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68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68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既然没什么,那就先将这碗燕窝喝了。”阎亦风端起燕窝放到她手中,示意她赶紧喝了。

    方子静撇了撇嘴,这几日天天喝这个,太浪费钱了吧,她身体已经好了,她有抱怨过以后不用给她喝这些了,可是,他竟然说是给肚子里的宝宝喝的,她也很无奈。用杨阳的话来说,她现在可是金贵的很,的确是啊,这几日她接到婆婆的电话,才知道那些都是她从F国寄过来的给她补身子的。

    一碗很快地喝完了,阎亦风满意地帮她擦了擦嘴角,小女人这些天养的气色不错,小脸蛋也红润起来,每次都忍不住捏捏她。看着她皱着小眉头欲言又止的样子,阎亦风眼神一暗将她抱坐到自己怀里,“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要和我说的,恩?”

    “就是那个,那个,我可不可以去看看外公?”方子静小心翼翼地问道,然后观察他脸上的表情。

    “好,晚上我就陪你去。”阎亦风意外的直接同意了,其实是这些日子他一直压制夏老爷子派来的人的行动,他们就算想见她也不可能。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他只是想让他们知道,小女人现在是他的老婆,决定权也只能在他手中,不过毕竟那人是她的外公。

    “真的?”方子静双眼立刻大放光彩,兴奋地看着他。

    阎亦风点了点头,眼神扫过她微张的小嘴,粉嘟嘟的,身体立刻有了反应,眼神一闪托起她的脸,“不过得先付些利息才行。”说完不等她开口立刻擒住她的唇瓣。现在每天像这样地欺负她已经成了他戒不掉的习惯了,真是伤脑筋,他现在对她是越来越爱不释手了。

    楚墨的别墅内,夏老爷子正在那大发雷霆,已经半个月过去了,阎亦风那个臭小子竟然真的敢这么目中无人,竟然不让他见他的宝贝外孙女。

    楚墨端上一杯茶放在他面前,“爷爷,您要保重身体。”

    “我这身体还保重什么?气都被气死了,该死的阎亦风,竟然敢这么做,我可是静静的外公。”老爷子一张脸气的不行,就差直接拿着枪冲到阎亦风家抢回外孙女了。

    “老太爷。”下人立刻匆匆忙忙地从外面跑进来。

    “怎么这么没规矩?”老爷子本就在气头上,看到下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立刻一拍桌子吼道,“一个个都存心来气我的吗?”

    “是,是阎总裁带着小姐来了。”下人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老爷子立刻起身,大步朝外面走去。身后的下人一脸无奈,您又不给我机会说!

    屋外,方子静一身粉紫色的妮子,长长的卷发被梳到一边,用一个漂亮的发圈绑着,刚从车里出来,阎亦风便将一条大大的围巾将她裹起来,只露出小眼睛,然后揽着她往里面走去。

    两人刚到门口,便听到一阵脚步声,然后便看到夏老爷子匆匆地走了过来,“静静!”看到方子静时立刻满脸笑容。

    方子静立刻离开阎亦风的怀抱,走到夏老爷子身边,扶着他,轻轻唤了一声,“外公!”

    “哎!”老爷子立刻应了一声,瞪了她身后的男人一脸,然后拉着她便径直地走在前面,“走,跟外公进屋去。”方子静抱歉地看了眼亦风一眼,然后跟着老爷子进去了。

    屋内,楚墨看到老爷子拉着方子静进来,也随之一笑,“来啦!”

    “恩!”方子静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老爷子立刻高兴地拉着她坐下,“你和楚墨这么要好我也放心了。”

    此刻只有某个男人十分不爽,特别是看到他们俩那么不言而喻地一笑,让他想宰了姓楚的。

    “静静啊,楚墨是我的孙子,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知道吗?”老爷子笑眯眯地说道,心里可是非常高兴,看到阎亦风那气的发黑的脸色他就无比高兴。

    “恩,知道了!”方子静乖巧地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以后这称呼也应该改一下了吧?”这时一边的楚墨出声说道。

    “那我称呼你什么?”方子静想了想也对,既然他们俩现在也算是一家人,再连名带姓地叫他,貌似也不妥当。

    “就直接叫他墨,多亲切啊。”老爷子适时地插了一句。

    “不行!”这时响起两道声音,一道是阎亦风的,他此时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另一个则是方子静,她看了看楚墨,然后说道,“这个还是留给未来嫂子来称呼吧。”说道这,方子静突然有了主意,“既然楚墨你是外公的孙子,那就是我大哥了,以后我就这么称呼你吧。”

    “好,以后我就是你大哥,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哥哥吧。”楚墨上前揉了揉她的头。瞬间方子静被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阎亦风一脸不爽,杀气腾腾地瞪着楚墨,“要摸头摸自己的女人去。”

    “难得静静今天过来,不如今天就我来下厨吧。”楚墨耸了耸肩说道。

    “咦,大哥也会烧饭吗?真是难得啊,不如我也去帮忙吧,我也想煮几道菜给外公尝尝呢。”方子静说完立刻转过身子看着阎亦风,“你留下陪外公聊聊天吧。”

    方子静便和楚墨一起朝厨房走去,楚墨笑道,“你就那么放心将阎亦风留下?不怕他和爷爷闹翻?”

    “放心吧,一个是我外公一个是我的丈夫,我想他们会好好和对方相处的。”方子静笑了笑。她就是知道,就算是为了她,阎亦风也不会和外公闹翻的,所以她很放心,更何况她对自己的老公有信心,外公一定会喜欢他的,呵呵!

    旁边的楚墨笑了笑嘴角闪过一丝苦笑,他们之间就算他想插上一脚也没有那个空位了吧,如果当初是他早一步遇到她,那么结果又会不会不一样呢?第一次在F国的古堡里遇到她,他就知道那是一场美好的邂逅,却不知道原来他已经迟了一大步。

    客厅内,一老一少,两人都是气势逼人,互不相让,不知何时两人面前已经摆上一盘象棋,两人都正襟危坐,看着棋盘上的局势。

    “老头子我就静静这么一个外孙女,你小子就这样半个月不让我见,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啊?”老爷子将小兵向前前进了一步。

    阎亦风的车立刻挡到前面,后面还有一个炮,逼着小兵绕道,“我只是在尽了一个做丈夫的职责罢了,不想让她在静休期间被任何人打扰。”

    “任何人也包括她的外公吗?”老爷里吃掉阎亦风一个炮。

    “是的,正如您所见。”下一秒阎亦风也迅速地解决掉他的一个车,抬眼眼神锐利地看着他。

    “好,很好,那么今天怎么就带她过来了?”老爷子看着他吃掉自己一个车心疼地要命。臭小子棋艺倒是不错。

    “您是她外公,我理应带她过来!”

    “哦?这话从你阎亦风嘴里说出来着实让我吃惊不小。”

    阎亦风挑了挑眉,这个老东西得了便宜又卖乖,还真是讨厌的很,看了眼棋盘,还是快些将他解决的好。接下来几步一气呵成,让对面的老爷子连一点预兆都没有,就这样被将军了。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地瞪着阎亦风,“看来是我小看了你啊,不行,必须再来一盘。”

    “可以,不过,光是下棋多没意思啊,不如下点赌注吧。”阎亦风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精光。对面的老爷子当然不甘示弱,“可以,你说吧,怎么下注?”

    “既然是闲暇下棋,那就赌小一点吧,一盘一百万,您意下如何?”

    “好!”

    两人就这样定下了下棋的赌注,接着第二盘开始。老爷子聚精会神地盯着棋盘,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赢了阎亦风。对面的阎亦风依旧一脸轻松,还时不时地看了看端菜出来的方子静,倒是惬意的很。

    当方子静和楚墨最后一次端菜上来时,就听到客厅里一阵大吼。“不行,再来,我就不信了,今天赢不了你。”惹的方子静和楚墨立刻笑了出来,看来他们真的是不用担心了。

    “好了,外公,可以开饭了,咱们吃完再下吧。”方子静走过去笑道,然后看了看阎亦风对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既然开饭了,那就不下了,你输了两盘,两百万。”阎亦风起身,说完镇定自若地朝饭桌走去。

    “你!”老爷子气呼呼的,旁边的方子静立刻哄道,“外公您别和他生气啊,他性子向来如此,您甭理他就行。”乖乖,这下两盘棋就两百万,会不会太过了?真的是雷到她了。

    “那怎么行,愿赌服输,不就是两百万嘛。”老爷子立刻拿出支票,洋洋洒洒地填好数字签上名字,然后放到方子静手中,“两百万,拿去,你这个做老婆的就帮他拿着。”

    方子静无奈地看着手中的支票,瞬间手中多了两百万的感觉原来就是这样啊!不过看着外公那样,这钱不收怕是会惹他老人家不高兴的,所以方子静立刻拿着支票,然后扶着他,“那现在我们可以去吃饭了吧。”

    看着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老爷子立刻跃跃欲试,“哪几道是静静做的啊?我尝尝。”

    “这道,这道,还有这道……”阎亦风突然拿着筷子一一地指出。

    “你怎么知道?”老爷子立刻垮下脸问道。

    “因为她都烧给我吃过,我当然知道。”阎亦风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是越来越高了。“对不对,老婆?”说完还故意问向方子静。

    方子静无奈地瞪了瞪他,让他让着些外公,桌子底下,手也在他腿上掐了一把,不过没用力。“外公,您别理他,我拿手的菜也就这几道,您还是快尝尝吧。”

    听到外孙女这么说,老爷子决定不跟阎亦风计较,立刻拿起筷子尝了起来,“不愧是我的外孙女,你这手艺和你外婆当年不相上下啊,哈哈,想当初你妈妈的手艺还是跟你外婆学的呢。”说到这,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落寞,然后又嘻嘻哈哈起来,“来来,楚墨你也快来尝尝。”

    饭后,老爷转身上准备上楼,“阎小子你也跟我上来!”说完朝着楼上书房走去。

    阎亦风拍了拍方子静的肩膀,“你现在这等我,待会我们就回家,恩?”方子静点了点头,看着他们朝楼上走去。

    “放心吧!”楚墨走到她旁边,“我们先坐下等吧,我想爷爷是有话想对他说吧。”

    “恩!”方子静只能坐在楼下,虽然不知道外公要和阎亦风说什么,不过外公那句阎小子,应该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吧。

第99章被整() 
书房中,老爷子一改之前的样子,一身不言而威的气势,背着手站在窗前。身后的阎亦风关上门后,也静静地站在书房后,等着老爷子开口。

    一会后,老爷子重新转身坐到书桌前,“你也坐吧。”

    阎亦风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老爷子抬眼看着他,然后开口,“阎小子,你对我家静静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你这样的人并不缺女人,你要是想要女人,怕是整个A市的女人都会前仆后继的。所以作为静静现在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外公,我还是要问清楚的。”

    阎亦风并不意外他会这么问,迭起双腿,整个人如午后的睡狮般散发着慵懒的气息,但是下面说出的话却又那么让人窒息,“正如您所说,我并不缺女人,不过,我要的那个女人只能是我的妻子!她是我的妻子,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这是他的承诺,对她,他是上穷碧落下黄泉都不会放手的。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老爷子点了点头,他看的出来,阎亦风这小子对自家外孙女的那份心,便也放心了。正了正脸色,话题一转,“至于任家你打算怎么办?任鹏天那个畜生我是坚决不会放过的。”

    “这个您放心,那些伤害过静静的人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当然,死是最简单也是最舒服的惩罚,所以,我是不会让他们那轻松地死掉的。还希望您暂时不要插手这件事。”阎亦风眼中闪过一丝风暴,任家这次他是要来慢慢料理的。

    老爷子点了点头,知道阎亦风的意思,“不错,就这么直接毁了他们是太便宜他们了。这事可以交给你办,不过,我也不会季这么委屈了我外孙女,过几日我会宴请A市各大人物前来,你也带着静静过来吧。”

    这个阎亦风倒是不反对,“好,不过到时候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资格自称是您的外孙女婿?”阎亦风笑道。

    “好小子,在这等着找我的茬呢,哈哈哈!”老爷子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有你赫尔曼德格洛斯特做我的外孙女婿,这么大的便宜岂有不占的道理。”

    “的确!外公!”阎亦风虽然有些别扭,不过这声外公还是喊的真心诚意的。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