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5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5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老大,你怎么亲自来了?我正准备过去呢,呵呵。”看到阎亦风出现,刚刚还在吃饼干的男子立刻站起身来,也就是人称吴少的吴子琪同学立刻朝着阎亦风点头哈腰,心里想着老大怎么来了?不会是因为他迟到了所以老大亲自过来捉自己?那可惨了。

    阎亦风这才抬眼看了一下眼前的男子,“迟到了十五分钟,自己去慕白那领事情做。”

    “大哥不要这样嘛,我下次保证不迟到,你就不要把我交给二哥了。”天知道他有多怕二哥那人,简直就是个阴险狡诈的腹黑的男人,和大哥一样冷血的家伙。

    “那你是要我亲自给你安排工作了?”阎亦风的视线又回到了方子静身上,不过口气丝毫不减。

    “我一定到二哥那领事情做。”男子立刻欣然的接受第一个惩罚,开玩笑,等老大安排,他估计会被发配到无人岛去历险……

    “跟我上去。”阎亦风眼神犀利的从住某个到现在一句话没说的小女人的脸上划过,然后转过身去,身后的吴子琪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上。突然前面的男人停了一下,“你也一起。”显然这句话是对坐在后面的方子静说的。

    本来刚松了口气的方子静立刻又紧张起来,她可不可以装没听懂?看着前面的男人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自己如果不听话跟上去后果会很严重。

    而我们还不明所以的吴同学立刻心里蒙上一层负罪感,看方子静的眼神也是一副——都是我害了你啊。方子静觉得一两句也解释不了便不再理他。

    电梯里鸦雀无声,吴子琪和方子静分别站在他后面的两边,方子静抽空看了一样旁边的男人,和阎亦风简直是两个类型嘛,不过确实应了那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长得也是阎亦风那个世界的,仿佛是漫画里走出来的潇洒阳光的帅哥。

    这时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方子静这才想起来晓瑶去卫生间了,回来见不到自己肯定急了,“喂。”果然,电话里传来陆晓瑶着急的声音,“静姐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在这里等我啊?”

    “对不起啊晓瑶,我突然有点急事要离开,你就自己先回去吧。”方子静连忙道歉,顺便让陆晓瑶先回去。

    挂完电话没多久,叮!电梯发出到达的声音,然后电梯门打开,方子静随着前面的男人身后走着,一路来到一间貌似是办公室的地方,阎亦风打开门率先进了去,她踌躇了一下也进了去。

    “老大。”吴子琪看了看方子静,心想是自己连累了她啊,不然她也不会被老大叫上来,“今天是我非要吃她的饼干,不关她什么事,你看能不能不要追究这位小姐了?”

    难得的阎亦风和方子静都看了他一眼,脸上都写着两个字,白痴。吴子琪被看的莫名其妙,“怎么了?我有说错什么吗?”

    “你先出去。”阎亦风继续一边脱下西装外套,一边走到办公室内设的吧台那坐下。

    吴子琪抱着被他揍的决心,依旧不气馁的站在那,还一脸可怜的表情,好像在说—老大你就放过人家姑娘吧。

    “你觉得我会对自己的女人怎么样吗?”阎亦风拿起一瓶红酒开了下来,然后到了一杯,晃动着手中的酒,出其不意的说了一句,吓的不仅是吴子琪,连带着方子静那波澜不惊的脸也多了丝惊讶。

    “老大你,你的女人?”吴子琪结结巴巴的说完看了看阎亦风又看了看方子静,不会吧?老大有女人了?这可比世界末日给他带来的震惊还要大啊。

    “嗯哼,怎么?有意见?”其实阎亦风只是说方子静是他的女人,还没有说是他的媳妇呢,也是怕他这个不成器的兄弟会被当场惊讶过度晕过去。

    “没有,当然没有,我这就出去。”吴子琪识相的立刻脚下生风般的离开了,一方面他是收到了老大严厉的眼神,还有一方面他要将这个爆炸性的新文告诉其他几个人。

    这下办公室里就剩他们两人了,搞的方子静莫名的有些紧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意思就是没事我就走了!

    “过来。”吧台前的男人薄唇微启,眼中流光一闪,拿起另一只高脚杯又倒了一杯红酒,然后放在旁边的座位前。

    方子静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坐到他旁边,“那个!”她张了张口,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尴尬了,不是吗?她想问他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要叫她也跟过来?

    “既然来了就陪我喝一杯吧。”阎亦风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示意她也一起。

    方子静看了看他,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你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和一个男人喝酒,虽然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结婚证上的另一半。

    “你的假请好了?”阎亦风看她并没有喝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喝着自己手中的红酒,然后开口问到。

    方子静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还没有,我可以不去吗?”实在是令人头疼哎。

    “你说呢?还是说你想让我亲自去帮你请假?”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没有请假,还有几天他们就要出发了,难道就这么不想去?

    “不用了,我会去请假的,不过,我想知道我们到底要去几天?”方子静觉得既然见面了还是一次性问清楚的好,而且,说笑话呢吧?他亲自去帮她请假?怎么请?难不成他要说要为自己的妻子请假去度蜜月?她怕以后连混饭吃的工作都岌岌可危了吧?

    “既然是度蜜月,至少要半个月吧。”阎亦风回答道。

    “最多一个星期,我只请一个星期的假,不然免谈。”方子静立刻开口说到,开玩笑,一个星期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而且她还要头疼的想请假的事由。

    “这样啊?”阎亦风笑了笑,还真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脾气还不小,“没问题,那就一个星期吧,我会让秘书安排好一切的。不过你可要好好请假哦,不然我介意亲自过去的。”

    “知道了,我既然说了请一个星期的假就会去请。”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方子静拿起面前的红酒喝了一口,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这红酒还挺好喝的,比她们平日喝的好喝的多了,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

    看着她一杯很快喝完了,阎亦风拿起桌上的红酒又为她倒了起来。

    “哎?那个,不需要红酒了,我喝一杯就好了。”方子静连忙开口,开玩笑,再怎么好喝也不能再喝了,红酒后劲大如果喝醉了就不好了。

    “放心,如果喝醉了,我会负责送你回去。”阎亦风自己又倒了一杯,旁边的方子静低下头看着面前的红酒,送她回去?她又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怎么送?

第9章意外来客() 
看着旁边站起身的女人身子晃了晃,某男的嘴角的笑意一闪而过,起身一把拉过正努力想要站直的女人,一阵淡淡的清香传入鼻尖,不是香水,是衣服洗过后的香气,一瞬间竟然比红酒的味道更让他能产生醉意。

    “你?”方子静有些趔趄的在他胸前晃了几步,有些迷糊的看着他,“我自己可以走的。”

    “不要动闭上眼睛睡一会,我会送你回去。”说完将她重新揽在怀里,然后走过去拿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衣服在他手中一转甩起一个弧度直接披在了她的肩上。

    从商场的专用电梯直接下到停车场,阎亦风轻松的抱起她放到副驾驶座上,然后帮她系上安全带,看着她竟然真的睡着了,还发出浅浅的呼吸,温热的气息刚好喷洒在他脸上,他微微的转过脸,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伸手拨了拨她额前的碎发,然后将外套再一次盖在她身上,关上车门后自己则回到驾驶座上发动车子。

    A市的夜晚总是格外的美丽,车窗外流动的人和物都是那么的明亮,可是车里却只剩下安静的呼吸声,车子快速的穿过这片灯红酒绿,来到一栋小区的门口。

    阎亦风将车子靠在路边停下,自己先下了车然后来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帮方子静解开安全带然后一把抱起她便朝着里面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方子静悠悠的转醒,伸手摸了摸额头,自己竟然喝醉了还睡着了,真是的,现在是在哪?转过头在四周看看,咦?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她怎么会在家?难道?无数疑惑在脑海闪过。

    掀开身上属于某人的西装外套,起身在屋里巡视着,“阎亦风?”房间里没有人,方子静又转身朝其他地方寻去,“阎亦风。”打开门把手,惯性的朝里面喊了一声,然后便瞬间进入石化状态。

    浴室里某个男人也微微愣了一下,方子静租的房子,浴室和洗漱是在一间,中间没有隔间,和酒店的设置很像,因为一直是自己住所以中间并没有安装一个帘子,所以此刻某个男人修长完美的身材完全呈现在某个女人眼前。

    “你继续。”方子静脑袋当机了几秒后,僵硬的吐出三个字,然后啪啦一声的关上门,“呼!”大大深呼一口气!

    隔着一道门,门内的阎亦风虽然也愣了几秒,不过没有错过她关门的瞬间脸上那抹可疑的红晕,看来他的小妻子还有很多值得去发现的。

    方子静坐在沙发上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该死的男人,身材怎么那么好?虽然她就瞟了一眼,但是还是看到了他结实的胸肌和腹肌,应该是经常锻炼运动的人,恐怕再多看一眼她就会喷血的。

    咔嚓,浴室的门被打开了,阎亦风赤裸着上身,线面就裹着一条浴巾,胸膛上还有未擦干的水,手上正拿着一条粉色的毛巾,淡定的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只一秒,方子静便觉得全身充血啊!脑袋里冒出几个字,美男出浴图!“你怎么不穿衣服?”害她不仅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看,就连坐在那手脚都不值该怎么放了。

    “我不是围了一条浴巾?再说!”阎亦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方子静疑惑的抬起头,“恩?”这人怎么话说一半?而且还坐过来干什么?方子静顿时欲哭无泪了,赶紧不着痕迹的挪了挪身子往旁边坐了坐。

    “再说,你是我合法的妻子,不要说我还围着浴巾,就算是不穿,貌似也没什么吧?”明明很恶劣的话,他却说得慢条不紊,像是在说家庭琐事一般的自然。

    这么一个身材好脸蛋好的男人坐在自己的身边,正常女人会是什么反应?反正方子静脸红了,而且是明显的红了,就连她自己都能感到自己脸颊正发热着,眼睛不经意的瞄到他袒露的还沾着水的胸膛,她的身子克制不住的一僵,又往旁边挪了挪。

    咚咚咚!咚咚咚!犹豫救命稻草一样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方子静立刻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人敲门,我去看看。”说完立刻直接冲到门口去开门。

    打开门,方子静看着门口的刘飞,“刘助理?”

    “夫人。”刘飞看到开门的是方子静立刻恭敬的鞠了个躬,然后好奇的转动眼睛朝屋里望去,“我是来给总裁送东西。”

    “哦,这样啊,要不先进来吧。”方子静侧开了身子请他进屋。

    “不用不用了,我就是来送东西的。”刘飞看到方子静身后慢慢走过来的总裁大人,立刻又鞠了一个躬,“总裁,东西我已经送到,没其他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哇咔咔,总裁大人竟然竟然只围了一条浴巾哎,而且放着豪华的别墅不住来这种地方,果然是因为夫人啊。刘飞自顾自的想着。

    送走刘飞,阎亦风接过她手上的带子然后转身进了房间,准确的说是进了方子静的房间,方子静头疼的抚了抚额,“进别人的房间是不是该先问一下?”她当然也猜出来了,刘飞肯定是来给他送衣服的,他大爷还真挑剔,就不能穿之前的衣服回去后再换?

    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刚倒了一杯水准备喝,敲门声再次响起,难道是刘飞忘了什么东西,“还有什么东西!”她刚想问还有什么东西要交给阎亦风的,不过在看到门口的人后话便卡住了,只因为门外的人,“你怎么会在这?”

    “子静,我们可以进去说吗?”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林宇开口问到。

    若是放在平时,或许方子静可以让他进来谈,但是现在,显然不可以,“我想我们之间应该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子静,让我进去都不行吗?”

    “不行,你还是快回去吧。”方子静决然的回答他,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我有话和你说,子静,这个星期我就要和欣雅结婚了,可是越是这个时候我越发恐慌了,因为我和她的婚姻不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林宇抓住她的手,显得有些激动,“这几日我脑海里都是我们之前的回忆,子静,就算我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