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73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73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阎亦风的视线触及到前面的任夫人温书兰和任雅茹,“任夫人这是要对我妻子做什么?”明明就是简单地一个问句,可是却硬生生地让人不寒而栗。忽然有些人好想明白了一件事,他们看到的阎亦风那偶尔温柔的眼神和语气,只会是对着阎夫人时才会有的,对待其他人,他依旧是那个铁血冷傲的阎亦风。

    温书兰强压下身上陡然的寒意,“阎总来的正好,我也明人不说暗话,阎夫人对我女儿做了极其失礼的事,我们任家虽然及不上阎总家大业大,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阎夫人恶意地扯掉我女儿的假发,这让我女儿以后怎么做人?”温书兰义正言辞地说完,意图表现的不卑不亢。

    方子静被阎亦风揽着,听到温书兰这番话,忍不住抬起头对阎亦风吐了吐舌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被她一推,我就这么随手一抓,真心是碰巧。”

    “你推她了?”阎亦风眼神凌厉地看向任雅茹。任雅茹立刻委屈地哭泣道,“不是的,不是的,是阎夫人她,她和别人一起将酒泼到我身上,还故意扯掉我的假发,我真的是无辜的。”

    “阎总你也听到了,阎夫人她扯掉我家雅茹的假发是事实,至于是不是故意的,就很难说了,就算她是阎总的夫人,我想您也不能包庇她吧。”温书兰立刻接着说了起来。

    “我乐意!”

    众人一愣,以为自己幻听了。温书兰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阎亦风,“阎总您?”

    “我说我乐意,我阎亦风的老婆,我愿意纵容她做任何事!”阎亦风的一句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你们如果有什么不满尽管可以来我。”

    全场再次哗然,阎亦风身后的几人互相看了看,都只能相视一笑,的确是阎亦风回说出的话,尽管知道不是方子静的错,但是他选择了这样最直接的方式去保护她。

第103章教训() 
阎亦风的话在众人耳中久久回荡着,他们忘了就算方子静再怎么温和,阎亦风依旧是阎亦风,对其他人依旧冷血无情,说出的话也依旧毫不留情。

    任鹏天看到这情形立刻上前去,“阎总,还望见谅,内人不是有意冒犯您和阎夫人的。”说完单手拉起温书兰的胳膊,“你这是做什么,够了,赶紧跟我回去。”

    温书兰看着周围那些看好戏的眼神,心里十分的不甘心,“阎总,我敬重你是A市的大人物,没想到你也是这样包庇自己的女人,你就不怕传出去被人笑话吗?”

    “妈,算了,我没事的,阎夫人是阎总的妻子,我们还是算了吧。”任雅茹装作很无辜,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虽然她恨不得将姓方的那个女人大卸八块,不过她可不会傻到像母亲那样大吵大叫的。

    “任夫人,我阎亦风做事貌似还不没有向任何人解释的必要。”阎亦风冷眼看去,眼中早已覆上一层寒霜。

    “任夫人,今天这里可不是你闹事的地方。”一旁的楚墨淡淡地开口,意有所指,某些人貌似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他们想要闹事就能闹事的。

    温书兰一愣,她怎么忘了这里是斯诺埃尔家,可恶,得罪一个阎亦风她倒是还能指望在军政的哥哥帮忙,可是再多一个斯诺埃尔家的话,就不好说了。任雅茹暗子咬了咬牙,这个方子静还真是狗屎运,竟然还多了这么一个表哥,那么多出色的男人,看的她实在不甘心。

    “任小姐现在这样子,真的妥当吗?我看任夫人还是先带她回去整理好了再说吧,不然岂不是太失礼了?”方子静“好心”地提醒。眼前的任雅茹和小时候还这真是没有变啊,一样的会装作无辜的样子,千金小姐,清纯可人,乖巧可爱,这些都是她的代名词吧,所以每次被她欺负完,最后被打的那个人还是自己。

    “是啊,没想到任夫人和任小姐会是这样的。”

    “之前还听说任总的夫人高贵典雅,女儿美艳可人,现在看来都是假的啊。”

    周围立刻有人小声嘀咕起来,或许是因为这大厅的面积过大吧,再小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大厅里也听的很清楚。所以任雅茹此时已经气愤地全身颤抖起来,“妈我们走吧,算了,虽然上次她在咖啡里给我加了蟑螂,这次又故意扯掉我的假发,但是,我不想给你们和阎总添麻烦了,以后,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阎夫人面前了。”

    可是她忘了这里有很多那日就在店里的客人,几位名门小姐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这个任雅茹比她们还会装还会演啊。

    “咖啡里加了蟑螂啊?”阎亦风挑了挑眉低头看着方子静。

    “老公你可不要误会哦,我可什么都没做呢,真的!”方子静偷偷回给他一个俏皮的眼神,下一刻表现的如受伤的小兽,一脸说不出的委屈。

    她这样立刻使得场内的几位老总和夫人不忍心了,纷纷站出来帮忙解释道,“那个,阎总,你可千万不能相信啊,那天我们都在店里,阎夫人真的没有做。”

    “是啊,说不定是任小姐自己放的呢,想要诬赖阎夫人。”

    “您可不要错怪阎夫人啊。”

    一旁的陆晓瑶一脸贼笑,萧慕白敲了敲她的头,“不要把大嫂带坏了。”

    “我才没有,静姐无良起来可是比我更厉害的。”陆晓瑶对他吐了吐舌头。

    阎亦风倒是无所谓,不过看着自家小女人引起的反应,还真是想夸夸她呢,虽然也只是一些小小的心眼,不过知道反击保护自己了,倒是好事。“我当然不会相信了,你说对吧?老婆!”

    方子静看到他眼中的笑意,缩了缩头,心里呵呵地笑了起来。“任小姐,挑拨别人夫妻感情可不是有修养的名门小姐会做的哦。你如果真的那么想要找个男人的话,大可借助今晚的酒会和这么多青年才俊好好相处相处,说不定就能可以找到真命天子了呢,又何必出此下策呢?这样岂不是让大家看了笑话,最重要的是让任总任夫人担心了。以后还是不要这么做了,好了,还是收拾一下和任总他们回去吧。今晚的事,这里的客人我会请他们不要说出去的。”方子静这话算是苦口婆心啊,立刻树立了一位贤良的蕙质兰心的阎夫人形象,最起码在场的众人是这么想的。在众人看来,方子静大可让阎亦风直接将任家人赶出去,可是她却在这好言相劝任小姐,为了保住任小姐的名声,还打算不说出今晚的事,不愧是斯诺埃尔家的孙小姐啊。

    “方子静,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当年那个贱人带过来的小杂种。”任雅茹如果还有一点理智的话,就知道这句话说出来意味着什么。可是现在的她早已疯狂了,早在她的假发被扯掉的时候,在被众人看到她这副样子的时候,她就更加憎恨眼前的方子静。

    此时最过震惊的还是任鹏天和温书兰了,他们俩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方子静。温书兰一把掰过任雅茹,“你说的是真的?”她怎么能容忍这种事。

    任雅茹一愣,看着母亲那怨恨的眼神,立刻挤出一滴眼泪,“妈,对不起,我是怕你伤心,所以才没第一时间告诉你。她,方子静就是当年那个小三的女儿。”任雅茹说完得意地瞪向方子静,她特意将小三这两个字说的非常慢,就是让大家听清楚,这个女人不过就是个下贱的小三的女儿。

    温书兰此时看着方子静犹如看到了夏青,一脸的恶毒,然后突然转向任鹏天,“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不帮女儿出头?帮着小三的女儿,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知晓,雅茹你是不是弄错了?”任鹏天现在心里可谓是一团乱,不过乱的不是眼下这对母女俩怎么闹,而是,如果方子静真的是当年夏青和自己的孩子,那么他岂不就是阎亦风的岳父了吗?他的心里已经在快速地打着算盘了。

    “哼,绝对不会错。大家也听清楚了,你们看到的阎夫人,其实就是我爸爸和小三生的。”任雅茹立刻有一种掰回一局的胜利感。

    方子静低着头,看不出表情。身后的几人都忍不住担心地望着她,这种时候他们实在不适合出手,毕竟阎亦风那么大个危险体在那。

    “我说!”李忆菲悄悄地转过身问道旁边的人,“那个任大小姐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还是脑袋里全是坑啊?”

    身旁的男人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看上去一副美艳动人的样子,可是一开口怎么这么!这么粗鲁?反差是不是太大了?楚墨无奈地想着。

    “你们不要胡说,静静是我的女儿,你们这是要诋毁我女儿吗?”这时方咏琴忍不住站出来,该死的任家一群混蛋,欺人太甚了。

    “我可是知道你不过是她的养母罢了,看她和那个贱人长得一模一样就是典型的证据,怎么没和你长得一个样呢?”任雅茹一面满意,特别是看到方子静那个女人到现在也没吱声,显然是被她戳中软肋了。

    “这里不欢迎你们,还请你们出去。”对于保护女儿,方咏琴有的是勇气,所以直接上前就要将温书兰他们推出去。

    “难道是被我们说中了?所以心虚了?既然她是那个贱人的女儿,那么我们是不是不算外人呢?”温书兰哪里肯就这么出去,一把一推,和任雅茹两人粗鲁地推了方咏琴一下。

    方咏琴脚下一顿,身子有向后倾倒的趋势,可是身后立刻有一双大手扶住了她,她连忙站好,然后转过身来,“谢谢!”

    “不用谢,我想这里还是交给年轻人吧。”身后好心出手的男人带着方咏琴走到一边去。

    一直站在那没有动作的阎亦风,只有放在方子静腰间的手无意识地动了动。看着怀里的人儿,知道她肯定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里去了,他也不着急,只是这样将她揽在怀里。直到她的身体不再僵硬,阎亦风伸手将她带到身后几人身边。然后转身走到任雅茹和温书兰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

    任雅茹早已得意忘形了,看到也能亦风过来,急忙又强调起来,“阎总,你不要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她只不过是个小三的女儿。”

    “啪!”大厅内突然响起一道响亮的巴掌声,阎亦风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手。“我可不记得我有允许你们这么侮辱我的妻子。”

    任雅茹早已被打傻了,刚刚那一巴掌瞬间将她甩到了地上,脑袋还一直嗡嗡地响着。身旁的温书兰惊讶地捂着嘴,然后上前去,“雅茹你怎么样?阎总裁你,你竟然打女人?”

    “怎么,任夫人有意见?”阎亦风将手中的手帕嫌恶地扔到她们面前,“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您和令千金刚刚可是严重地侮辱了我的妻子和岳母。小三这个词我想您还是收回的好。”

    “那个贱人本来就是小三,我为何!啊!”阎亦风一脚踢在温书兰的身上,瞬间温书兰整个人都飞出好几米。众人都忍不住捂住嘴,任鹏天吓得立刻跑过去,深怕温书兰有个三长两短。

    “我有警告过你了。我阎亦风的妻子可是斯诺埃尔家的外孙女,你们以为任家算什么?竟然敢在这乱扯关系。小三?呵!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妻子可是比任小姐大上一岁呢,就算要说小三的话,那也是任夫人吧?”阎亦风看了看脚上的鞋,心想待会还是换了吧。

    “还希望阎总手下留情啊,要是出了人命就不好了。”任鹏天立刻求饶起来。

    “任总裁貌似还没搞清状况,你的老婆和女儿这么不懂规矩,在我的地盘上做出了这些失礼的事情。任小姐先前可是推了我妻子,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万一的话,你们觉得你们还能走得出这么大门?现在竟然还敢来说这些污人耳根的话,任总觉得呢?我该怎么处理?”阎亦风转了转拇指上的黑玉戒指,不一会门外突然一阵脚步声,闻人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带着人进来清场了。

    “各位,很是抱歉,今晚的酒会可能要早点结束了,很抱歉没能让大家尽兴。”楚墨作为主人站出来说道。

    “今晚抱歉了,改日大家去店里,我和静姐免费请大家喝咖啡。”陆晓瑶此时也机灵地喊道。

    大家都是行内人,在这个圈子待这么久还是知道这些规矩的,更何况是这是阎亦风家的事情,从这里走出去,他们也会识相地闭嘴,毕竟他们还不想惹祸上身,说不定小命就不保了。

    闻人的速度很快,没花多长时间便已经迅速地清场了,然后手下的人立刻训练有素地站成两排,任鹏天一家也被带到众人前面。

    阎亦风已经回到方子静的身边,低头看着她,“累了没?要不要我带你回去休息?”

    “还好,只是穿着高跟鞋,站这么久有些腿有些酸而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