎亦风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水。

    “贫嘴!不就是白开水,怎么会甜。”方子静将杯子和剩余的药放到柜子上,刚想起身就被某个心中郁闷的男人拉了过去,“老婆!”阎亦风轻轻地开口,声音带着无比的魅惑,如醇正的红酒划过人心中。

    “恩!”方子静被他困在怀里,又不敢乱动怕伤到他的胳膊,因为此时他正用受伤的胳膊搂着她。

    “我受伤了!”

    “恩!”

    “明天记得帮我换药。”

    “恩!”

    “还要喂我吃药。”

    “恩!”

    “现在留下陪我一起睡。”

    “恩,恩?”方子静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中了他圈套,立刻苦笑不得。

    所以最后方子静妥协了,洗完澡便躺到他身旁,阎亦风立刻侧过身,没有受伤的那条胳膊揽上她的腰。方子静安静的缩在他怀里,对着他的胸前愣愣地发着呆。

    “在想什么?”阎亦风看着她睁大眼睛,便开口问道。

    被他拉回思绪的方子静从他怀里抬起头,在他胸前往上看着,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旁。感受到她的目光,阎亦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