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80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80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阎亦风走过去看了几眼,“小姐,这套茶具给我包起来。”那是一套红色的茶具,上面绘有各式脸谱和小篆,十分高贵典雅,又富有古典气息。连方子静看着都非常的喜欢。阎亦风手指方向一转,“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都给我包起来。”

    店员小姐们立刻将东西都拿去包装了。方子静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还买那些东西?”

    阎亦风低头和她平视,“老婆你是阎夫人,所以,你觉得过年,你就送手中那些一共几千块钱的东西,合适吗?”

    额!方子静尴尬地扯了扯头发,貌似是的哦,怎么说外公和爸爸妈妈他们都是大家族人家,她买的那些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哎。可是当他付完钱,她看到那几样东西的发票时,还是忍不住咂舌,一百多万啊!不就是过年的礼物嘛,都够买一套房子了。

    回家后,方子静累的直接躺到床上,阎亦风走过去将她抱起来在床上放好,再帮她盖好被子,“小心着凉了。”

    “我们过年要怎么安排?爸爸妈妈过来还是我们过去?”方子静已经在规划起来了,所以这些都要和阎亦风问清楚。

    “过年我们自己过。”阎亦风也坐到床上,将她纳入怀里,感受彼此的温度。

    “那怎么行,过年当然是大家一起过啊,我是想大年初一就去外公家,给外公和妈拜年的,如果爸爸妈妈也回来的话,大家就一起吃个饭嘛。对了再叫上沈爷爷,刚刚买的礼物也有他的一份呢。”方子静立刻自己打算起来。

    阎亦风脸一黑,难得过年有时间,以前他倒是无所谓过不过年,可是现在有小女人在身边就不一样了,难得有时间过二人世界了,他才不想被破坏了。

    方子静当然不知道阎亦风现在在想什么,还兴奋地转过头来问他,“你看怎么样?这样可以吗?一想到大家一起吃饭,就开心哎。”

    看到她那个样子,阎亦风硬生生地压下心中的不满,老婆高兴了就行,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打算,到时候再说。

    就这样在夫妻俩每日都腻歪腻歪的格调中,很快的就迎来了新年。别墅里也贴上了新春贴纸,很有红红火火的感觉,桌上都摆上圆型坚果盘,里面分成好几个小格子,每一格都放上不同的坚果,还有就是水果盘,上面放满猕猴桃、火龙果、橙子、苹果等等。家里的毛巾牙刷都换了一套新的,地毯、垫子也都换上了新的。本来都是单色调的垫子和地毯,都被方子静换成暖色调,要么是粉色要么是紫色。整个都感觉非常让人有精神。

    楼下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两人的情侣杯,里面的白开水还冒着热气。阎亦风从楼上下来,看着家里的一切,看来从这一年起,这个家就不再只是一栋冷冰冰的房子了。方子静从厨房出来,放下手中的碗,“你起来啦,先喝口热水润润嗓子,待会就过来吃早饭。”说完又返回厨房。

    阎亦风看了看茶几上的杯子,拿起自己的那个,喝了口水,然后便朝着厨房走去,看着在那弄东西的方子静,伸手从她腰间穿过,从后面抱住她。方子静往后靠了靠,“老公,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阎亦风轻启唇瓣也说道,话语中竟带着一丝温柔的情谊。

    方子静弯起嘴角,然后转身和他面对面,踮起脚尖便吻在他的唇上,“老公,新年好,这是给你的红包!”方子静不知何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然后满眼笑意地看着他。

    红包?阎亦风一下子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小女人竟然给他红包,呵!“你确定要给我红包?”而不是跟他要红包?

    “嗯!这是我给你的红包!”方子静昨天还是买了一包红包回来,就算不给别人,她自己也想包一个红包给他,“以后你可以记住给我哦,今年就先我给你吧。”方子静说完则将盛好的汤圆端了出去。她其实是想到了他以前是不是都没收过红包啊?又或者不是这层意义上的红包,所以她就这么自作主张地送了他一个。

    真是糟糕呢!阎亦风单手按在头上,他的小女人每每都会做一些让人措手不及又无奈的事情,可是怎么办,他却觉得心里火辣辣的。看着手中的红包,上面还有压岁钱三个字,呵!将红包放到口袋中。

    桌上,看着碗中的汤圆,还有碗前面小碟子中的芝麻,过年是要吃这些吗?方子静看着拿着筷子的阎亦风,“快点吃啊,以前你们过年都吃什么?有些地方是吃水饺或者面条呢,不过我们老家是吃汤圆,所以我就只准备了汤圆,要是你喜欢吃水饺和面条的话,明年我们就改吃那些好了。”

    以前过年?阎亦风好像已经好久不知道什么叫过年了,在他们眼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天都一样,根本没什么区别,也就没什么过年可言了,以前有时貌似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还在处理黑手党的事情,各种火拼暗杀。现在!看着眼前不断冒着热气的汤圆,心里竟然有些悸动。

    “这些芝麻是前几日妈送过来,是在老家那里买回来的,然后自己家现磨的,纯天然的哦,再加些糖进去味道非常好,汤圆蘸着吃的话,非常好吃呢,而且芝麻很养胃呢,你吃吃看。”方子静立刻如一个温顺的小妻子不停地说着。

    阎亦风夹起一个汤圆,然后蘸了蘸面前的芝麻,放到嘴中,很香,芝麻的味道真的很香。这一个个小小的汤圆,竟然也那么好吃了。“很好吃!”说完看着对面因为自己的话而笑容满面的小女人,貌似过年也很不错!

    饭后两人便开车到楚墨那里,之前已经打电话通知了沈洛泽,他也会带沈老爷子在中午之前赶过去的。至于阎亦风的父母,也打过电话了,不过因为F国那边也有很多大型的应酬,所以根本走不开,为此阎欣然还和里恩闹了好长时间的脾气,她直嚷嚷着要来见儿子儿媳妇,还有自己未出世的孙子。

    楚家别墅,夏老爷子早早就在门口等着了,一看到阎亦风的车进来,立刻开心地走了过去,“静静来了啊!”

    “外公,新年快乐,祝您万事如意、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方子静立刻拱起双手给夏正凯拜年。

    “外公,新年快乐。”阎亦风下车后也礼貌地拜年。

    “好好,你们也新年快乐。你妈妈已经在里面准备中午的饭菜了,你们俩也快点进来。”夏老爷子立刻拉着方子静的手就往家里走去。

    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的方咏琴开心地迎了上来,“你们俩都来了啊,赶紧坐。”

    “妈新年快乐。”方子静开心地说道。

    “好。”方咏琴欣慰地看着她。

    方子静立刻让阎亦风把东西拿上来,阎亦风将东西放到桌上,“外公,这几样是我们给您买的礼物,妈,这些是给您的。”

    “还有礼物啊。”老爷子立刻高兴地拆开了看,以前再多的人送再多的贵重的东西他也不会觉得有多高兴,现在可是自己宝贝外孙女送的,当然开心了。“这个!”老爷子看着拆开的东西,竟然是一套白玉象棋,每一个棋子都晶莹剔透。

    “那是阎亦风帮您挑的呢。那个帽子和烟斗是我买的,我可没他那么有钱!”方子静开玩笑道。

    “哈哈!好好,你们能来就好,礼物什么的都是次要的。”老爷子虽然嘴上这么说,手上却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象棋。

    “看来爸很喜欢你们送的礼物呢。”方咏琴笑道。

    方子静看到老爷子喜欢,也就跟着开心起来,对着阎亦风笑了笑,他还真是细心呢!

第110章上门献殷勤() 
中午,人都陆陆续续地到齐了,沈洛泽带着沈老爷子也到了。楚墨也从公司回来了。桌上倒是显得热闹不少。

    “难得今天这么多人一起吃饭,不要客气啊。”夏老爷子立刻发话,以前就他和楚墨两人,很少过什么年,今年真的是太高兴了。

    “静姐,你是孕妇要多吃点。”沈洛泽夹了一个鸡腿到方子静的碗里。方子静笑着谢了谢,下一刻碗里立刻又多出几块肉,抬眼望去,楚墨也淡定自若地往她碗里夹着菜,“你现在怀孕,不如搬回家里来住吧,琴姨和家里的阿姨也好照顾你。”

    “不用了,现在也才五六个月,不用费力气照顾我的。”方子静摇了摇头,回来住肯定是不行的,身旁的男人首先就不会同意的。

    “静静啊,阎小子一个大男人怎么懂得照顾你,不如你就搬回来住。”夏老爷子也提议道。

    “不用了,我打算过两天带她回F国。”阎亦风不动声色地说道,一个个当他不存在吗?他说完,方子静立刻疑惑了一下,他根本没和她说过呢,怎么就突然带她回F国了呢。

    “什么?”夏老爷立刻不淡定了,其他两个男人面色也一沉。倒是方咏琴立刻笑眯眯地说道,“也是应该的,我们想要见静静每天都能看到,亦风的父母想必也十分想念儿子和儿媳了吧。”

    “老夏啊,我们都老了,他们年轻人也要有自己的空间嘛。”沈老爷子也乐呵呵地说道。有意无意地看了自家孙子一眼,知道他还没有全部放下,不过这样也好,如果能全部放下的话,洛泽也不会有今天这般狠劲,也不会能将沈家管理的这么好。他知道这小子自从上次那件事后,一直在心里怪自己没有能力,所以现在才会这么努力。

    夏老爷子哼了哼,端起碗便吃起饭来,方子静好笑地看着自家外公那可爱别扭的样子,“外公,等我回来一定第一个来看您的。”

    “哈哈,好好!”夏老爷子这才笑了起来。

    饭后,两个老爷子一起上楼到书房去下棋了。方子静则拉着楚墨和沈洛泽,还有阎亦风,四个人一起打麻将。起先阎亦风是不愿意的,不过看到方子静对另外两人那热情的样子,当然不能任由他们在一起打麻将,自己当然也要上场。

    一开始大家要定下麻将的规矩,“你们一般都怎么玩啊?”方子静开口问道。

    “我们也都随意玩玩,你说说你平时是怎么玩的吧。”楚墨笑了笑,他们玩的可就不是这样的了。

    “是啊,静姐,你就先说说你们那是怎么玩的吧。”沈洛泽也笑道。

    “这样啊,其实我也不怎么会玩呢,只知道怎么胡牌,至于胡牌后怎么算钱,我是一点地都不懂呢。我们那就是先听牌,然后听牌的人可以看左右两家手中的麻将。胡牌的话,也只能胡听牌人的牌,如果对方没听牌的话,打出的麻将你就不能胡牌,除非自摸。”方子静想了想才一一说来,“还有,我们玩的话,胡牌算多少钱?还有手中的花算不算钱?”

    “算吧,胡牌的话算一百,自摸两百,一张花牌也算一百。”阎亦风倚靠在椅背上,食指在桌上敲了敲。

    “可以。”

    “玩这么大啊。”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楚墨和沈洛泽都是说的可以一百虽然是太少了,但是对象是方子静的话,已经可以了。方子静则想的和他们不一样,一百哎!如果再加上摸到的花牌,胡牌都要好几百呢,玩个一圈就要上千了吧,“我没那么多现金哎。我们一般胡牌就五块钱哎!自摸十块,花牌一块!”方子静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

    “哈!”另外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我穷人一枚,不玩拉倒!”方子静作势就要起身。右边的阎亦风按住她的手,“玩这么小还真是第一次,不过貌似也不错。”

    “好像也是!”沈洛泽笑道,也只有静姐会这么让他们无奈。楚墨耸了耸肩也表示赞同。所以接下来四人便按照方子静说的规矩玩了起来。

    一开始三个男人都轮流地胡着牌,只有方子静一个人一牌都没胡,所以一脸黑线,跟有仇似地盯着手中的麻将。三个男人本来是在暗中较量的,虽说玩的小的不能再小了,但是还是不想让对方胡牌。不过现在看到撅着嘴的方子静,三人难得默契地想到一起去了。

    “啊,我糊了。自摸!”方子静将手中的麻将响亮地拍在桌上,一脸兴奋和激动。一旁将水果端上来的方咏琴立刻打趣道,“哎呦,静静胡牌了啊!”

    “是啊是啊,真是不容易呢,你们快点给钱,呵呵!”方子静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是三个男人放水的原因。因为还有两张花牌,三人一人给了她十二。所以一牌她就收回三十六。

    “你们继续玩,水果我先放这了。”方咏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便将水果盘放到桌边,然后回到厨房去接电话了。

    下面几牌方子静一连又胡了两牌,一下子就将之前输的钱赢了回来,这时她才记起来桌上的水果来,立刻笑道,“来,先吃点水果!”三个男人好笑地看了看她,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