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55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55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那只是和客人说几句话,怎么是搭讪呢。”陆晓瑶撇了撇嘴。

    “是吗?怎么一有帅哥你就去喝人家说话,其他的男客人怎么不见你去说话啊。”方子静直接揭穿她。

    “好啦好啦,我也只是养养眼而已嘛,正是的。哪里比得上你和姐夫?嘿嘿嘿!”陆晓瑶厚脸皮地又凑过去,“赶紧老实交代,姐夫大人和你说什么了?竟然当众亲热起来,你没看到我们店里那些女人,眼睛都直了。”

    “也没什么,只是他要出差几日而已。”方子静被她说的脸红红的,确实,刚刚忘了那是在外面,竟然被那么多人看到他们亲吻的画面,真是尴尬死了!

    “几日而已啊,看看你这红红的眼睛,我看啊,刚刚姐夫还没走,你就已经舍不得咯。哈哈哈!”陆晓瑶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被她说中,方子静为了掩饰自己表情立刻赏了她一个暴栗,“出去工作了!”心下叹了口气,自己真的已经开始想他了!

    已经坐上私人直升飞机的阎亦风,一脸的冷意,驾驶座上的手下也紧张的不得了,不过还是注意到boss手上的保温瓶,那个和boss一身冷酷的气质不搭配的保温瓶。

    因为到M国要五六个小时,所以午餐也必须在飞机上解决,闻人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所以准备的也都是他们在组织用的干粮。飞机上配了两个驾驶员。

    “闻人,这份你和他们一起用吧。”阎亦风将手中一份保温瓶交到身旁的闻人手中,之前方子静将自己那份午餐也都拿了给他,知道她的心意,所以两个保温瓶他都带了过来。

    闻人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也就那么一下便立刻恢复自然。看着阎亦风打开保温瓶,闻人也照样打了开来,里面的香气立刻让他愣了一下。前面的两名手下眼神也一闪,这饭香真的是诱惑人啊,肚子一下子就饿了。

    闻人将保温瓶中的饭菜分享给其他两人,多的那份给那两人,自己盛了一份在手中,自己已经记不得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饭菜了,自从当杀手以来,他们的生活中便没有跟温度有关的东西。

    前面副驾驶的手下大胆的说道,“真好吃啊,这是夫人亲自做的吗?”说完立刻闭嘴,自己这是在询问老大吗?老大会不会将他扔下飞机?

    “是!”阎亦风嘴角弯起。

    前面两名手下立刻互相对视了一眼,老大这是转性了吗?好不习惯啊,不过是不是因为是提到的是夫人,所以老大才这样?

    “这次事情解决后,你们想吃的话,就去夫人开的店里去吃吧,不过,记得付钱。”阎亦风心情好的难得开玩笑。也惹的几人轻笑起来,老大这是在帮夫人招揽生意吗?

第84章谈判() 
晚上吴子琪准时过来接方子静下班,方子静和他道别后才转身进了别墅,一开灯,球球立刻从屋里扑了过来,在她腿上扒了扒,撒娇的不得了。方子静弯下身摸了摸它的头,“还好有你陪我。”

    进屋放下包,然后上楼换好衣服,这才到厨房准备晚饭,打开冰箱看了看,实在想不到要吃什么。以前都是想着煮什么给阎亦风吃,所以也充满热情,现下自己一个人吃,倒是不知道要吃什么了。想了想拿了面条出来,又拿了一个鸡蛋和一些白菜。

    不一会端着一碗面条出来,一个人坐在桌上吃着,心里想着他有没有按时吃饭呢?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方子静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立刻按下接听键,“喂!”

    “喂!”电话那头也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你怎么?”方子静有些激动,想问他怎么打电话过来。

    “想你了!”电话里,男人毫不避讳地开口。方子静心里一暖,结结巴巴地也说了一句,“我,我也想你了!”

    “呵!”电话那头传来阎亦风一阵低笑,虽然隔着电话,但是阎亦风还是能想象的出来此时小女人窘迫的样子。“有没有吃饭呢?”

    “恩!”方子静看着面前的面条,点了点头。

    “吃了什么?”阎亦风追问道。

    “就是,就随便烧了几个菜。”她本想说今天烧了红烧肉还有红烧的鱼,可是实在撒不起谎来,特别是对他,所以就敷衍地这样回答。

    “自己没煮饭?”电话里立刻传来阎亦风不满的声音。

    “不是,只是你不在家,煮了我一个人也吃不掉,不过我有煮了一碗面条,放心了啦。倒是你,有没有吃饭呢?”方子静立刻转移话题。

    “恩。”阎亦风淡淡地应了一句。

    “哦,那就好。”说完方子静便沉默了,明明心里想着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电话那头,阎亦风也停了一下,然后再次开口,“我不在家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去会好好检查一番,看看你有没有吃饭。”

    “这个你怎么检查的出来?”方子静笑道。

    “我当然有我的办法,等我回去你就知道了!”电话那头传来阎亦风暧昧的声音。和他在一起这么久,方子静立刻听出他这话的意思,脸一红娇嗔道,“我才不想知道,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吃饭了。”

    阎亦风当然知道自家老婆又在那害羞了,心情好的放过她,“好,那晚上早点睡。我先挂了。”

    “恩!”方子静挂完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再看看眼前的这碗面条,仿佛又有了胃口,立刻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边境的某处,暗影的手下接到消息立刻纷纷出来迎接,这次的事情竟然让老大亲自出面,对方还真是不知死活。

    阎亦风去了一趟暗影本部,然后便带着人直接过来了,此刻一脸戾气的从飞机上下来,身后的几架飞机也几乎同一时间停下,闻人带着手下也纷纷下了飞机整齐的列好。

    “大哥!”尤桀看到阎亦风走过来,立刻上前迎接。

    阎亦风点了点头,然后对尤桀身后的手下说道,“去告诉傅伦斯,就说我赫尔曼德格洛斯特来见他了。”

    “是!”那名手下立刻领命下去。旁边老四尤桀漂亮的俊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说三哥真是的,这么点事还要大哥你过来,让大哥你和大嫂分开,还真是罪过呢!”

    “我说你的红包可还没给。”阎亦风看着他,一副你现在就补上吧。尤桀无奈地拿出一张支票递过去,阎亦风也理所当然地手下,回去还要交给老婆。

    不一会,一架直升飞机过来,暗影的人过来汇报,说路德维克家族的人飞机过来接他们过去。路德维克家族的本部长久以来都设在F国和M国的边境,还是在一座岛上。凡是经过这片航空线路的道上额人都要给他们过路费,不过也有例外的,实力相当的大家族和实力在他们之上的家族都不需要给。这次阎亦风他们暗影被拦下,其中肯定大有文章!

    阎亦风只带了尤桀和两名手下,其余人便留下由闻人来安排。阎亦风一行人便直接坐上飞机过去了,飞机在大型的露天台上停下,一行人下了飞机便立刻看到露天台上德维克家族已等在那里。

    “格洛斯特家的少主,久仰久仰!”对方中看似是老大的人立刻从桌前起身,拍了拍手,表示欢迎。

    “傅伦斯,你要见我就是为了久仰我吗?”阎亦风走到桌前,径自拉开椅子坐到被称作傅伦斯的人对面。

    傅伦斯脸上一顿,立刻又恢复自如,也坐下,“我们路德维克家一直很敬仰格洛斯特少主,一直无缘见到,这次听手下说你们会经过这里,这不才特地请您过来。”客套话都是讲的很流利。

    阎亦风身后的尤桀冷笑,“是嘛,敬仰我们的话,您可以亲自上门到暗影去拜访。”

    傅伦斯身后的手下立刻站出来,不满地看着尤桀,“听闻格洛斯特家少主在F国也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却不知道竟然跟着这么一个漂亮的男人。”说到最后一句时,那眼神和口气还带着一丝猥琐。当下他们身后那些手下都笑了起来,可是下一秒,那笑容便硬生生地卡在脸上。

    尤桀笑得如致命的彼岸花,然后利索地抽回右手,优雅地拿出手帕擦拭着手上的血渍。众人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刚刚那一瞬间,尤桀的右手竟然诡异地穿过刚刚说话的那人的胸口,傅伦斯身后的手下只看到那人的背后突然穿出一只手,手上还滴着血,心里都忍不住漏了一拍。

    傅伦斯脸上也闪过一丝惊愕,可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这点定力还是有的,所以一招手,“将人带下去。”然后对阎亦风说道,“手下不懂事,还望您见谅。”

    “无碍。老四,下次出手轻点。”阎亦风和尤桀交换了一下眼神,自家这老四可是世界排行第一的杀手,最杀伤性的武器不是别的便是他的双手,已经练得超乎常人的灵活,可以诡异地进行杀人。而老四最大的忌讳便是别人说他漂亮,当然,除了他们兄弟几个自己人。

    “哈哈,其实这次请您过来也是想和您交个朋友,现在这军火生意不好做啊,这不才想听听您的意思。”傅伦斯立刻套起交情,还将自己的目的说出了一点。

    “据我所知,路德维克家族一直做着M国的军火生意,怎么现在也有兴趣我们F国的了?”阎亦风当然明白他那话的意思,不过就凭他还想在他这讨到便宜?

    “这不是最近生意不好做吗?再说底下的兄弟们还要养着,所以才想看看您有什么好的生意介绍给我们?”傅伦斯一脸精明阴险地看着阎亦风。心里想着要是阎亦风识相那就好说,要是不识趣的话,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要是我否决呢?你是不是打算将我这次的货物扣下?”阎亦风抬眼冷冷地看了过去,这个傅伦斯胃口还真是大。

    “我们怎么敢呢,只不过这片航域归我们路德维克家族所掌控,您的货物要从这边过的话,还望留下通行费,不然的话,这批货物恐怕我们就要扣下了。”

    “哦?”阎亦风突然勾起嘴角,“既然这样,那就恕我不奉陪了。”阎亦风从座位上起身。

    “慢着,你这是什么意思?”傅伦斯也跟着起身,一掌拍在桌上。

    “傅伦斯,在道上,还没有敢这么跟我大哥说话,想从我们手上分一杯羹的人,你还是第一个。”阎亦风身旁的尤桀冷艳地开口。

    “赫尔曼,我敬重你是格洛斯特家的少主才对你这么客气,别以为我们是怕你。”傅伦斯气愤地吼道,说完又重新坐下,“哼,就算你赫尔曼德格洛斯特在F国有多呼风唤雨,但是别忘了现在是在M国,这里我们路德维克家说了算。”

    “哦?那敢问你们想要怎么样呢?”阎亦风一抬手示意身后的两名暗影的手下先不要冲动。刚刚就在傅伦斯说完,阎亦风身后的两名手下便立刻想要动手,在他们眼里根本不会考虑对方有多少人,只要对他们老大出言不逊的人,就该死。

    “怎么样?我们路德维克家也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傅伦斯得意地说道,现在在他的地盘上,就算赫尔曼想耍什么手段也没办法,所以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是吗?那如果我硬要离开呢?”阎亦风单手插在口袋里,一身的凌厉的气息站在露天台中间。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傅伦斯握起手在桌上捶了一下,身后的手下立刻纷纷举起手枪对着阎亦风他们。“哈哈,要是别人知道格洛斯特家的少主,暗影的第一把交椅,会死在我手上,我们路德维克家可就真的要名声大噪了。”

    “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阎亦风此时眼中满是狠戾。身后的尤桀和两名手下也丝毫不没有退却的神色。下一刻整座岛上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同一时间趁这一空档连阎亦风在内的四人也动了起来……

    天空突然的阴沉下来,不一会豆大的雨滴便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今天在家休息的方子静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怀里抱着球球,一下一下地摸着它。看着外面已经下大的雨,感觉有些凉意,抱了抱紧怀里的球球,“你说阎亦风现在在做什么?”

    “汪!”球球在她怀里低低地叫了一声。

    “你也想他了吗?”方子静摸了摸它的头。球球委屈地又“汪”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窝在方子静腿上,仿佛在说它怎么会想那个可恶的男人。想想也是,只要阎亦风在家,可怜的球球就只能眼巴巴地待在一旁,像现在这样被方子静抱着可是很难得呢。

    方子静拿出手机,翻到他的电话,想了想又收起手机,“说不定他现在在忙很重要的事情,我还是不要打扰他吧!”

    起身将球球放到它的小窝那里去,自己则去洗了下澡,然后来到衣物间,看着那一排排白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