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43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43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阎亦风虽然没再多说什么,还是乖乖地张开嘴任由她喂着。

    A市,今早最大的新闻,沈家赌场昨晚被人清洗了,报社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说被血洗了,只能用清洗这个抹零两口的字眼,不过只要是圈内的人一看便能明白。

    CS集团的总经理办公室内,吴子琪拿着手中的报纸,“听说昨晚大哥带着大嫂去沈家赌场了呢,大哥现在人呢?”

    “G市。”萧慕白抛出两个字。

    沙发上的尹赫瞬间了然的点了点头,吴子琪不明白地看着两人,“大哥去G市做什么?”

    “你难道忘了大嫂是什么地方的人?”尹赫出声提醒他。吴子琪立刻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样啊,大哥这是要去见丈母娘啊,哈哈!大哥也有今天。”吴子琪一想到自家大哥竟然也有拜见丈母娘的时候,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这倒是其中一个原因。”萧慕白看着自家头脑简单的小五,大哥的心思可不止这么点。

    “确实!”尹赫也应和着。

    “两位哥哥你们你就要兜圈子了,难道还有什么原因?你们就快告诉我吧。”吴子琪立刻勤学好问起来。

    “五十万。”萧穆白开出条件。

    “什么?二哥你也太狠了吧。”吴子琪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瞪着萧慕白。一旁的尹赫摊了摊手,表示没办法。

    “没钱?那算了。”萧慕白拿起桌上的文件,准备开始工作了。

    “二十万。”吴子琪竖起食指和中指。

    “三十万。”萧穆白放下文件看着他,用眼神告诉他,再少就免谈。

    “成交!”吴子琪忍痛坐下,从怀里拿出支票,直接写上数字,然后递到萧慕白面前。心里早已泪流满面了,他已经不知道被自己二哥算计了多少钱了,他家二哥就是这一点让人恨的牙痒痒的,从不放过一切赚取利益的机会,他根本不是对手嘛。

    “至于另一个原因嘛。昨晚毁了沈家的赌场,我想下面和沈家的对决将会愈演愈烈,咱们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我想大哥是不想大嫂被牵涉其中吧。”萧慕白缓缓道来。

    “原来如此。”吴子琪点了点头,然后又一脸不爽地看着萧慕白,“二哥,就这么点内容居然值三十万?”

    “我说值不值没用,关键是你认为值愿意给钱就行了。”萧慕白一脸淡定地收起桌上的支票。

    忆时光里,今日的生意是更加的好,本来是一边倒的女性顾客,今天却是男性顾客爆满。原因嘛很简单,店里多了两位美貌的服务生。

    “我说这是不是太过分了?”陆晓瑶撇了撇嘴,“男人果然是视觉动物。”她们经营这么多天,加起来的过来的男性顾客恐怕都没今天多。

    “是啊,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在说我们长得不好看。”一旁的青青叹了口气。

    “生意这么好,有什么不好的,这样月底才能多拿奖金,所以啊,你们要感谢人家这两位美女。”杨阳翻了个白眼,一人给她们一个暴栗。不过这个阎亦风也真是,还真会大材小用,竟然让这么美艳动人的美女过来端盘子,呵!杨阳嘴角抽了抽。

第72章初见丈母娘() 
阎亦风的车子很快便到了G市,路上方子静已经打过电话给母亲,说中午会到家吃饭,母亲虽然惊讶但是想到自家女儿回来,便也没再多问。方子静的家并不在市区,而是在一个县城,所以当阎亦风那辆本来已经很低调的劳斯拉斯开了进来时,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当车子在方子静家门口停下时,周围那些人更是好奇不已,想知道车里的到底是什么人。左边的车门被打开,阎亦风率先走了下来,要不是方子静坐在车里,一定会听到周围一大片的抽泣声,大家何曾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而且还这么有气质。对此,阎亦风本人倒是没怎么在意,直接绕过车子,来到右边打开车门,然后像里面伸出手。大家立刻屏住呼吸直直地盯着打开的车门。

    方子静不好意思地将手放到他手上,虽说这已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了,可是当着这么多自己认识的人面前,还是会感到害羞。这时大家也认出了她来,有人忍不住试探性地喊道,“子静啊?”

    “三婶!”方子静虽然人在阎亦风怀里,可还是伸出头礼貌地答应了一句。

    “真的是子静啊。”

    “是啊,是咏琴家的女儿没错。”

    “那个男人是谁?好像很有钱呢。”大家立刻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

    “静静!”这时本来在屋子里的方咏琴激动地喊了一声,她是听到外面的动静才出来的,本来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真是她的静静。

    “妈!”方子静立刻脱离阎亦风的怀中,奔向自己的母亲,“妈,我回来看您了。”

    “好好,回来就好!”方咏琴握着她的手拍了拍,她知道女儿在外地工作不容易,每个月还给她寄回来很多生活费,所以她从不打电话说让她抽空回来,免得影响她工作。这时看到女儿身后的男人,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只一眼她便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这位是?”

    第一次当着母亲的面被问及这样的问题,免不了有些娇羞,“那个,妈,这是我老公,阎亦风。”

    “妈妈!”阎亦风立刻恭敬地行了一个礼。方咏琴立刻一愣,她以为这个男人最多是女儿的男朋友,没想到女儿会这么说,看到周围惊讶和羡慕的街坊邻居,方咏琴立刻对他们说,“你们难得回来,走,我们进屋去说。”

    方子静看了看阎亦风,阎亦风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车后面,打开后车厢,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方子静一看也立刻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东西,一脸开心地问道,“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因为昨晚你太累了,早上又睡的那么香,我当然自己去买了。”阎亦风笑的一脸邪魅,满意地看着她脸红的样子。

    这时一团白色的肉球蹦了出来,“球球!”方子静立刻欣喜地蹲下来抱住它,“你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它自己想来而已!”说完拎着东西朝屋内走去,其实是怕她无聊,顺便将球球也带过来,就知道她会开心,不过球球也真是听话,一路竟然一点也没闹腾。

    进到家里,方咏琴立刻招呼他们坐下,“我一个人哪里吃的了这么多东西,而且还都是这么贵重的。”方咏琴看着那些补品,觉得也太夸张了,都是珍贵的人参之类的。

    “那您就放家里慢慢吃呗,可不许浪费哦。”方子静将那些补品都拿到母亲房间放好,不过阎亦风买的也太夸张了,好几十盒呢。

    “先来吃饭吧,我已经烧好中饭了,你们一路开车过来也一定饿了。”方咏琴虽然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问女儿,不过也不忍心让他们饿着,想了想还是先开饭吧。

    “恩!都快饿扁了。”方子静立刻拉着阎亦风朝着饭桌走去,然后和他一起坐下。

    “那个!”方咏琴一看对方的穿着就知道是有钱人,不知道这菜?

    “妈,您可以直接叫我亦风。”阎亦风抬眼看向方咏琴。

    “好好好,那亦风你先尝尝,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不知道这些合不合你胃口。”放咏琴看他这么随意,倒也少了份生疏。

    阎亦风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我终于知道静静的手艺是怎么来的了,看来都是继承了妈的好厨艺啊。”

    “那是,我妈的手艺可是没话说,这次你有口福了。”方子静立刻笑道,她没想到阎亦风竟然也有这么一面,害她还一直担心他会冷场,这些转变是因为对方是她的妈妈吗?她开心地想着。

    “哈哈!”方咏琴也被逗地笑了起来,一顿饭吃得格外地开心热闹。

    饭后母女俩在厨房收拾碗筷,方咏琴看着自家闺女,“静静,你跟亦风你们真的已经结婚了?”

    方子静点了点头,“恩,妈,对不起,没有事先告诉你,因为这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我一时间还不知道如何向你开口。”对于母亲,方子静还是感到万分抱歉的,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告诉她,是自己的不对。

    方咏琴知道自己这女儿的脾性,也不打算追问她倒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对于阎亦风,她还是有些话要问清楚,“亦风对你可好?妈妈看的出来,他不是一般的人。”

    方子静知道母亲担心什么,不过,阎亦风对她,方子静抬眼看着母亲认真地回答道,“妈,他对我很好!”

    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看着她那眼神和表情,方咏琴便知道她说的是真的,欣慰地点了点头,只要女儿幸福就好。

    母女俩出来后,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男人正和球球在玩耍,不过可以说是球球单方面的在阎亦风脚边皮耍,阎亦风偶尔地用眼神警告它,不过球球依旧锲而不舍。方子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立刻上前去抱起地上的球球放到腿上,让自家老公的鞋子避免迫害。

    方咏琴端着一盘水果出来,看着女儿女婿,心底很是满足,刚刚洗碗的时候她就看到了静静手上的钻戒,很精致独特,看来这个女婿很细心,并没有像那些有钱人一样,随便买个戒指,钻石越大越好的那种。“亦风啊,来吃点水果。”

    “好!”阎亦风拿起水果叉,叉了一片西瓜放到方子静嘴边,方子静也没客气,张口就吃到了嘴里,然后继续逗弄着腿上的球球。

    方咏琴满脸的笑意,“亦风啊,你跟我们家静静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问题立刻使得方子静心中警钟大响,直勾勾地用眼神示意阎亦风不要乱说,阎亦风嘴角一勾,“说起我和静静认识,还是静静主动的呢。”

    “阎亦风,你你胡说,怎么是我主动的?”方子静立刻有些跳脚了。

    “不是吗?难道是我记错了?我记得是你先开口让我娶你的呢。”阎亦风满眼的笑意,想到初见那天小女人的表现,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我那是!”方子静想说她那是胡说的,谁让他在母亲面前说的啊,这样她老脸都丢尽了。

    “哈哈,没想到我家静静还有这么豪放的一面啊。”方咏琴立刻笑了起来,怎么也没想到是女儿主动的呢,一脸暧昧地看着自家闺女,看来女儿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婿啊!

    方子静也只好默认了,总不能告诉母亲她那是酒后乱言胡说八道的,那时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看着笑的一脸得意的阎亦风,她就气得牙痒痒的。直接把手中的球球扔到他腿上去,“我先去洗漱了。”然后起身朝着浴室走去,身后的阎亦风脸色嫌弃地看着腿上这团肉球。

    方子静走后,只剩下阎亦风和方咏琴了,阎亦风将腿上的球球扔到了地上,用眼神警告它再过来直接宰了它,吓得球球退而求其次立刻跑到方咏琴那边。

    “妈,这个还希望你收下!”阎亦风从怀中拿出一张卡放到桌上,然后推到方咏琴面前。

    “这是?”方咏琴看着眼前的卡疑惑地问道。

    “算是我的一点点心意吧,还希望您收下。”阎亦风解释道。

    “不行不行,我不能收这个,而且静静如果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方咏琴立刻摇了摇头拒绝。

    “静静现在是我老婆,这就当是我给您的彩礼钱,您也权当是为她收下的。”

    方咏琴一听是为女儿收下的,便犹豫了,“可是静静她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的。”

    “她现在在开店,不过从来不愿用我的钱,所以这钱不仅是为了她也是为了我,如果她有个什么急用的话,您也可以拿出来给她。”阎亦风继续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好,这钱我就帮她留着!难为你这么为她着想了。”方咏琴满意地点了点头,女婿对女儿的这份心让她很宽慰啊,女儿找了个好男人啊。

    “应该的,她这小性子倔的很,我也只能这么做。”阎亦风笑了笑,说到方子静的时候嘴角总会不自觉的上扬。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遗传了谁的,这性子从小就这样,小时候每次和我闹别扭,都会直接和我冷战,能几天不和我讲话,我都拿她没办法。”说起女儿的这倔强的性子,方咏琴也有同感,立刻说了起来。

    “看来我我可不能惹她真的生气啊,不然的话她也和我冷战不跟我讲话,那我可就惨了。”阎亦风开玩笑的说道,不过心里倒是想到了那次两人闹矛盾,她便一句话不和他说,还是让他够呛。

    “哈哈!”方咏琴被他的话逗笑了,“不过啊,这丫头心软,你们小两口如果闹别扭什么的,你就哄哄她,她很快就不会生气了。”

    “都说妈妈是对女儿最了解的人,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