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75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75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真让人心疼呢,以后就让我多陪陪你,解解闷吧!好不好?”女模立刻主动贴上他的身。

    “当然好了,那现在就好好让我解解闷吧。”

    “哎呦,我们回房啦,人家不想被除了您以外的人看到啦!”这女模也不知道是真不想被人看到,还是故作清纯矫情,不过任鹏天倒是很受用,立刻抱起她朝着游艇里面走去。

    本来坐在阳台上晒太阳的方子静,看到身旁的球球突然站起来在她脚边不停的蹭着,“怎么了球球?饿了?”方子静起身摸了摸它,球球现在已经长得好大了,萨摩耶本来长得就比较快,现下的球球也好高了,都到她膝盖上面了。

    球球咬了咬她的腿脚,往外带去,方子静无奈地跟着它,刚到楼梯口便听到开门的声音,眼中立刻一亮,“你回来啦!”虽然还没看到人,但是她就知道一定是他,立刻急急忙忙地从楼上下来。阎亦风刚打开门便皱起眉头,鞋子也没有换直接大步上前,几个跨度便走到楼梯上,一把将某个莽撞的小女人抱了起来,“这是楼梯,走的这么快很危险的。”

    方子静吐了吐舌头,看到他突然回来她一时有些兴奋过头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方子静立刻转移话题。阎亦风将她抱到楼下,然后放到沙发上,“看来就算放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能放心了。”阎亦风转身去换下脚上的鞋子。

    “我又没有怎么样嘛。”方子静撇了撇嘴,亏她这么想他。

    “现在越来越会顶嘴了,恩?”阎亦风重新坐回沙发,大手一揽将她纳入怀中。

    “才不是!是你不讲理嘛,难不成让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坐在床上啊?谁让你不带我去一起上班!”最后一句方子静小声的嘀咕着。

    “对你,我可没打算讲理!”阎亦风好笑地看着她,还说不是顶嘴?以前可不会他说一句,她顶一句。不过最后那句算不算撒娇?哈!“想我了?”

    方子静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怎么又跳到这个问题上了?虽然她是有想他了啦,不过哪有人昨晚霸占了她一个晚上,这才几个小时,又问她想不想他的。而且,哪有人不讲理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真是的!

    “那个,宝宝想你了!”方子静扯了扯嘴角,很欠揍地回答道。

    “不是你想我了?”阎亦风低头看到她身上宽大的黑色毛衣,圆形的领口处还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昨晚留下的点点红色的吻痕,喉咙不自觉地紧了紧。

    “我,我才!”方子静看着他直直看着自己的深邃眼眸,下面的话不知怎么就说不出口,要说是说不出口,貌似也不是那么回事,她有些搞不懂心里的感觉,其实她可以撒娇地说“我才没想你”,不过看着他靠近的脸和那双仿佛看透了她的眼睛,她就是说不出了。

    “你才什么?”阎亦风看她懊恼的小表情,甚是可爱。

    “我,我就是想你了,那又怎么样?”方子静鼓起嘴,气馁地瞪着他,每次都是他得逞。

    “诚实的女孩!”阎亦风咬了咬她的红唇,脸上满是惑人的邪魅之色。方子静有时会想,这样的阎亦风太过妖娆,每次只要他露出这样的神色,她都毫无招架之力。这样的阎亦风和平日的他比起来也更加不一样,如妖艳罂粟花,让人拒绝不了,这样的他只属于她的眼睛吗?只在她的眼中才会出现吗?

    阎亦风看着她迷惑的小脸,忍不住在她锁骨上原有的吻痕上又咬上一口,然后满意地听到她吃痛的声音。放开她后,阎亦风拿出手机,“上面的短信息是什么意思?”

    方子静嘟着嘴摸了摸锁骨,这个男人属狗的吗?看着他手中的手机,“就是字面的意思啊。我们从结婚到现在连一张合照都没有呢。”今天她在家突然发现这个家里缺少了点什么,是的,就是照片!家里一张照片就没有,哪怕是单人照都没有,她其实很想把他的照片放大然后挂在家里呢,那一定会很好看。

    阎亦风将手机上第三张照片放到她面前,“以后不许这样。”照片上是球球舔着她脸颊的样子,这也是他一脸不爽赶着回来的原因,想到这一天如果都让这只臭狗待在小女人身边,岂不是会被它吃了不少豆腐?某男已经连动物都嫉妒起来了……

    “为什么?”方子静这个大废材哪里会想到那些,还傻傻地问道。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就这样!”阎亦风脸一黑。

    “不讲理!”方子静撅起嘴有些委屈地嘀咕道。

    阎亦风单手扶额,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以后可以和我拍合照。”虽然不想说,不过还是有些不自在地说了出来。

    “咦?”方子静兴奋地抬起头望向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真的吗?你刚刚说会和我拍合照?”

    看着她期盼又激动的小眼神,阎亦风僵硬地点了点头,算了!

    “欧耶,太好了!阎亦风!老公!”方子静立刻拿出她的手机,“我们现在就开始拍好不好?”

    几分钟后,阎亦风实在有些吃不消了,心里想着一般的情侣或者夫妻都是这样拍照的?什么摆出剪刀手、摆出心形的手势、两人单手在头上摆出爱心等等,当然这些动作他一个都没做。

    方子静叹了口气,这个男人说是要和她拍合照,可是一点都不配合嘛,整个人一点表情都没有,一个动作也都没有,虽然他的颜值就算不摆任何动作也是一样的好看的不得了,可是这样两人一点都显示不出亲密感嘛。以后宝宝如果看到了,还以为他的爸爸妈妈不恩爱呢!

    “老公!你就笑一个嘛。”方子静开始耍赖起来,整个人抱上去,亲昵地在他身上蹭了蹭。看着他依旧不为所动,方子静只能拿出杀手锏了,趁着他不注意,立刻倾身上去,瞬间吻在他的脸颊上,同时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下来!

    阎亦风也是一愣,没想到小女人会这样做,“方子静!手机拿来!”

    “不要,你说让我拍的,反正照片是我的了。”方子静宝贝地看着手机上两人第一张合照,兴奋得不得了,然后笑眯眯地收起手机,深怕被他抢去。

    “那我这个当事人看看总可以了吧?”阎亦风无奈地问道。

    “不行!”方子静拖长了声音,“我去准备午餐了!”说完立刻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开玩笑,把手机给他,如果他趁着她不注意将照片删除了怎么办?她才不会这么傻呢,呵呵!合照哎,待会再好好看看!

    身后,阎亦风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无声地叹了口气,整个人向沙发后面靠去,不过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第105章赌场设套() 
俗话说,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此话虽糙,不过其中的道理可见一斑,阎boss的内心此刻也只能用这句糙话来形容了。饭后看着自家老婆恬静地睡在自家怀里,那红润的小脸因为怀孕的关系也越发的水嫩,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捏了捏。怀里的小女人眉头皱了皱眉,将脸在他怀里蹭了蹭,寻找了个更好的位置继续美美地睡着。

    阎亦风的手从她脸上收回,然后移到她的肚子上,幸好这孩子不闹,静静也没有其他人口中那种孕妇的难受的症状,看在小家伙没让他老婆受罪的份上,等他出身后,自己会考虑对他稍微好点的。像是感受到他的意思,大手下传来一个跳动的节奏,阎亦风那琥珀似得眼眸立刻深邃起来,是小家伙在她的肚子里和他打招呼吗?就算是阎亦风,心里也免不得闪过一丝异样。

    这时,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阎亦风第一时间阻断了手机的铃声,“什么事?”声音多了一抹冷漠。

    听完电话那头的所说的事情,阎亦风眼神一暗,“我知道了,我待会过去,你们先开始吧!”挂完电话,再次看了看怀里的小女人,看到她没有被吵醒,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不少。

    夜晚的大型豪华游艇上景象更是活色生香,纸醉金迷。男人、女人、金钱,这些东西在这里已经迷失了人眼。赌桌上大把大把的筹码,男人们抽着雪茄,女人们衣着暴露,喝着红酒依偎在男人怀里,娇声调笑。

    “任总,走嘛,难得出来,咱们也去玩几把。”任鹏天带出来的女模Kidi靠在他怀里说道,随手从侍从手中拿过两杯红酒,一杯递给任鹏天,然后自己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好!既然美人都开口了,咱就下去玩两把吧,也让你看看我的厉害。”任鹏天喝了一口红酒,然后搂在她的腰间,和她一起朝着赌桌走去。

    任鹏天招来服务生先帮他拿了一百万的筹码放到面前,身旁的Kidi一脸崇拜地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任总,待会赢了钱可别忘了给我红包哦。”

    “放心,少不了你的。”任鹏天身后在她脸上摸了摸。

    赌桌里侧有两个值台的服务生,其中一个服务生将面前的骰子屋盖上盖子,手按在骰子屋的柄把上下按动三下,然后对着赌桌前的玩家喊道,“请下注。”

    任鹏天随手拿起几个筹码扔在了桌上,押了大。所有人下完注后,面前的服务生立刻喊道,“开牌。”然后敲了一下赌台上的铃,接着打开骰子屋的盖子开始报数,“三四四,十一点,大!”报完,桌上下注赢得人的筹码上就会照上亮光,然后服务生将输了人的筹码全部收入,再给赢的人酬劳。

    “任总手气果然好呢。”Kidi立刻献媚地说道。任鹏天嘴角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无比地舒畅。

    接着第二盘继续开始,任鹏天一路手气都不错,十盘里面一般输两盘赢八盘,很快面前的筹码变得多了不少,身旁的Kidi也是一个劲的讨好夸赞,任鹏天也洋洋得意起来,想着,看来今天的手气真是不错啊,像这样赢着钱,喝着红酒,手中还搂着美人,时不时地送上香烟红唇,这让他觉得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嘛,就算一辈子待在这里他也愿意啊。

    “任总,既然今天手气这么好,不如我们每一样都去玩几把吧?人家也好想去看看呢。”Kidi立刻整个人贴在任鹏天身上,抱住他的胳膊撒起娇来。美人撒娇要求,哪有不答应的,所以任鹏天立刻便答应,让侍从帮他把筹码整理好,拿到另一张赌桌上。

    两人来到一边的赌桌上,这里玩的是轮盘,它由一个轮盘、一个象牙制小球以及一张赌桌构成。轮盘以转轴为中心转动,并且分成38个细长沟道。36个沟道分别编号为1至36,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黑色。另外两个绿色沟道分别标为0和00。玩家可以买单一数字或赌桌上的数字组合,当所有玩家投注后,庄家会放出一个小球,最后停在那个数字槽那个数字就是最后结果。在赌桌上有个下注的表格是以每竖排三个数字共有12排1!36依序排列,数字的颜色即和轮盘相同。轮盘压注方式有:直接押注号码、两码押注、竖排三码押注、方形四码押注、二竖排六码押注、十二码押注、直线押注、红色/黑色押注、奇数/偶数押注和大/小范围押注等。

    话说其实任鹏天对这些东西懂的不是很多,平日里被温书兰管的太严了,就算去赌场这种地方,也是要让她知道的,要是输钱的话,更是不得了,要训斥他好长一段时间。不过既然来了这种地方,自己也不能说不懂吧,只能随意地下注了,反正刚刚赢了不少钱。

    “哇塞!任总,这种小概率的事情,您也能中,真是太厉害了,您真是玩什么手气都好呢。”一旁的KIidi看到轮盘上的小球停的数字,正好和任鹏天押的那个数字一模一样,立刻尖叫起来,一副欢喜的样子。

    任鹏天也是一脸得意,看来今晚幸运之神是站在他这边的了,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运气,看来拜托家里那个母老虎,自己的运气就是好啊。

    赌场的楼上,一间豪华包间里,几名手下敲了敲门进去,“沈总,属下已经按照您说的,让任家的任总已经赢了几千万了。”

    “知道了,继续让他赢,等他赢满一亿时,就适当的收回一点,然后再放一点甜头给他,先这样吊着他。”沈洛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是!”手下的人立刻恭敬地退了出去。

    这时屋内的沈洛泽再次开口,可是这次口气倒是一派轻松,“你不在家陪静姐没关系吗?”这家伙现在也是顶着一张清纯的外表,在生意场上,不知道骗了多少纯良之人。

    “她现在怀孕,比较嗜睡。”阎亦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过他还是要赶在她醒来前回去。

    夜晚,任家别墅内,温书兰暴跳如雷,看着手中的照片,狠狠地甩在地上,“任鹏天!这个该死的老东西,竟然敢背着我出去偷腥,真是气死我了。”

    “妈,这些照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