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64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64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C幌氲窖钛舻哪腥艘彩蔷烊税。淙凰蝗鲜叮还梢钥隙ǖ氖牵彩歉霾患虻サ娜宋铮铱聪裟桨椎难邮侨鲜赌歉鋈说摹

    看到阎亦风回来,杨阳立刻激动地跳了起来,“阎亦风怎么样?有没有静静的消息?我一路过来不停的打电话,都没人接。”

    “没有,我已经让人去各个车站查有没有她登记的记录了,估计待会就有消息了。”阎亦风此时恨不得直接掀了A市把她找出来。“你们怎么来了?”看到某个很少露脸的男人出现在这里,阎亦风立刻问道。

    邢少爵起身揽住一脸焦急的杨阳,然后看向阎亦风,“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毕竟她们两是闺蜜。”

    这时阎亦风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传来闻人的声音,阎亦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杨阳立刻追问道。

    “说是查到她坐了早上去G市的车。”阎亦风也稍稍的放心了些。

    “G市?她是回老家吗?可是为什么不辞而别?”杨阳疑惑起来,这个静静在搞什么?

    “据我手中的资料显示,任家以前便是G市的,而且,任鹏天当年算是入赘,后来还带过一个女人回家,我手下的人已经查到那个女人名叫夏青。”邢少爵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阎亦风。

    阎亦风神情一闪,一旁的杨阳也看到了照片上的女人,“这人怎么和静静那么像?”

    萧慕白和陆晓瑶也走过来,看到照片上的人也是愣了一下。杨阳想到方子静的母亲方咏琴,“可是琴姨长得和静静并不像。”

    阎亦风捏起手中的照片,然后放入口袋,“慕白,这几日公司就交给你了,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楚墨那边,他有什么行动立刻告诉我。我先去G市。”说完转身便大步离开了,他不想耽误任何一分钟。

    “第一次见大哥这么不冷静!”看着阎亦风离开,萧慕白才淡淡地开口,他第一次看到脸上神色焦急的大哥。

    “静静真是的,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啊,怎么无声无息地就不见了,真是让人干着急。”杨阳无奈地跺了跺脚。

    “自己的老婆不见了,当然要着急了,不过放心吧,我想阎亦风一定会找到她的。”邢少爵将一脸快要哭的杨阳拉到怀里,这丫头还知道着急,她都不知道偷跑多少次了,他都恨不得打断她的腿。

第94章意想不到的往事() 
漆黑的小木屋内,一个娇小的身影蜷缩在角落里,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身影才起身看着这破旧的小木屋,里面已经覆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像是积雪一般。桌上还留有几本书,伸手拿起一本,擦掉上面的灰尘,然后打开,看着上面简单可爱的图片,这本故事书在脑海中竟显得那么清晰。

    方子静摸了摸脸上的泪水,为什么要让她想起那些事,那些如噩梦般的往事。所以她逃离了,不是逃离什么人,只是想逃离心里的那个噩梦。所以她一个人偷偷地跑了出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她知道他们一定会担心她,可是她还是任性地跑了出来。

    她知道没有人会找到这里,而她也只想静静地待在这,算她逃避也好,不敢面对也好,总之现在的她还没有整理好心情去面对大家。

    方咏琴家里,阎亦风第一时间便直接开车过来,没有在这里看到小女人,也是在他预料之中。方咏琴看到他竟然一个人过来,也是一愣。“静静没有和你一起?”招呼阎亦风坐下后,方咏琴还是忍不住问道。

    “她既然不在您这里,我真不知道她还会去什么地方,不过,现在我想问您的是,关于静静的身世问题,妈!”阎亦风最后加了一个称呼,他希望她不要瞒着他。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方咏琴握紧双手惊讶地看着阎亦风。

    “静静不见了,所以我想知道任何关于她的事,还希望您不要隐瞒我。”阎亦风从口袋里拿出那张已经被他捏皱的照片,一点一点地打开。

    方咏琴颤抖地接过照片,看着上面的人,“你,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方咏琴知道照片上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她记忆中的某人。

    “或许静静就是因为这张照片才不见了吧,又或许她是见到了不想见的人。”阎亦风的双手也紧紧地握起,上面的爆出的青筋已经说明了他此刻的心情。“不知道妈认不认识任鹏天?”阎亦风也不打算隐瞒,直接开口问道。

    “你是说静静见过他了?”方咏琴单手捂住胸口,此时心里乱的喘不过气来,“任鹏天,那个该死的畜生。”

    果然,阎亦风听完心里便更加确定了某件事,“静静和任鹏天?”

    “静静只是我的女儿,跟姓任的没有任何关系,不管是以前还是之后。”方咏琴抹了抹脸上泪水,“那段往事,本来这辈子我都打算不再提起的,不过,如果是你话,我想我有说出来的必要。”

    阎亦风点了点头,拿出身上的手帕递过去。然后静静地听着她开始叙述。

    “其实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年我和夏青,也就是这张照片上的女人,静静的亲身母亲,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彼此也只有对方这一个好朋友好闺蜜。毕业后我们也会经常联系,她是个很古典怀旧的女人,所以我们也经常会进行书信联系,直到那天,她带着才一岁的静静站在我面前,我着实震惊了,不过也为她开心。我知道那个男人叫任鹏天,虽然没有见过本人,不过静静有给我看过他们两的照片。可是有一天我竟然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了任鹏天那个畜生迎娶了豪门温家的小姐。从此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夏青,打她的电话也没有人接。”说道这里方咏琴再次看了看手中的照片,静静还真是长得很像你呢,夏青。

    “再后来,我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些什么,可是再次见面,是夏青突然联系我,那时的静静已经四岁了,看到我也会喊琴姨。我一问一下才知道她居然带着孩子回到了任家,想让她认祖归宗。我当时很气愤,任鹏天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给她们母女俩一个交代。可是我怎么劝说终究都没用。所以最后还是出事了,那一年静静才六岁,我接到电话时非常惊讶,因为夏青的手机里只存了我的电话,我在医院找到了他们母女俩,只不过,夏青已经!我看着全身是血的静静,那孩子哭了好久,我怎么哄都没用,一直到最后哭晕了过去。可是再次醒来便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那孩子这样的封闭起自己。医院让我联系她的亲人,我便私心的将她带了走,并一直将她养在身边,对外都说是自己的孩子,我也不想她回想起任何关于以前的事情。”

    “她最终还是想起了那些。”阎亦风起身,“我会把她安全的带回来的。”

    身后,方咏琴叹了口气,现在已经不需要她再去守护女儿了,因为有个比自己更加疼爱保护她的人。

    明明外面阳光明媚,可是方子静却依旧感觉心里冷冷的,那冷意有增无减,肆意在身体里扩散。看着手中那本日记本,从昨晚她找到这本日记本就一直未成离手,里面的字迹已经变得模糊不堪,是母亲当年的日记。她想了起来,那时尽管每日都过得十分痛苦,可是每年母亲都会带自己回到这个属于她们的小木屋,母亲会给她讲故事,教她认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不存在了。之前一直做的那个噩梦原来竟然是这般的可怕。

    “咯吱”屋外传来推门的声音,她已没有力气去管了,或许那只是自己的幻听吧,手中的日记本滑落到地上,她也渐渐地闭上眼去。

    “子静,子静!”昏昏沉沉中她听到有人在呼唤她,可是那不是阎亦风的声音,他不会这样叫自己,如果是阎亦风,一定是和母亲一样唤她静静,或者是叫她老婆吧。

    阎亦风接到消息一路飙车,看着地上零散的书本和脚印。“该死的!”他还是晚了一步,看着地上的脚印,他的怒火已经快压抑不住了,拿出手机,“慕白,给我立刻带上所有人包围楚家,连一只苍蝇都不要让它飞出去。我随后就到,”

    刚刚他已经收到小五的信息,小五已经成功地侵入斯诺埃尔家的整个网络系统,赞克斯诺埃尔的身份也已经查清,能这么快找到静静的也只有他们了。

    偌大的房间内,一个老者一身威严坐在床边,“医生,怎么样?”

    “小姐犹豫伤心过度才会暂时休克晕了过去,不过她现在怀有身孕又一两天未进食,现在虚弱的很,孕妇不能服用药物,所以现在只能慢慢地喂她一些营养素,等她醒来要多加滋补才行。”医生检查完恭敬地回答道。

    “爷爷,这些是刚准备好的参汤,我先喂她吃些吧。”旁边的男子端着碗说道,“您刚回来,也不要太过担心了。”

    “我怎么能不担心,怪我,竟然这么迟才找到她,让她受了这么多苦。”老人卸下那一身的威严,此时就如一个老人家,眼角的泪花使得他更加苍老,“怪我啊,当年,我不该和她母亲置气的,不然也不会这样。”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下子您还是见到她了,她和青姨很像。”

    “是啊,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青儿看上去更温婉一些。”说道这老人不禁回忆起来往事,脸上也挂起一抹笑意。

    “不过这倔强的性子却是一样的。”此时站在老人身边的人正是楚墨,他将老人扶到旁边坐下,自己做到床边,拿起银制的小勺子,一点一点的喂着床上的人,虽然每一口都喂不进去多少,每喂一口他就拿手帕帮她擦拭着嘴角流下的汤汁。

    “是嘛。”老人欣慰地看着床上的人。

    “她和青姨一样是个好女人,她开了一家咖啡店,店里还有她搭配的饭菜,算是中西合璧吧。有空我带您去坐坐。”楚墨边细心地喂着她,边和老人说着关于她的一切。

    “好啊,当年我就很喜欢吃青儿烧的菜,不过后来她来A国后,我便再也没有吃过了。”老人脸上闪过一些忧伤。“听说你已经找到那个男人了?”

    “是的,我已经亲自确认过了。”说到这楚墨眼中也闪过一丝杀意。“那人现在娇妻美眷,过得可谓是十分舒服。”

    “那个该死的畜生,毁了青儿一生,我绝对不会放过她。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让人打听青儿的下落,最后却只寻到了她的女儿,青儿是不是!”老人的手紧紧地握着拐杖。

    楚墨也低下了头,“子静现在的母亲并不是青姨,我在小木屋找到了子静,看她的样子,我想青姨已经不在人世了。”要不是那些年青姨有寄过照片给爷爷,他也不会找到蛛丝马迹,发现照片的背景是一个小木屋。

    “现在既然我已经找到了她,便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她,至于那个男人,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伤害我女儿和外孙女的代价。”老人一掌拍在椅把上。

    方子静迷迷糊糊,好像漂浮在大海上,耳边全是他们的对话,她听的零零散散,青儿?是母亲吗?那道声音说的女儿和外孙女是母亲和她吗?画面里有母亲抱着自己,有一张陌生又熟悉的男人脸,有自己被打,有她的长发被剪掉,有母亲哭泣的泪水,最后全是血色,“啊!”

    “子静怎么了?”

    “静静,怎么了?”

    两道声音传来,方子静睁开眼睛,一脸虚弱地转过头望去,为什么她会看到楚墨?刚刚那些交谈的声音是他吗?

    “静静,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老人立刻关切地走过去,一脸焦急地看着她。

    方子静看着眼前的老人,她有许多话想要问,却又张不开口,她怕刚刚那些话都是虚幻,这个老人是自己的亲人吗?

    “静静,我是你外公啊。”老人立刻热泪盈眶,青儿,都怪父亲不好,没有好好地保护好你和孩子。

    “外公?”眼泪在方子静的眼中蓄积着,她不知道她还可以用这个称呼,这个听上去就知道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她的外公,她竟然还可以有外公。

    “是啊,你妈妈青儿是我女儿,我当然是你的外公。”老人早已不能形容自己的心情,看着外孙女就如同看着青儿。

    “外公!”脑海中浮现出一些零碎的画面,母亲时常抱着自己说,她不是个好女儿,不是个优秀的女儿,她没有脸面再面对外公,她说她和外婆都很喜欢百合花,外公的家里种满了各色各样的花草,还有一大片百合,那是外公专门让人为她们种的。

    方子静那一声外公立刻让老人欣慰地点了点头,“好,好。你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我立刻让人给你准备些吃的。”老人擦干眼角的泪水,“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